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十二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12章 十二滴雨

    有一句老話說得好,亂拳還能打死老師傅,秦時雨別得本事沒有,也能做到兩點,那就是熟練運用身法,躲避刺豬攻擊的同時,掏出符砸它個天翻地覆。

    不管是炎爆符還是靈爆符,或者是靈火靈水符,秦時雨能想到的全都砸了出去。

    大範圍密集打擊的話,就不存在準頭的問題,而刺豬的智商不高,根本沒有規避符傷害的意識,因此被這些符砸了個正著。

    就連秦時雨自己,都沒能幸免,直接被巨大的沖擊掀翻了出去,狼狽之余,還有空調整自己的姿勢,勉強穩住了重心。

    落地的時候,就看到褚驍還沒來得及縮回去的手,頓時笑道︰”多謝大師兄!“

    褚驍的目光顫了顫,抬眼就看到了秦時雨蓬頭垢面的樣子。

    秦時雨立刻捂著腦袋後退,就像褚驍手里的小樹枝馬上就會敲過來一般,”大師兄你別敲我!我記得撐了靈力罩的,我有撐!只是……“

    只是符連環炸裂的效果,不是她現在這小身板能夠承受的,所以剛剛她那半吊子的靈力罩不過撐起了一瞬間,就被炸得支離破碎,符的傷害是無差別的,秦時雨只是灰頭土臉,沒有受到其他的傷害,還算是幸運了。

    褚驍當然知道,隨手捏了一個除塵訣扔到還在胡亂蹦的秦時雨身上,頓時又變回了那個干淨漂亮的樣子。

    秦時雨捂著腦袋嘿嘿笑著︰“謝謝大師兄。”

    再看地上那只倒霉催的刺豬,已經被符炸得體無完膚外焦里嫩。最不幸的大概是因為它皮糙肉厚,所以還有一口氣在苟延殘喘。

    秦時雨一時無法分辨到底是之前被褚驍一劍劈成兩半的骨鼠比較慘,還是眼前這只被她轟得面目全非的刺豬比較慘。

    儲物袋無法儲存活物,刺豬還有一口氣在,她沒辦法把它囫圇個塞儲物袋里。

    秦時雨吧唧著嘴,猶豫了半天,才舉起手里的靈劍,從刺豬的後腦勺戳了進去,給了它一個痛快。

    心里還琢磨著,哎,來了這個世界,遲早要走上這一條路,就當自己早點適應吧!

    認命的秦時雨沒有發現褚驍眼神中的驚訝,他是真沒想到秦時雨能做到這種地步,畢竟看她平時的表現,也不像是能下得去手的樣子。

    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更讓他驚訝的是,自此之後,秦時雨就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極速成長起來。

    那個總沒有自我意識保持靈力運轉,遇到點事兒就大呼小叫,看見妖獸閉眼拔腿一氣呵成的秦時雨,就像是他的錯覺。

    一腳踹飛又一只半路殺出來的妖獸,秦時雨在樹干上借力扭身的同事,一張靈爆符砸在了妖獸的腦袋上,將它砸的暈頭轉向。

    秦時雨的攻擊原本沒有什麼力道,還是在褚驍的指導下才能如常運用靈力,加強自己的力道,雖然做不到靈氣外放,卻也能大幅度的提升自己的攻擊強度。

    還有符的準確度,似乎也在五感加強之後,提高了不少。

    秦時雨的信心,則是來自于褚驍。她覺得大師兄能放心讓她出手,就說明這妖獸她能應付!

    秦時雨對自己沒什麼信心,卻對褚驍有著迷之信任。

    劍法就是秦時雨完全無法克服的障礙,之前能用靈劍對垂死的刺豬下手,那是因為刺豬勉強算是靜態的,她有信心能控制住靈劍的走向。但高速運動的妖獸她是不敢下手的,因為她覺得揮舞靈劍的時候她砍中自己或者誤傷別人的可能性更大。

    沒有這個天賦,就不為難自己了。

    最終的結果,還是扭頭就往褚驍面前跑,“大師兄救命啊啊啊啊啊!”

    褚驍也就會再次出手,將那已經暈頭轉向的妖獸解決。

    果然,這才是他理解的秦時雨,那個一劍了結刺豬的秦時雨,才是他的錯覺。

    “哼。”

    冷笑聲傳來的時候,秦時雨才發現,他們已經接近了禁制的邊緣,夏淮馳一行人就再不遠的地方,看猴似地看著她。

    剛剛那聲冷笑,也正是從抱著胳膊的夏淮馳口中傳來的。

    “秦師妹還真是讓人意外,義正辭嚴把大家都攆走,就是為了一個人霸佔著大師兄?”

    听夏淮馳這話,也就知道他根本沒看到秦時雨和妖獸戰斗的場景,只看到秦時雨狼狽向褚驍求救的樣子。

    也就更加覺得,秦時雨所作所為哪有什麼正義或者對褚驍的心疼,就是為了霸佔著大師兄薅羊毛。

    秦時雨則是完全無視了夏淮馳,顛顛跑到褚驍面前,收拾了妖獸的殘骸,還順便遞了一杯靈泉水到褚驍眼前,那表情狗腿得慘不忍睹︰“大師兄辛苦了,大師兄喝點水。聚集點就在前面,大師兄要不要休息一下?”

