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二十六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26章 二十六滴雨

    蜃龍?

    秦時雨望了望天, 因為褚驍的介入,天光亮了不少,可仍然看不透半天空中被霧氣包裹之外到底是什麼樣子, 更不知道褚驍是怎麼找到這里的。

    褚驍又換了一柄靈劍, 劍光大盛,直指一臉懵逼的大頭娃娃。

    大頭娃娃扔掉手里的可樂罐子, 呲溜一下躥到了秦時雨的身後,就他那高度,也只能抱著秦時雨的小腿不撒手了。他敢在秦時雨面前出現,也不過是看在秦時雨實力弱,又比較有趣的份上。可褚驍不一樣, 褚驍的實力深不見底,他現在卻無比孱弱, 對上褚驍, 他完全討不了好, 褚驍看上去也不像是能好好交流的樣子。

    所以還是躲在秦時雨身後比較安全!

    被抱住了小腿的秦時雨哭笑不得, 沒想到這大頭娃娃會是這樣的反應。從褚驍的話中可以听出,這長相可愛卻怪異的大頭娃娃應該就是蜃龍,而且他沒有反駁褚驍的話, 也就是承認的意思?

    秦時雨低頭看著藏住了大半身子, 卻藏不住他那大腦袋的大頭娃娃,笑道︰“你還真是蜃龍?”

    大頭娃娃翻了個白眼, “沒見識!”

    秦時雨摸了摸鼻子,她確實沒見識, 還真不知道蜃龍是什麼。不過她知道海市蜃樓, 這其中的蜃就是一個會吐出霧氣制造幻境的大扇貝, 跟這周圍的如有靈智的霧氣和她在霧氣中看到的幻境似乎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只是海市蜃樓讓人看著辨不出真假, 這蜃龍霧氣中的幻境卻不真切的一眼就能看出紕漏。

    難道是因為太年幼了?畢竟還只是一個大頭娃娃,看上去很聰明,但實力卻不怎麼樣。

    “你那是什麼眼神?”一直都有關注秦時雨神色的大頭娃娃瞬間炸毛,“你是在嫌棄我?”

    大頭娃娃一副“我超凶你怎麼可以嫌棄我”的表情徹底逗樂了秦時雨,頓時笑得前仰後合。

    大頭娃娃︰“……”

    褚驍也看出來了,秦時雨根本沒什麼問題,旁邊這蜃龍化形的小家伙也沒什麼威脅,這才收回了手中的靈劍。

    秦時雨笑眯眯地說︰“多謝大師兄啦!”從遇上魔修開始,褚驍就一直用靈劍出劍招,一招毀一柄靈劍,可算是虧大了。秦時雨也能感覺到,褚驍的劍招受限于靈劍的強度,並沒有發揮出劍招應有的實力。

    大頭娃娃想必也是感受到了褚驍的強悍,才認慫得那麼快。

    “大師兄,你覺得他怎麼樣?”秦時雨意有所指地點了點大頭娃娃。

    褚驍很認真地看了一眼還躲在秦時雨身後的大頭娃娃,十分誠懇地說︰“太弱。”

    正如之前大頭娃娃嫌棄秦時雨修為太低一般,他也只有被褚驍嫌棄的份。大頭娃娃確實是蜃龍,但是在這里被封印了幾千年的他,依然是幼崽心態,對于外界的了解除了先天傳承之外,就只有這些年無意中闖入的修士神識里被他“品嘗”過的記憶。

    他當然想出去,即使知道外界可能沒有他想象那麼美好,他仍然想出去,而不是在這里孤獨地等著自己成年,然後才有實力突破這里的禁制。

    也正如秦時雨所想,大頭娃娃想要離開這里,與修士契約是最簡單的,可他遇到的人都是沒什麼天賦,修為還低的那種。就像是設置這禁制的人似乎也算到了他的心態,能掉進這里的修士他都看不上眼。

    算來算去,眼前這個女修好像還算不錯的,雖然修為低,但是天賦尚可,特別是神識很有意思,比以往他看到的記憶都有意思。

    這男修卻不一樣,雖然看上去確實很強,比以往他見識過的都要強悍,天賦也特別優秀,可他看不透他的眼楮,也看不透他的神識,只看出了濃重的危機,不是他能駕馭的。

    “如果你真想出去的話,我確實是個很好的選擇。”秦時雨干脆蹲在了大頭娃娃面前,一臉誠懇,“我也沒那麼麻煩,你大可以把我當做一個離開這里的工具人,我不介意的。”

    大頭娃娃︰工,工具人?

