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 11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木兮娘 本章︰第11章 第 11 章

    這是11章後半段,前半段5千字沒法通過,改不了。

    ——————————————

    此後,何遠在關在這屋子里,每隔一段時間就是一次誘導劑 beta的情1熱期,傅嵊還專門請來醫生作記錄並調養身體,在建立兩人之間的身體和信息素雙重契合的基礎上,確保何遠的身體能夠承受且不會出現後遺癥等。

    傅嵊決心用這種方式解決矛盾,既然何遠不信他,那就用巴甫洛夫定律馴服彼此的身體和信息素,建立不可解脫的依賴,永遠糾纏到死為止。

    當這種聯系被建立起來,或許可以超越AO之間注定的、宛如重度毒1癮般的生理天性,可以解決他的發1情期,也可以根除何遠對他的不信任,所以這不是最好的辦法嗎?

    傅嵊不明白何遠為什麼表現得那麼抗拒和厭惡,但他固執地相信何遠會明白他的苦心。

    何遠頭抵著落地窗眺望樓下,忽地听到開門的聲音,他微微一動,默數過來送食材的勤務兵已經走到了哪里,現在應該是在客廳——一開始傅嵊只允許勤務兵將食材送到門口,然後是玄關,現在已經可以到客廳了。

    主要原因在于何遠被關押的時間太長,又是吃藥調理又被迫馴服身體和信息素,以至于精神狀態有點不太穩定,整個人表現越來越沉默,發呆時間變長且對食欲下降。

    他不想做飯,傅嵊只會簡單的菜式,最初不信任何遠,怕他一找到機會就逃跑,于是再忙也準時回來做點簡單菜式兩人一起吃。

    但換屆的日子越來越近,而且方稷也回來,對方主持方高F的葬禮,接手玉石毛料的爛攤子,追著一點蛛絲馬跡漸漸查到何遠身上。

    何遠處理得並不怎麼干淨,或者說他其實來不及處理後續,比如咖啡廳和路口的監控。

    傅嵊替他解決咖啡廳和路口的監控,卻不知道何遠在此之前還去過soulmate,也沒想到方稷居然連soulmate的監控都沒放過,這麼一查下去就看到何遠。

    起初沒懷疑何遠,可是查玉石毛料這事兒,一定越不過古玩街的老大于爺,就順理成章查到何遠跟于爺的忘年交關系,還輕易查到何遠去滇南出差的行程——這些行程都在學校檔案里,對方稷這類人來說,調出這些檔案只需要動用一點點權限。

    于是何遠被方稷盯上,而且方稷破釜沉舟聯系到傅嵊的政敵合作,轉過頭來籌謀向上爬。

    方稷從政,勢必需要對付傅嵊以及王元的親生父親,那位日前勢頭正盛的競選人物。

    傅嵊為了摘出何遠,也為了應付政敵,私底下已開始接觸那位大人物,原本中立,現在不得不站隊,因此最近越來越忙碌,連續兩三天沒辦法回來見何遠也有,只能叮囑勤務兵親自將食材送來。

    可何遠不動,食材爛掉。

    無奈,傅嵊改讓勤務兵送做好的飯菜。

    于是勤務兵從在門口到玄關,到此刻進入客廳,敲響何遠的房門,小心翼翼喊他出來吃飯了。

    何遠不動,勤務兵苦著臉說︰“如果您不出來的話,傅少將會親自過來。”

    之前何遠躲在房里當沒听見,半個小時後,傅嵊回來壓著他打了誘導劑,下午就在床上耗過去,第二天何遠就不敢再裝听不見了。

    那時他才知道傅嵊在屋里裝了很多監控。

    傅嵊人不在,卻時時刻刻掌控著何遠的行動。

    何遠摳了摳掌心,在勤務兵快撐不住想自作主張開門時,門從里面打開。

    勤務兵愣住,撲面而來都是攻擊性超級強的S級alpha的信息素,禁不住打了個冷顫,驚疑不定地看著何遠,傅少將的伴侶不是beta嗎?就算被完全標記也不可能殘留這麼久的信息素。

    這麼濃烈的信息素,得做多久才能留住,可傅少將昨天上午就飛外省出公差了啊!

    何遠越過勤務兵,低聲說︰“謝謝。”

    勤務兵條件反射︰“不用謝。”

    何遠已經到了客廳前,“這些天麻煩你了。”

    勤務兵低頭︰“不、不麻煩的。”

    何遠打開外賣,都是特別定制的飯菜,合他口味。他挑挑揀揀,沒什麼胃口,只問勤務兵︰“傅嵊在外省?”

    勤務兵︰“是的。”

    “什麼時候回來?”

    “我沒有權限知道。”勤務兵不好意思說道。

    何遠點點頭,放下筷子詢問︰“你帶通訊器了嗎?”

    “帶了。”勤務兵點頭到一半忽然頓住︰“少將說不能借給你。”

    何遠定定地看他,忽地笑了聲︰“我沒說要借,你當兵多久了?”

