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 3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木兮娘 本章︰第3章 第 3 章

    深夜,O學生已經睡熟,何遠站在落地窗前眺望二十層樓的地面,右邊床頭櫃放著一只散發亮光的手機,手機頁面還停留在搜索出來的‘和北嘉&信息素百分百契合’時訊上面。

    狗仔八卦采訪,和北嘉眉眼驕傲囂張,全是肆意的笑。

    “……兩家是世交,小的時候見過面,那時還沒分化,沒想到信息素會是傳說中的百分百契合。”

    “見過他的父母了。”

    “我談戀愛跟你們有關系嗎?我出道以來應該不止一次說過,我不喜歡別人橫加干涉我的個人生活,就算是我的粉絲。不過,我的粉絲很乖。”

    “——不,我還在追求中。說個好消息,他沒拒絕我的追求。”

    何遠緊緊抱著胳膊,像在擁抱自己。

    和北嘉說了很多話,他只記得其中兩句,‘信息素百分百契合’和‘他沒拒絕我的追求’。

    社會階級分明,AO配對,生出更優秀的AO,平凡普通的beta和beta配對,然後生出beta,偶爾幸運點會有一個優秀的A或O。

    決定AO在一起的是信息素,契合度越高的信息素,雙方配對越和諧,自古以來就是一見鐘情,然後鶼鰈情深。

    不是沒有AO和beta在一起的例子,只是很少能走到最後,現在社會提倡平權,越來越多人選擇和beta結婚,因為不是所有人都能遇見與自己信息素契合的AO,也因為一旦踫到高契合信息素的命定之人想分手時,沒有標記的beta不會像AO那樣要死要活。

    人類分化出三性是從兩百年前一場席卷全球的病毒開始,起初社會動蕩,後來平復,又經幾次平權運動,最終形成如今的局面。

    隨人類進化,AO數量居多,反而B的人口數逐年下降,且有進化成O的趨勢。

    比如分化之初,B和分化之前的普通人類並無區別,沒有腺體、不能成結,聞不到信息素更不能被標記,但現在的B能夠聞到信息素,也進化出腺體並可以被短暫標記。

    大概三十年前,國外一個科研實驗室研發出某款藥劑可誘導B進入假性發1情,被cao開生殖腔成為世界第一例男性beta懷孕生子。

    之後男性beta就也能生子了。

    不過他和傅嵊都沒有孩子。

    過了年傅嵊就滿三十,而他也快二十七歲,但是目前為止雙方都沒想過要小孩。傅嵊專注事業,曾經說過事業未穩定之前不會考慮小孩,而他也已經做了冷凍精1子,以做萬全之策。

    何遠估計他得再過五六年才能徹底坐穩中央軍權位置,估計得到四十才會要小孩。

    至于何遠,他也不想要。

    他怕疼。

    光是應付傅嵊的標記就已令他痛不欲生,遑論被迫打開生殖腔生小孩什麼的,想想就不寒而栗。

    何遠按住額頭,輕聲嘆氣,將飄遠的思緒拉回來,思索和北嘉口中的‘他沒拒絕我的追求’的意思,傅嵊那人對不喜歡的、無用的人事物向來不假辭色。

    這些年來不是沒人追求傅嵊,為他要生要死,鬧得全首都都等著看他何遠笑話,可沒等他們看到何遠出面,傅嵊就已先解決,他比何遠更煩追求者。

    ‘他沒拒絕我的追求’……

    說這話的和北嘉桀驁自信,耀眼漂亮,方高F說傅嵊以前喜歡的類型是像和北嘉那樣的。

    何遠面無表情沉思時,身後突然傳來O學生的說話︰“老師,你手機來信息了。”

    何遠回頭,“沒睡?”