    秦時雨繼續忽悠︰“你不是對我記憶,或者說我記憶里的東西好奇嗎?跟我走,我都帶你嘗試一下。”就算她做不出來,羨陽峰不是還有荀厝前輩坐鎮嘛!

    大頭娃娃︰心,心動。

    “蜃龍也是大妖吧?大妖都有自己獨特的傳承,你傳承記憶里應該有那種不會被強制束縛又能隨時解開的契約吧?”

    “是神獸!神獸!不是大妖!”蜃龍也是神龍一脈,是神獸,才不是那種隨隨便便一抓一大把的大妖,“你就那麼想跟我簽訂契約?”

    “不不不。”秦時雨晃了晃手指,“不是我想簽訂契約,畢竟你看,我師兄來接我了,我隨時都可以離開。被困在這里的只有你而已,我只是告訴你有這樣一個選擇,不介意讓你當做工具人,可不是我想跟你簽訂契約哦!”

    大頭娃娃︰“我可是蜃龍,蜃龍!”她的語氣怎麼能這麼無所謂還這麼嫌棄!

    秦時雨攤手,“我是一個器修,雖然現在還差太遠,但是我是堅定不移想要成為一個器修的,所以對于我來說,你沒什麼太大的用處。”

    嫌棄是真嫌棄,器修就算要找相伴的妖獸,大部分也是找金靈根和火靈根那種,對于煉器有很大的幫助,再不濟也是尋寶鼠那樣的,可以幫忙尋找天材地寶,蜃龍這種雖然有著呼風喚雨的技能,但實質上更擅長操縱幻境和人心的妖獸並不適合她。

    好吧,是神獸,不是妖獸。

    秦時雨真心想幫忙,小家伙不知道在這里困了多少年,也不知道還會在這里困多久,就算大家屬性不合,但蜃龍畢竟是神獸,就當是自己多一個朋友了。

    就是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興趣拿她當朋友。

    “還有啊,你確定你真可以離開這里,而不是乖乖在這里待到你能依靠自己實力離開的那一天?外面可是很危險的!”

    大頭娃娃還在炸毛中︰“蜃龍超厲害的!就算你是器修,我也可以幫忙煉器的,我還能賦予靈器神奇的屬性,比如勘破迷障,比如帶上幻境效果……”

    大概意識到自己話太密了不小心暴露了什麼,大頭娃娃聲音逐漸小了下去,看著秦時雨的眼神還有些心虛。

    “那也行啊,如果你願意接受我的幫助,離開這里之後,我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也可以拜托你呀!”秦時雨對于大頭娃娃口中所說的幻境效果還挺感興趣的。

    大頭娃娃嘟囔著︰“你是不是傻啊……”哪有這麼輕易相信別人的,更何況他還不是人。

    “那你要不要來嘛!”

    秦時雨的手掌就攤開在大頭娃娃的眼前,等著他的決斷。

    “你就不怕我騙你啊!”簽訂契約什麼的,這其中可以動手腳的地方太多了,她又一副全然信任他的模樣,毫不介意他們才剛剛認識,也不過是幾句話的交情。

    秦時雨笑得特別自信,“你騙我的話,我師兄會削你的!”

    一直在旁邊安靜圍觀的褚驍還特別配合地點了點頭。

    大頭娃娃原地蹦得老高,“那我要跟他契約!”他指著褚驍。既然要選,還不如選個更強的。

    可惜更強那位對他更不感興趣,褚驍冷眉冷眼地說︰“不要。”

    之前還是委婉地表示他太弱,這會兒更是直接一口拒絕,蜃龍也是要面子的!罵罵咧咧地就沖回秦時雨身邊,“契約!”

    秦時雨笑得無比包容,“好,契約。”

    ——

    修士之間的契約分很多種,跟妖獸之間的契約大部分都是不公平的,修士總是佔據主導地位,將妖獸放在受控的地位,立契約的時候牽動天地之力,以天道為證,讓契約起效。

    蜃龍屬于神獸,上古傳承里面肯定有其他的方法簽訂類似的契約,秦時雨還真沒覺得這小家伙會在其中動手腳。能動手腳或者他願意動手腳的話,也不會在這里困守這麼多年了。

    當大頭娃娃召來陣紋觸動天地之力,以神魂力量引發天道規則,與秦時雨簽訂了契約。

    秦時雨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同,在契約得到天道承認的那一刻,她確實感受到了一種不屬于她的力量沖刷著她的神魂,磅礡的靈力險些將她沖得一個趔趄。

    大頭娃娃還十分得意地笑道︰“這就是神獸蜃龍的力量,才不是一般妖獸可以比的呢!”

