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二十四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24章 二十四滴雨

    木萱花?

    听到木萱花三個字, 眾弟子的臉色一片煞白,也終于明白了為什麼那些刺豬會追著他們一路狂奔,更明白了他們能活到現在簡直是好運氣, 在奔跑的路上如果遇到其他的妖獸, 他們只會越來越危險。

    木萱花的花粉對于靈智不高的妖獸有著極強的誘惑作用,會讓它們原本就不高的智商瞬間消失, 只會盲目地追著木萱花的花粉味道窮追不舍,至死方休。

    可為什麼,他們身上會粘到木萱花花粉?如果不是秦時雨突發奇想用符讓木萱花花粉顯形,他們是不是就要這麼被妖獸們窮追致死,甚至還有可能引起不小範圍的獸潮?

    秦時雨只是這麼一猜, 既然夏淮馳也出聲證實了她的想法,那麼她就不客氣了。靈水符就不說了, 直接沒頭沒腦的砸了過去, 控制好了靈力觸發的靈水符瞬間爆發開極大的水流, 將在場的弟子都淋成了落湯雞。

    但這個時候沒人會責怪秦時雨沒頭沒腦的行為, 受到秦時雨行為的啟發,幾位弟子捏訣的捏訣,撕符的撕符, 力求在最短時間被沖淡身上木萱花花粉的效果。

    秦時雨捏著一張靈火符笑道︰“其實木萱花花粉更怕的是火。”用水當然也能沖淡花粉的味道, 但並不能根除,木萱花更怕火, 花粉更是遇火則毀,自然也就不會留下味道, “要不要試試?”

    她手里還有不少靈火符, 要燒掉他們身上的花粉輕而易舉。

    眾人︰“不必了不必了。”讓秦時雨出手, 到時候燒掉的是花粉還是人, 那就說不清楚了。雖然他們自己也能操作靈火符,可就算手法再純熟,那引火燒身的感覺是誰用誰知道。

    夏淮馳無奈地捂著額頭,語氣里透著氣急敗壞︰“換衣服!”

    看那些木萱花花粉的位置都在衣服外面,所以只要換掉衣服就能解決大部分的痕跡,可眾弟子就是被秦時雨的突發奇想帶跑偏了,才紛紛用靈水符“洗澡”。

    听到夏淮馳的提議,眾弟子才反應過來,這是又被秦時雨給坑了啊?可大家都在急速移動中,而且現場除了他們之外,還有秦時雨這個女弟子在,要在此刻換衣服,似乎也沒那麼合理?

    秦時雨也反應過來,除了用水用火之外,還能直接換衣服的啊?

    “嘿嘿,我不看我不看,你們加油,我先走一步。”

    單純靠步法,她的移動速度遠在他們之上,之前跟他們同行也不過是想要弄清楚為什麼這些妖獸會追著他們不放,如今弄清楚了,剩下的大概也就不關她的事了。

    說走就走的秦時雨轉瞬間就只剩下了一個遠去的背影,轉眼就消失在了叢林背後。

    有人喃喃道︰“她……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

    秦時雨一邊跑還一邊在想,那些弟子到底是從哪里沾染來的木萱花。木萱花的花粉都是包裹在花蕊之中,除非刻意采集,不然很難會沾染上。而且木萱花數量極其稀少,並不是在路邊隨隨便便就能遇到的。

    他們還沾染了那麼多,除了夏淮馳之外,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木萱花花粉的痕跡,這說明什麼呢?

    難道有人對他們出手?

    能在一群築基期弟子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將木萱花花粉落在他們身上,卻避開了金丹期的夏淮馳,是不是說明這個暗中下手的人有著特殊的隱匿技巧,實力卻並不怎麼樣,只能暗地里用這樣的手段,卻連夏淮馳一個金丹期都不敢正面踫撞?

    秦時雨突然一陣頭皮發麻,說不清楚是哪里來的危機意識,一個急停之後,腳下借力想閃開,卻突然覺得四處都是鋪天蓋地的危險,不管往哪里躲閃都是自投羅網,干脆站在原地不動,祭出了防護的法寶。

    不過是電光石火的念頭,就像是經歷了漫長的歲月,叮叮當當的聲音撞擊在法寶的防護罩上時,她反而松了一口氣。

    只是那桀桀笑著的聲音,一點也不友善,“小姑娘挺聰明。”居然連他布下的天羅地網都能避開,而且這防護的法寶,也比他想象中更要管用,以他的實力,居然一時半會都破不了法寶的防御。

    魔修!

