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十一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11章 十一滴雨

    越往無蹤林深處前進,林深樹濃,視野受限,周圍更是多了幾許動靜,那是妖獸偷偷在出沒,保持著警惕在觀望他們。

    之前是人多,妖獸不敢輕舉妄動,如今只剩下了褚驍和秦時雨,當然也就成為了妖獸覬覦的目標。

    秦時雨還是挺擔心的,雖然一開始她說的信誓旦旦,但她依然擔心自己會成為褚驍的累贅,畢竟她的戰斗力和戰斗意識都是渣一般,所以她一直苦練身法,就想著到時候就算沒有勇氣能夠迎敵,至少也能跑一個算一個,不讓自己礙手礙腳。

    不過看她平時的表現,要是真出事了,她可能會嚇得連逃跑都忘記。

    褚驍將秦時雨的面色變化看在眼中,這姑娘是真在害怕,明明在師兄弟面前那天不怕地不怕誰都沒放在眼里,只為了維護他的樣子,如今卻怕得眼神都有些閃爍,緊張兮兮地關注著周圍的動靜。

    褚驍停下了腳步,手里的小樹枝才剛剛出現,秦時雨就已經條件反射地蹦到了一邊,

    “大師兄,你有話好好說,我听著呢!別敲我了……”雖然褚驍下手不重,並不會真的敲疼她,但是每次都被敲,她還是要面子的。

    小樹枝頓了頓,消失在了褚驍的掌心,“聚靈于眼。”

    秦時雨只是茫然地瞪著眼楮四下張望,目之所及,也不過是眼力的極限,要捕捉妖獸的蹤跡,還需要熟練運用靈力,聚靈于眼,增強目力。

    跟褚驍相處久了,秦時雨已經能夠很輕松地猜到褚驍那枯竭的言語中隱含的意思。

    不過以她的修為,即使聚靈于眼,也很難捕捉妖獸的蹤跡,但是那一瞬間,原本就被靈力改善過的身體,像是打開了一扇神奇的大門,整個世界變得更加清晰透明,更加豐富的色彩突然涌入了秦時雨的眼簾,她不由得驚呼了一聲。

    原本昏暗的密林中注入了一層光怪陸離的光芒,涌動的都是各種各樣的靈氣色彩,生機勃勃。

    要捕捉妖獸的蹤跡,就需要在這一片扭曲之後的光怪陸離中,找到屬于妖獸的色彩。

    秦時雨觸類旁通,將靈力運行,聚于雙耳,頓時就听到了自然的奏鳴,樹葉呼吸的聲音,還有靈力在樹干中流淌的聲音,以及枝葉發芽生長的聲音。

    當然還有妖獸出沒時,悉悉索索的不和諧音。

    能讓秦時雨听到的動靜,足以說明那些妖獸已經在很近的地方了。

    “大師兄!”秦時雨興奮得雙眼晶晶亮,“我看到了!也听到了!”

    能听到和看到之後,秦時雨仿佛忘記了原本的恐懼和憂愁,沉浸在發現新世界的驚喜中,一點點的探索著這個未曾經歷過的神奇世界。

    第一只妖獸的出現,好像也沒那麼可怕了。

    秦時雨迎著妖獸的爪子一扭腰,雖然動作沒那麼好看,卻十分有效的避開了妖獸的攻擊,甚至能在錯身而過的時候,在妖獸身上借力,轉身撲向了褚驍所在。

    “大師兄,救命啊!”

    話音未落,褚驍已經化作一道殘影,與他擦身而過,拔劍與妖獸戰在了一起。

    第一次見褚驍拔劍,那渾然天成的劍意,生生地刺痛了秦時雨的眼楮。

    收斂過後的劍意深深壓縮在褚驍手中的靈劍上,就像不能承受那磅礡的劍意,靈劍在呼嘯的同時,仿佛也發出了痛苦的嘶鳴。

    一道清亮雪白的劍光閃過,讓秦時雨有一瞬間的失明,也像是劍光割裂了眼前的風景,只留下了短暫的空白。

    視線再次恢復的時候,褚驍已經回到了秦時雨的面前,那眼神仿佛是在確認她有沒有受到傷害。

    那只半路出現的妖獸通體黑色,體型不大,剛剛出現的突然,足以說明它的隱匿能力和行動速度。可它現在已經被劈成了兩半,可憐巴巴地躺在那里,濃郁的血腥味蔓延開來。

    秦時雨的目光卻落在了褚驍手里只剩下了半截殘骸的靈劍上,她終于明白了褚驍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自己的本命靈劍。

    不是褚驍太挑太矯情,而是沒有合適的靈劍能夠承受他的劍意。只是一擊,一柄品質不凡的靈劍就變成了殘劍。

    好像也突然明白了褚驍為什麼會這麼窮的原因——用一招就毀一柄劍,除非家里有礦,完全承受不住這種消耗方式!

