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十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10章 十滴雨

    秦時雨尷尬地笑到︰“嘿嘿,手誤手誤。”雖然學會了繪制符並且手法很好,也能引動符發揮它該有的效果,但是這準頭,確實差太遠了。

    她也不再托大,噠噠噠跑到靈岩草旁邊,小心翼翼將靈水符砸上去,仔細包裹好了靈岩草,這才下手將靈岩草連著周圍的土壤一起移栽到了玉盒里。

    高階靈植附近一般都有妖獸潛伏守候,低階靈植有時候也會有妖獸,但是修為都不會太高,見到他們這麼多人,也早就逃之夭夭不敢正面為敵。

    所以秦時雨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會被妖獸偷襲,采摘靈植的時候都是全神貫注,書本上學到的知識必然要結合實踐才能有更貼切的感悟。

    秦時雨這樣的行為完全影響了其他弟子的利益,如此動了別人的蛋糕,也就引起了眾怒。

    瞬間就有弟子嚷出了聲︰“秦時雨,你這樣寸草不留的,有沒有把大家放在眼里!”

    “就是,秦師姐如此厚顏,秦長老他知道嗎?”

    “之前還諷刺大家扒拉著大師兄吸血,秦師姐此刻的行為,又有什麼區別?”

    “臉就不疼嘛?”

    “……”

    那些人的聲音並不小,語氣里的怨氣都快實質化了,秦時雨當然不會當做沒听到,頓時笑得見牙不見眼地說︰“不服氣?咬我啊?”

    咬是不可能咬的,而且秦時雨的話還沒說完呢!

    “我說了是給大師兄采的,那就是給大師兄的,就算這些低階靈植大師兄根本用不上,可它們能換靈石呀,你們總不能說大師兄連靈石都用不上吧?”

    說到這里,秦時雨眼神一亮,笑眯眯地樣子像極了小狐狸,“說起來,你們之前問大師兄要的東西,給錢了嘛?哦,你們覺得那是大師兄送你們的,不用給錢,那你們回禮了嘛?”

    眾弟子︰“……”這個問題大概是過不去了。

    就算不是人人都干過這缺德事,但其他人不是冷眼旁觀,就是在背地里說過不好听的話,听到秦時雨意味深長的質問,面子上也過不去。

    林巧捏著嗓子在人群後吐槽︰“是,秦師姐口口聲聲都是為了大師兄好,踩著各位師兄弟的面子,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樣子,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吧?”

    秦時雨立刻叉腰,理直氣壯地說︰“為大師兄好可不是空口白牙說著玩的!”然後扭頭望著褚驍,眼中全是誠摯,“大師兄值得最好的!”

    褚驍︰“……”

    “而且你們呀!”秦時雨一手叉腰,一手點了點那些滿臉寫著憤懣的弟子,“覺得我把靈植都采光了,自己走前面去啊!誰發現的屬于誰,能者多勞,這不是很正常嘛?光在後面磨磨蹭蹭的就指望著見者有份,你們的臉簡直比青崖谷還大!”

    眾弟子︰“……”

    秦時雨太能NN了,她只要一張嘴,完全就沒其他人說話的機會,而且那小嘴叭叭叭說出來的歪理邪說還總讓人覺得好像很有道理,無法反駁。

    大家都習慣了客客氣氣說話,誰也沒見過秦時雨這樣踩著別人的痛腳就使勁踩的架勢,簡直太讓人頭疼了。

    夏淮馳本來在後面壓陣,隊伍突然吵鬧起來,他過來一看,發現又跟秦時雨有關,也覺得腦殼疼。

    瞪了一眼秦時雨,結果她瞪他的樣子更凶。

    “大師兄,”夏淮馳拱了拱手,“如此,我們不如先分開行動?離天韻花的花期還有一段時間,我們約定一月後在無蹤林禁制西邊的聚點集合?”

    無蹤林外圍這些年早就被天極劍宗的弟子探查透徹,圍繞著禁制的範圍,建立了不少聚集點,作為休整和集合的位置。

    夏淮馳的話音未落,秦時雨已經蹦到了褚驍身邊,十分自然地拽住了褚驍的衣袖。

    “我要跟大師兄一起!”

    眾人︰除了大師兄,也沒人願意跟她一起!

    但問題就是,她跟了大師兄走一道,其他人還怎麼跟上去?邀請大師兄跟著一起來無蹤林,不就是為了能讓大師兄護著嘛?

    結果褚驍被秦時雨一個霸佔著,她還那麼凶,誰靠近懟誰,還振振有詞完全不給其他人機會。

    但是看之前秦時雨的行為模式,就算跟著大師兄,他們可能也討不了好,還不如分開行動。

    夏淮馳也是這麼認為的,才會如此提議。秦時雨太能攪和,雖然不再糾纏他,可給他的感覺,好像變得更難纏了。

    之前秦時雨雖然攪和,卻只會用身份壓人胡攪蠻纏,現在的秦時雨,說起道理來一套一套的,壓人的高度完全不一樣。

    更重要的是,大師兄看上去還很維護她!

    夏淮馳嘆了一口氣︰“我與陳師兄各帶一隊弟子分頭行動,大師兄你就……”

    他到底是該說讓大師兄好好照顧秦時雨還是讓秦時雨照顧大師兄?

