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木兮娘 本章︰第10章 第 10 章

    何遠哭得喘不過氣來,通紅的臉蛋上都是淚水,目光失神,渾身輕輕一踫就會劇烈顫抖,好像下一刻就會碎掉,流瀉出一地的軟綿綿的溫水。

    民宿很安靜,能听到蟋蟀的鳴聲,也能听見風吹過屋檐下風鈴的脆響,就是听不到人聲。

    從黃昏到深夜,何遠的腺體上都是重疊的牙印。

    傅嵊開門進來,站定在床沿邊用奇異的目光看著何遠。

    半晌後,他單膝跪在床上,抹掉何遠臉上濕漉漉的淚水,親吻他的眉眼說︰“該回去了。”

    何遠因為生理反應抽噎而嗆住喉嚨,咳了一下,傅嵊給他拍背,端來一杯水讓他喝下。何遠試圖讓聲音變得平靜正常一點,但開口就沙啞得一听就知道做過什麼,沉默了一會兒,索性拋卻那點羞恥心,反正在一起睡了六年。

    “回哪里?”

    “回家。”

    何遠定定地看著傅嵊︰“我以為你會跟我提離婚。”

    傅嵊充耳不聞,扔給何遠一套白襯衣 黑長褲,讓他穿上後,打量片刻,煩躁地抽出一件床單將何遠整個人裹起來抱小孩似的抱起,大步跨出房門。

    何遠摟住傅嵊的脖子,在他耳邊繼續說︰“我不生小孩,傅嵊。我做過檢查,醫生說我的生殖腔發育並不完全,如果再退化一點說不定能分化成A。所以我不能生小孩。”

    傅嵊偏過頭來,冷冷地看他︰“你是不能,還是不想?”

    何遠無言,傅嵊從沒表現如此冷酷,他也有點捉摸不透傅嵊的脾氣,傅嵊他現在過于陰晴不定。

    傅嵊︰“看來我剛才說的話,你全都沒放在心上。”頓了頓,他又冷笑,有點尖酸刻薄︰“不過也是,你心里沒我,怎麼會在意我的話?”

    何遠沉默,眼神有些恍惚,他確實沒將傅嵊剛才說的話放在心里,不是不在意,而是在他的認知中,傅嵊冷酷理智如一柄鋼刀,他是一名真正的軍人,善于決策謀略,做任何事都習慣以利益最大化為主。

    就像和北嘉的出現,傅嵊首先想的不是他們的婚姻是否會被破壞,不是何遠會不會難過失望,也不是AO信息素百分百匹配、天生一對的愛情傳說,而是高匹配率的O的信息素可以幫助他穩定信息素安全度過未來升遷的體質指標檢測。

    哪怕當初傅嵊為了跟何遠結婚而自請前線打拼,但就算沒有他,傅嵊還是會去前線,因為那兒是建立軍功最快的地方,雖然有家族蔭庇,傅嵊遲早也會爬上如今的高位,可是以傅嵊的高傲自負,他不會容忍自己一輩子龜縮在父輩的蔭庇中做一個沒什麼實績的軍官。

    傅嵊一向理智,他永遠知道如何做出最正確的決策。

    所以和北嘉出現的時候,何遠知道傅嵊總有一天會做出正確的決策。

    “何遠?你們是誰!”民宿庭院外突然有人充滿戒備地呵斥。

    何遠抬頭看去,見門口幾輛車,還有一排穿著便裝、身姿挺拔的人,中間則是終于從集市上回來的民宿老板女兒。

    她滿臉驚訝的看著庭院中間人高馬大的傅嵊,對方面色冷峻,懷里抱著裹在毯子里的人,外頭又有那麼多凶狠的人杵著不動,她心髒嚇得都快停掉了,該不會在她們家的店里干些殺人滅口的事吧?

