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木兮娘 本章︰第7章 第 7 章

    醫生到達傅家老宅,了解基本情況後,神色為難的說︰“我至今沒有處理過這種案例,不確定能不能給出完美的方案。”

    傅母著急︰“又不是只有傅嵊是S級alpha,全首都、全國每年那麼多alpha突然信息素爆發的例子你是看不見嗎?為什麼輪到傅嵊就不確定了?”

    醫生嘆氣︰“但是那麼多alpha都不是S級,S級的alpha基本早早定下信息素匹配的Omega,第一次進入情1熱期就有Omega為他們紓解紊亂的信息素,醫院還真的沒踫過傅少將這種情況。”

    正常alpha早在成年前後兩年內爆發第一次情1熱期,如果有Omega就會選擇Omega,沒有則用抑制劑壓制,但一般不會超過二十五歲。

    S級alpha由于信息素比普通A更強悍,第一次進入情1熱期的話也會更加凶猛,所以S級A的家庭會利用基因庫早早尋找Omega,為他們綁定彼此。

    然而傅家不僅沒有在傅嵊成年時就為他尋找契合的Omega,傅嵊本人還找了個beta做伴侶,依靠抑制劑捱過不下十次情1熱期,居然還沒有產生信息素病變!

    對醫生來說,簡直是個奇跡。

    聞言傅母等人臉色難看,尤其傅奶奶有些埋怨的看了眼傅老爺子,就因為他當初一意孤行要求傅嵊去參軍,軍中不準帶Omega,還會對特殊軍種進行抵抗O信息素的訓練,更不準傅嵊接觸O,以免年紀太輕抵擋不住誘惑,結果就是幾年後的傅嵊帶回來一個beta!

    傅老爺子嘆氣︰“不管用什麼辦法,先解決眼下的困境。”

    醫生看向一旁失魂落魄的和北嘉,聞到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信息素,猶疑了一下詢問︰“……傅少將是否注射過他的信息素?”

    傅老爺子回頭看和北嘉,後者嘴唇顫抖︰“沒有。”

    醫生︰“那恐怕不能提取他的信息素。”

    和北嘉急問︰“為什麼?!”

    醫生︰“傅少將現在處于信息素失控狀態,又對一個beta……反正就是具有很強的攻擊性,難以接受第二種信息素,尤其是相對來說過于契合的O的信息素,有一定幾率會直接刺激他進入信息素紊亂狀態,現在科研院最新研究出來一個說法,A或O的個人意志抗拒和信息素生物本能產生強烈沖突的話,會有不可預估的後果發生。”

    頓了頓,他看了眼和北嘉飛快說︰“如果一開始選擇O的信息素還好。”

    然而傅嵊選擇的人是何遠,他在抗拒自己的生物本能。

    和北嘉面色慘白,拳頭攥緊。

    傅老爺子︰“你就說你的做法吧。”

    醫生︰“所以我的建議是沿用之前的抑制劑,加大劑量,汽化後噴入禁閉室,等傅少將恢復意識,選擇勸服,出來後立刻送去醫院隔離,嘗試使用新型抑制劑。我相信不被生理本能控制的傅少將明白怎麼選擇才是對他,以及對那位beta最好。”

    傅母還有點不甘心︰“真的不能換和北嘉進去?”

    醫生︰“不行的,傅女士。”

    傅母皺眉︰“新型抑制劑有沒有副作用?人體實驗過了嗎?”

    醫生︰“我不能做出保證。”

    傅母還想再說什麼,傅老爺子直接開口下定論,讓傅家期當醫生助手,準備汽化抑制劑的劑量,最後選擇晚上十一點左右送入汽化後的抑制劑。

    大劑量抑制劑汽化後非常容易吸收,禁閉室里的傅嵊逐漸恢復理智,發現何遠已經暈死過去,身上、頭發和臉頰都是白Z,連眼睫毛都沾染了一點,呼吸有些微弱,胸膛起伏動作不大,兩條腿已經合不攏,身上紅紫青斑駁雜,後頸腺體的位置更是密密麻麻令人頭皮發麻的牙印。

    傅嵊心驚,卻受本能驅使,俯身湊到何遠的腺體處,盯著牙印一重重的腺體磨了磨牙齒,壓抑不住張口就想咬下去,卻听禁閉室內的通訊突然傳出傅家期的聲音。

    傅嵊回頭,陰鷙的目光從門口破損的對視機緩慢上移到牆角上的廣播器,被S欲支配的腦子如生蛌瑣汗緩慢轉動,受原始本能的驅使,他現在只能想到如何第一時間快準狠解決廣播器,以免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來破壞他的巢穴。

    傅家期︰“哥,醒了的話就開門,醫生在門口隨時準備急救。”

    “傅嵊,去醫院注射新型抑制劑,你不喜歡和北嘉沒人再敢強迫你。”

    “哥,繼續下去beta會死的,何遠他真的會死!”

