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十五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15章 十五滴雨

    無蹤林一行算是圓滿結束,至少對于秦時雨來說是十分圓滿的,至少她收獲不少,又得到了充分的鍛煉。特別是後面跟柳天寧無傷大雅的較量,更是讓她迅速克服自己對于“打架”的不適應,效果還是挺好的,畢竟她連柳天寧都打敗了。

    當然並不是說柳天寧實力就弱,從秦時雨的角度來看,柳天寧不管是靈力儲備還是對靈力的掌控都在她之上,這少年缺乏的只是實戰經驗,還有還敏感又縴細的心思。

    秦時雨也沒有實戰經驗,但是她舍得下手,大概是知道柳天寧缺乏經驗,並且端著架子下不去手,秦時雨又不按常理出牌,所以總能讓柳天寧措手不及。

    這樣的小手段對付柳天寧沒問題,但是換成其他的修士,秦時雨可能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不過她要做的還是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礙,畢竟在這世上,又是這樣一個身份,她不認為自己可以獨善其身,勢必要做出改變的。

    風不起本來就是帶著柳天寧出來歷練,到了天極劍宗腳下,當然不會過門不入,也就跟著一起回了天極劍宗登門拜訪,主要拜訪目標當然是褚驍的師尊溫驚華,畢竟其他人說起來也不熟,而且柳天寧還暗戳戳地想要去羨陽峰拜訪荀厝前輩,路上還幾次三番欲言又止地看著秦時雨,卻被風不起強行壓制住了。

    荀厝在羨陽峰並不是什麼秘密,柳天寧這表現就太過了。

    到了天極劍宗,秦時雨依然在山門大道前就跟褚驍道別,叨擾的時間太長了,她還挺擔心褚驍嫌她煩的。而且她挺喜歡走旁邊那條小路,雖然路況不佳,但是很適合她練習步法。

    望著秦時雨蹦蹦跳跳遠去的背影,風不起笑了一聲,“褚師兄,你這個師妹有點意思。”至少比之前見過的那些師弟師妹有意思多了。

    夏淮馳也冷笑了一聲,沒說話。那個去的時候還說自己恐高怕得不要不要,不肯上飛劍的人,回來的時候就能站在大師兄的飛劍後面有說有笑了。

    可只有褚驍知道,回來的時候,秦時雨捏著他袖子的力道沒有半點放松,唯一的進步大概就是去的時候連眼楮都不敢睜開,回來的時候即使慘白著臉也要強顏歡笑假裝很自然。

    怕是真得怕,也是真的想要改變,就是太心急了一點。看起來很佛系,仿佛除了他,她可以什麼都不在意,就連她的努力在旁人眼中看起來,也不過是糊弄玄虛。

    褚驍眸光微斂,他不是看不出來,也比誰都明白,秦時雨是真心想對他好,只是這份情感來得太突然,顯得那麼不真實。

    ——

    羨陽峰還是那麼安靜,據說是因為她那嫡親的師兄和師姐不在的原因,秦銘長老又在閉關,大家都憋著一口氣不敢太喧鬧,再加上之前秦時雨又出了意外,所以羨陽峰的氣氛是寧靜中透著一絲緊張。

    秦時雨先去荀厝前輩的洞府拜訪,一來算是保平安,二來感謝荀厝前輩對她的照顧,三來就是外出歷練得到的靈植想來也有荀厝前輩能用得上的。之前就從大家對荀厝的態度中知道他的來歷不簡單,這次更是從柳天寧的反應中發現,荀厝的身份可能比她想象得要更重要。

    “你說柳天寧?”听完秦時雨的講述,荀厝的表情有一瞬間的空白。

    在秦時雨看來,荀厝這樣相貌普通,即使放到人間也很容易泯滅于大眾的人,在這到處都是俊男美女的修仙界,也很是不普通了。靈氣滋養經脈,對修士的外貌也有很大的斧正,所以修仙界除了那些修煉詭異功法的修士,就沒有長得不好看的。

    大概也正是因為如此,明明長得很好看臉上卻有一片紅色印記的褚驍,才不符合大眾的審美。

    “前輩不認識柳天寧?”