    “你、你們是誰?我告訴你們,我已經報警了,你——”

    “是我。”何遠摘下裹住頭頂的毯子回頭,目光溫和的說︰“沒事,他是我……我丈夫,他們都是我丈夫的人。”

    女孩眼楮一亮︰“何遠?”她看了看外面的人,又看向傅嵊,突然興奮得臉紅,捂著嘴偷偷笑。

    何遠見狀就知道她估計想到什麼奇怪的電視劇情節自顧自興奮上了,忽而察覺傅嵊低頭輕聲說︰“你今天跟她一起,她抱著你胳膊,你笑得很開心。”

    何遠一愣,看來傅嵊到達的時間比他想象的還早,而且派人監視他。那麼不管他會不會回來拿身份證,估計都跑不掉,可能還會激怒傅嵊。

    “我們沒什麼。”

    傅嵊哼笑了聲,正是因為知道沒什麼,他現在才能表現得心平氣和。

    何遠被帶上車,傅嵊全程沒看他、也沒再說話,只將他摟得很緊。之後汽車開向機場,那兒還有一個私機降落場,傅嵊之所以來得那麼快也是因為他直接坐私機過來的。

    私機是從朋友那兒借來的,傅嵊他到底處于上升期,沒有正當理由不能調用軍隊里的私機,只能找人借,好在到他這地位也不難借。

    何遠此時已經累得撐不住,腦袋一點一點的,降噪耳機一帶上就直接睡過去了。

    等他再醒來,發現已經回到公寓,沒穿鞋就下床,在屋里四處走動,沒見到傅嵊的身影,但環視周圍熟悉的裝修和家具,何遠總覺得哪里不對。

    他站立在原地思索幾秒,忽然朝陽台的方向快步走去,猛一拉開厚重的窗簾,刺眼的陽光瞬時灑落進來,待熟悉光亮後,何遠睜眼看過去,瞳孔一點點撐大,毫不掩飾震驚。

    卻見藍天白雲似乎距離相當近,遠眺全是空中飛行器、空中道路和林立的高樓大廈,金屬與現代設計感十足,儼然是一座非常現代化、機械化的城市——不,應該說這就是外環的首都。

    此前無論是他教書的大學還是居住的華裳公寓,包括軍區大院都很少見到很重的現代化科技元素,那些地方是首都的內環,多年來始終保持過去的模樣,保持一種慢節奏的、所謂情懷與舊時代相交融的風格,所以很少看見空中飛行器和空中道路。

    這里不是華裳公寓?

    何遠意識到這點,他緩慢回頭看向屋里生活了六年的裝潢,從房間格局到桌椅的擺放,從銀灰色的地毯到缺了一個角的影視櫃,明明不是原來生活的公寓卻處處都是熟悉的痕跡,一種可笑的荒誕感油然而生。

    何遠感到驚恐,頭皮發麻。

    傅嵊到底在干什麼?他打算做什麼?

    何遠下意識回臥室,但見臥室里相同的位置也有一個電子管家,他看了眼就知道不對,傅嵊猜到他的利用後肯定第一時間回來調查,尤其調查電子管家,按照他的脾氣,必然會砸損電子管家。

    為了確認牆上的電子管家是不是華裳公寓的那個,何遠輸入程序查詢,發現果然是一個新的電子管家。

    他松了一口氣,說明這個屋子、這間房里的東西並非一模一樣的復制。但下一刻,何遠覺得更惶恐,不管怎麼說,傅嵊還是復制出了另一個‘家’。

    誰會刻意復制一個連缺了角的影視櫃都一模一樣的‘家’?

    何遠嘗試拉開大門,然而大門緊鎖,無法強行破壞,甚至會啟動警示器,因為下一刻他就收到一個來自傅嵊的通訊,通訊里傅嵊淡聲告訴他乖一點別胡鬧。

    何遠不敢置信,他被傅嵊關在首都外環一個跟以前裝潢一模一樣實際完全陌生的地方!

    他被傅嵊囚禁了!

