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三十滴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黑愛吃魚 本章︰第30章 三十滴雨

    流華雲母船確實漂亮, 船身流光瀲灩,像是有最鮮艷的靈光在船身上自由流轉,于陽光下閃爍著明媚的顏色, 看上去耀眼又華麗。

    船身看上去不大,內里卻別有洞天, 踏上甲板的瞬間就像是踏入了一個嶄新的空間,延展起來的甲板看上去寬敞又明亮, 能夠容納更多的弟子在上面自由活動。船艙里更是一層疊一層的小房間, 讓登船的弟子都能有一個單獨的小房間, 房間都帶著禁制,修煉休息都不會被其他人影響。

    秦時雨也有單獨的房間, 並且因為她是秦銘的閨女,有秦銘作為後台,她當然能分到靈舟頂層上最好的房間, 這是連嵇放和寧紅衣都沒有的待遇。

    寧紅衣還無所謂,尋常她都喜歡待在甲板上, 迎著風感悟人生。嵇放酸溜溜地說了幾句, 想要在秦銘面前爭取一下, 卻被秦銘直接扔了出去。

    “閑得!”在秦銘看來,嵇放就是每天太閑了, 才能四處招貓逗狗, 沒事找事,“你再不仔細點, 小雨就要趕超你了!到時候你修為和手法都不及小雨, 你就別當這個師兄了。”

    “誒?”

    “到時候, 你得叫小雨一聲師姐了。”

    嵇放︰!!!

    船桅上的寧紅衣听到秦銘這話, 頓時笑得很大聲, “師尊!這話可作數?容弟子修為和手法都超過嵇放的時候,能不能讓他也叫我一聲師姐?”

    嵇放︰???

    秦銘當然沒有意見,但嵇放意見大了。

    對于嵇放來說,身為羨陽峰的大師兄不只是實力的象征,更是他在寧紅衣和秦時雨面前挺直腰板的依仗。這倆師妹都不是省油的燈,他無法想象當他不再是師兄的時候,這倆姑娘會如何收拾他。

    能意識到自己會被收拾,也代表著嵇放對自己曾經的所作所為十分清楚。他還是師兄的時候,寧紅衣都敢揍他,何況他不再是師兄?

    強烈的危機感讓嵇放意識到,寧紅衣的天賦還在他理解範圍之內,秦時雨就不一樣了。這才多久時間,小師妹就已經達到了這種高度,再多給她一點時間,追上嵇放是遲早的事。

    嵇放干巴巴地說了一句︰“我不想當師弟……”這一輩里面,他排名僅次于褚驍,喊褚驍一聲師兄就夠了。

    秦時雨忍俊不禁。

    ——

    不想當師弟的嵇放閉關去了,雁過沒人陪著玩,又回到了秦時雨身邊。秦時雨才發現,三年不見,雁過還是那麼矮。

    雁過︰……

    “師兄沒給你吃飽嗎?你怎麼還是這麼矮?”秦時雨摁著雁過的頭頂比劃了一下,十分確定雁過不僅沒長高,甚至因為她好像長高了一點,顯得他更矮了。

    雁過撇嘴︰“不會說話你就閉嘴。”

    他是神獸,更是幼崽,生長速度當然比不上人類那麼快,三年的時間對于他的生命來說,不過是短暫的一瞬,根本還不夠讓他長高。

    這三年嵇放對他挺好的,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都沒落下,帶著他透徹得認知這個世界,卻從沒追問過他的來歷,仿佛那一點也不重要。

    就連秦銘,每次見到他也沒什麼疑問,仿佛他的存在很是理所當然。

    最開始他以為自己是奇怪的那個,後來才發現奇怪的是羨陽峰這個師門。因為其他峰頭的人看著他的眼神才是正常的,那些好奇卻礙于羨陽峰的面子,不敢多問的樣子。

    嵇放說不用管他們,他也就沒管了。

    秦時雨失笑,揉著雁過的腦袋笑道︰“你這說話的語氣越來越有意思了。”

    雁過翻了一個白眼,揮開了秦時雨的爪子,“沒大沒小的。”就算他長得再嫩,他的年紀也擺在那里,多少個秦時雨加起來都比不上,雁過說她一句“沒大沒小”似乎也不為過。

    要真算起來,雁過的生理年紀比秦銘都要大上不少。

    秦時雨拱了拱手,“是是是,前輩最近辛苦了,是我沒照顧好前輩,讓前輩……”都沒來得及長高。

    雁過︰“閉嘴。”

    靈舟輕行,在路上耽誤的時間不短,尋常時候天極劍宗出行,都是齊齊御劍。也就是這次是秦銘長老帶隊,他們才能有這樣的待遇。不得不說,每次跟著秦銘長老,他們的生活質量都要提升不少。

