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二十七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27章 二十七滴雨

    雖然雁過十分誠懇地造成了大家極大的恐慌, 可只要有腦子的人都知道他說的不可能,秦時雨是不靠譜,可在這之前十幾年, 也算是生活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 就算不相信秦時雨,也應該相信大師兄吧?

    也不知道為什麼, 大家在雁過叫了秦時雨那聲“娘”之後,就默認秦時雨是“娘”的話,那“爹”就是大師兄?

    等等,眾人齊齊搖頭,將這個詭異的想法從腦袋里晃了出去。

    夏淮馳掂了掂手里的靈劍, “妖獸?”

    這一下就像是戳到了雁過的痛腳,連秦時雨也不要了, 直接蹦得老高, “你才妖獸!你全家都是妖獸……唔!”

    未免雁過氣急之下說出什麼不好听的話, 秦時雨眼疾手快地把大頭娃娃往懷里一塞, 就捂住了他的嘴。也不知道以前是受過什麼刺激,听到有人說他是妖獸他就能立刻跳腳,對于自己血統的執念太深了。

    即使夏淮馳已經猜到了大部分真相, 但是秦時雨堅定地認為只要她不承認, 就沒有任何影響。

    死不承認就行了。

    “夏師兄,這是雁過, 別听他胡說八道。小孩子不懂事,別跟他一般見識。”

    雁過︰唔!唔唔唔!

    他才不是妖獸, 他是神獸!頂天立地的神獸!他才不是小孩子, 他也沒有胡說八道!

    可秦時雨不給他辯解的機會。兩人之間的契約也讓他能夠接收到秦時雨想要傳遞給他讓他要低調的意念, 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跳腳!

    雁過的存在並不是什麼重點, 秦時雨是真心帶他出來見見世面,也不想跟夏淮馳再多廢話,打個馬虎眼糊弄過去就行了。

    夏淮馳卻是被秦時雨那聲“夏師兄”叫了一個哆嗦,瞬間就被岔開了注意力。

    自從秦時雨掉下懸崖之後,褚驍就變得不對勁,在懸崖邊上轉了幾個圈好險沒直接跳下去,但是夏淮馳也看出來,褚驍是打定主意要去找秦時雨,所以也就沒說什麼。

    其他師兄弟也沒忘記這一次等于是秦時雨救了他們,都遠遠地跟著。

    褚驍尋了一條路下山,就像是在尋找那白霧的源頭,最後也不知道他看出了什麼,一劍劈過去就把白霧劈散了,可褚驍走進去之後他們再想跟進去就完全被白霧排斥在外,不敢貿然行動就只能在外面心急的等待著。

    夏淮馳還要跟宗門匯報遇到魔修的事,魔修對他們下手也不知道是意外還是蓄謀,魔修自爆的現場還需要宗門來處理一下,以免留下後患。

    也幸好褚驍耽誤的時間並不久,就帶著完好無損的秦時雨從白霧中走了出來,甚至還帶著一個來歷不明的小孩子。

    秦時雨也不知道自己在白霧中到底待了多久時間,比如自己在溪水里到底昏迷了多久,她其實是沒概念的。從旁的弟子口中知道他們趕到現場的時候,她已經掉下了懸崖,然後一直跟著大師兄在附近溜達,直到大師兄在懸崖底部砍出一條路,把她帶了出來。

    秦時雨樂得跟什麼似得,“大師兄真是個好人。”

    眾弟子忙不迭地點頭。

    這一趟出門有驚無險,秦時雨還算收獲頗豐,至少在戰斗的感悟上又有了長足的進步,雁過這個意外不提也罷。

    結果回到山門的時候,秦時雨就笑不出來了。

    秦銘帶著他的兩個徒弟正從外面歸來,直接跟偷溜回來的秦時雨正面踫上。

    秦時雨︰哦豁?

    “爹?”秦時雨趕緊一閃身從褚驍身旁離開,瞬間出現在了秦銘面前,那乖巧的樣子就像是故意等在這里,就為了等候秦銘外出歸來一般,“你回來啦?”

    如果不是秦銘親眼看到秦時雨剛從褚驍的靈劍上下來,他還真信了這個邪。

    秦銘︰呵呵。

    秦銘能看得出來,秦時雨的嫡親師兄嵇放卻沒看出來,只以為秦時雨是大老遠跑到山門來迎接他們的,笑得跟開花了一般,“小師妹!”