    而傅嵊居然讓他別胡鬧?!

    “傅嵊——!”何遠低吼︰“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麼嗎?”

    通訊視頻里的傅嵊冷靜地看他,背景是他的辦公室牆,黑灰色,冷硬固執一如傅嵊本人的脾氣。

    何遠問︰“你只是生我的氣吧?你不可能囚禁我一輩子的傅嵊,你不能這麼做,我有工作有親人——”

    “你不是自己辭了工作嗎?你不是孤兒嗎?”

    何遠哽住,表情僵硬。

    傅嵊仔細地看他,像是將他每一分表情一寸一寸的描摹刻印在眼瞳里,有一種難言的尖銳,刻得何遠臉皮抽疼。

    傅嵊耐心說︰“你的親人只有我,我會陪你,我保證下了班就去找你。不必要的應酬會推掉,你不喜歡和北嘉不喜歡其他O,我也已經嘗試使用新型抑制劑……所以何遠,你還有什麼不滿?”

    何遠低聲︰“我不是只有你,我有親人。”

    “哦,是嗎?”傅嵊興致缺缺,露出虛假的笑容︰“不要再騙我,何遠,你明明說過自己是被收養的孤兒,成年後就跟養父母劃清界限。你只有我,不要為了騙我而撒這種謊。”

    何遠緊張得咬肌明顯僵硬,抬眼盯著傅嵊,面無表情的說︰“我沒有撒謊,傅嵊。你查過我,你知道真相,我哥他知道我消失一定會擔心——”

    “該吃午飯了。等會兒我會過去,你想吃點什麼?還跟以前一樣,菜我買,你負責炒。”傅嵊低下頭,刻意轉移話題。

    “傅!嵊!”何遠感到一股氣從髒腑里躥出來,他沉聲說道︰“季常是我哥,他沒死,我們一直保持聯系,他找不到我一定會報警。你別把事情鬧大,堂堂傅少將囚禁一個beta被警察抓獲,傳出去很難听。”

    “可我不相信你。”傅嵊聲音很輕。

    何遠瞳孔緊縮,盯著傅嵊。

    傅嵊一字一句︰“不管是王元還是他那對父母都查不到我頭上,就算報警,你我是合法婚姻的關系,又能拿我們怎麼樣?何遠,你不會想讓我為你出具一份精神病鑒定書的。”

    何遠愕然。

    傅嵊囚禁他、威脅他,甚至連偽造他精神病的手段都想好了。

    他瘋了。

    何遠此時才真正感到恐懼,以前的傅嵊雖有一些身為A的自負毛病,對他還有一定的尊重,民宿里的傅嵊情緒過激了些但總算處于可以溝通的正常狀態,然而徹底冷靜下來的傅嵊卻讓他覺得可怕。

    因為這樣的傅嵊根本無法正常溝通。

    傅嵊主動切斷通訊,何遠愣怔原地,半晌後抱著頭緩緩蹲下來,思索片刻便找遍全屋,想找到可以連接外界的通訊,然後他就發現網絡正常但明顯被監控,一旦發現他有意聯系外界企圖逃跑就會迅速切斷並通知傅嵊。

    何遠試圖不著痕跡地侵入網絡掌握控制權,卻遇到阻礙,對面有人防守著他,而且是很強勁的大手。

    他偽裝自己,在周圍游來走去,風平浪靜,沒有遭到攻擊和遣返,一旦跨越安全線,立刻被扒下隱形代碼並集中火力攻擊,屢次試探都失敗,何遠只好放棄這條溝通外界的路。

    除了聯系外界嘗試逃跑,一切正常,可以自由上網、采購,甚至與他人溝通都可以,只不過是在監控下的溝通,他怎麼也做不到自如發言。

    何遠沒什麼網癮,他喜歡研究代碼、開發程序,卻不沉迷網絡,其實也更喜歡看書、做飯和種花,他喜歡一切在現代年輕人看來很老的愛好。

    即使沒被囚禁,他也很少出門,可不代表他願意被限制自由。

    何遠靜坐沙發一角,好半天一動不動,直到開門的聲音傳來,他稍稍抬頭,看到黑色的軍裝衣角佇立在眼前,光滑的銀質腰帶上反照著自己的面孔。

    傅嵊捧起他的臉︰“我回來了。”

