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木兮娘 本章︰第12章 第 12 章

    小山莊里監控無處不在,夜色如墨,樹影狂亂,狂風驟雨,厚重的雲層驟起紫藍色閃電,如騰蛇歷劫,轟天動地。

    暴雨傾盆。

    警衛室里只有兩名警衛在排查監控,主樓那一側燈火通明,成為深山里唯一的光亮來源。

    其中一名警衛看了眼外面糟糕的天氣,說︰“能抓回來嗎?”

    另一名頭也不抬︰“出動四十幾個退伍軍人,還有三條警犬,你說跑得掉嗎?”

    “不一定。”警衛說︰“小山莊里到處都是監控,尤其主樓監控密集,小何先生還不是照樣跑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一直低頭的警衛年紀較長,抬頭看外面的天氣說︰“暴雨天最容易逃跑,也最難逃。如果傅先生沒調頭回來的話,應該就跑了。”

    他們警衛室離主樓最遠,也知道那里面關著一個beta,據說是傅先生法律承認的伴侶。

    beta被關了兩個多月,監控盯著,警犬在附近養著,還有退伍軍人被雇佣來巡邏、看守,結果還是讓beta找到機會逃跑。

    一開始發現beta失蹤,傅先生帶人出去追,就快到城里,夜里大雨傾盆忽然返回,重新查看所有監控和小山莊才知道原來beta還躲在里面,直到電閃雷鳴、人都走了,才腳步蹣跚著離開。

    年紀小點的警衛想起一個小時前突然出現在監控的傅先生,額頭還有沒摘下的紗布,血跡若隱若現,但是臉色鐵青,渾身被濃烈的鐵蚳信息素包裹,冷冷地盯著監控錄像,當看到逃進風雨里的beta,凝固的信息素瞬間翻滾涌動,隨後便出去,漫山遍野都是探照燈和狼犬的吼聲。

    警衛還想再說話,忽然听到外面狼犬、人聲吠天,不由跑到窗邊探頭向外看,卻見是臉色冰冷的傅嵊攥著beta的手腕回來,身後是雕塑似的山莊守衛。

    狂風吹得泡桐左搖右擺,暴雨如黃豆大小, 里啪啦砸下來,被A箍在身邊的beta臉色蒼白如紙,嘴唇毫無血色,渾身濕透,看上去楚楚可憐,很是單薄。

    他們身後是被牽住的三條狼犬,正吐著舌頭呼哧呼哧喘氣,再後面是陸續回來的汽車。

    那警衛還想再看兩眼,卻見遠處走過的傅嵊突然抬頭,目光銳利至極,嚇得他渾身一僵,趕緊躲回去。

    好在傅嵊此時並無追究他們的心情,年紀小一些的警衛對年長的警衛說︰“我終于看到主樓那個beta長什麼樣了!”

    年長的警衛︰“好奇心別太重。”

    “不是,真的,也不是說特別好看,至少比不上歌星和北嘉樣貌艷麗囂張,不過氣質溫潤,很像一個讀書人,就比和北嘉出色。”年紀小一些的警衛不以為然,侃侃而談︰“听說還是大學教授。”

    “不愧是大學教授!您說他怎麼那麼能耐?悄無聲息侵入山莊的安保系統和監控系統,篡改外面的電網和監控,利用傅先生的發1情期和雨夜策劃逃跑,把小山莊里所有人耍得團團轉。可惜只是一個beta。”

    年長的警衛皺眉,呵斥小年輕不要妄自議論雇主家的事,做好他們自己的工作就行。

    年紀小一些的警衛到底不想丟掉條件優越的飯碗,于是訕訕閉嘴不再說話。

    此時,主樓燈火通明。

    何遠被放在沙發上,冷得瑟瑟發抖。

    他在封閉的地方藏了十幾個小時,擔驚受怕,直到夜色完全黑下來才敢逃跑,卻是在暴風雨中徒步逃跑,沒過多久就在追擊和狼犬包圍下被傅嵊帶回來。

    此刻有些頭暈,感覺身體不是很舒服。

    他趴在沙發上,一語不發。

    對面則是同樣渾身濕透的傅嵊,濕1漉漉的黑發垂下來,差一點就能擋住眼楮,立體深邃的五官沾著雨水,深黑色的眼楮死死盯著何遠。

    傅嵊抬手,摸著額頭的紗布,將其一把撕開,露出血肉模糊的傷口。

    那是何遠在他發1情期快結束之際用鈍物砸出來的傷口,清醒後只作簡單處理,這會兒被水淋濕,還沒愈合的傷口又開始滲血,傳來一陣陣刺痛。

    傅嵊不以為意,這刺痛反而能讓他保持清醒。

    “你又跑了一次。”傅嵊撫摸額頭的傷口,“在我以為你接受我的時候,又是致命一擊。”

    經過幾個月的馴服,何遠已經快可以適應alpha的強度,彼此信息素的聯系就快成功建立,他卻又跑了。

    傅嵊呢喃︰“方稷查到你跟方高F的死有關,聯手他人逼我交出你,我在外面奔走,應付方稷的針對,一心為你著想,結果你想殺我。我的愛人想殺我——?”

    何遠眉頭緊皺,身體蜷縮,心髒、胃和腹部都在疼。

    傅嵊蹲下問他︰“何遠,你當時只是想打暈我,不是想殺我對不對?”