    讓大師兄照顧秦時雨的話,他說出來也覺得心虧。讓秦時雨照顧大師兄,就像她之前狗腿的小模樣,好像也沒什麼實際的用處。

    所以夏淮馳選擇閉嘴,回避了這個話題。

    褚驍也無所謂身後跟的是誰,現階段對于他來說,身後跟的是那些弟子還是秦時雨,都沒什麼區別。

    但是低頭看到秦時雨湊到他眼前的笑臉,又覺得似乎有那麼一點不一樣。

    同樣是討好的眼神,其他人也能很誠摯,可秦時雨的眼中多了一種他無法理解的味道。

    秦時雨說,那是心疼,她心疼他。

    一行人兵分三路,選了三個反向各自探索,褚驍的目標就很簡單,直接往無蹤林深處走。

    沒了其他人在,秦時雨反而安靜了許多,本來她之前就是故意的,那些論調也是那些人常用來忽悠褚驍的,如今她同樣的話砸回去,看他們受不受得了。

    秦時雨也很奇怪,原來看小說的時候,雖然很心疼褚驍,感觸還沒那麼深刻。即使穿越過來,沒有接收到原身的記憶,但是半夢半醒之間對于劇情卻是歷歷在目,就像是親眼看過親身經歷一般,比文字的刺激更加深刻。

    因此對于褚驍的生平,也就更加心疼。這個人活得那麼努力,他明明值得最好的。

    “大師兄,你一定會得到天韻果的!”秦時雨剛從地里挖了一塊地薯的根睫,臉上還帶著一抹泥土,笑得很是燦爛,“我把我的好運氣分給你!天韻果一定是大師兄的!”

    褚驍︰他並不覺得秦時雨的運氣有多好,真的。

    “就算有人先拿到了,大師兄也不要手軟,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修仙之路本就與天掙命,強者才能為尊,剩者才能為王。”

    褚驍︰“勝者?”

    “是剩者!”秦時雨晃了晃手指,手指上還帶著新鮮的泥土,“大師兄,是剩下來的人,也就是活著的人,人只有活著,才能有未來!而且你看他們都習慣了扒著你,歷練的時候也不自己出手,怎麼才能成長起來,對吧?”

    秦時雨語重心長地說︰“大師兄你是好心,可你這麼慣著他們,才是害了他們呀……”

    褚驍︰似乎有點道理。

    于是褚驍手中的小樹枝再次出現,輕輕敲在了秦時雨白白淨淨的手背上,“聚靈。”

    聚,聚靈?聚啥靈?

    秦時雨目光怔然地看著自己手背,看清楚了上面的泥土痕跡,“啊,大師兄你是讓我用除塵咒啊,大師兄你這樣不喜歡說話,總讓人猜,別人猜錯了,曲解了你的意思怎麼辦呀?”

    褚驍︰“嗯,猜錯了。”

    “猜,猜錯了?”秦時雨恍然大悟,“大師兄是說我猜錯了?”

    不是除塵咒,那是什麼?

    褚驍指尖靈光一點,落在了秦時雨的手背,她瞬間懂了。

    “啊,靈力罩啊?”

    用靈力在體表薄薄鋪上一層,不僅可以行程保護層,抵擋外界的侵襲,更能在她挖草藥的時候,可以免除她被泥土弄成小花貓。

    說到底,還是對靈力的運用沒有形成本能,始終差了點意識。

    秦時雨不是很熟練地捏了一個除塵訣把自己收拾干淨,又听話地開始給自己撐起了靈力罩。

    靈力罩這東西看起來簡單,實際操作起來一點也不容易。至少像秦時雨現在,就沒辦法做到將靈力細細密密的形成自己的第二層皮膚,只能勉強在自己身體周圍形成一個很是尷尬的靈力球。

    靈力球排外,彈到褚驍身上的時候,對褚驍沒有什麼影響,反而把秦時雨彈了出去。

    秦時雨︰這就尷尬了。

    “大師兄……”這樣子她就沒辦法靠近褚驍了誒!

    褚驍一臉冷酷︰“練。”

    秦時雨撅著嘴︰“練就練唄……”

    在青崖谷的時候,又不是沒被褚驍押著修煉過。

    解決現場尷尬的方法有兩個,一個就是像褚驍那樣靈力罩如影隨形貼著體表,一個就是讓自己的靈力熟悉褚驍的存在——

    秦時雨搓了搓手指,暗戳戳伸手,將靈力球慢慢擴大,一點點的,將褚驍也裹在了里面,然後再次順利地捏住了褚驍的袖子,笑得一臉的N瑟︰

    ”我以後也能保護大師兄了!“

    然後,她辛辛苦苦撐起來的靈力球,被褚驍面無表情地用小樹枝瞬間戳破。

    秦時雨︰嚶!

    秦時雨只能苦哈哈地重新撐起靈力球,再一點一點的收縮,費了好大勁,也只做到將靈力球拉成到一人高,不再是球形,再想繼續下去,已經靈力不濟,無法支撐。

    明明靈力運轉,只要控制得當,就可以做到生生不息,靈力罩的作用是為了保護修士,而不是耗盡修士的靈力。

    秦時雨能用蠻勁做到這種程度,也是不容易了。

    褚驍︰這小姑娘,天賦是有,就是腦子確實不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0章 十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0章 十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