    何遠無聲地看他。

    傅嵊︰“菜都買回來了。以後我會讓人準時送過來,你想吃什麼可以提前說。不想做飯也可以,訂餐,或者叫人做好了送過來。”

    何遠有些疲憊,直截了當︰“你打算關多久?”

    傅嵊頓住,摸了摸何遠的臉頰︰“听話,先吃飯。”

    何遠深呼吸,盡量讓自己冷靜並試圖勸服傅嵊︰“我們談談。”

    傅嵊︰“先吃飯,我下午還有事需要處理——方高F死在他家那輛私運玉石毛料的卡車車輪下,牽連出不少人,你惹出來的事還記得嗎?”

    何遠眨了眨眼,到底有些心虛,他不怎麼敢跟傅嵊討論那些他故意設計的事,無論設計得多漂亮,或多或少都有利用傅嵊的痕跡在里面。

    但沉默片刻,他還是開口︰“你那天說,方稷回來了?”

    傅嵊露出了然自嘲的笑,稍縱即逝,何遠沒看見。

    “他找過我。”

    “找你幫他?你答應了?”

    方稷不同于方高F,他是被方家傾全力培養出來的接班人,在南方六年的政績很漂亮,否則不會那麼快就能調回中央。

    同樣的,他在那邊攢下的資源也足夠豐厚,至少對傅嵊或是王元那位父親而言,南方系的資源確實很吸引人。

    “何遠,我在你眼里就這麼唯利是圖?”傅嵊突然好奇,“你這麼怕我接受方稷投來的橄欖枝,怕我不顧你跟方家的恩怨,不顧你們之間橫亙幾條人命就跟方稷聯手合作——你眼里,我就是這樣的人?”

    何遠垂眸,避開傅嵊的目光。

    傅嵊突發奇想︰“如果我真的接受了方稷的合作,你會怎麼樣?”

    何遠眼睫毛輕顫,似乎陷入兩難抉擇,眼前一個問題兩個選項,傅嵊和他所仇恨的方稷合作他會怎麼辦?是顧慮傅嵊還是繼續一意孤行並站在傅嵊的對立面。

    分別于天平的兩邊,一時之間辨不出哪方重、哪方輕。

    傅嵊輕笑,他是不是該慶幸何遠至少猶豫,沒有毫不留情的拋棄他而選擇復仇?他是不是該感謝自己在何遠心里的分量並不如他想象中的那麼輕?

    可是,他為什麼會這麼憤怒!

    傅嵊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何遠,我在你眼里真就是這麼卑鄙的一個人?不論你跟我的關系,方高F涉嫌殺人,我也不可能徇私放過他,更不可能答應方稷拋過來的橄欖枝,何況你還是我的法定伴侶!為什麼你覺得我會包庇一個殺人犯?為什麼你會覺得我為了利益犧牲自己的妻子?”

    他不想談這些,原本決意掩蓋過去,只要不說不問不提及,兩個人的關系就還能回到從前,他就可以裝作不知道那些殘酷的真相,但何遠偏要提!

    傅嵊暴躁不已,被刻意壓抑的負面情緒源源不斷泄露出來。

    他不由在心里反復質問何遠為什麼騙他,何遠為什麼利用他,六年里有無數機會可以傾訴,為什麼何遠從不說,為什麼何遠寧願自己策劃復仇也不願意向他求助,為什麼何遠……不能信任他?

    “從公從私,從法理從道德,我不會跟方稷合作。你應該明白這一點,可你仍覺得我會接受方稷背後的南方系資源。你覺得我會為了這些東西出賣你,和你站在對立面?何遠,你到底……到底有沒有心?”