    勤務兵︰“五年。今年剛調到傅少將身邊。”

    “也是年少有為。”

    勤務兵不太好意思,緊接著催促何遠︰“您趕緊吃飯吧。不吃飯對身體不好,您太瘦了。”

    何遠︰“我是老師。”

    勤務兵哦了聲,不知道該怎麼搭話,也是因為何遠身上過于濃烈的alpha的信息素讓他忌憚。

    何遠不在意,繼續說下去︰“是首都大學的地質教授,帶過好幾屆學生……你知道地質教授教什麼的嗎?”他听到勤務兵的回答,輕笑道︰“差不多,勘測地質、水源,有時候會去全國各地撿石頭玩。滇南,滇南玉石你听過嗎?那兒賭石風氣興盛,當然水也深,不過說到底賭石也跟勘測地質有關,我偶爾會帶學生去玩賭石。”

    他自顧自說著,勤務兵到底年輕,二十出頭,逐漸被吸引,忍不住回話說起兩三個月前鬧得特別大的玉石毛料走私風波,听說還死了軍區大院里出來的人,網上什麼殺人滅口背鍋等陰謀論都出來了,但神奇的是沒過多久,這件案子就銷聲匿跡。

    何遠若有所思,從勤務兵提供的話里提煉出幾個信息要點,一是玉石毛料這案子匿跡了。

    方家用手里一些資源交換方高F以及滇南的玉石毛料走私,方高F被撞死,方家從毛熊那里牽起的走私線又被曝出,這就得是另外一筆交易,所以方家必須用其他東西來交換。

    案子匿跡,說明方家已經完成兩次交換,估計大出血。

    但第二次出血,方家拿不出籌碼,應該是方稷回來用其他東西交換,解決了這次的危機。

    二是手里接二連三丟籌碼的方稷估計找到靠山,可與那位大人物一較高下的靠山不多,恰好在這次換屆中參與競選的,只有一個。

    何遠心里有了人選。

    方稷回首都,等穩定方家、找到合作的靠山,一定會追查方高F的死,查到他頭上也是遲早的事。何遠設計謀害方高F的手段其實挺高明,但他留下的線索太多,方稷也不是草包,可能現在已經懷疑到他。

    何遠拿起筷子說︰“你告訴傅嵊,我想買些玉石毛料,國內國外、滇南毛熊,哪里的玉石毛料都成。”

    勤務兵愣住,他來這里沒有幾十也有十來趟,還是第一次听到何遠提要求,他以為何遠是家庭主夫、全職太太,從沒見他出門工作,沒想到還是首都大學的地質教授。

    他猶豫了一下,回答︰“您稍等。”

    言罷出門去請示傅嵊,何遠頭也不抬,挑著飯吃兩口。

    過了一會兒,勤務兵將通訊器放在何遠面前,只讓看著不準踫,通訊器開著視屏,另一頭是候機室的傅嵊。傅嵊盯著何遠打量幾秒,才緩和語氣問他飯菜合不合胃口,今天需要吃多少,又說自己什麼時候回去……最後才問他為什麼要玉石毛料。

    何遠懶得回話。

    傅嵊也不惱,就在候機室里埋頭辦公,不缺時間和耐心跟何遠耗,而且求人的是何遠,該著急妥協的人也會是他。

    果然何遠先開口︰“我想回學校。”

    傅嵊︰“你主動辭職了,職位空缺被其他人補上,大概率回不去。”

    何遠︰“隨便哪個學校都行,地質老師、信息安全老師,能接觸外界就行。”

    傅嵊︰“現在不行。”

    何遠沉默良久︰“書房里除了書和電腦工具,沒什麼特別的石頭。我習慣隔一段時間買些石頭回來研究地質。”

    這倒確實,何遠以前就算不出差也會帶些特殊石頭回來放書房里研究,然後帶去學校讓學生們長見識,因為擺家里的時間不長,所以傅嵊復制一個華裳公寓房間時沒往里放玉石毛料。

    傅嵊直勾勾審視何遠,何遠垂眸不語,因連續幾個月被關在房間里不曬日光不見陌生人,臉上呈現一種割離的蒼白脆弱感。

    “明天讓人送過去。”傅嵊終于松口。

    何遠就不再說話了,傅嵊又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才讓勤務兵結束通訊。

    第二天,勤務兵送來玉石毛料。黃昏時分,傅嵊結束公務回來,抱著何遠入睡,隔天就是注射誘導劑的日子,一晃兩天過去。

    何遠現在已經能承受兩天的發1情期,再繼續下去或許可以跟Omega一樣承受四五天,但這種心理 條件反射馴服只能建立身體和信息素的聯系,只會讓雙方依賴彼此的信息素,可最根本的信息素紊亂沒辦法靠beta紓解。