    “認識認識,當然認識。”荀厝笑起來,也是一種樸實無華的味道,但是氣場柔和,給人一種很親切的感覺,“就是想起當年的事了。”

    秦時雨表示很感興趣︰“是柳天寧的糗事嗎?”

    荀厝笑容加深,偏頭看著秦時雨,“小丫頭跟柳天寧很熟?”不然怎麼對柳天寧的糗事很感興趣。

    “也不是很熟。”秦時雨腳尖戳了戳地面,“大概就是不打不相識的關系,嗯,就是為了一口吃的打起來的。”

    反正柳天寧不在,至于是為了一口吃的打起來,還是打起來為了一口吃的,不重要。重要的大概是過段時間就算打不過柳天寧了,她也能手握柳天寧的把柄。

    正比如柳天寧和風不起在天極劍宗逗留,必然也會知道跟她有關的傳言——至少看柳天寧那藏不住事的性格,他現階段是不知道的。

    “為了一口吃的,確實像是柳天寧能做出來的事,不過我還真想象不出來他跟人打起來的樣子,”柳天寧的性子太單純,跟人動手的可能性太小了,“當年在玄音宗見到他的時候,他就五六歲吧,抱著我的腿哭著說要跟我走,哭訴玄音宗的弟子食堂太慘烈,不要當玄音宗的徒弟,要拜入我的門下。”

    時隔多年,想起來依然會覺得很搞笑。

    秦時雨更是笑得前仰後合,太有畫面感了,“然後呢?柳天寧天賦不錯,前輩就沒想過收他為徒啊?”

    “你也知道他天賦不錯,羅潛才不會放人。”羅潛就是玄音宗此任宗主,也就是柳天寧的嫡親師尊,更是荀厝的好友,“當時柳天寧就被羅潛拎走了,據說關了好久的緊閉,直到我離開玄音宗也沒見到他。羅潛大概是真怕我把那小子拐走了吧?”

    柳天寧有天賦,不僅僅是作為一個音修,在丹修上也有很強的天賦,對靈植的親和是荀厝也為之心動的。

    “所以,我父親,還有前輩,以及羅潛宗主和隔壁的溫驚華長老,都是好朋友嗎?”

    荀厝大笑道︰“這話可別在你爹面前說。”

    “誒?”

    “你爹可沒承認和溫驚華是好朋友呢!”

    “誒!為什麼呀!”

    “這話說來就長了!”

    “前輩不著急,我有的是時間!”說著,秦時雨一揮手就擺出了自己招牌的小木桌,木桌上還有散發著香氣的松霧茶和熱氣騰騰的烤肉,都是從風不起那里順來的。

    荀厝眼楮一亮,“松霧茶,這可是羅潛手里的好東西。”不用說,肯定是羅潛給他那兩個寶貝徒弟的。

    “嗯嗯嗯,前輩潤潤嗓子,慢慢講!”

    “當年啊……”

    “荀厝你可閉嘴吧!”荀厝這才剛開口,就被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制止了,“讓你在羨陽峰養老,可不是讓你在這里說書的,這些有的沒的事兒,何必說給小輩听?”

    這個聲音,秦時雨沒听過,但是卻透著一種讓她難以拒絕的熟悉感。一扭頭,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就映入眼簾。不能說毫無關系,只能說一模一樣。

    秦時雨頓時鼻頭一酸,差點就哭了出來︰“爸……”

    眼前這人,長了一張跟她現世老爸一模一樣的臉,唯一的區別大概就是年輕了許多,但是也能一眼認出來,那就是她爸。就連剛剛那聲音,都沒有太大的區別。

    望著這張年輕的臉,秦時雨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忍住沒哭,只是那聲音更加哽咽,“爹……”