    何遠頭皮麻了一下,也有點想炸︰“傅嵊,你問我要心,問我要信任,那你為什麼故意隱瞞和北嘉?你為什麼打著將他留在身邊應付外界的想法?”

    傅嵊︰“我說過我要用他的信息素——”

    “你是真不知道AO高匹配度信息素之間的吸引力還是跟我裝傻充愣?你從十幾歲開始訓練對O信息素的抵抗力,你應該更深刻明白一直壓抑發1情期的A遇到高匹配度的O會更加難以克制。方高F是人渣,喜歡故意說惡心我的話,可他有一點說的很對,你能抵抗一時的生理天性,不能抵抗一輩子,一旦你破戒,你就會越陷越深,直到我變成你恨不得除之後快的麻煩。”

    傅嵊怒瞪著何遠,眼里似乎燃燒著兩簇血紅的火焰,他一字一句說︰“第一次被誘導發1情期,你以為爺爺他們為什麼不直接將和北嘉扔進禁閉室將我們倆關在一起,還找你過來?”

    何遠攥緊拳頭不言語。

    傅嵊︰“因為我差點掐死和北嘉,我自殘,我說我要你,他們讓你過來,想用你的信息素迷惑我,讓你勸服我接受一個陌生的Omega,而你,當真把我推給一個Omega!何遠,那個時候我真的恨你。”

    何遠︰“你捱不過第二次第三次,總有你捱不過的時候。”

    砰——!

    巨響猛然響起,嚇得何遠心髒砰跳,差點就從座位上彈跳起來,愕然地看著一腳將鋼化玻璃桌面提出裂紋的傅嵊,不由對眼前這個渾身充滿殺戮暴戾的傅嵊感到一絲恐懼。

    傅嵊指著何遠說︰“你用自己的揣測定我死罪,何遠你是不是有病?啊?你他媽是不是有病?警察槍1斃犯人還得費勁找證據,找他們犯案的證據,你倒好,你用自己的揣測直接給我判死刑。何遠,你不能因為你哥被方稷辜負就覺得天底下所有A都一樣,你不能用你哥的事例來照模子把我們倆給套進去!”

    何遠也啞了嗓音,指甲掐進掌心,他不想跟傅嵊吵架,就算最害怕傅嵊會像方稷那樣選擇天命O的時候,他也抱著自尊不肯跟傅嵊撕破臉皮,可現在面對傅嵊的指責,他卻無端生出委屈和惱怒。

    “我哥那麼慘烈的例子還不夠我警惕嗎?傅嵊,你指責我憑揣測定你死罪,那我問你,和北嘉追求你,你為什麼沒有拒絕?你們認識的那一個月,你為什麼沒告訴我?你敢說你那個時候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比起我,你的父母朋友更喜歡和北嘉,和北嘉長袖善舞,更懂得如何當一個體面的將軍夫人。而我,不求上進,不喜社交,不得你父母朋友的喜歡,相比較起來還是和北嘉更省心不是嗎?尤其他還是一個跟你百分百契合的O,你有一定幾率會深愛他——”

    “在這無數優越的前提條件下,你敢說,你沒有一絲一毫的動心?”

    傅嵊沉默。

    何遠嗤笑,“你選擇和北嘉出于最優利益的排解,你本來就是會看在利益的份上做出最優選擇。所以傅嵊,你覺得我不信任你很難以接受嗎?”

    傅嵊︰“你從沒說過這些話。”

    何遠指出來︰“有些事情不需要明說,說開了就是撕破臉、撕破關系的時候。”

    “撕破關系?”傅嵊念著這幾個字,輕踹著有裂紋的鋼化玻璃,眯起眼楮說︰“你想跟我撕破關系?”

    何遠︰“我騙你,你瞞我,不撕破還能怎麼粉飾太平?”