    ……

    廣播器反復放出相似的話語,中心意思就一個,讓傅嵊開門出來。

    傅嵊握緊拳頭,突然用力捶打自己臉頰,嘴唇內壁磕到牙齒迅速破皮滲血,鮮血散發信息素,但劑量少得可以忽略不計,影響不到傅嵊,不過疼痛讓他恢復了一點清醒。

    傅嵊低頭看何遠,發現何遠因為他的靠近而微微顫抖,不由愣住,就算不省人事也會出于本能的害怕嗎?

    何遠害怕他?

    傅嵊面無表情的看著何遠,不顧他的恐懼和顫抖,伸出食指描摹何遠的臉頰,殘忍的咬住他慘不忍睹的腺體進行不知多少次的標記。

    門口。

    見禁閉室的門遲遲沒有動靜,傅家期不由著急︰“再放抑制劑。”

    醫生建議︰“再等等。”

    “等?”傅家期瞪眼︰“再等下去就鬧出人命了!傅嵊以前專門做過抗1藥訓練,這些年又注射太多抑制劑,早對抑制劑產生抗藥性,剛才那點劑量影響不了現在的他!”

    醫生老神在在,心想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他這些年都負責傅嵊的體檢,對他各項指標一清二楚,連每年多少抑制劑都是他提供的,他能不知道用什麼劑量的抑制劑?

    傅家期郁悶不已,正打算搶過抑制劑自己來操作時,大門突然發出巨響,嚇了他一跳,下一刻禁閉室的大門由內打開,他不由瞪大眼楮看著懷抱何遠的傅嵊出現在門口,一股極其濃烈的、混合著其他味道的信息素撲面而來。

    聞到這股信息素的傅家期臉色一變,迅速捂住口鼻,心中嘖嘆,關懷詢問︰“哥你沒事吧?嫂子沒事吧?”

    傅嵊冷冷地看他,攻擊性十足。

    傅家期識相後退,遠離傅嵊,他就不該在剛發完情、哦不對,是在發Q到一半時被迫中止的A面前發表對他的伴侶的關懷。

    作為腺體發育非常不完善的beta的醫生自然上前說道︰“先給你往血管里打一針,放心,我不搶你的beta,他需要送醫院治療,你也需要去醫院。傅少將,你現在能听懂我的話嗎?”

    傅嵊站立原地十幾秒,沖醫生點頭。

    醫生松了口氣,快速打完針就說︰“走吧,樓下有車。”

    傅嵊大步向前走,跟在醫生後面,抱小孩似的將何遠抱在懷里,而何遠被一條毛毯裹得嚴嚴實實,隨傅嵊步行間受顛簸而掉下來一只胳膊,白玉似的胳膊上全都是咬痕,青紫混雜,齒痕沒結痂但已止血,看上去好像一片青紫玉白中出現點點紅色花瓣。

    傅家期不小心掃到一眼,頓時縮肩膀感到不寒而栗,何遠太慘了。

    這才幾個小時?還不到十個小時!

    多數AO情1熱期能持續兩天,最多四五天,何遠要真被關上四五天,估計再出來真就沒氣了。

    傅嵊下樓,勉強克制自己,還能對長輩們點頭示意道別,看到和北嘉則刻意繞開他走出老宅。和北嘉紅了眼楮,傅母安慰她傅嵊控制不住信息素,靠太近會刺激他。

    和北嘉沒回應,傅母也沒多注意到。

    傅嵊抱著何遠,兩人雙雙進入醫院。何遠先被送進去處理傷口,並將稀釋後的傅嵊的信息素注入何遠腺體,中和原本被傅嵊強硬注入的高濃度信息素破壞得差不多的腺體。

    不是只有A會信息素紊亂,O同樣也會,遭到強制標記的B也會!

    花了一個多小時才處理完何遠傷勢的主治醫生出來,頗為譴責道︰“你們現在這些年輕人就愛標新立異搞什麼AB戀,下回是不是還要搞一個AA戀、OO戀?A自覺去找O,別來禍害B不行嗎?”

