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九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9章 九滴雨

    秦時雨僵硬了沒多久,就發現自己撐不住了,這樣的僵硬程度比她不使用靈力傻乎乎地蹲馬步還要難受。

    可她還不敢動,即使不睜開眼,她也腦補了太多“翱翔”和“墜落”的畫面,自己把自己嚇得不輕,這會兒就算想動也不敢動了。

    嚶。

    于是秦時雨面無表情地拽著褚驍的袖子又加了幾分力道。

    褚驍這身道袍質量好,就算被秦時雨這麼揪著,也不會有半點破損,等她松了手也不會留下半點痕跡。只是這力道,讓人完全無法忽略。

    明明他已經撐起了靈力罩,自信不會讓秦時雨受到半點顛簸,而她也閉著眼楮,所以她的那個小腦袋瓜子到底腦補了什麼?

    只是她不說,他也不去揭穿,以秦時雨的性子,那小嘴一天到晚叭叭叭叭不听,有點什麼肯定早就嚷嚷開來,此刻還不吭聲,那就說明她還在堅持。

    褚驍之前沒有反駁秦時雨的歪理邪說,除了見她練習身法十分努力認真之外,也知道御劍飛行這一關,她遲早都要過,也不急于一時。

    飛了半天之後,就有弟子靈力不濟,帶隊的夏淮馳就宣布讓大家落下,原地休整。

    靈力儲備和對靈力的掌控因人而異,有人快就有人慢,還是要照顧一下修為較低的弟子,如此長時間的飛行也十分辛苦。雖然離天極劍宗還很近,一般不會出什麼意外,但仍然要有人保持足夠的戰斗力。

    褚驍一直飛在前面,靈劍上還帶了一個人,依然靈力飽滿,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的樣子。

    只是被拎下來的秦時雨臉色就沒那麼好看了,那一張毫無血色的小臉已經蒼白得幾近透明,原本緋色的嘴唇也只剩下了一片雪白。

    無一不說明她是真怕,就連想吐槽她幾句的夏淮馳也選擇了閉嘴。

    雙腳重回地面的那一瞬間,秦時雨就像是石化的雕像被重新注入了活力,蒼白的臉色也多了一絲血色,哆哆嗦嗦地睜開了眼楮,眼神還有點茫然︰“到,到了?”

    也知道褚驍大概是不會回答她,四下張望了一眼,看著正在原地休整的眾人,她就很絕望。

    這是還沒到呢!

    秦時雨︰想哭。

    正想活動活動,卻腳下一軟,差點現場表演一個平地摔,最近修煉的身法很有效,她立刻以一種詭異的姿勢穩住了平衡。

    褚驍伸到一半的手又默默地收了回去。

    秦時雨拍著心口一臉後怕︰“好險好險。”差點這臉就丟大了。

    秦時雨不找人麻煩,那些人又不送上門來找懟,隊伍里的氣氛還是很融洽的。

    只是秦時雨的存在感實在太強烈了,即使她沒想著要打擾大家,可她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無法坦然理解。

    “大師兄你渴不渴?我知道你不喜歡喝茶也不喜歡喝酒,但這是靈泉水,沒有任何添加,我還用冰鎮過,你嘗嘗?”

    “大師兄餓不餓,這是我從外門弟子食堂打包的靈芽烤鵝,用這面皮裹著,澆上靈果汁子,還有這水靈靈的青菜,一口下去,可好吃了!”

    “大師兄你累不累,剛剛辛苦大師兄了,你坐,我給你按按!……”

    靈泉水和靈芽烤鵝也就算了,秦時雨還在褚驍坐下的地方仔仔細細地撐了一把打傘,美其名曰要給大師兄遮著太陽擋擋風。

    褚驍都一臉麻木,看著秦時雨忙上忙下的折騰,往常在青崖谷的時候她也這樣,除了修煉的時候能安靜點,總是沒有消停的。

    只是在秦時雨興致勃勃想要伸手給褚驍“按按”的時候,被他手里的小樹枝戳住了肩頭。

    秦時雨︰“我技術挺好的。”

    嘀咕歸嘀咕,褚驍的小樹枝都已經出現了,她也不用褚驍招呼,自己就站到一邊,老老實實地蹲馬步。

    那乖巧听話的樣子,跟之前或趾高氣昂牙尖嘴利或聒噪又麻煩的樣子,天壤之別。

    嘴里還在嘀咕著︰“大師兄你怎麼就藏了這麼多的小樹枝。”