    傅嵊還得打抑制劑。

    一邊定期打誘導劑,一邊又靠抑制劑壓制激發的信息素,傅嵊就快觸頂信息素紊亂值,連醫生都開始勸他中止馴服計劃。

    結束短暫的情1熱期,醫生會定時上門檢查記錄,但這天何遠還在被窩里就被傅嵊連人帶被裹著匆匆帶走,直接塞進他平時出行的那輛武裝車,前後各有兩輛車護衛。

    他們前腳剛走,後腳就有人成群結隊進小區。

    傅嵊臉色陰沉,看那群人進小區直奔他給何遠安置房子的那棟樓走去,下指令開車離開後,緊箍著何遠一語不發。

    何遠心知肚明,閉眼假寐。

    車開上國道,後面突然出現一輛車跟蹤,幾次試圖撞上來,跟亡命徒似的,毫不在乎是否會出車禍。傅嵊毫不驚慌,甚至沒有多此一舉的下指令,後面護衛他的人就已經解決那輛車。

    眼見司機將車開向城郊鮮有人煙的地方,何遠終于覺得不對勁,他起身問︰“去哪里?”

    傅嵊回頭看他︰“我還以為你能一直憋著不問。”

    何遠握拳,心跳如擂鼓,原本被關在外環剝奪所有與外界通訊的工具,他就需要費心思才有逃跑的可能,如今傅嵊換了個更隱蔽的地方關押他,他還能怎麼逃跑?

    “到底去哪里?”何遠心慌,忍不住質問︰“傅嵊,你還要關我多久?”

    傅嵊︰“去一個你使再多小聰明也沒用的地方。”

    何遠瞪著傅嵊,不動聲色。

    傅嵊掐住他後頸,像掐住蛇的七寸命脈那樣輕描淡寫地說︰“這些天,你從勤務兵那里套出不少信息吧。”

    何遠低聲︰“只是一些聊家常的話題,他應該匯報過內容,你也可以查看監控。”

    傅嵊似笑非笑地看他︰“足夠你整理出想要的信息,比如方稷回來了,方家在玉石毛料走私和方高F關押期間外出車禍幾件事情上成功隱身。方稷解決了這些事,付出一定代價,他會查方高F的死,也會查到你頭上。”

    他湊近,鼻尖蹭了蹭何遠的鼻子說道︰“買石頭?研究地質?你開出的采購單里,混入幾款玉石毛料,得從古玩街那兒買。方稷盯著古玩街的老于,盯著我這邊的行蹤,我這邊一有動作,他那邊立刻就順著玉石毛料找到你住的地方。方稷不直接找我,拐著彎兒在爺爺那里說漏嘴。”

    何遠蜷縮著手指,企圖後縮。

    “剛才第一批進小區里的,是爺爺的人。國道上攔路的才是方稷的人。”傅嵊收緊掐何遠後頸的手,說︰“何遠啊何遠,我以為你夠聰明的時候,你又能讓我驚訝。”

    何遠抿唇不語,還不是失敗了。

    傅嵊冷冷地打量何遠,隨後松開他後頸,改為摟著肩膀說︰“你對付不了方稷,還不如聯手王元,讓他和方稷正面烽火交戰,但凡王元受點傷,他那位親生父親都會親自出手整死方稷。”

    何遠︰“他也會遷怒季白書。”

    王元的母親看重季白書,他那位父親卻很不滿季白書,雖然王元和王院士兩人都不在意那位大人物的看法,可對方權勢在手,要想報復季白書也十分輕易。

    “我忘了,你舍不得季白書受傷。”傅嵊在他耳邊呢喃。

    何遠皺眉︰“那是我哥。”

    “又沒有血緣關系。”

    何遠不願爭辯,幾個月的囚禁與被囚禁,傅嵊卻表現得比他這個被囚禁的還瘋,有時很清醒冷靜,卻做著瘋狂的事,甚至幾次質疑他對季白書的感情,覺得何遠對他這個合法伴侶還沒有對季白書的感情來得深。

    何遠被傅嵊清醒著發瘋的模樣嚇到,有時不自覺感到毛骨悚然。

    傅嵊見何遠保持沉默逃避問題,瞥到他脖子冒起的雞皮疙瘩,無所謂的笑了笑,低頭吻得何遠喘不過氣,察覺到何遠開始釋放留蘭香信息素。

    連續幾個月的馴服,何遠輕而易舉就會因他而情1動。

    傅嵊拉下車內隔板,咬下何遠的腺體,注入自己的信息素,在半道上完成一次腺體標記。等到地方,何遠全身軟得像水,被抱進安保森嚴、人煙稀少的山莊。

    那山莊也是傅家的產業,原本是別墅,後來擴建,就建成一個小型山莊,里頭設施齊全,像一個小型的封閉王國。

    傅嵊把何遠囚在這兒,別人輕易進不來,何遠也跑不出去。

    沒人能找到這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信息素騙局》,方便以後閱讀信息素騙局第11章 第 11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信息素騙局第11章 第 11 章並對信息素騙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