    如今社會上多數醫生護士都是比較溫和的beta,出來的醫生也是beta,聞到傅嵊身上的信息素感覺不適,但想起里頭昏迷的B就很不開心。

    “患者生殖腔撕裂,腺體受損,這些都是外傷,但不確定他之後會不會留下心里創傷。好了,沒事的話,你也別在這兒杵著。”

    護士過去,小聲提醒醫生傅嵊的身份,主治醫生僵硬了一瞬,之後態度還是不怎麼好。

    傅嵊淡淡看他一眼,表情陰翳地扒了扒頭發,毫不掩飾煩躁的氣息,沒能完全得到紓解的信息素仍舊在血管里橫沖直撞,而他此刻的模樣略為狼狽。

    衣冠不整,胡亂套上的襯衫和長褲,沒有扣腰帶,襯衫下擺一邊塞進褲子里、一邊垂在外面,扣子歪歪斜斜,頭發亂糟糟,最重要的是臉上有很重的被打過的痕跡。

    僅剩的理智讓傅嵊做出轉身離開,隨醫生去隔離的判斷。

    取得軍部和傅家的同意,醫生為傅嵊注射新型抑制劑,注射前為傅嵊簡單科普︰“是科研院那邊的季院士專門為軍部研發的抑制劑,只針對alpha,目前還沒對外公開,但其實已經秘密為軍部提供,除非你有什麼過敏史,否則應該能穩定下來。”

    即將注射時,醫生突然停下來,給出第二種說明︰“但這種抑制劑還是有副作用,過程中,你仍然會渴望契合的信息素,會產生異于平常的攻擊性,當沒有攻擊目標時,或可能會自殘。”

    “嗯。”傅嵊閉著眼,知道醫生言下之意會使用針對罪犯或精神病患者的束縛椅。

    罹患信息素紊亂綜合征的alpha每次犯病都會被鎖在束縛椅上,完全不能動彈。

    醫生得到傅嵊肯定的回答便放心為他注射信息素,然後將其束縛並隔離,鎖門離開,門外有士兵守著。

    新型抑制劑還沒開始發揮作用,舊的抑制劑即將失去效果,傅嵊在空曠慘白的隔離室內,利用最後還清醒的時間回溯十幾個小時前發生的事。

    方高F被查,傅家婧深陷輿論風波,連累事業,被上司責問警告,丈夫的事業受到波折,她焦頭爛額,回家就哭訴,家里的女人被她哭得煩,心軟就去求傅嵊,踫巧遇襲,方高F抓到空隙對他用了誘導劑,提前刺激他爆發情1熱,之後……

    之後意識半清醒半沉淪,傅家長輩們找來和北嘉,被拒後,喊來了何遠。然後,然後何遠,何遠……不要他!!

    傅嵊猛地睜開眼,面孔扭曲憤怒至極,被困縛的四肢開始掙扎,咬牙切齒的模樣恨不得撕碎了何遠,何遠居然不要他!何遠在哪里?

    ‘砰’地巨響,隔離室門口的軍人反應迅速,確認傅嵊沒有生命危險才放心,卻一點都不敢放松神經,他們緊繃地盯著隔離室的門。

    隔著一扇門,門外是人,門內卻是一頭發瘋的野獸,憤怒焦急地呼喊一個名字。

    ***

    “哈——”猛然一個深呼吸,何遠擺脫沉重的黑暗,終于睜開眼楮,觀察後發現是醫院。

    護士見他醒了便喊來醫生,簡單說明情況,檢查他的身體,確保無恙就離開。

    何遠獨自在病房里,原來他已經昏迷了兩天,回想之前被瘋狂的alpha強迫打開生殖腔的經歷,他不由哆嗦了一下,慢慢弓起身體,側躺在床上,目光空落落地盯著虛空處。

    他躺了兩天,傅嵊也被關了兩天。

    兩天時間足夠警察搜集方高F等人的罪證並將他們定罪,沒有傅嵊,傅老爺子明哲保身,絕對不會淌渾水,傅家婧找不到人幫她。沒有傅家,憑方、賀兩家還不足以動搖那位換屆風波里的中心人物的決定。

    那位要殺軍區大院里的權臣,為自己造勢,方賀兩家最適合,但事情必定不會太順利。最重要的是——

    方稷還沒回來。

    何遠垂眸想著,傅嵊很快就會發現某些關竅,自己剩余的時間不多。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信息素騙局》,方便以後閱讀信息素騙局第7章 第 7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信息素騙局第7章 第 7 章並對信息素騙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