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二十三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23章 二十三滴雨

    秦時雨“逃竄”的時候,還刻意考慮了反向,就想離那些天極劍宗出來做任務的弟子遠遠地,雖然她不怎麼喜歡他們,但也不至于把這危險帶給他們,那一群人里面,除了夏淮馳是個金丹期還能有一戰之力,其他的築基期面對這樣一群靈玉蜂,也只有逃命的份。

    秦時雨是真沒想到,她都已經這麼為他們考慮了,卻還能在逃跑的路上跟他們偶遇,這運氣也簡直沒誰了。秦時雨傻眼,對方的表情也沒好到哪里去,臉上都寫著“怎麼這樣都能遇上”,眼中也是一陣陣慌亂。

    當雙方的目光都落在對方身後,那一瞬間的表情都十分精彩。

    秦時雨︰擦!他們從哪里惹來這麼大一群刺豬!

    眾弟子︰耤I她從哪里引來這麼大一窩靈玉蜂!

    情況緊急,秦時雨立刻給他們打了一個手勢,讓他們選擇往她的右手邊離開,為了保證自己不會離褚驍太遠,她其實也就在這一片繞圈子,如果她沒記錯的話,褚驍就在她右手的方向。如今這個情況太過復雜,褚驍不在她心里沒底,她可沒那盲目的自信能夠解決。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那些弟子本能接受了她的指引,選擇往右邊去的同時,幾張靈火符直接砸在了領頭幾只刺豬的鼻子上。之前她跟刺豬戰斗過,對于刺豬還算比較了解。雖然上次扔符的時候她還沒什麼章法,可是該觀察的她都沒有放過。比如刺豬的弱點,首當其沖就是這鼻子。

    靈火符砸中的,也正是領頭幾只刺豬,那氣勢洶洶的樣子,被靈火符砸懵了一瞬間,再次抬頭盯著秦時雨的時候,眼楮都是血紅血紅的。秦時雨倒吸一口涼氣,立刻轉身就跑,就連跑之前,還不忘又扔了幾道靈火符過去增加仇恨。

    正在奮起直追的靈玉蜂們︰咦,怎麼回頭了。

    秦時雨不僅回頭了,還帶來了一群急紅了眼的刺豬,不過眨眼間,就跟靈玉蜂短兵相接。有那已經離開的弟子,扭頭就看到這樣一幕,不由得發出了一聲驚呼,讓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秦時雨的身上。

    在秦時雨讓他們往那邊跑的時候,精神緊張下讓他們選擇了听從,也有一瞬間的猶豫因為不知道秦時雨到底想干什麼。思緒萬千也沒想到,秦時雨不僅沒有跟著他們一起逃離,甚至還主動承受了刺豬的怒火,轉移了它們的注意力,還帶著它們沖進了靈玉蜂群,這樣的場景不常見,發生在秦時雨身上就更驚奇了。

    因為殿後晚來一步的夏淮馳也看到了這一幕,被刺豬群追趕的秦時雨在一瞬間就被靈玉蜂群吞沒,他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這該怎麼辦?

    也就在所有人都以為秦時雨這次肯定沒了的時候,一道青綠色的縴細身影以一種詭異的步法從靈玉蜂群中閃現了出來,明明是踩在靈玉蜂身上借力跳躍,卻給人一種正在無障礙滑行的流暢感,即使身處密密麻麻的靈玉蜂群也能借力在半空中靈巧閃避,那樣的身姿根本不像是在疲于奔命,而是跳出了一曲無法形容的優美舞姿。

    在別人眼中秦時雨此刻的舉重若輕無比輕松,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每一步都踩在懸崖邊上,稍有不慎不止是會被靈玉蜂扎成篩子,掉下去那一刻也會被刺豬們踩成肉泥。

    死狀太難看,讓秦時雨爆發出了極大的求生欲,詭步也發揮出了前所未有的實力,讓秦時雨再次進入了一種很玄妙的狀態,眼中仿佛再也看不到靈玉蜂和刺豬的存在,只剩下一團又一團跳躍的靈力,玉白色的是靈玉蜂飛翔騰挪,青黑色的是刺豬胡亂沖撞,而她則是一道流光,每一團靈力都是她的助力。