    之前的小樹枝她見一根藏一根,可褚驍總能在他想要的時候拿出一根新鮮的小樹枝來,秦時雨都麻木了。

    褚驍手里的樹枝,確實很多。

    年少時期修煉,沒有趁手的靈劍能承受他凌厲的劍氣,師父為了讓他練習控制自己的力量,就隨手折了樹枝給他,讓學著控制力量,不僅不能傷到手里的樹枝,還要發揮出劍勢應該有的威力。

    那些年,折在褚驍手里的樹枝不知凡幾,到後來,他的儲物袋里總是存著幾根樹枝。更別說這里樹木繁茂,想用樹枝的時候,總能隨手折下一根。

    見秦時雨老實下來,褚驍也就閉上眼繼續調戲,手中的樹枝曇花一現,再度消失。

    這樣的劇情看得一眾弟子再次目瞪口呆,他們確實沒想到秦時雨和大師兄相處的方式是這樣的,更沒想到秦時雨在大師兄面前,還真會乖乖地修煉。

    而且秦時雨還不是裝模作樣的糊弄人,蹲著馬步的時候也在認真運行靈力,那麻溜的速度很快就是一個小周天——

    連秦時雨都這麼努力了,他們還有什麼理由摸魚

    頓時還湊在一起交頭接耳嘻嘻哈哈的弟子們,也都各自尋了地方,沉下新來打坐調息恢復靈力。

    負責警戒的弟子面面相覷︰還真沒想到會有這種效果。

    休整之後,眾人再次上路。

    這下秦時雨也不再矯情,反正矯情掙扎也沒用,褚驍還是會把她扔到靈劍上,何必費這個勁。

    而且這趟是她自己死皮賴臉要跟上來,還信誓旦旦說自己不會成為拖累,就算她自己能跑能跟上,那又怎麼樣,褚驍既然已經拎上了她,就不會讓她再在地面上像個傻 子一樣。

    哎,生活真是艱難,褚驍就是這麼一個面冷心熱又溫柔的人。

    褚驍敏銳的察覺到,那個站在他身後的小姑娘雖然還拽著他的袖子不撒手並且力道不小,可她的眼楮睜開了,並且目不轉瞬地盯著他的後背,仿佛他的後背上開了一朵花。

    那目光太強烈,讓褚驍無法忽略,就突然覺得之前那個害怕得不敢睜開眼楮的小姑娘也挺好的。

    秦時雨確實在褚驍的後背上盯出來一朵花,反正閉著眼楮腦補更嚇人,還不如睜開眼楮找一個焦點,比如她前面這個人。

    “大師兄呀。”

    褚驍︰“……”失策了。

    吃了熊心豹子膽的秦時雨拽著褚驍的袖子晃了晃,“大師兄,以後那些人總是問你要東西,卻不想付出任何代價的,你別給了好不好?”

    “他們面上說得很感激的樣子,其實都在背地里笑你傻,說兩句好听的話,就把東西騙到手了。”

    “他們還都笑話你,自己窮得連本命劍的材料都湊不齊,還要打腫臉充胖子,將自己手里的東西分給別人……”

    這些話肯定不會在褚驍面前說,秦時雨會知道,也只是從“劇情”中了解到,那些弟子總會有這樣的閑言碎語。而會說這些的原因,不過是褚驍手里的東西不多,有些人要到了,當然有些人就要不到,說些酸話吐槽也很自然。

    只是他們總是會忘記,在這之前,他們還從褚驍手里拿到過東西。

    天極劍宗這樣一個大宗門,林子大了,確實什麼鳥都有,會這樣做的弟子其實是少數,讓秦時雨覺得委屈的,大概是其他人視而不見的態度。

    他們的理由其實也很正當,連褚驍都不在意,他們有什麼立場在意。

    像秦時雨這樣突然跳出來維護褚驍,還是第一個。

    她就是覺得心疼。

    如果只是這些,還不至于,就是每次想到褚驍將來所做的一切,在其他人眼中還是理所當然,除了男主夏淮馳偶爾緬懷一下大師兄當年的英姿,所有人都像是忘記了曾經有一個人如此付出過。

    從旁觀的角度看就已經萬分心疼,近距離接觸過之後,才發現這個人比自己想象和理解的更加溫柔和善良,秦時雨那個心的,抽疼抽疼的。

    “大師兄,我會對你好的!”秦時雨信誓旦旦,“所以你也要對自己好一點呀!”

    褚驍︰???