    之前只覺得這個身體跟她原本的長相有七八成相似,不過有靈氣的滋養,原身長得更加漂亮,她只以為這長相代表著靈魂的契合度,也是她穿越的原因。

    此刻看到秦銘那張熟悉的臉,秦時雨突然就有點明白剛穿越過來時,那自稱“天道”的聲音所說的秦時雨就是她,她就是秦時雨是什麼意思了。

    秦銘本來只是想阻止荀厝跟寶貝閨女胡說八道,可沒想到一低頭就看到秦時雨眼淚汪汪的樣子,頓時就慌了神,“閨女你怎麼了?怎麼哭了?誰欺負你了?是不是夏淮馳那個臭小子?跟爹說,爹現在就去掀了他的天靈蓋!”

    秦時雨頓時破涕為笑,本來就很艱難才忍住沒哭,結果被秦銘幾句話說的,笑出來的同時那眼淚也就大顆大顆地落了下來。要說原身變得那麼嬌蠻,跟秦銘毫無底限的寵溺是脫不了關系的。比如現在,知道自己閨女看上了夏淮馳,第一反應就是自己閨女喜歡的人,必然也要跟他一樣疼惜她才行。秦時雨哭了,他都不問原因,只想著要去掀了夏淮馳的天靈蓋。

    “爹,跟夏淮馳沒關系。”蹭到秦銘身邊,秦時雨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跟秦銘更親近一點,只能暗戳戳地捏著秦銘的袖子晃了晃,“就是想爹了……”

    秦銘皺眉。自己的女兒自己知道,雖然一直嬌養長大,可性子一直要強。秦時雨在外面干那些事他也不是不知道,可他覺得都不是啥大事,雖然她嬌蠻不講理又霸道,可她並沒有真正傷害過誰。而且,他的女兒,本來就應該是驕傲的存在。

    如今秦時雨看到他就哭了,足以說明在他閉關的這些日子,她肯定受了天大的委屈。不過她不想說,他也不會逼問,他自有其他的方法知道。

    “好好好,爹也很想你。”秦銘順著秦時雨的話,斂去了面上的怒容,笑得很是寵溺,“你師兄師姐呢?怎麼沒看到他們人?”

    他閉關之前,那兩只就已經出門歷練,按理說應該早就回來,他出關觸動禁制,那兩只就應該知道,肯定早就巴巴地跑過來候著,可他到現在都沒看到那兩只的身影,就連秦時雨,他去了她的小院都沒見到人,這才循著玉牌的感應找到了荀厝這里來。

    師兄師姐啊,秦時雨望了望天,她還真沒把這兩位想起來。雖然這兩位現在被困在某處秘境不得脫身,但至少是安全的,並且因為這次的意外,兩人的實力都有極大的提升。只是千辛萬苦歸來之後,卻得到自己疼愛的師妹遇害的消息,差點沒當場黑化。

    羨陽峰這一脈的隕落,跟原身的遇害有著莫大的關系。為了尋找原身遇害的真相,為了給她報仇,羨陽峰一脈才走向了不歸路。

    不過知道那兩位不會有什麼問題,回來是遲早的事,秦時雨還真沒擔心過。

    “師兄師姐還沒回來呢!”秦時雨有些心虛,“我聯系過的,只是聯系不上。我也去弟子內堂看過了,師兄師姐的魂燈都完好無恙,可能是被什麼事耽誤了,這才一直沒回來……”

    她確實聯系過,原身和那兩位之間都有通訊玉牌,只是根本沒有回應,如果換成現世聯絡方式的話,大概就是對方不在服務區。弟子內堂她也去看過,劇情是劇情,她也要親眼看過確認才真正放心。

    “不用擔心。”秦銘揉了揉秦時雨的腦袋,“他們不會有事的。”秦銘突然話鋒一轉,“你又怎麼會跟羅潛的弟子混到一起的,你自己出門歷練了?可有遇到危險?可有受傷?”