    雖然從來沒見過魔修到底是什麼樣子,但是這詭異的出場方式,還有那讓她很不舒服的氣息,以及在她眼前蔓延開來的黑色霧氣,都讓她瞬間判斷出了對方的身份。

    魔氣撲在法寶的靈氣罩上,發出刺耳的滋滋聲,像是在下一刻就能將靈氣罩腐蝕,然後將她吞噬,讓她不得不加大靈力輸出,以支撐靈力罩的完整。

    法寶等級高,用起來確實好,就是太廢靈力了些。

    那暗處的魔修依然隱藏在黑色霧氣中,詭譎的笑聲仿佛從四面八方傳來,“桀桀桀桀桀,小姑娘,以你的靈力,能支撐多久?還不如束手就擒,本尊念在你這張漂亮小臉蛋的份上,還可以給你留一具全尸。”

    秦時雨也笑了,支撐法寶的運作,除了法寶自帶的靈氣,和操作者輸入的靈力之外,還有一種更簡單粗暴的方式。秦時雨笑眯眯地拿出一顆靈石,直接塞在了法寶的凹槽出,原本有些暗淡的光罩瞬間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將魔氣都逼退了幾分。

    極品靈石!一個築基期的小丫頭不僅能拿出高階防護法寶,還能隨手拿出極品靈石如此浪費!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他想到自己苦心修煉,為了一點資源跟人爭破頭,最後還要淪落入魔,處處喊打艱難求生。而這麼一個築基期的小丫頭,竟然隨手就能拿出尋常修士根本無法企及的寶貝,這樣的認知讓他心頭惡意更深,黑色的魔氣也越來越濃重。

    秦時雨忍俊不禁︰“在我那些同門身上灑下木萱花花粉的人,是你吧?還刻意避開了隊伍里唯一的金丹期,會這麼做只能說明你不敢與我們正面為敵,只敢像陰溝里的老鼠一般暗中下手,想等著大家被妖獸沖擊得七零八落之後,你再來坐收漁翁之利?結果看到落單的我,還只是個不起眼的築基期,就忍不住下手了?”

    魔修︰“……”

    “那你有沒有想過,我一個築基期,就敢脫離隊伍單獨行動,沒點依仗怎麼可能?或者我的落單,大概就是一個針對你的陷阱,讓你自投羅網?”

    魔修的魔氣狠狠地震動,就像是秦時雨的話狠狠砸在了他的心頭上,讓他心神不穩。他確實是一時沖動貿然出手,在看到那些小修士們發現了木萱花花粉並且出手解決之後,就知道自己的計劃落了空。結果看到落單的秦時雨,他就想著不能空手而回,怎麼也要抓一個回去。

    誰想到這個小小的築基期,一點也不好對付。

    “我手里還有不少法寶可以自保,靈石也還有很多,你說到底是你先抓到我,還是我的師兄弟們先趕過來呢?”

    秦時雨能有這麼多時間說廢話,也就是看準了對方只是想抓住她,而不是直接要了她的小命。只不過經過她的刺激,對方也許會惱羞成怒下殺手也說不一定。

    想到這里,她手里已經捏了好幾個法寶。可惜的是她手里只有防護類的法寶,都是老爹給她自保的,攻擊性的法寶卻沒有,因為老爹擔心她傷到自己。

    從魔修的手段就可以判斷出他的行為方式,並不怎麼有膽子,知道她身後有人,又一時半會拿不下她,必然會先走一步,到時候她大概就安全了。

    魔修也被秦時雨氣笑了︰“你真以為我拿你沒辦法了?”確實她有著法寶的防護,他沒辦法傷到她,但是並不代表他就沒辦法收拾她!

    突然暴漲的魔氣瞬間將秦時雨吞噬,耳畔魔氣和靈力對沖的滋滋聲更加恐怖,如果不是防護罩的光芒還在,她都為自己快掛了。然後下一刻,她就發現自己離開了原地,被魔氣裹挾著迅速往前飛去!

    這魔修,是要拼著魔氣,也要將她帶走!

    秦時雨︰擦!

    用來保護她的法寶,此刻卻成了束縛她的囚籠,如果她解開法寶的防護,就會瞬間被魔氣入侵,但不解開,她就只能被魔修用這種詭異的方式帶走……

    時間像是過去了很久,又像是只過去了一瞬,被包裹在黑暗中只有自己靈力閃過點點光芒的秦時雨眼前突然爆發出強烈的光芒,冷冽的劍氣撕碎了魔氣形成的繭,讓光芒和溫暖再次籠罩了秦時雨。

    靈劍正在褚驍手里點點碎裂,一片一片的墜落,預示著褚驍剛剛那一擊用出了多大的實力,就連他臉上因為動用靈力顯現出來的紅色斑紋,也像是生在黃泉彼岸的花一般,妖冶而耀眼。

    “大師兄……”秦時雨喃喃道。

    那一劍,不僅斬碎了威脅著秦時雨的魔氣,也一並將魔修從藏身之處斬了出來,身上的魔氣七零八落的,就像是破布一樣掛在魔修的身上,露出斑駁又惡心的腐壞皮膚。

    “劍修!”魔修咬著後槽牙,死死地盯著褚驍。其實從一開始他就知道這一隊人都是天極劍宗的修士,想到自己身上這些傷痕,十有八九都是劍修給他留下的,他就忍不下這口氣,所以才會暗中對眾弟子下手。