    不僅有靈舟可以乘坐,靈舟的小房間里有著絕佳的聚靈陣,每天還有新鮮的靈果和靈泉提供,對于原本就苦修的他們來說,已經是極好的待遇了。

    秦時雨本就是剛剛閉關出來,在靈舟上關不住,不是跟著寧紅衣到處溜達就是跟著寧紅衣交流在煉器上的心得。寧紅衣原本還以為秦時雨剛接觸煉器沒多久,即使閉關三年,也不過是剛入門而已,但是跟秦時雨交流之後才發現,她還是看輕秦時雨了。短短時間內,秦時雨不僅動手能力有著足夠的天賦,在基礎方面也一點都沒松懈,甚至在一些關鍵的地方,都有著她獨特的見解,每每交流都能給寧紅衣與眾不同的靈感,這是師尊都未曾給過她的感覺。

    寧紅衣看著秦時雨,眼神復雜。原本捧在手心疼愛的小姑娘,是真的長大了。

    “小師妹真厲害。”寧紅衣真心實意的夸贊著。

    秦時雨︰???

    不是在好好交流嗎?怎麼突然就跳躍到彩虹屁上面了?

    靈舟中途停過幾次,美其名曰休憩采買補充儲備,在秦時雨看來,也就是讓這些弟子光明正大的到處看看。秦銘停下的地方都是幾處規模龐大的主城,這麼多年也沒帶著秦時雨好好逛一逛,正好趁著這次公費出差,四處看一看。

    秦銘領著秦時雨在城鎮里閑逛,看到什麼好看的好玩的大手一揮全都給秦時雨買了,也不管秦時雨是不是想要,反正他覺得好的就直接下手,他又不差錢!

    這些東西,買來總有用得上的時候。

    原本還有不少人跟在秦銘他們身後,看到秦銘這樣的消費方式之後,生生被刺激得三觀毀滅轉身就走。

    寧紅衣嘆了一口氣,“師尊,你悠著點,你又嚇著人了。”

    秦銘挑眉冷哼,“明明是他們太脆弱,你怎麼就沒被嚇到,小雨怎麼就沒被嚇到?”

    秦時雨︰其實她有被嚇到一點點。

    但是這種消費的方式太爽了,很快她就被秦銘帶著,沉浸在買買買的愉悅氣氛中,忘記害怕了。

    寧紅衣也只是早就習慣了而已,並且平時她自己買東西的架勢並不比秦銘差多少。

    ——

    這一次正道宗門大比舉辦的地點在南斗宗,與天極劍宗一南一北相隔甚遠,也因此才有秦銘帶隊,由流華雲母船作為運輸工具,也少了不少麻煩。

    即使如此,路上要耽誤的時間也不少,秦銘卻覺得時間足夠,至少足夠讓他們在一些大型城市里閑逛。這樣的想法也沒錯,如果路上不遇到其他意外的話,時間確實是足夠的。

    但是在路程行經過半的時候,他們終究還是遇到了麻煩。

    或者說是他們遇到了一群遇到麻煩的人。

    靈舟雖然有自己的防御系統,但是弟子們依然安排好了,乖巧地對周圍進行觀察和警戒。

    因此也就在第一時間發現了在他們的正下方,有一群人正在戰斗,第一時間就報到了秦銘面前,而那時,秦銘正在給秦時雨上課。

    听到弟子回報下面的戰斗極大可能是在玄音宗的弟子與高階妖獸之間展開,秦銘頓時面色一變,冷笑道︰“玄音宗那麼厲害,用不著我們幫忙。”

    靈舟不停,繼續往前,秦銘擺明了不想幫忙。

    秦時雨很是無奈,“爹……”

    秦銘一挑眉︰“怎麼,你想幫?”

    跟秦銘相處久了,秦時雨也就明白,秦銘只是看上去又凶又嚴肅,很不好相處,脾氣不好還死 不講理,其實是個很好說話並且很疼愛她的好父親。

    平時听秦銘的話就算了,在秦銘犯渾的時候,秦時雨已經有足夠的經驗應對了。

    “爹……”秦時雨晃著秦銘的胳膊,“玄音宗的風不起師兄和柳天寧師弟都是我的朋友,爹爹你希望看到你寶貝閨女對自己的朋友見死不救嗎?”

    秦銘頓時樂了,被秦時雨晃著胳膊,臉上的表情也嚴肅不起來,“首先,你並不確定你說的那兩個臭小子就在下面;其次,不過幾個高階妖獸而已,玄音宗都對付不了的話,他們也就沒必要出門參加正道宗門大比了。”

    秦時雨︰“……”好像是有點道理的樣子。

    但她說不出來是哪兒不對勁。

    “那我,去看看?”秦時雨偏頭想了想,“如果不需要幫忙,我也就打個招呼,如果需要幫忙的話……”

    “如果需要幫忙,你打算用多少符砸翻那些高階妖獸?”

