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十九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19章 十九滴雨

    褚驍確實有一瞬間想到了秦時雨,他歸結于自己看到了路邊的靈岩草,並且前段時間秦時雨的存在感刷得很成功,每天都遲到的傳音鶴也成了褚驍在修煉之余的一點小意外,直到這意外變成小習慣的時候,秦時雨的傳音鶴又斷了。

    以褚驍對秦時雨天賦的了解,大概是過了傳音鶴那一關,開始煉制新的東西,瞬間就把傳音鶴拋之腦後,就像是秦銘長老出關之後,秦時雨就把他扔到了腦後一般。

    在這次任務出發之前,褚驍都以為能看到那個姑娘總是帶著鮮活的色彩突如其來的出現,正如他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那個從天而降的樣子。

    明明之前也遠遠見過,甚至在那時候,還是他無意中出手,救下了那個掛在自己大腿上的秦時雨,可直到她笑得無比燦爛的從天而降的那一刻,他才第一次看清楚她的眉眼。

    他自己也沒想到,就那一眼,大概只有還有很多眼,那姑娘的樣子會留在他的腦子里,讓他居然會想起她,甚至有一瞬間還在想,如果她在這里,會怎麼說怎麼做。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注]

    褚驍閉眼清空腦中紛亂的思緒,長劍出鞘,一道劍光如練,瞬間掃清了他眼前的所有障礙,仿佛也掃清了他腦子里不應該存在的影子。劍心通明,他的劍道一如既往的堅定。

    再睜眼,就看到一只胖乎乎的傳音鶴用一種他十分熟悉的搖搖晃晃的姿勢飛了過來——也不知道它是怎麼躲過褚驍的劍意幸存下來,在看到這胖乎乎的傳音鶴時,褚驍心中一片寧靜。

    那所有的紛雜仿佛都是他的庸人自擾,他此刻的寧靜居然是一只傳音鶴帶來的,這跟秦時雨那唧唧咋咋的性格好像並不相符。

    由于褚驍沒有第一時間點開傳音鶴,那好不容易找到目標的月半紙鶴只能繞著褚驍一圈又一圈的飛,原本很急迫的模樣,卻因為它胖得很沉重,只剩下了憨態可掬。

    明明都是用符紙先折疊好再進行煉制,秦時雨到底是怎麼做到煉制出來的傳音鶴胖成這樣?

    算起來,也有好幾個月沒再見到秦時雨,沉迷修煉從來不覺得時間流速的褚驍第一次覺得原來幾個月的時間也可以很長——他似乎有很長時間沒見到也沒听到秦時雨在他面前咋咋呼呼了。

    眼看著傳音鶴就快撞上他,褚驍抬手點開了紙鶴,秦時雨熟悉的聲音再次出現︰

    “大師兄你去哪里了呀!”

    秦時雨實力有限,煉制出的傳音鶴其實並不能容納太多的聲音,所以她每次也就是簡單的幾句話。有時候為了講述一些簡單的日常,她的傳音鶴都是接二連三的出現,甚至因為路上的意外,傳音鶴出現的先後順序是不可控的,表達出來的意思也有可能是顛三倒四。

    秦時雨自己也說過,這樣存在極大缺陷的傳音鶴們,淘汰也就成了必然。可她卻在傳音鶴的煉制上樂此不疲,難道就是為了看這胖乎乎的紙鶴漫天亂飛的模樣?

    不出褚驍所料,他剛走出去沒多遠,第二只傳音鶴也飛到了他眼前。

    “大師兄出門歷練怎麼也不叫我呀!”

    確實沒想過要叫上秦時雨,不管是褚驍還是其他人都沒叫過,其他人是習慣了秦時雨的死纏爛打,而褚驍則是習慣了秦時雨的從天而降——她總在他沒有預料的時候,突然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可秦時雨並沒有出現。

    “大師兄我閉關出來啦!”

    “大師兄我又變厲害了喲!”

    “大師兄你有沒有想我啊!”

    接二連三的傳音鶴出現在褚驍眼前,傳音鶴里傳出來的聲音還是那麼活力十足,只是偶爾壓低了聲音,就像是怕驚擾了什麼。

    而最後一只傳音鶴里面的聲音讓褚驍生生停住了腳步,“大師兄你等等我呀!”褚驍一愣,因為在這一瞬間傳音鶴的聲音,和不遠處傳來的呼喚聲重疊了。

    “大師兄!你等等我啊!”那聲音更加清晰地從身後傳來,距離更近了。

    一段時間不見,即使每天蹲在屋子里研究怎麼煉制靈玉沒有出門,秦時雨的實力卻不容置疑地發生了變化,至少她在靈力的控制上更加純熟圓融。原本很是虛浮的築基期也終于穩固下來,築基初期也隱隱有了突破的跡象。

    果然,秦銘長老出關之後,指導秦時雨修煉可比他的指導有效多了。秦時雨確實不適合劍修的路子,只是在這之前她不知道為什麼不願意跟著秦銘長老修煉。

    “大師兄!”秦時雨滑下一滑,在褚驍面前一個漂亮的旋轉,驟然停了下來,“大師兄你走得好快啊!”

    褚驍︰他走那麼快,還是被她追上了,所以她是不是要更快?

    看得出來,秦時雨那詭異的步法也進步許多,將靈力聚于腳底,在地面滑行卻不受地形的限制,腳步變幻的同時,速度只會越來越快。

    那行雲流水的動作看起來很漂亮,也很適合她。

    秦時雨偏了偏頭,如果她沒看錯的話,褚驍是在走神?

    結束這次閉關,又跟秦銘氣氛融洽地交流了心得之後,秦時雨表達了對師兄師姐的擔心,讓原本對自己倆徒弟很有信心的秦銘也慢慢有了危機意識。特別是秦時雨表示自己做了噩夢,夢到師兄師姐出了意外,更讓秦銘重視了起來。

    修士很少做夢,每一個夢境都有著不同的含義,不存在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說法,每一個夢都是不同的預兆,是天道給出的警示,修士十分重視夢境的隱藏意義。

    當然還有一種情況的夢境,當不得真,那就是幻境中的夢境,修士潛意識中最深處的渴望,是最不真實,卻也是最容易讓修士沉迷的。

    秦時雨甚至覺得,秦銘對于倆徒弟的擔心還不如對于她“做夢”了來得更多一些。秦銘最終還是出門去找自己倆徒弟,因為秦時雨提到的夢中有魔修的痕跡。雖然倆徒弟很能干,但是遇上魔修還是很容易吃虧。

    于是秦銘出山,秦時雨扭頭就跑去青崖谷找褚驍,結果褚驍不在,又跑去執事堂詢問,才知道褚驍又帶著隊伍出門歷練了。

    被“丟下”沒趕上的秦時雨癟嘴低落了一瞬間,就調整好了心態——哪有那麼容易被打倒,說好要對褚驍好,才不會因為這一點點的挫折就氣餒呢!

    傳音鶴對于秦時雨來說,還有一個新用途。因為傳音鶴的行動軌跡很容易被捕獲,所以在傳音的同時,它也就是一個追蹤器。只是傳音鶴的移動速度比秦時雨要快太多,一個傳音鶴不過眨眼的功夫她就失去了目標。

    她能做的,就是在追一段距離失去方向之後,就再放一只傳音鶴確定方位——褚驍他們接的任務大概就是在這個範圍,有傳音鶴的幫忙,找起來其實也不難。

    “大師兄,我厲害吧,找到你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9章 十九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19章 十九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