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十四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14章 十四滴雨

    柳天寧很委屈。

    自幼在玄音宗內被師兄師姐們寵溺著長大的他,還沒嘗試被“欺負”是什麼滋味,破天荒頭一遭,他只覺得百口莫辯。

    明明他也有很努力的修煉,年紀輕輕就已經築基初期,放在宗門里一大幫子沉迷音律,修煉反而沒那麼傷心的同門之中,他已經是很努力並且很有天賦了。

    結果今天一看,他還差得遠。

    至少不拼音律的話,他根本不是秦時雨的對手。

    也不知道話趕話是怎麼說到要比試交流上的,秦時雨就說,不用他倆擅長的技能,比拼一下其他基礎技能,比如柳天寧不用他擅長的音殺,而秦時雨——好吧,秦時雨也沒什麼擅長的。

    雖然默認秦時雨是秦銘長老的傳人,剛見面時秦時雨手里還拿著煉器的基礎讀物,而且器修的真實戰斗方式是在太土豪,風不起擔心柳天寧的小心髒承受不了,所以也同意了秦時雨的提議。

    天知道秦時雨半點技能沒有,戰斗方式可能還停留在上輩子學過一段時間的防身術上,動起手來沒有半點章法,反而將柳天寧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而懲罰柳天寧的最佳方式,大概就是搶他的食物了。

    最讓人驚訝的還是風不起居然有一手好廚藝,其他的不說,就他那一手漂亮的烤肉手藝,瞬間就俘獲了秦時雨的胃,喊“風師兄”的時候,那聲音都真誠了幾分。

    柳天寧已經輸了好幾輪,雖然築基之後對食物不再需求,可是面對風不起手中烤肉的香氣,大概是神仙都要□□的。

    可即使如此,柳天寧也打不過秦時雨,這讓風不起也覺得很是驚訝,明明不管是實力還是技巧,甚至是對靈力的運用上,柳天寧都遠超于秦時雨——說來也怪,明明秦時雨也是築基期,還是羨陽峰的親傳弟子,可這人怎麼菜得就跟假的一樣。

    更可怕的是,柳天寧連這麼菜的秦時雨都打不過,輸得好幾天都沒吃上一頓好的了。

    褚驍出現的時候,正是柳天寧又一招之差輸給了秦時雨,中午的烤肉又沒他的份兒,正抱著樹在風不起旁邊哭呢!

    而秦時雨毫無形象地蹲在篝火邊,目光炯炯地看著風不起手里滋滋冒油的烤肉,吧唧著嘴等待投喂,還不忘偶爾吐槽柳天寧一兩句,听那語氣自然而親切,跟風不起和柳天寧也很是熟悉了。

    他不過離開幾天的時間,世界變化得真快。

    褚驍的出現並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他低調慣了,就算不是刻意隱匿氣息,也很難被人發現。但風不起手微微一僵,目光就滑落在了剛剛從密林中走出來的褚驍身上。

    原本專注守著烤肉的秦時雨也是一頓,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觸動了她,就像是鬼使神差地瞬間,她扭過頭,也就看到了褚驍。頓時綻開了無比燦爛的笑容,連烤肉也不顧了,如乳燕還林般,奔到了褚驍面前。

    “大師兄!你回來啦!”一邊說一邊興奮地繞著褚驍轉圈,“大師兄辛苦了,收獲怎麼樣?有沒有遇到什麼?有沒有受傷?餓不餓,累不累……唔!”

    褚驍手里的小樹枝再次神出鬼沒地敲在了秦時雨的額頭上,阻止了秦時雨失控的話癆狀態。

    那一瞬間,秦時雨不知道是被褚驍敲腦袋更可怕,還是被褚驍直接說“閉嘴”更難過——雖然褚驍的小樹枝表達的也是讓她閉嘴的意思。

    嚶,大師兄嫌她煩了。

    就听到褚驍緩緩道︰“拿到了,沒有,不餓,不累……”

    秦時雨眼楮一亮。雖然褚驍的話沒頭沒腦,可是她能分辨出來,褚驍這是在很認真地回答她的問題。

    “大師兄真厲害!”其他的不管,褚驍能在這次歷練中順利從帶著主角光環的夏淮馳手中搶先一步得到天韻果,已經是很厲害的表現了,“大師兄辛苦了,大師兄請坐,大師兄喝水……”

    見過秦時雨伶牙俐齒巧舌如簧,甚至歪理邪說無理取鬧的樣子,突然看到她如此——該怎麼形容呢,用“狗腿”這個詞好像不是很友善,但確實給風不起很強烈的感覺,秦時雨對褚驍的態度,實在是不忍直視。

    褚驍看著秦時雨笑靨如花的樣子,剛剛在心頭浮現的怪異心情也就瞬間消失。說怪異,是要因為他自己都還沒來得及分辨到底是什麼樣的情緒,就已經被秦時雨的笑容打散了。

    風不起見這師兄妹兩人的互動,不由得也笑了,“褚師兄。”風不起拱手道,“好久不見。”

    褚驍也點了點頭,“風師弟。”

    秦時雨好奇地偏了偏頭,這感覺,風不起和天極劍宗的淵源不淺誒,套近乎稱呼褚驍為師兄就算了,褚驍居然會回應——

    風不起笑著對秦時雨解釋,“家師與溫驚華長老是至交好友。”

    秦時雨秒懂。風不起的師尊,當然就是玄音宗的掌宗人,而溫驚華長老,正是褚驍的師尊。這兩人居然是好友麼?想到秦銘長老的羨陽峰還有一個似乎很有來頭的大廚荀厝,好像也不是很難理解。

    秦時雨“噢”了一聲,獻寶似的將風不起剛剛遞給她的雞腿送到了褚驍面前,“大師兄,請。風師兄烤肉的手藝很好的誒!你嘗嘗?”