    身體里原本已經有些枯竭的靈力再次爆發出了新的生機,在她的經脈里一圈又一圈的游走,將經絡沖刷得更加寬敞結實。

    被秦時雨牽引,沖撞在一起的靈玉蜂和刺豬並沒有發揮出同仇敵愾的氣勢,除了那幾只帶頭的靈玉蜂和刺豬還死盯著秦時雨不放,其他的妖獸都已經互相糾葛在一起,陷入了難辨敵我的廝殺。

    就連最後這幾只靈玉蜂和刺豬,最後都在秦時雨的詭步下,數次沖撞在一起,再加上她時不時扔一兩張符火上澆油,結果追紅眼的幾只還是難以避免地絞殺在了一起。

    都是帶刺的,誰也別不服誰。

    達成目的之後,秦時雨一旋身跳上枝頭,看著下面混亂的現場,想來很快腳下這棵樹也會不保,確認那些靈玉蜂和刺豬的目標不再是自己之後,秦時雨又跑了一圈,將符按照一定的引爆順序埋下,到時候就算這些妖獸反應過來又想來追他們,這些符引爆之後的效果也能稍微阻攔一下。

    再跑了兩步,就差點跟夏淮馳撞上,秦時雨一側身,一個滑步就與夏淮馳擦肩而過,那動作快得連夏淮馳都沒反應過來,人已經從他眼前飄了過去。

    還帶著顯而易見的白眼,白眼里全是嫌棄。

    “姓夏的你干什麼?不能因為你姓夏就神出鬼沒的嚇人吧?嚇到我了你負得起責嘛?”秦時雨剛剛站定,對著夏淮馳就是一通暴躁,要不是打不過,她肯定直接就砸上去了。

    夏淮馳面色也很難看,原本還擔心著沒跟大家一起撤離,多看一眼想著如果出什麼事,他至少還能帶著秦時雨撤離,他知道秦時雨還不會御劍飛行。結果秦時雨沒事不說,活蹦亂跳的還差點撞到他,甚至還有精神直接罵他?

    夏淮馳也想罵自己︰要你多管閑事!要你爛好心!秦時雨是什麼人你還不清楚嘛!

    就算換了性格,秦時雨也不是什麼討喜的人,也不過是換了一種讓人討厭的方式,讓夏淮馳氣得牙癢癢。不想跟她一般見識,確定她無恙之後,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方向還是同一個方向,已經甩掉靈玉蜂,估摸著時間也差不多的秦時雨當然也只能走這個方向,因為褚驍就在這邊。

    那臉上的嫌棄都快顯形了︰哎呀又跟這些麻煩同路了誒!

    看到安然無恙的秦時雨,那些尚在驚恐中的小弟子面色變化,數次交換眼神之後,其中一名看著就臉嫩的弟子就被推了出去,差點跌在秦時雨面前。

    秦時雨︰???

    “秦,秦師姐……”都是築基期,不過秦時雨自幼在天極劍宗長大,算入門時間的話她比一般人都要長,喊她一聲師姐也不虧,“多,多謝秦師姐,出,出手相助。”

    秦時雨面無表情地看著小弟子,那清凌凌的目光差點把人看哭。

    “秦,秦師姐……”

    “多謝,我姓秦,能不能別叫我秦秦師姐,我們沒那麼熟……”

    小弟子︰“……”誰跟她說這個了!?

    秦時雨剛剛領會到褚驍那面無表情之下的妙處,頂著這麼一張沒有表情的臉,看把人小弟子嚇得。

    “秦時雨,你又欺負人!”夏淮馳覺得自己不過一錯眼,秦時雨怎麼又跟人頂上了。

    秦時雨揚起下巴,“你哪只眼楮看到我在欺負人了?”

    “兩只都看到了!”

    “哦,那太不幸了,年紀輕輕兩只眼楮都瞎了。”

    夏淮馳︰“……”他為什麼又沒忍住!

