第5章 五滴雨【修】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5章 五滴雨【修】

    秦時雨在叨擾褚驍之前,也想過自己這樣會不會招人煩,然後瞬間就說服了自己︰煩就煩唄,還能揍她不成?

    以褚驍的性格,應該不會揍她吧?秦時雨不是很確定。

    次日一早,秦時雨按照又習慣轉去了小路,爬上怪石蹲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來,哦,褚驍回來了。

    褚驍這人,如果沒有出宗歷練做任務,那麼必然在後山青崖谷里修煉,宗門上下都知道。青崖谷原本是無主之地,因為褚驍經常在那里逗留,久而久之眾人便默認是他的地盤。只要褚驍沒出門,去騰峽峰青崖谷找他絕對沒錯。

    騰峽峰跟羨陽峰一樣,也是天極劍宗的主峰之一,全峰上下都是只認劍不認人的劍修,褚驍正是騰峽峰這一代的大弟子,也是天極劍宗的第一人。

    青崖谷是一處偏僻之地,就在騰峽峰後面,只不過跟騰峽峰上人杰地靈不一樣,青崖谷靈氣稀薄並不是修煉的最佳選擇,就連植被都十分稀少,更多的還是怪石嶙峋。

    騰峽峰上到處都是劍修,大家修煉的時候也經常沒個輕重,所以騰峽峰上的植被也沒好到哪里去,僅有幾棵艱難生長的老樹上也都是斑駁的劍痕,更別說那些被改變了不知道多少次造型的山壁和岩石。

    秦時雨是第一次去青崖谷,天極劍宗那麼大,她又沒什麼行動力,每天爬到山門半道小路的怪石那里已經是她最大的極限,一來熟悉熟悉,二來也是為了適應所謂的靈力。別說青崖谷了,她連騰峽峰都只是遠遠的看過一眼。

    羨陽峰和騰峽峰相距甚遠,如果按照秦時雨平時的腳程走過去也不知道要耽誤到什麼時候,還好她這段時間有認真修煉,至少能做到將靈力聚集于雙腿,流轉靈力幫助自己提升行動速度。最開始跑的時候還跌了不少跟頭,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到。

    昨天從半山腰跑下去的時候,都差點摔倒在褚驍的褲腳邊,她十分淡定裝作無事發生,只要她不尷尬,那麼尷尬的就是別人!

    路過騰峽峰的時候,已經跑成一道殘影的秦時雨還差點撞到幾位路過的弟子,騰峽峰的劍修弟子差點都拔劍了,幸好看清楚了來人是誰,這才目瞪口呆地目送秦時雨遠去。

    “這是又發瘋了?”

    “我怎麼感覺她病情變嚴重了?”

    “羨陽峰沒人了?”

    “這是又來找大師兄的麻煩了?”

    “也就欺負大師兄這老實人了。”

    雖說劍修沉迷修煉無法自拔,但是該八卦的時候也一個都不閑著,更別說這個八卦還能跟他們騰峽峰扯上點關系。秦時雨先前糾纏的夏淮馳和現在扒拉的褚驍,可都是騰峽峰的人。

    青崖谷就在騰峽峰後山一個偏遠的地方,一條狹長的山道隱藏在叢生的雜草中,秦時雨千辛萬苦才讓自己爬了進去。目之所及,那道清雋的身影就在不遠處,剛剛收劍,長身而立衣袂飄飄,發絲還在劍氣當中輕輕飛舞。

    秦時雨臉上的笑容才剛剛綻放,整個人都被一道從天而降的黑影籠罩了,“啥?”

    這天降的很多時候都可能不是福氣,而是危機。

    也就在秦時雨抬頭想看個究竟的下一刻,一道劍氣迎面而至,生生劈在她頭頂上方,不僅劈散了籠罩她的黑影,更劈掉了她半截劉海。

    冰冷的劍氣在她的額頭散去,明明是很凌厲的攻擊,卻仿佛一道微風一般輕柔撫過她的皮膚,帶來一陣酥癢——如果不是眼前正有一縷黑發正在飄落,她就真信了。

    秦時雨一臉懵逼地摸著自己新鮮出爐的齊劉海,眼神麻木地說︰“大師兄想給我換個發型大可直說,如此出其不意,我有些……受寵若驚?”

    跟秦時雨遇難的黑發同時落地的,還有差點砸在秦時雨腦袋上的巨型山石,已經被褚驍劈成了碎末,希希索索地掉了一地。

    褚驍看著地上的殘骸,陷入了沉思。

    “大師兄不用介意,我正好也想換個發型來著。”秦時雨也從震驚中回過了神,怎麼說褚驍也是為了救她,“大師兄又救我一回誒!”

    褚驍目光一頓,像是想起了什麼,看著秦時雨笑得滿是星光的眼楮,有些話到了嘴邊卻說不出口。

    秦時雨也知道褚驍是個少言寡語的性子,這樣的反應簡直太正常了,她也不以為意,只笑著說︰“之前與大師兄說的,我最近有在煉制符,我自己看不出來,就想著大師兄幫我試試效果如何呀?”

    說著,她就將整理好的符一股腦地遞到了褚驍面前。

    符紙雖薄,但是數量多了也是很厚一疊,更何況秦時雨幾乎將一階符都煉制齊全,即使選的都是品質最好的那些,放在一起那是極多。

    褚驍一眼掃過去,也就發現這些符雖然都只是一階符,但是靈力飽滿,線條精致,那一絲不苟的符紋充分說明了眼前這個姑娘是個極度耐得住性子的人,這跟她平時表現出來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褚驍目光一頓,低沉輕緩的聲音帶出了一絲難得的疑惑,“易容符?”

    秦時雨也是一頓,這才意識到自己光想著把符收拾整齊,然後給褚驍準備的都是成品中質量最好的,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到底湊合了什麼種類,這會兒一股腦全拿出來,竟然將易容符也混在了其中。

    而褚驍的面容——

    秦時雨有些語塞。其實褚驍的面容並沒有什麼不對,只是于劇情中記載,褚驍幼時臉上就帶著極為明顯的印記,紅色印記幾乎遮掩了他半張臉,在這實力為尊,容貌與實力掛鉤的世界,褚驍那樣的容貌在眾人眼中,確實很不堪。

    可褚驍並不是很在意印記的事,頂著那樣一張臉,也是無比坦然。

    後來褚驍築基,才在他師父的要求下勉強掩去了臉上的印記,但是每次只要他調動靈力戰斗,那印記就會再次出現。就比如現在,剛剛正在修煉的褚驍臉上的印記也是那麼明顯。

    “大師兄!!”秦時雨立刻指天發誓,表明心跡,“我只是覺得大師兄音容笑貌讓人驚為天人太過吸引人眼球,有時候行走不便,偶爾可以用這易容符改頭換面隱藏身份……”

    在褚驍清澈但是溫和的眼神下,秦時雨的聲音越來越小,最終歸于齒間,再也沒了聲音。

    嚶!她好像做錯事又說錯話了——

    褚驍聲音里的疑惑仿佛又加深了一份,“音容笑貌?”

    秦時雨︰哦豁。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5章 五滴雨【修】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5章 五滴雨【修】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