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八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8章 八滴雨

    褚驍揮了揮手,示意夏淮馳無需在意,夏淮馳這才不情不願的退到了一邊。

    這樣的夏淮馳讓秦時雨覺得十分驚奇,畢竟據她所知,就算夏淮馳將褚驍視為偶像,在原劇情中也和褚驍並沒有太多交集。

    當然這樣邀請褚驍一同歷練的時候有很多,夏淮馳卻不該是這樣的表現。

    秦時雨︰難道夏淮馳也被穿越了?

    “大師兄,”秦時雨湊到褚驍面前,一臉乖巧,舉著雙手保證,“我真的不會拖後腿嗷!”

    如果真有拖後腿的可能,她絕對立刻消失,把自己打包回來,也不能給褚驍丟了面子。

    褚驍“嗯”了一聲,對于秦時雨的說法,給予了極大的肯定,她那一臉的笑容,也變得更加得璀璨。

    ——

    無蹤林離天極劍宗並不遠,但也有一天的路程,這計算路程的方式還是按照普通築基弟子御劍飛行的速度。

    不管大家是什麼心態,最終關注的目光都落在了秦時雨的身上。因為在這之前,秦時雨作為一個築基期根本不會御劍飛行的事,眾所周知。

    或者這段時間她已經學會了?

    秦時雨︰學會是不可能學會的,絕對不可能。

    天極劍宗弟子每次出行,集體御劍而行算是一道奇觀,那整齊的弟子法衣在風中獵獵作響,凌厲的劍意破空而行,怎麼看怎麼拉風。

    秦時雨不想當那個不會御劍的異數,可她確實恐高,很嚴重那種,所以她完全不考慮要去挑戰自己的極限。

    明明還有其他的解決方式不是嘛?

    “我沒關系,我在地上跑也能跟上你們的,我絕對不會掉隊的!”在眾人的注視下,秦時雨一邊後退一邊表明自己的立場,“大師兄可以證明!”

    她也不是沒想過出門之後大家都御劍飛了,她就只能在地面上追的慘烈景象,可她並不介意!

    褚驍確實知道秦時雨在身法的修煉上很有天賦,畢竟這些天往青崖谷跑的速度越來越快,甚至還能在他手中的樹枝下躲過幾招,可是他從來沒想過一起出門的時候,大家都在天上飛,要讓秦時雨獨自在地上跑。

    她以前怎麼出門的?她之前也怕高嗎

    大家面面相覷,卻發現都想不起來了。

    來集合的弟子中,也有跟秦時雨熟悉的,屬于之前跟在原身旁邊“溜須拍馬”,從原身手里哄得資源的那種人。秦時雨過來之後,就把這些人攆到了一邊。她確實不想跟這些人打交道,原身就是在她們的彩虹屁中失去了自我,任意妄為非要跟上夏淮馳出門歷練才出了事。出事後這些人害怕擔責任,全都跑得不見蹤影,她在羨陽峰養傷的日子都沒見過她們,但是她傷一好,她們就又湊了過來,被她全都攆走了。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她沒有原身的記憶,擔心露出馬腳。

    就比如現在。

    “大小姐居然怕高的嘛?”林巧一臉驚訝地捂著嘴,就像是她剛剛說了什麼不得了的話,還心虛地望了望周圍,“也沒听大小姐說呀!”

    這一聲聲的“大小姐”,叫得秦時雨牙酸,一挑眉,盯著林巧,揚聲道︰“你是誰家的丫鬟?我怕高不怕高,還要講給你听的?”

    別以為叫她大小姐她會覺得諷刺,她就是羨陽峰的大小姐,她驕傲!

    林巧臉上頓時一陣青白,眼神委屈地沖秦時雨福了福身,輕聲道︰“大小姐貴人多忘事,確實不記得我們這一號小人物,可我林巧也是天極劍宗堂堂正正的弟子,不是誰家的丫頭,大小姐你這麼說話就……”

    太傷人了。

    秦時雨直接笑了,“不是你叫我大小姐的嘛,這語氣這作態,我還真以為你是誰家的丫頭呢!同為天極劍宗的弟子,一聲師姐師妹都不會叫,口口聲聲叫我大小姐,也別怪我誤會呀!”

    林巧更是委屈無助,眼中已經滿是淚花,晶瑩的淚水仿佛下一刻就能滑落眼角,“秦師姐何出此言,當初不正是秦師姐說自己是羨陽峰獨一無二的大小姐,才讓我們叫你大小姐的嗎……”

    “有問題嗎?”秦時雨抱著胳膊,一副盛氣凌人的小模樣,“我難道不是羨陽峰獨一無二的大小姐?”

    羨陽峰長老峰主就秦時雨這麼一個寶貝閨女,疼成眼珠子一樣,說她是羨陽峰獨一無二的大小姐,也不足為怪。

    林巧只能很是屈辱地符附和︰“秦師姐確實是羨陽峰獨一無二的大小姐,可是……”

    “可是什麼?有問題的不是你們嗎?讓你們叫我大小姐,你們就老老實實叫了?沒點自己的主見,還真當自己是小丫鬟啊?”

    林巧︰“你!”

    秦時雨一抬下巴,“我什麼我?”將飛揚跋扈的大小姐情態演繹得淋灕盡致,“學了狗叫,就別嫌棄狗shi難吃!”