    褚驍的目光滑過臉上還帶著義憤的夏淮馳,像是有什麼沒想明白,最終還是垂眸接過了茶杯。

    時間過得真快,跟著褚驍一路走來,秦時雨不是在褚驍的目光下修煉,就是在褚驍的目光下跟妖獸“戰斗”,收獲頗豐的同時,並沒有感覺到時間的流逝,如果不是夏淮馳他們的出現,她都要忘記了他們是要來聚集地集合的。

    “大師兄是要休息一下再繼續,還是直接就過去呢?”集合之後,幾名金丹期弟子就會進入無蹤林深處繼續歷練,而築基期的弟子可以在附近逗留,也可以結伴離開,但是絕對不能進入深處,秦時雨也不行,“我在這里等大師兄你得勝歸來!而且我會好好修煉的,絕對不會給大師兄你丟臉!”

    而且看情況,她很有可能還會在這里打上幾架。也就是夏淮馳也是金丹期,他也要進入無蹤林深處,不然她覺得第一個打起來的就是她和夏淮馳。

    說歸說,秦時雨很快就在褚驍的眼皮子底下,也就是眾弟子的注視下,收拾了一塊營地出來,不僅有帳篷桌椅,還準備了一個軟榻,那造型就像是出來度假,而不是出來歷練的。

    褚驍也就才明白,秦時雨跟著他的時候,表現得已經很收斂了。

    “啊,對了,大師兄,這些東西帶上。”秦時雨收拾到一半,忙不迭地跑回褚驍身邊,遞給他一個儲物袋,“雖然修士已經闢谷,無需進食,但是雜質處理得當的食物,也可以補充靈力的。”

    說到這里,秦時雨補充道︰“大師兄你放心,都是羨陽峰大廚的手藝,不是我做的,哈哈哈哈哈……”

    笑聲逐漸尷尬。秦時雨也是在給褚驍送過幾次親手制作的食物之後,才知道自己的廚藝有多麼恐怖,也就放棄了掙扎。不過羨陽峰大廚荀厝是天極劍宗上下聞名的好手藝,因為跟秦銘長老是至交,這才在羨陽峰的後廚隱居。他的手藝,尋常弟子是根本嘗不到的。

    也不知道秦時雨到底做了什麼,居然能從荀厝手里拿到食物?

    “還有啊,除了靈劍之外,我還準備了一些丹藥和符,大師兄你放心,都是四階上品,就是數量不怎麼多……”

    秦時雨撓了撓臉頰。她現在的實力,也就能順利繪制三階符,四階的符始終差了那麼一點,難以成形。

    所以這些四階的丹藥和符,都是她從羨陽峰的庫房里摸出來的。

    “對啦,還有一些防御的法器,大師兄不要客氣,該用就用,我這里還有很多!”

    防御法器都是保命用的,秦時雨還沒傻到全都送給褚驍,自己也留了一大部分,畢竟遇到什麼事,肯定是她的小命更危險。

    說完,秦時雨揮著胳膊,笑得一臉燦爛地說︰“大師兄一路順風呀!”

    眾弟子︰就感覺自己是多余的。

    本來話就少的褚驍,更是不知道說什麼好。這種感覺實在是太詭異了,褚驍完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如果這就是秦時雨所說的,要對他好的方式,那褚驍確實從沒體會過。

    就連他的師尊,也從沒這樣對待過他。師尊是嚴厲的,也是和藹的,尋常也喜歡弄些惡作劇,就為了逗他多說幾句話,或者想看看他的笑模樣。但也從來沒有一股腦得給他很多東西,特別是一個人的能力所限能找到的最好的東西,都給了他。

    師尊會讓他自己去爭取,天下之大,只要有實力,能獲得的資源不勝枚舉。

    第一次有人恨不得把全部身家都送到他面前的樣子,讓他覺得十分神奇。

    秦時雨的大手筆,驚訝了所有人,要知道在場的弟子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褚驍的金丹後期,四階的丹藥和符,褚驍用來正好。秦時雨一給就是一袋子,雖然她口中說得是數量不多,能用儲物袋裝,就不會是一張兩張。

    而對于修為更低的他們來說,能得到一兩張,都是天大的機緣了。

    已經有人默默地算了一下換取四階丹藥和符需要多少點數,然後看著褚驍手里的儲物袋,只剩下了羨慕。

    秦時雨一挑眉,“大師兄,這些東西是我送給你的,是給你用的,也是正合你用的,所以你不會把這些東西再分給其他人了對吧?”

    說完,秦時雨還十分挑釁地撇了一眼夏淮馳。

    言外之意,這“其他人”仿佛就特指的夏淮馳一般。

    夏淮馳︰老子不稀罕!

    褚驍也看了一眼夏淮馳,捏著儲物袋,“嗯”了一聲。

    “大師兄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秦時雨舉起手指晃了晃,”大師兄趕緊出發吧,別誤了時辰。“

    路上耽誤的時間已經夠多,離天韻花成熟結果的日子已經不遠。又不是直接進去就能找到天韻花的蹤跡,褚驍他們還要四處尋找,需要的時間也不少。一時不慎,就有可能錯過。

    想到這里,秦時雨很想暗戳戳地叮囑褚驍,盯著夏淮馳就可能找到天韻花,畢竟那是有主角光環的人。

    但是想到褚驍那一板一眼的性子,她還是放棄了。

    大概,也許,大師兄的氣運,也不會太差的對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2章 十二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2章 十二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