    秦時雨咧著嘴側身躲開了嵇放的熊抱,眼睜睜地看著他被嫡親師姐寧紅衣一把拎到了一邊,“嵇放你老實點,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男女授受不親,對小師妹客氣點!”

    嵇放那麼高大的身材,在寧紅衣手里乖巧得跟鵪鶉一般,隨著她的力道半點抵抗都沒有,“那是小師妹,又不是其他人!”

    “那也不行!”寧紅衣偏頭看著秦時雨,“小師妹,當心這些臭男人,都沒安好心。”

    可在場的除了跟秦時雨一同歸來的眾弟子都是臭男人之外,褚驍和夏淮馳也被囊括其中,包括秦銘長老,似乎也被寧紅衣掃射到了。

    秦時雨趕緊咳嗽兩聲提示寧紅衣又說錯話了,但寧紅衣一臉坦然根本沒意識到她連自己師尊都罵了進去。

    秦時雨卻從這短暫的交流當中意識到一個問題,她和嵇放還有寧紅衣之間的熟稔,那種感覺跟記憶沒有半點關系。

    見到秦時雨的怔忪,秦銘很是欣慰地點了點頭,秦時雨失憶的事,他還沒跟嵇放和寧紅衣說,就是想讓秦時雨看看,記憶其實並不重要。

    那邊嵇放又抻著脖子嚷嚷開來,“小師妹,這次師兄給你帶了好多好東西回來,你趕緊滴,讓師尊做主,別讓你師姐又給你搶走了。”

    秦時雨很是不解,“又?”

    按照寧紅衣和秦時雨的關系,還有寧紅衣的性格,搶秦時雨東西這種事情,不可能存在的。

    就听到寧紅衣一巴掌拍得嵇放嗷嗷叫,“你看她還想殺人滅口!”

    “嵇放!你每次都給小師妹帶的什麼東西,你也拿得出手?如果不是我每次出手將你所謂的禮物先行銷毀,傷到或者嚇到小師妹,你負得起那個責任?”

    嵇放據理力爭,“小師妹都沒機會見過,你怎麼知道小師妹會不喜歡?”

    寧紅衣拎著嵇放的衣領,一字一句地說︰“沒有女孩子會喜歡蟲子和毒物!”

    秦時雨倒吸一口涼氣,這東西她確實不喜歡,如果嵇放真能送到她眼前,她情緒失控之下說不定能直接砸到他臉上。

    “那可不一定,”嵇放望了望天,“上次遇到那位姑娘不就很喜歡我的蟲子嘛……”

    “你還敢提!”寧紅衣直接炸毛,“那是魔修魔修!!”

    這是要打起來的節奏?秦時雨很擔心地看著秦銘,希望他能出手制止,可秦銘卻樂呵呵地說︰“他們感情就是這麼好。”平時一直都是這樣聯絡感情的,“不用擔心,打不壞。”

    寧紅衣天生神力,即使修為比嵇放低一線,也不會在嵇放手里吃虧,更何況這麼多年,嵇放一直都讓著寧紅衣——只是讓著讓著就發現,要贏過寧紅衣已經變得很難了。嵇放天賦奇佳,就是心思不在修煉上,總是弄些旁門左道的東西,如果不是秦銘護著他,恐怕早就被人誤會成魔修了。因此寧紅衣和嵇放在宗門里人緣也不怎麼樣,當然他們也不怎麼在意。

    這次外出歷練,遇到點意外,兩人的修為都已經是金丹大圓滿,離元嬰期只是一線之隔,並且因為秦時雨的介入,兩人是養好傷才回來,氣息更加沉穩,應該不會出現後期所謂的走火入魔了。

    雖然對蟲子和毒物敬謝不敏,秦時雨對嵇放和寧紅衣帶給她的禮物還是很感興趣的,可秦銘沒給她機會等那兩人打完,拎著她的後頸皮就回了羨陽峰。

    “我們先來談談你的事。”

    不僅私自出門,還跟褚驍在一起,甚至還搭著褚驍的飛劍一起回來,這事必須得好好談談。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27章 二十七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27章 二十七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