    褚驍確實被秦時雨弄得一頭霧水,但是他也看得出來,這個小姑娘心思純粹的想要對他好,只是這樣的好感突如其來,讓人摸不著頭腦。

    在這之前,這小姑娘還追在夏淮馳身後呢!

    難道就因為自己之前救了她?

    其實那也只是一個意外,小姑娘在那時候突然撲到了他面前,他順手劈掉了那只狂躁的妖獸而已。在那之前,他都沒有發現小姑娘身處危險。

    甚至在這之前,除了偶爾會從其他弟子口中听到三言兩語,他從沒見過小姑娘。

    到了無蹤林外,褚驍停下靈劍的時候,秦時雨也才停下了碎碎念。

    原來,她是用這種方式在轉移注意力?

    ——

    無蹤林地域廣闊,其間樹木繁盛,妖獸四處出沒。天極劍宗有規矩,弟子築基期後才可以進入無蹤林歷練,但也只能在外圍活動。無蹤林中有禁制,一旦觸動外圍交界的禁制,弟子銘牌就會有反應。一來是提醒歷練的弟子前途危險,二來也可以用這禁制監控築基期弟子是否違規。

    違規是要扣除弟子修煉點數的,尋常弟子辛苦完成任務,就為了掙點兒點數,換取更多的秘籍丹藥和修煉的機會,才不舍得就這麼輕易給扣了。

    而且本意是為了保護他們的安全,冒然闖進無蹤林丟了小命,才是得不償失。

    即使是秦時雨,也沒有違反這個規定的權利。如果是原身,在旁人的慫恿下,倒是有可能,現在的秦時雨是絕對不可能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好不容易才能活著,何必作死。

    可褚驍這次前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尋找天韻花,天韻花當然不可能生在無蹤林外圍,所以遲早都要分開。

    幾位金丹期弟子會先帶著這數十位築基期弟子歷練一番,然後才會進入無蹤林深處尋找天韻花的蹤跡。

    到時候褚驍不在,沒人維護秦時雨,她依然是一個不受歡迎的拖後腿!

    林巧目光森然地盯著秦時雨︰到時候,看她還怎麼維持她虛張聲勢的驕傲!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同出天極劍宗,大家也沒想過要分開行動,弟子之間相親相愛商量著分享路上遇到的資源,這是一直以來默認的行動方式。

    但秦時雨是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褚驍在前面開路,秦時雨就緊緊跟著褚驍,一步不錯地踩著褚驍走過的地面,那小心翼翼又謹慎的樣子,讓人想嘲笑又覺得下不去口。

    但是很快,大家就笑不出來。

    尋常也是褚驍開路的時候,他對一些低階的靈植或者其他東西都不會看在眼里,徑直就走了過去,也就變相便宜了跟在他身後的人,所以大家都喜歡跟著褚驍一起行動。

    但是今天多了秦時雨這麼個異數,她看到什麼都好奇,畢竟在這之前很多東西她都沒見過。

    “大師兄,這是三階澆汁草對嗎?”

    褚驍點頭。

    然後秦時雨大手一揮,就把地上那株迎風招搖的嫩綠色小藥苗給起來出來,看手法雖然生疏,卻很是謹慎和完美。

    “大師兄我幫你收起來呀!”說著把還帶著泥土芬芳的澆汁草放進玉盒,塞進了自己的儲物袋,“大師兄你看,那是不是四階凌虛草?”

    下一刻,秦時雨又指著另外一株紫中帶綠隱藏在雜草中的靈植,伸出了魔爪。

    這樣的場景在眾人眼前不停的上演,秦時雨的動作太自然,褚驍的反應也太平淡,以至于過了好一會兒才發現,貪婪的秦時雨連一階靈植都沒放過,只要出現在她眼里的,不管認識不認識的,全都被她采摘了!

    認識的就直接向褚驍求證,不認識的那就更簡單了,“大師兄這是什麼呀?”

    更可怕的是,大師兄居然會回答她!

    “四階,靈岩草。”說完,還補充了一句,“五行屬土。”

    褚驍會特別提點她,那就說明這靈植有點特殊,秦時雨一點就通,“所以我要用靈水符嗎?”

    褚驍點頭。

    靈岩草出土就會枯萎,所以在采摘的時候不僅要將它周圍的土壤一起移栽,還要用靈水將它包裹起來。

    水靈根的修士可以直接出手,其他修士都會借助靈水符的力量。

    秦時雨興致勃勃地捏著自制的上品靈水符,自信滿滿地引動靈水符,砸了過去。

    然後,華麗麗的偏離了。

    秦時雨︰哦豁。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9章 九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9章 九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