    傅嵊可以委屈一時,可以自卑一時,也可以一時不追究,不揭開謊言,可是他不可能一輩子不聞不問,兩人之間的問題會成為一道不可愈合的傷疤,不去撕開膿瘡,傷勢就會越擴越大,隨時間而痛不可抑,直到足以殺死兩人。

    傅嵊深呼吸,忽然背對何遠,抬手蓋住眼楮,不想看見何遠,他想冷靜一下,他怕被何遠的三言兩語激怒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時間靜悄悄的過去,誰也沒有先開口說話,何遠倚靠在沙發上,蜷著手心,整個人疲憊不已。

    良久,傅嵊說︰“和北嘉的出現不是偶然。”

    何遠一怔,抬眼看他。

    傅嵊︰“你有你哥的例子在前,所以不相信我能抵抗生理天性。我、我的家人朋友,不止有方稷這一個例子,A和B在一起難免會受生理天性影響,多數結局慘烈,少數割掉腺體淪為平庸,或者使用抑制劑,或者幸運的沒踫到信息素契合的O,所以可以攜手走一輩子。”

    他回頭看著何遠說︰“我的家人、朋友,不相信我們能長久,因為他們看過太多例子。愛有多深,之後就有多決絕,前後對比,反而變成浪子回頭的正確抉擇,無論A為B付出多少,都會被當成年少荒唐。你也一樣,何遠,你跟他們有區別嗎?你也會覺得我為你做的抗爭都是年少荒唐,你眼里的我,有一天會跟自己的O開玩笑似的說起曾經為一個B要生要死,然後乞巧討好生氣吃醋的O,你是這樣想我的是嗎?”

    何遠動了動嘴巴,想反駁,卻口干舌燥。

    “你是這麼想的。”傅嵊平靜地說︰“你以為我會為利益出賣公理背叛你,你以為我曾經為你自請前線是為了拼軍功——是,我是理智多過感性,我遲早會去前線,去那里既是為了你也是為了軍功,為了升遷為了權利,但是何遠,你不能完全否定我就是為了你提前申請去前線,我九死一生的時候拼命活下來想的人是你,信念是你。”

    “你不喜歡交際,安于現狀,和我的家人格格不入,從來沒有表現過想要融入的熱情,你彬彬有禮,我沒辦法強行改變你的愛好,不能逼你上進,不能逼你進我的交際圈……我原來還怕你太純良,斗不過那群人。”傅嵊露出嘲諷的笑,應該是想起何遠欺騙他的事。

    “我的確動搖過,懷疑過,我想知道你我到底對不對。”頓了頓,傅嵊又說︰“也可能是你太溫和,讓我以為你永遠不會走。”

    何遠眨了眨眼,喉嚨口像被什麼堵住,有點難受。

    他蓋住眼楮,掌心里有溫熱的液體浸濕。

    “所有人都說AO天生一對。”傅嵊沉默了很久,說︰“但是不行。我試過,不行。那一個月里,我放任和北嘉追求,一是為了解決疑惑,二是和北嘉並非偶然的遇見,他被我的政敵推送到我身邊。”

    傅嵊蹲下來,握住何遠的手腕將其強硬的拉下來,掐住何遠的下頷,直勾勾盯著他的眼楮︰“何遠,我已經用事實證明我可以抵抗生理天性,你沒有理由再判我死罪。”

    何遠小幅度的搖頭,咬牙說︰“我不信。”

    他想道歉,因為傅嵊很誠懇,但他就是不相信,那一個月的隱瞞徹底引爆他對A的信任。傅嵊跟和北嘉來不及發生什麼,但是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傅嵊還能抵抗生理天性嗎?