    秦時雨捧場地點頭,“是是是,超厲害。”雖然只是一個幼崽,擁有的靈力卻十分精純,也怪不得他看不上秦時雨,兩人的契約可以說是平等的,秦時雨能感受到他靈力的反哺,足以說明他比她強上太多。

    這樣的靈力反哺還是他控制過後的,也生生讓秦時雨從一個築基初期的菜嘰醍醐灌頂般沖上了築基後期。

    秦時雨也從反哺過來的靈力中得到了足夠的信息,比如這小家伙為什麼會被困在這里,以及他的名字。

    “你叫雁過,雁過留痕的雁過?我叫秦時雨,東邊日出西邊雨,晴時雨的那個時雨。”

    大頭娃娃,也就是名為雁過的蜃龍幼崽,很是不屑地哼唧了兩聲,順便瞪了褚驍一眼。

    “那什麼,雁過啊,你應該也知道,外面的世界不怎麼太平,大家對于你這樣鮮嫩可口,啊不,嬌小可愛又實力強悍的妖獸,啊不,神獸,都十分覬覦。妖獸窮其一身可能都沒有幻化出人形的一天,你看你還這麼小,就能化出人形,而你這樣子一看也不是普通的小孩,肯定一眼就被人認出來了。”

    外面沒有誰家的小孩會是一雙金綠色的眼楮還頂著一頭金綠色的頭發,這麼小就能幻化出人形的妖獸肯定天賦出眾,必然會成為人人覬覦的對象,更別說這一只還是神獸。

    “你也知道我很弱的,你看我掉下懸崖還要靠師兄來救,如果遇到壞蛋我們打不過,你不就危險了?”

    雁過︰好像是這麼個道理,但似乎哪里不太對。

    “所以,你要不要換一下形態,稍微掩飾一下?”

    按照秦時雨的意思,雁過換一個形態,獸類幼崽形態她就算帶在身邊也可以隨便忽悠,可是雁過完全沒有體會到她的建議,翻了一個白眼之後,眸色和發色都逐漸發生了變化。

    秦時雨眨眨眼的功夫,雁過已經變成了黑發黑眸的樣子,除了那一頭身的模樣還有些怪異,就跟普通的人類幼崽沒什麼區別。

    “哎呀好可愛呀!”秦時雨頓時樂開了花,撐開手臂跑到雁過面前,“要抱抱嗎?”

    雁過呲了呲牙,很有脾氣地一扭頭,“跟我來。”

    抱什麼抱!男女授受不親來著!

    在雁過的帶領下,秦時雨和褚驍很快離開了這懸崖底下的一方天地。路過禁制的時候,雁過先是對于被褚驍劈出來的缺口表示不忍直視,但瞬間就被自己跨過禁制帶來的自由轉移了注意力。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雁過的情緒有一瞬間的低落,“其實我知道讓我待在這里,是為了保護我……”

    “嗯嗯,我知道。”秦時雨揉了揉雁過毛茸茸的腦袋,“就當是出門溜達一圈,覺得不合適再回來就好了。”

    這里的一草一木,都會是原本的模樣,就是被褚驍劈開的那道口子暫時無法修復,可秦時雨也用其他的陣法代替做了掩飾。這里面秦時雨也看了,除了一些有年份的普通靈植,其實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值得旁人覬覦。

    最值錢的可能就只有雁過。

    但是這話不能讓雁過知道,這小孩太容易炸毛了。

    離開這處小秘境一樣的世外桃源沒多久,就再次遇到了夏淮馳等人,秦時雨確實沒想到,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他們居然還在這里逗留,沒有先一步離去,這也太讓人驚訝了。

    “大師兄!”夏淮馳最先發現褚驍和秦時雨,打招呼的同時目光在秦時雨身上轉了一圈,確認她沒事,一口氣還沒松下去,就看到了秦時雨腳邊的大頭娃娃。

    “這是……”

    秦時雨翻了個白眼。別以為她沒看到他故作鎮靜一臉淡定眼神中卻是藏都藏不住的八卦,就差沒直接說“怎麼才離開一會兒連孩子都有了”這種話。

    沒想到的卻是,雁過一把抱著秦時雨的小腿,滿臉天真無邪地說︰“娘,我餓了。”

    秦時雨︰!!!

    眾人︰???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26章 二十六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26章 二十六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