    O學生︰“起來放水。”

    何遠︰“多謝。”

    O學生︰“沒事,我睡了。晚安,老師。”

    何遠拿起手機看到最新一條信息,傅嵊發來的‘今天開會,手機關機沒注意。’、‘明天什麼時候回來?讓人去接你。’,何遠盯了半晌,回他‘明天還得去趟學校,不用接我。’,然後扔掉手機,仰躺在床上,了無睡意。

    ***

    何遠回學校存了份檔案,忙到晚上八點多才回家,期間傅嵊給過一個電話,很尋常的問候和關心,也很快就掛斷,不過掛斷前他說會晚點回家,讓他別等。

    何遠到家後,傅嵊還沒回來,他便去書房繼續忙,直到听見門外有聲音才出來,見傅嵊將掛在手臂間的外套拿開,隨手扔在沙發上,然後捏著鼻梁去廚房開冰箱。

    何遠拿起他的外套捋直了才掛起來,“我以為你在外面吃了就沒準備太多菜,要不我現在下個面?”

    傅嵊關上略空的冰箱,打開電飯鍋說︰“不用了,有飯就行。”然後就舀了一大碗白米飯回餐桌吃起來,速度很快但吃相不難看。

    據傅嵊所說,這是家里和軍隊雙重培訓練出來的。

    何遠坐下來問︰“開會開這麼晚嗎?”

    傅嵊頓了一下︰“嗯。”

    何遠︰“這幾天很忙?”他笑說︰“昨天開會整天,今天還開會啊。”

    傅嵊︰“不是,晚上回了趟老宅。家里小輩都被叫回去,老人下午暈了一次。”

    老宅就是傅家的祖宅,在首都軍區大院里,而傅家家大業大人也多,基本在外頭住,老宅只有傅嵊的爺爺奶奶在住。

    “爺爺還是奶奶?”何遠皺眉問。

    傅嵊︰“是奶奶。醫生看過,還是老毛病,好好療養就行。”

    何遠松了一口氣︰“沒事就好。我明天去一趟老宅。”

    傅嵊︰“你不用去。”

    何遠抬眼︰“奶奶病了,我作為你的妻子不去問候怎麼說得過去?”

    傅嵊沉默片刻︰“奶奶需要靜養。那邊……有人陪著,是她喜歡的小輩,你過去的話可能會被冷落,不如不去。”

    何遠短促的笑了聲,“那就不去吧。反正奶奶大壽很快就到。”

    傅嵊安撫的拍一拍他的手背然後握住︰“其實奶奶挺喜歡你。”

    何遠看著他的手︰“我知道。”只不過那種喜歡是看出兩個小輩不會長久的通透。

    當年傅嵊執意和他結婚,傅家長輩當然不可能同意,但也沒反對徹底,後來對何遠也十分客氣溫和,像對待一個呆不久的客人。

    傅嵊起身去洗碗︰“奶奶八十大壽,家里準備大辦,壽誕賓客安排都很繁瑣,老爺子將事交給我去辦,接下來幾天會很忙,你別等我。”

    何遠乖巧的應道︰“知道了。”

    過了一會兒,何遠開口︰“那天方高F說他的嘉娛簽走和北嘉,讓你跟著去一趟……”

    傅嵊打斷他,眉頭不由皺起,面色嚴肅不悅︰“你認識和北嘉?”

    何遠低聲︰“大明星啊。那天你去嘉娛見和北嘉了嗎?”

    傅嵊按著眉心︰“我拒絕了。”說完他便轉身進廚房。

    目送傅嵊在洗碗池邊的高大背影,何遠沒什麼表情的看了他一會兒,想問傅嵊那天說和北嘉幫過他什麼意思,和北嘉什麼身份能幫到他,媒體拍到的、和北嘉口中的百分百契合對象,是不是他。

    但他最終沒問出來,可能心里也在害怕,所以下意識逃避。

    何遠起身去浴室洗澡,洗到一半,傅嵊進來,精力旺盛似的需索無度。

    何遠累到昏死,第二天按著腰醒來,床邊已經空了。

    按部就班去學校教了兩節課,下午去古玩一條街淘些不值錢的古玩,買回來研究碎片,這愛好堅持四五年,古玩街老大都被他的誠意感動,大方交他這個忘年交朋友。

    何遠下午既淘了古玩,又見了古玩街老大于爺,用他曾經在滇南那邊賭石開出的另一套品質上等的和田玉茶具,請于爺幫忙留意最近從滇南流入首都的玉石毛料賣家。

    于爺不知道他想干嘛,看在忘年交的份上只叮囑一句︰“這兒玉石毛料一共兩處來源,一個滇南流入,另一個安西邊境走私,不管哪個最好都別踫,背後站著的人都是軍區大院里出來的。”