    秦時雨︰如此扎心,是親爹了。

    “算了,你好好待著,我去看看。”

    說完,秦銘把秦時雨往旁邊一塞,徑直走了出去。

    秦時雨忍俊不禁,秦銘這刀子嘴豆腐心,肯定早就想下去看看了,結果卻礙于自己的面子,就不肯服軟。秦時雨的堅持給了秦銘一個□□順桿下來,其實秦時雨也並沒有很堅持,秦銘就自己跑出去了。

    這時候秦時雨也不想太听話,轉身就跑去了甲板,趴在船舷上往下看。這一看不得了,怪不得那弟子要慌忙來匯報,下面的場景確實不容客觀。

    看戰斗方式,確實是音修沒錯,秦時雨很眼尖地看到了戰斗在第一線的那位,正是風不起沒錯。

    一別數年,風不起好像變得更厲害了一點。長笛還沒出手,只用一把黑色鎏金折扇,就跟一只高階妖獸戰成了一團。至于另外兩只相對較弱的高階妖獸,其他弟子分成兩撥,結成音陣,也能勉強應付。

    玄音宗的弟子很是沉著冷靜的應對,按理說擊殺這樣的高階妖獸不過是時間問題,但是眼前的狀態很明顯,他們一時半會拿不下,那妖獸卻越戰越勇,甚至隱隱有突破之相。

    可以說,在風不起解決他面前這只妖獸之前,他的師弟們可能已經變成了妖獸的爪下亡魂。

    這情勢很不對,因為玄音宗這時候出門,肯定是去參加正道宗門大比的,就算有風不起這樣的首席大弟子存在,至少也應該有其他的帶隊長老。

    可此時戰斗力最高的卻只有風不起,沒見其他的長老存在。

    秦銘的出現,可謂是極大的緩解了玄音宗的危機,可眼前的情形還是不對。按照妖獸明哲保身十分惜命的特性,秦銘那明顯的威壓出現,它們就應該選擇戰略性撤退,可是它們並沒有,甚至更加拼命,似乎想要在有限的時間里,將玄音宗一網打盡。

    風不起更是在一旁開口,“秦長老!求秦長老相助!宗門長老被困前方陣中生死未卜,求秦長老相助!”

    玄音宗一路有驚無險來到這里,卻迎來了極大的危機,也不知道從哪里出現的敵人,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將宗門三位長老困在了陣中,生死未卜,而他們也面臨了高階妖獸的追殺,好不容易在這里結下音陣,原以為可以斬殺妖獸再返回去幫忙宗門長老,卻沒想到他們卻險些折在妖獸口中。

    如今秦銘出現,是他們的一線生機,風不起卻更加擔心三位長老的安全,時間過去這麼久,三位長老還沒脫困,想必凶多吉少。

    秦銘面色一凜。

    風不起卻繼續道︰“秦長老,我們能撐住,求秦長老出手相助!”重要的,還是要救回宗門長老!他們不過是敵人眼中不起眼的角色,會用陣法困住長老們,主要目標肯定就是他們。

    秦銘一揮手,天衍劍宗弟子劍陣也從天而降。秦銘這才轉身往風不起所知的方位飛身前去。

    秦時雨只來得及說一句︰“師姐?”

    寧紅衣扛著劍已經跳了下去,“小師妹自己小心。”追著秦銘離開的方向就趕了上去。

    秦時雨再次看著那幾只妖獸陷入了沉思,“如果我沒想錯的話,這好像是暴血丹的效果。”

    暴血丹,不僅對修士有作用,對妖獸的作用也不小,服用暴血丹之後,修為能在短時間之後提升至少一階,戰斗力驚人。只是燃燒生命力,藥效過後,輕則修為折損,重則當場喪命。

    按照這妖獸提升的效果,還有它們戰斗時的表現,所用暴血丹的劑量一定不小,想必藥效過後,這幾只妖獸也活不下去。風不起想必也看了出來,所以他們要做的就是在暴血丹的效果之下,堅持下去,等到暴血丹藥效消失,高階妖獸就不戰而敗。

    風不起他們差點就堅持不住,知道天極劍宗的劍陣加入,他們才勉強松了一口氣。

    音陣尋常作為輔助之用效果驚人,但是用作殺陣的話,他們的實力還差太遠,根本支撐不了多久。如今有劍陣在前,他們音陣在後輔助,效果是成倍的增加。

    就連風不起,也在此時選擇後退,一來是他確實靈力消耗巨大,二來這種表現的時刻,還是交給劍修更合適。

    秦時雨的聲音就在此時從上面悠悠地傳來,“風師兄,你們身上應該有木萱花的味道。”