    沒想到他避開了夏淮馳那個金丹期,卻遇上了褚驍這個更狠的。听秦時雨喊著“大師兄”,他就知道今天這事不能善了。

    他的氣機已經被褚驍鎖定,逃是逃不了,但他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魔修狂笑著,身上碎片般的魔氣再次暴漲,化作鋒利的魔刃,直撲褚驍面門。那魔刃當中,仿佛還帶著詭異的劍意。褚驍眉峰微動,重新祭出一柄靈劍,對魔刃中的劍意十分好奇。

    也就在下一刻,魔修已經一手抓住了秦時雨。即使她一直都沒有解開法寶的防護,可那魔修不要命般,一把抓住了防護罩,靈力閃爍瞬間腐蝕魔修的爪子,原本皮肉就不多的手上眨眼只剩下了黑色枯骨。

    “我看你怎麼救她!”

    話音未落,秦時雨已經被扔了出去。

    就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就是一處懸崖,在繚繞霧氣的遮蓋下,看不真切,魔修直接將秦時雨扔向了懸崖。

    秦時雨罵了一句髒話,法寶雖好,可很大程度限制了她的行動,這種情況下她也顧不了其他,瞬間解除法寶的限制,想要從半空中尋找到平衡,至少別那麼輕易就掉下懸崖,她可不會飛。

    她還抽空後悔了下,自己為什麼不好好學習御劍飛行!

    可她沒想到,魔修不僅僅是將她扔了出去,在她撤掉法寶的同時,化作陰影的魔氣如影隨形就撲了過來,目標直指她的手腳。

    她才不要束手就縛!即使空中還沒有落腳點,但並不妨礙她祭出自己的符和玉符,管它是什麼,全都掏出來直接砸了過去。就算傷不了那魔修,也不給他靠近自己的機會。

    她堅信,只要她撐下去,就一定會多一線生機。

    而且她發現,在引爆符的同時,她可以獲得短暫的借力,很快就調整了姿勢,不再讓自己處于被動,雖然離懸崖越來越近,但她只能要找到合適的落腳點,她就能扭轉乾坤!

    與此同時,褚驍也已經突破了魔修詭異的魔刃包圍,將那些魔刃劈得七零八碎,人也已經閃身到了眼前。

    本命武器受損的魔修口吐黑血,扭曲的面容更顯得猙獰。

    秦時雨還火上澆油吐槽︰“就這?怪不得只敢在暗中下手,連我大師兄一擊都擋不下來吧!”

    “閉嘴!!”他實力確實不濟,可也不是這築基期的小丫頭能吐槽的!“有本事,你連我跟這小丫頭,一塊劈了!”

    魔修獰笑著化作再次化作一團黑霧,轉頭就撲向秦時雨,也不管秦時雨的符將如何抵擋,那架勢就想跟秦時雨同歸于盡一般,完全無視了她的掙扎。

    “啊啊啊啊啊,你離我遠一點啊啊啊!”

    這玩意不僅丑,它還很臭啊!

    又是兩張符炸開,秦時雨勉強躲開黑霧,腳下卻再也沒有可以借力的地方,又被黑霧的沖擊往懸崖半空中撞出不少。

    秦時雨︰哦豁!

    那邊,褚驍已經御劍而行,只差一息就能夠到秦時雨的時候,魔修再次動作了。

    原本又被劍削,又被符炸的黑霧瞬間膨脹,“啊啊啊啊啊!誰也別想好過!”

    秦時雨瞳孔猛縮,這架勢她眼熟,這魔修這是要自爆!

    “大師兄!!”

    一個偽金丹期的魔修自爆會有多大的威力,秦時雨不是很清楚,但她知道以她的實力,肯定無法抵擋,她能做的就是放棄平衡和掙扎,再次祭出了保命的法寶,將自己團團包裹。

    “大師兄,我不會……”有事的!

    瞬間之後,黑霧炸裂,凌厲的罡風將周圍的花草樹木沖擊得不復存在,黑色魔氣的腐蝕下,生機斷絕,就連籠罩懸崖上的繚繞霧氣都散去了幾分。

    褚驍一絲不苟的長發也有幾分凌亂,他的眼前只剩下了一片寧靜。

    秦時雨已經被懸崖吞沒,那句話她還沒有說完,可他也能猜到,她肯定是想說“她不會有事”,有著眾多保命手段的她,又那麼聰明,這小小的懸崖定然不會太難,可這懸崖底下會有什麼,誰也不知道。

    就她那點實力,要如何求生?

    “大師兄!”

    解決了身上的木萱花花粉,甩掉了妖獸的眾弟子听聞這邊的動靜,也趕了過來,看到這慘烈的戰況,頓時面露驚恐。

    這是遇上魔修了?

    褚驍還好好的在這里,所以魔修已經解決了。

    但是,秦時雨呢?

    “大師兄,秦時雨呢?”夏淮馳確定秦時雨是來了這個方向,可只看到褚驍沒看到她,難道——

    褚驍目光沉沉地盯著再次被霧氣遮蓋的懸崖,一言不發。

    她,掉下去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24章 二十四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24章 二十四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