    說著,一道灼熱的靈力罩上秦時雨,明明是很具有攻擊性的靈力,卻表現出了無限的溫柔。

    “我很好!”秦時雨捂著腦袋轉了一圈,“我是出門歷練了,而且我有大師兄護著,沒遇到啥危險。”即使有,那也被褚驍救下了,根本不算啥。

    “大師兄?”秦銘眉頭一跳。

    荀厝直接“哦豁”了一聲。

    秦銘也反應了過來,“溫驚華的徒弟,褚驍?呵呵。”這一聲“呵呵”簡直飽含深意,“叫什麼大師兄呢?你師兄對你不好?也沒听你叫他一聲大師兄啊?”

    秦時雨愕然,其實她根本不知道原身是怎麼和秦銘已經她的師兄師姐相處的,其他人的看法無所謂,但這是原身最親近的人,也有可能是她最親近的人,感情是不一樣的。

    “爹……”

    “怎麼了?”

    秦時雨躊躇地看著秦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她上次出門受傷的事,秦銘稍微打听一下就會知道,肯定瞞不住,還有她的記憶——

    荀厝笑道︰“需要我回避嗎?”

    秦時雨赧然地撓撓臉頰,“這不是前輩你的地盤嘛!”要回避也是她回避,怎麼能讓荀厝回避。

    荀厝但笑不語。

    秦銘更是直言不諱︰“管他作甚,他不過是個借住的。”那語氣是一點也不客氣。

    “爹!”算了,說正事要緊,見荀厝一點也不介意的樣子,秦時雨只能嘆了一口氣,“前不久我出門歷練,確實遇到一點意外,受了點小傷。”見秦銘頓時變了臉色的樣子,她立刻解釋,“你看我現在,一點事都沒有,確實是小事,大師兄救了我——只是,”

    秦銘臉色很是難看,“只是?”

    “我覺得我的記憶出了問題。”

    這下別說是秦銘了,就連荀厝的臉色都變了。

    記憶跟大腦跟神魂關系密切,秦時雨如果真的記憶出了問題,那神魂也很難幸免。

    “小雨,放松。”說著,秦銘寬厚的手掌已經落在了秦時雨的天靈蓋上。

    秦時雨︰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樣一刻,但她仍然放松不起來。

    秦銘是要探查秦時雨的神魂和識海,秦時雨稍有抵抗就很容易受傷,如果不是听到秦時雨說她記憶出了問題,秦銘也不會輕易冒這個險。

    檢查下來,秦時雨的神魂並沒有任何問題,比之前還強悍了不少,就連識海,都擴大了不少。對自家閨女十分了解的秦銘心想,秦時雨這大概是遇到什麼機緣了。

    秦銘最終松了一口氣,對忐忑不安地秦時雨說︰“你覺得你記憶,出了什麼問題?”

    “就是,我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

    “什麼?!”

    “也不是不記得,這個要怎麼說呢……”秦時雨斟酌了一下語言,“就是我知道您是我爹,我也知道師兄師姐是誰,可是我,不記得我們曾經相處的細節了……”

    秦銘面色微霽,“不是什麼大事。”

    秦時雨︰“……”這都不是大事了,那要什麼才是大事?

    “爹,你看我都不記得過去的事,不記得你們對我的好了,也不是什麼大事嗎?”

    秦銘頓時樂了,就連在一旁吃瓜的荀厝都樂不可支。

    “傻閨女,你都知道我們對你的好,這不就夠了嗎?其他的細節,並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爹以後會對你更好的。”

    聞言,秦時雨的鼻頭更酸了。

    這個長得跟她父親一模一樣的人啊,就連哄她的語氣都是一樣的,這就是她父親,不論在哪個時空,都一樣對她無條件的寵溺。只可惜,在現世,她過早的失去了她的父親。

    這一次穿越,能見到秦銘,可能就是她最大的幸運了。

    終于此,她穿越到這個世界的忐忑和不安,也正在逐步的消弭。

    “我也會對爹好的!”

    “哈哈哈哈,好好好,我閨女就是最好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5章 十五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5章 十五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