    還想反咬一口主人!

    “哎喲!”熟悉的小樹枝敲在了頭頂上,秦時雨頓時從趾高氣昂的大小姐變成了抱著腦袋委屈巴巴的小可憐,“大師兄你打我干嘛!”

    尋常修煉的時候褚驍也有用小樹枝敲她,只不過都是她走神不專心或者犯了什麼錯誤的時候。這會兒為什麼會用小樹枝敲她,那力道還一點都不客氣。

    要知道以前敲她的時候,力道不大,能感覺到壓力,而不是疼痛。可這次敲得她腦袋生疼,難道因為她欺負同門太過分,褚驍看不下去了?

    對面的林巧已經是淚眼婆娑。

    秦時雨嘀咕著︰“很疼的,敲傻了怎麼辦?”

    褚驍認真思考了一下自己的力道和秦時雨變傻的可能——這姑娘雖然一直表現得很是笨拙和莽撞,簡言之就是腦子不好的模樣,但她確實很聰明也很努力——敲傻了就不好了。

    但即使這樣,也不是小姑娘說髒話的理由。

    “注意措辭。”

    秦時雨頓時明白褚驍收拾她的原因,原本以為褚驍在維護林巧的委屈立刻煙消雲散,臉上的笑容也如雲破見霽一般綻放,“昂”了一聲跑回褚驍身邊,十分乖巧地接過褚驍手里的小樹枝——也不知道大師兄是怎麼做到隨時都有小樹枝能用來抽她的。

    “大師兄辛苦啦!我以後一定注意措辭!”以後她罵人絕對不用髒字。

    林巧確實委屈。她無法反駁秦時雨的話,她們天天捧秦時雨的臭腳,還不就是為了能從秦時雨的指縫間漏點資源給她們。

    身為外門弟子,一步一步爬到今天,有幸被甄選為內門弟子,她們這些沒有出身,天賦又一般的弟子到底付出了怎樣的努力,是秦時雨這樣的大小姐是永遠也無法理解的。

    當然,秦時雨也不在意,人都有求生之道,林巧她們之前所做無可厚非,狐朋狗友自然也有它存在的價值。林巧她們不應該的,就是明知道那次歷練危險重重,還要慫恿原身前去,又在原身遇險之後棄之不顧。並不是要她們賠上自己的性命做什麼,可她們甚至連求救都沒有幫原身做——

    就跟大家一樣,就像是忘記了秦時雨的存在,等到秦銘長老他們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

    就那時候,她們還要站在正義的角度,向痛失愛女的秦銘長老歷數原身的種種罪狀,只為了證明原身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

    道不同不相為謀,秦時雨不想對這些人動手並不是她仁慈,只是不想髒了自己的手,也不想給褚驍留下不好的印象。

    在褚驍眼里,她也一定是最可愛最听話也最乖巧努力的那一只!

    話題最終還是要回到秦時雨要怎麼跟上大部隊上。

    就比如林巧,被秦時雨一打岔,她自己都忘記了最初為什麼要開口,也不過是見秦時雨耍賴皮,想要拆穿她自稱恐高的謊言。因為上次出行,秦時雨雖然還不會御劍飛行,卻也是由其他弟子帶著一起飛的,那時候她除了興奮得哇哇大叫,可沒表現的像是回恐高的樣子。

    但是這會兒林巧已經失去了開口的契機,只能躲在人後,眼神憤憤然地瞪著秦時雨,卻只換來秦時雨明目張膽的一個鬼臉。

    林巧︰生氣,但是不敢出手。

    秦時雨就是仗著自己是秦銘長老的女兒,才如此跋扈,如今有扒上了大師兄,更是不可一世。

    而那邊,褚驍常用的靈劍已經乖巧地懸在了一旁。很明顯,褚驍是打算親自帶秦時雨御劍而行。

    秦時雨就听到褚驍的聲音,還是那麼清淡,有著鮮少開口的低啞,還有她無法拒絕的熟悉壓力︰“閉眼。”

    秦時雨︰“嚶!”就算是閉眼,她也會害怕呀!

    而且閉上眼楮之後,光憑想像腦補的畫面,就更恐怖了呀!

    秦時雨蒼白著一張小臉,期期艾艾地伸出兩根手指,“那我可以牽著大師兄的袖子嗎?”那顫抖的聲音,仿佛下一刻就能哭出來。

    最終的結果,大概就是秦時雨視死如歸的被褚驍拎上了靈劍,僵硬得比靈劍還要筆直地站在褚驍身後,自暴自棄地閉著眼楮,拽著褚驍的衣袖,因為太過用力,連指節都泛著蒼白。

    起飛的那一刻,靈劍有著幾不可察的顫抖,秦時雨也跟著顫抖了一下,又僵直不動了。

    接下來,沒有風聲,沒有疾馳的錯覺,甚至沒有半點失重感,就像是他們還站在平地上,沒有發生半點改變。

    可秦時雨知道,褚驍不會忽悠她,那一瞬間的震動,還有周圍師兄弟偶爾傳來的聲音,說明他們早就已經起飛。

    唯一能解釋的,就是褚驍護著她,沒讓她感受到半點不適。

    秦時雨閉著眼拽著褚驍的衣袖,又往手里緊了緊。

    嚶,大師兄真是個好人。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8章 八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8章 八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