    不行的,不行的。

    傅嵊牽住何遠下巴的力道收緊,似乎想憑此威嚇何遠收回他抗拒的態度,但何遠固執的回望,死也不肯後退示弱一步,一點也沒有以往好說話的溫和脾氣。

    何遠是讀書人,總在事關原則的時候死守原則,死不後退,讓人又惱又恨。

    “好,你不信!”傅嵊說︰“我瞞你是事實,為了權利讓你委屈是事實,但你騙我、利用我也是事實,我不問……不追究……”他其實還是想問到底利用佔幾分、愛佔幾分,但忍了忍還是像上次那樣沒敢問。“我們就當扯平不行嗎?”

    何遠想說這種事能這麼算嗎?

    但傅嵊封住他的嘴,決意不听,就像之前不問一樣,他知道何遠的打算,有些問題不能永遠粉飾太平下去,但是有些事更不能完全揭開,他寧願這些事像根刺一樣扎在心里,總比□□連心都沒有了好。

    何遠的臉頰有些紅,因為被吻的時間過長,氣喘得也有點急。

    他反手抓住傅嵊的手,抬眼看他,搖搖頭,很誠懇認真地說︰“傅嵊,我是喜歡你的。”

    傅嵊試圖縮回手,不想听下去︰“那就好,沒有什麼異議。話題到此為止,你餓了吧?還是先吃飯吧。”

    何遠不容他退縮︰“但我夢里一直都是全身嚴重燒傷的季常,跟方稷一家三口和樂幸福的對比。我很害怕,傅嵊。我一直都覺得有一天你會跟我說,或者我跟你說,我們離婚。”

    何遠想再說下去,被傅嵊急匆匆地吻回去,吻到何遠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才抱著何遠呢喃︰“算了,就這樣,我再也不問,你也不說,我送走和北嘉,我會讓爺爺別再插手我們之間的事。你跟季常……你想報復方稷——方稷沒那麼好惹,他不是方高F那種蠢貨,如果你實在沒辦法放下仇恨,我會幫你。我真的會幫你,何遠,你別……別再說那些話了。”

    何遠回摟住傅嵊的肩膀,溫柔地蹭了蹭傅嵊,指尖露出一根針管,里頭裝著透明液體,那針管是傅嵊用來打抑制劑的,還是放在原來的地方。

    傅嵊按照原來的屋子一比一打造,連抑制劑的注射筒都放在同樣的位置,何遠輕易就能找到。因為是一比一打造,所以連電子管家都是同一個款式。

    電子管家有一個睡眠模式,安裝有使人深度睡眠的無害液體,當程序打開時,液體會被催化成氣體發散進空中,而如果將液體取出,只需要一個小小的指令就可以了。

    傅嵊不知道這些家用電器的小秘密,哪怕他將原來的電子管家砸碎了送去化驗,也僅將注意力放在程序指令編程上面。

    何遠將針頭對準傅嵊的脖子,輕聲說︰“傅嵊,我們離婚吧。”

    傅嵊繃著臉,額頭青筋爆出,眉頭微微跳動,臉頰抽動,顯而易見他在強忍因何遠說出這句話時幾欲失控的情緒。

    “不可能!”傅嵊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這幾個字,“何遠,你死都別想!”

    忽地,脖子有一點刺痛,對危險極其敏感的傅嵊反應極為迅速,頭也不回,反手精準握住何遠的手將其扯下來,何遠吃痛,注射針筒滾落地毯。

    傅嵊撿起那根針管,凝神看了幾秒,隨手將其扔進垃圾桶,回頭看向縮在沙發,因偷襲失敗而害怕卻忍著不發抖的何遠,心想他怎麼敢呢?怎麼每次都在拋棄他之後還敢露出那麼可憐的模樣?

    “多少次了?何遠,你拋棄我多少次了?”傅嵊搖搖頭,喟嘆著說︰“我就不該求你。我應該……”

    何遠緊張地摳著手背,警惕地盯著傅嵊。

    “膃漣A。”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信息素騙局》,方便以後閱讀信息素騙局第10章 第 10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信息素騙局第10章 第 10 章並對信息素騙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