    褚驍默默地接了過來,秦時雨頓時瞪大了眼楮。

    風不起噗嗤笑了出來,大概是秦時雨都沒想過,對外物極少感興趣的褚驍也會接過她手里的烤肉,畢竟這些天秦時雨對風不起的烤肉表現出了極大的喜愛,這算得上是拿自己心愛的東西哄人開心,卻沒想到對方順竿子就爬上去了?

    風不起覺得自己應該高興的,畢竟不管是秦時雨還是褚驍的反應都是對他廚藝的肯定。

    秦時雨也是愣了一瞬間就回過神來,立刻興沖沖地蹦到風不起面前,“風師兄,你還繼續烤肉嗎?我跟你換呀?”難得遇到褚驍也喜歡的食物,她當然不能放過呀!

    風不起挑眉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褚驍,這才笑眯眯地對秦時雨說︰“哦,你拿什麼換呀?”他也知道秦時雨是秦銘長老的女兒,手里必然又不少好東西,可是為了一口吃的,甚至好像這口吃的還是為了褚驍,風不起當然很好奇秦時雨能做到什麼地步。

    “風師兄想要什麼呀?”秦時雨也笑成了小狐狸的樣子,“師妹我但無不應。”

    “呵呵,不過幾塊烤肉而已,可值當?”

    “值當值當,人生難買心頭好嘛!”秦時雨晃了晃腦袋,理所當然的樣子,“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跟風師兄學學這手藝呢!”

    風不起臉上的笑容停頓了一瞬間。他想起了前面剛開始烤肉的時候,秦時雨嘗了一口就驚為天人,興致勃勃想要跟著風不起學習烤肉,那場面簡直慘不忍睹。明明是同樣的順序同樣的手法,用的也是同樣的調料,還有風不起在一旁盯著,柳天寧就能一次烤出七八成口味的烤肉,秦時雨烤了七八次卻都是失敗作品。

    用秦時雨的話來形容,那就是黑暗料理。最可怕的還是秦時雨烤出來的食物,從賣相上看,色澤鮮美誘人,入口的那一瞬間卻像是被劫雷劈過一般震撼。

    柳天寧當時就傻了,一直追求美味食物的他,長這麼大都沒吃過那麼可怕的食物,頓時就覺得玄音宗弟子食堂的大鍋飯也沒什麼不好的。

    “秦師妹有這心就夠了,我想褚師兄能夠體會,對吧,褚師兄?”風不起偏頭看著褚驍,似笑非笑。

    褚驍當然能體會秦時雨的心思,就連風不起那話里有話的意思,褚驍也听出來了。對于秦時雨在廚藝上的天賦,褚驍是早就領會過了,畢竟一個想法太多的姑娘,煮點茶水都能煮出神奇的味道來。

    可這姑娘還賊心不死,總想挑戰自己的極限。

    褚驍突然就覺得自己手里的烤肉不香了。眼神微微波動,轉手將烤肉收回了儲物袋里。

    ——

    褚驍回來沒多久,夏淮馳幾人也先後歸來,臉色不是很好看,形容甚至還有些狼狽。而秦時雨還在獻寶一般給褚驍匯報自己這些天的修煉進度,雖然煉器還不能上手,可繪制符她從來沒懈怠過。

    想到褚驍出去一趟,肯定有不少消耗,于是又拿著一疊新鮮的符要褚驍手下。

    看到這一幕的風不起是笑得前仰後合,手里的折扇不住地拍打著掌心,“褚師兄啊褚師兄,從來沒想過你也會有這樣的一天。”褚驍是什麼樣的人,風不起覺得還是很了解的,就連以前褚驍被宗門的弟子扒拉著要東西的事,他也知道。

    不過風不起更知道,褚驍並不是什麼有求必應的人,只是那些要求對于褚驍來說確實無關痛癢,都是順手之勞,所以他從來沒拒絕過。

    秦時雨這樣的,風不起還是第一次見。褚驍沒拒絕秦時雨的靠近,這才是最讓風不起覺得奇怪的。如果褚驍不回應,以他那張冷臉,即使不說話,也能將人拒之千里。

    可褚驍並沒有拒絕,甚至還有著讓風不起看不懂的縱容,就顯得秦時雨的死纏爛打似乎也沒那麼奇怪。

    只是這死纏爛打在夏淮馳看來,還是那麼礙眼。主要是原身的所作所為這麼多年在天極劍宗的弟子心里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如今秦時雨的異常,在他們看來大概就是秦時雨別有居心,更別說是夏淮馳這個算得上是當事人的,當初被秦時雨糾纏得焦頭爛額。

    “大師兄。”夏淮馳行禮見過褚驍,“之前匆忙,還未多謝大師兄出手相助。”

    尋找天韻花的時候,夏淮馳確實先一步找到了天韻花,卻在最後關頭被天韻花擺了一道,失之交臂不說,還落入了妖獸的陷阱。如果不是褚驍突然出現搭了一把手,夏淮馳就算能夠全身而退,想必也要付出相當的代價。

    也就是差了那麼一步,天韻果被褚驍收歸囊中。

    夏淮馳能說什麼,他什麼也不能說。就連後續趕來的陳師兄也是欲言又止的樣子,想說什麼的時候,秦時雨那一聲聲的指控仿佛言猶在耳。

    他們不開口,褚驍當然也不會主動將手里的東西送出。大家都覺得他傻,其實他真不傻。

    而且夏淮馳也不確定,被秦時雨“洗腦”過的褚驍,就算面對其他人的請求,還會不會將天韻果拱手相讓。

    果然,有毒的還是秦時雨,連大師兄都被影響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4章 十四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4章 十四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