    可惡,面對秦時雨,他那好脾氣就跟假的一樣,完全忍不住。

    秦時雨嗤了一聲,也不想跟夏淮馳一般見識,這家伙就是不吃教訓,明明都互相不待見,干嘛還要多管她的閑事。互不干擾各自安好才是晴天,他就是腦子不清楚。

    即使斗嘴,也不耽誤秦時雨離開這里,等那些刺豬和靈玉蜂反應過來,想必還是不會輕饒了他們。趁這個時間差,趕緊與褚驍匯合然後迅速撤離才是上策。

    不過幾息時間,他們剛剛離開的方向就傳來了劇烈的爆破聲,那是炎爆符的聲音,看靈力波動絕對是上品炎爆符,而且數量還不少。大家的目光都在秦時雨身上停頓了一瞬間——這姑娘,下手真狠,也真舍得。

    但緊接著臉色都更難看了。炎爆符的炸裂足以說明,那些妖獸的戰斗逐漸白熱化,或者它們已經暫時放棄內斗,再次將目標轉移到了他們身上。

    秦時雨更是炸毛,她自認為剛剛的行為可以讓靈玉蜂和刺豬打上一段時間,至少給他們爭取多一點時間逃離,埋下符也是有備無患,誰知道就只給了她這麼一點時間。

    “你們到底對刺豬群做了什麼??”按理說刺豬和靈玉蜂的智商都不算高,就算被惹到了追著修士跑,中途被其他的轉移了注意力,也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弄明白情況,根本不會這麼快就反應過來被她坑了,然後扭頭繼續追他們。

    而她很清楚自己除了砸過靈玉蜂幾張無關痛癢的靈火符,並沒有做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按理說靈玉蜂被刺豬轉移注意力之後,也不該跟著才對。

    結果現在刺豬和靈玉蜂不僅不打了,還同仇敵愾起來?

    跟著秦時雨一起,繼續逃命的眾弟子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也不是很明白,于是還是剛剛那位出面跟秦時雨道謝的小弟子坑了聲︰“我,我們也不知道,刺豬群是突然出現的,在我們尋找下一處蜂巢的時候,在它們出現之後,就紅著眼楮對我們窮追不舍。夏師兄殿後,讓我們先走一步。”

    可即使如此,夏淮馳能攔住的也只是刺豬群中實力最強的那一只,剩下的還是繞過夏淮馳對他們緊追不舍。

    秦時雨皺眉,這情況很不正常,如果這些弟子真是無辜的,那麼必然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事情促成了現在這一切。雖然他們不待見她,但也沒必要在這個時候騙她,夏淮馳也是不屑于說謊的人。

    轉念一想,秦時雨隨手掏出兩張符,直接在人群中炸了開來。

    “秦時雨你干什麼!”夏淮馳身處外圍,時刻注意周圍的動靜,這符反而沒炸到他。他更是想不明白,秦時雨怎麼突然就對同門師兄弟出手了。

    夏淮馳一劍刺來,那角度和力道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秦時雨只來得及側身避過,卻仍然被夏淮馳的劍氣擦傷了手臂。

    “姓夏的你滾開!”秦時雨也不客氣,趁手的符直接砸了過去,她別的不多,最近練手的符啥種類都有。“怎麼啥事你都能湊!你的眼楮不管用干脆扔掉!”

    旁邊被突襲砸得暈頭轉向的弟子們也回過神,“咳咳咳,夏師兄,我們沒事,沒事……”

    除了有點嗆,沒有別的事。

    也不知道秦時雨繪制的是什麼符,炸開之後煙霧繚繞,看上去形勢驚人,其實對他們並沒有實質性的傷害。煙霧散去之後,他們身上卻出現了奇怪的東西。

    “哎喲我去,這是什麼?”

    “我身上也有!”

    “啊,他身上最多!”

    “這是什麼玩意兒?”

    “……”

    在場的人除了秦時雨和夏淮馳身上都在煙霧之後出現了瑩瑩的光芒,那綠瑩瑩暗暗閃爍看上去很是人。最人的還是這樣的光芒在他們身上呆了多久,他們居然都不知道。

    夏淮馳眼神冷冽,“木萱花花粉!”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23章 二十三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23章 二十三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