    又是木萱花。

    除了用暴血丹增加妖獸的戰斗力,更用木萱花讓妖獸鎖定目標。下手之人這是下了死手,要讓玄音宗的精英弟子在這里覆滅。

    閉關的嵇放也跑了出來,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一驚。

    秦時雨指著遠處對嵇放說︰“師兄,我爹是師姐都去那邊了,據說玄音宗的三位長老被困在那里,師兄可要去看看?”

    去,當然要去。

    嵇放二話不說,摁了摁秦時雨的腦袋,御劍飛了過去。

    有寧紅衣和嵇放幫忙,秦時雨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放心。唯一不平的,大概就是自己的實力差太遠,這時候不管是下面的劍陣,還是秦銘身處險境,她都幫不上忙。

    雁過抱著胳膊站在一旁,鼓著臉像個小大人一般,“你比我想象中的冷靜。”

    似乎按照話本里的記載,這種時候,秦時雨應該哭著嚷著要沖上去要跟大家同生共死才合理。可她乖巧地趴在船舷上,就像長在了上面。

    “你就不擔心?”

    “擔心呀。”秦時雨對了對手指,“沖上去簡直太簡單了,可是我這實力,沖上去就是送菜的,甚至還會連累大家,我還不如乖乖待在這里,不要拖後腿。”

    雁過“嗯”了一聲︰“很有自知之明。”

    秦時雨︰“並沒有被安慰到。”

    靈舟下的戰斗結束的很快,劍陣和音陣的疊加之下,三只妖獸即使有著暴血丹的加成,也逐漸被磨去了血腥,很快失去了戰斗力。只是服用過暴血丹的妖獸,體內會被嚴重破壞,如果不是音陣的壓制,可能在最後時刻還會自爆。

    看著那慘不忍睹的妖獸,大家的眼神都有些不忍。

    玄音宗的弟子很快整理了心情,之前秦時雨的提醒他們也听在耳中,戰斗結束的瞬間就迅速更換了衣服並且清理了身體。木萱花雖然後果驚人,但是清理起來也挺方便的。

    風不起拱了拱手,“多謝。”也顧不得休息,轉身就往秦銘他們的方向奔去。

    其他弟子也想跟上,都被風不起制止了。

    他們明白風不起的意思,如果那邊真發生了什麼,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夠看。

    “諸位師兄,上來休息吧?”

    見那幾位弟子原地就要坐下打坐調息恢復靈力,秦時雨做出了邀請。靈舟上要安全一些,還有聚靈陣的存在,不管是恢復起來或者一會兒見狀不妙要逃跑,也方便的多。

    玄音宗和天極劍宗原本就是友好宗門,已經欠了天極劍宗極大的人情,如今也不是忸怩的時候,那幾位弟子拱手道謝之後,登上了靈舟,在甲板上隨便選了位置,就坐下了。

    天極劍宗的弟子面面相覷。

    其實玄音宗的弟子平時都挺清高的,如今即使換了衣服,也顯得很是狼狽,特別是那狼狽的面色,跟平時那不染人間煙火氣的氣質,差了太遠。

    好像還親切了不少。

    秦時雨嘆了一口氣,從儲物袋里選了幾瓶丹藥送了過去,“情況不明,諸位師兄師姐還要迅速恢復。”

    玄音宗女弟子居多,面對這樣的情況,她們心頭一片柔軟,“多謝秦師妹。”

    “誒,你們認識我?”

    “听柳師弟提起過。”

    柳師弟?

    秦時雨這才反應過來,柳天寧也在人群中,不過灰撲撲的,臉上還帶著上,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風不起那邊,後來就想著秦銘那邊是否安全,完全沒注意到柳天寧的情況。

    柳天寧面色一陣紅一陣白,完全沒想到師姐們這麼快出賣他,一抬眼,就對上了秦時雨的笑臉。

    “柳師弟呀,好久不見?”

    柳天寧︰“好,好久不見……”

    “相識一場,別說我沒照顧你啊!”秦時雨很是大方的塞了一瓶丹藥到柳天寧懷里,“不錯嘛,築基後期了?”

    不提這個還好,一提及修為,柳天寧的面色更是精彩。

    三年不見,秦時雨已經金丹期了!

    看他的眼神,也更加慈祥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劍修師兄又在裝窮》,方便以後閱讀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30章 三十滴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第30章 三十滴雨並對劍修師兄又在裝窮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