    秦時雨頓感心疼,一抬頭,就看到了褚驍臉上還沒褪去的紅色印記,神色一怔。

    第一次離得這麼近,看得這麼清楚,秦時雨覺得那不能叫做印記,更像是一幅詭異的圖畫,有著魅人心神的神奇力量。

    褚驍一抬手,衣袖揮舞,瞬間遮住了秦時雨的視線,當衣袖落下的時候,褚驍臉上的印記已經消失。

    秦時雨撇了撇嘴,很想說她還沒看清楚呢!可惜她不敢。

    “師兄真厲害!”秦時雨鼓掌,“就是可惜這靈劍了!”她翻了翻儲物袋,找出了原身放在儲物袋里吃灰的靈劍,遞到了褚驍面前,“大師兄就先用這個吧!反正我也用不上,放著也是浪費。”

    原身儲物袋里有不少好東西,高階都有好幾柄,只不過為了滿足她的虛榮心和審美,這些靈劍外形都十分華麗。秦時雨覺得不符合褚驍青蓮冰雪般高潔的氣場,好不容易才從那些靈劍里選出一柄稍微不那麼華麗的。

    “大師兄不要拒絕呀!好東西總是要在合適的人手里,才會發揮它的作用不是嘛?”

    這也是那些弟子經常忽悠褚驍的話,褚驍沒想到還會听到秦時雨也對他這樣說,目的是為了讓他收下她給的東西。

    感覺,有些微妙。

    褚驍本來想說,他還有其他的靈劍,他知道自己的體質,在劍意成形的那一天起,他手里的靈劍都用不長久,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很少出劍,儲物袋里也存了不少趁手的靈劍。

    但是看著秦時雨那雙眼楮,話到了嘴邊打了個轉,消弭無影。

    見褚驍收下了自己送出的靈劍,秦時雨樂得原地蹦了兩下,然後看著那妖獸的尸體犯了愁。

    外出歷練,妖獸尸體也是很寶貴的資源,不管是妖獸肉還是妖獸內丹,還有妖獸的骨血皮毛,都有可能是極佳的煉器材料。

    但是長這麼大連雞都沒殺過的秦時雨,自認為暫時還做不到上去解剖一只妖獸。這已經不是心理障礙問題,還有很大的能力問題。

    不過解決的方法總是有的,只是在這里沒法處理而已,不代表帶回宗門還沒人處理。羨陽峰上那麼多雜役弟子,想來他們也很樂意幫這個忙。

    秦時雨一臉嫌棄的把地上的妖獸尸體專門用一個儲物袋收拾了,連妖獸血都沒放過。

    雖然她現在知道的還不多,可她能看出來,這長得很磕磣的妖獸叫做骨鼠,體型比一般妖獸小上許多,善于隱匿,行動迅速,神出鬼沒。而且它的牙齒還有毒,只要被咬上就會染上瘴毒,還會出現人傳人的現象,就跟鼠疫一樣可怕。

    唯一比較慶幸的,大概就是這妖獸習慣單獨出沒,最多也就是雌雄一對,帶一窩小崽子,不會形成太大的規模。

    秦時雨剛剛看了一眼,這是一只哺乳期的雌鼠,想必還有一窩小崽子就在附近,而它也是為了覓食這才鋌而走險對落單的他們下手。

    至于雄鼠,不是已經遭遇了不測,就是去了其他方向狩獵。

    修士狩獵妖獸的時候,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不會對幼崽下手,至少不會將幼崽一並屠盡。而且不少修士喜歡馴養妖獸作為戰斗力,成年妖獸不好馴服,幼崽更受歡迎。所以專門有一些修士,會去捕捉幼崽進行販賣。

    只不過骨鼠並不算特別受歡迎,長得丑,戰斗力也不行,除了瘴毒很特別——骨鼠的瘴毒一直都是修士為之不恥的存在。

    而且也不是找不到其他的替代品,因此很少有人會對骨鼠下手。

    秦時雨也不會去找一窩小老鼠的麻煩,就是擔心路上會遇到另外的雄鼠襲擊,所以再次上路之後,她手里一直捏著幾張符,以備不時之需。

    褚驍面無表情地看著秦時雨手里的符。

    秦時雨差點炸毛,“大師兄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練習我的準頭!”

    之前那種扔個靈水符都能脫靶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

    秦時雨這話說完沒多久,就出現了另外一只攔路的妖獸。

    刺豬。

    等級不高,體型也不大,比秦時雨認知里的野豬還要小那麼一點。就是皮糙肉厚,背上長滿了尖銳的利刺。

    攻擊手段除了踐踏和沖撞之外,還能進行遠距離的尖刺攻擊。

    而且刺豬的尖刺並不是特別光滑,帶有一層又一層的倒鱗,刺到肉的時候鋒利又順滑,要想取出尖刺,必然帶出一大塊血肉。

    刺豬一雙血紅的小眼楮,虎視眈眈地盯著秦時雨。它也知道柿子撿軟的捏,很明顯秦時雨的實力更弱。只是它如此理所當然無視褚驍的樣子,有些好笑。總不能是它假裝看不到褚驍,褚驍就不存在了吧?

    刺豬的腦子果然如記載的那般,不怎麼聰明。

    秦時雨艱難地吞了一口唾沫,攥緊了手里的符,底氣不是那麼穩固地N吧著︰

    “大,大師兄,就,就交給我來解決!”

    如果她的聲音不是那麼哆嗦的話,可信度可能還要高一點。

    褚驍的目光落在秦時雨的雙腿上︰如果她腿不哆嗦的話,他就真信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1章 十一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1章 十一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