    何遠淡笑︰“我就是想多搭條線,往上爬。”

    于爺眼神變了,“看不出來。我以為你是淡泊名利的老師。”

    何遠忍俊不禁︰“人在首都里混久了怎麼可能不想往上走嘛。就算我想淡泊名利,還有身邊一群人努力鞭策,不敢懈怠啊。”

    于爺舉起茶杯︰“那我祝你馬到功成,發達了別忘記兄弟我。”

    何遠從善如流︰“哪能呢?”

    兩人聊了一會兒,從古老的戲曲聊到花鳥蟲魚,從玉石毛料聊到首都各個暗流洶涌的古董局,直到何遠覺得差不多可以走了便起身告別,踏出門下意識抬手摸了摸後頸腺體的傷疤。

    接下來幾天里,傅嵊都在忙壽誕宴請賓客的大事,每天早出晚歸,跟何遠見面交談的時間越來越少,倒是電話短信一天不落的關心,而且網上關于和北嘉和他那位百分百契合對象沒有新消息,前幾天的熱度消退很快,和北嘉很少出現在媒體面前。

    最近一次出現,面對媒體說是忙家里事,避過契合A的問題,這讓何遠慌亂的心漸漸穩定下來,以為傅嵊或許不是和北嘉口中百分百契合的A,那天的照片是誤會。

    既然方高F說和北嘉幫過傅嵊,說明兩人已經見過面。

    如果傅嵊就是和北嘉口中百分百契合的A,生理和信息素的強力作用下,恐怕早就一見鐘情,彼此爆發強烈的愛慕之意了,哪還會回家,還和他每天不落的短信通訊。

    何遠笑自己庸人自擾,潛意識不敢想太深。

    日子平淡的走過去,不知不覺就到了傅嵊奶奶壽誕的前一天,何遠專程去古玩街拿整套的和田玉首飾。古玩家最里頭一家玉石金器分店的總店開在滇南,就是何遠切出和田玉請的雕玉師的店。

    對方早兩天就到貨,通知何遠去拿。

    何遠今天才有時間過去,取出整套首飾,正要離開,握著門把手開了條縫卻听到方高F的聲音︰“前段時間你要的玻璃種翡翠觀音菩薩已經雕好,我千催萬請,你可終于舍下時間來拿了。”

    另一道略具金屬感的聲音懶洋洋說道︰“傅奶奶八十壽誕,硬拉著我幫忙,我忙得推了幾個通告代言還是特意抽時間親自過來一趟,就因為老早耳聞你這兒玉石品種最齊、最好,連雕玉師都是老工匠,我慕名而來。”

    方高F愉悅大笑︰“還是你說話有趣,怪不得傅家上下喜歡你喜歡得不得了,軍區大院現在哪家不知道你和北嘉多好一個後輩。話說回來,你瞞得可夠深,要不是傅嵊帶你回老宅,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家和傅家還是世交。”

    和北嘉還是那樣懶洋洋的語氣,聲音特別好听,光听他說話就是享受︰“我家十幾年沒聯系傅家,一回來就攀關系不得被扔出首都。”

    方高F︰“夠通透。這邊走,在對面那個房間,平時都接待大顧客的,我的私人間。好東西都在里面,平常絕不對外開放的。今兒是你來,我想交你這個朋友……”

    人漸漸走遠了,何遠關上門,面無表情,腦子里怪異的浮起一個有點驚訝、又似乎在預料中的事,原來傅家交給傅嵊八十壽誕的操辦任務,其實是撮合他和和北嘉。

    但是傅嵊,你為什麼沒提過一字一句你和和北嘉?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信息素騙局》,方便以後閱讀信息素騙局第3章 第 3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信息素騙局第3章 第 3 章並對信息素騙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