    何遠抬眼,目光游離于傅嵊瘋得有些厲害的面孔,聲音很輕︰“你說你會把槍放在床頭……我沒找到。”

    傅嵊臉色劇變,不敢置信地瞪著何遠。

    何遠嘆氣,看向門口的方向,沉默半晌說︰“騙你的,我沒想殺你。傅嵊,用信息素誘導劑馴服A和B的信息素是錯誤的思路,你會加速信息素紊亂……連醫生都不來,他應該勸過你停止馴服的計劃。”

    傅嵊︰“山莊里不是沒醫生,這借口是你自己想的。”

    “不是換了嗎?之前的醫生被你遣返了。”

    傅嵊握住何遠冰涼的手腕,目光落在他的腹部,答非所問︰“調理了兩個月,醫生說你現在的體質足夠受孕。”

    聞言,何遠瑟縮了一下,試圖收回手。

    傅嵊牢牢握住︰“我會處理好方稷的事。”

    “不用。”何遠拒絕。

    他知道傅嵊不會無緣無故說這些話,聯想他剛才在叢林里被怒火沖昏頭腦說出的話,何遠不禁遍體生寒,傅嵊想用孩子跟幫他報復方稷做交換嗎?

    “你還可以拒絕嗎?”傅嵊溫聲說,低頭在何遠手指吻了吻,“我一直想溫柔對你,不追究我們之間的嫌隙,試圖解決你最大的困擾,解決你對我的不信任,我一直在努力。但你總是拒絕,我沒必要再跟你商量。”

    何遠氣笑,深深地凝視傅嵊,然後向後縮,搖搖頭說︰“不。”

    傅嵊臉上浮起一絲慍怒。

    何遠的目光越過他,看向大門的方向,低聲說︰“他們快到了。”

    傅嵊目光微變,“誰?”

    “傅嵊,我可以侵入安保系統和監控系統,當然也可以控制網絡聯系能救我的人。我沒天真到以為憑自己就能跑出你勢力駐扎的範圍,所以我聯系別人接應。”

    傅嵊笑了笑,“你能找誰?誰敢為了你得罪我?”他盯著何遠,試圖找出何遠表情的破綻,“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季白書,他會為你去求王元幫忙。但是何遠,就算是王元,他也不能從我手中帶走你。他爸也不行!你跟我是合法伴侶,結了婚,法律公證過,沒有任何人可以帶走你。”

    “是嗎?”何遠輕聲︰“你確定?”

    傅嵊淡聲︰“除非我死。”

    ***

    時間回到十幾個小時前,收到何遠加密信息的季白書很快將其破譯,看清內容,大驚失色,立刻找王元商量應該怎麼營救何遠。

    季白書按著太陽穴,溫聲說道︰“這個傅嵊是傅家的傅嵊?是軍部下任中將呼聲最高的、最年輕的少將傅嵊?”

    王元︰“是。”

    季白書怔住︰“他一直跟我說的丈夫,就是傅嵊?”

    王元點頭。

    “胡鬧。”季白書皺眉︰“怎麼能不跟我說?瞞了我這麼久,還騙我說他的丈夫是一個beta,何遠也太不知輕重了。還有你,你怎麼能跟著他一起不懂事?”

    王元舉起雙手,無條件認錯。

    “白書,現在不是追究我過錯的時候,不如先想辦法救出何遠。嗯……他信件里還說什麼?”

    季白書︰“何遠被囚在城郊外,傅嵊試圖馴服並建立他們之間的信息素聯系——太瘋狂了。”

    王元挑眉,倒沒覺得什麼,大概A更能理解A對伴侶的佔有欲和築巢天性,本質囚禁、強行建立信息素聯系都是alpha的築巢天性罷了。

    不過在季白書面前,他還是意思一下譴責傅嵊,畢竟他們跟何遠那對互相折騰的,可完全不一樣。

    “何遠讓我們去接應他。”季白書拍拍王元胳膊,催他趕緊動身。

    王元︰“不急,軍部傳來傅嵊請假的消息,說是發1情期到了。他以前用抑制劑度過發1情期,積攢很久的假期沒用,最近半年倒是多次請假……好了好了,別著急,我不廢話了。傅嵊應該跟何遠在一起,得等他離開,何遠才能找到機會逃跑,但我不覺得他跑得掉。”

    季白書看他,等他解惑。

    王元覺得他老婆可愛極了,長手長腳纏上季白書抱進懷里,像抱著一個大型玩偶,笑眯眯地說︰“首先,何遠所在的地方一定看守森嚴。其次,傅嵊這人就是軍隊里的流氓頭子,他真要想關住一個人,絕對不可能被輕易逃跑。就算逃了,可能等不到我們接應,人就被抓回去。”

    季白書著急︰“那怎麼辦?”

    王元︰“就算老頭出來說話,估計也得被甩冷臉,何況老頭不可能插手這件事。”

    如果對象是季白書,他那位冷血的老父親會出手管一管,換成何遠就不行了。

    “別著急,我們管不了,還有人能管。”

    “誰?”

    “傅家。”

    ***

    橘黃色的車前燈刺破雨夜,從緩緩打開的鐵門外頭開進來,停在主樓庭院正中間,從里頭下來一人,撐著把大黑傘,接下後座位一個拄著拐杖的老人。

    後面還跟著一輛普通轎車,同樣先後下來兩人,共撐一把大黑傘。

    管家匆忙出來,跟前面一人說了幾句,緊接著就都被迎進主樓大廳。

    警衛室年紀小的警衛傾身仔細看監控,心里跟跑進去一只貓似的好奇不已,到底來的什麼人?將會發生什麼?可惜他沒權限觀看主樓里的監控。

    此時主樓大廳,傅嵊順著何遠的目光回頭看過去,正好看到移開的大黑傘下面傅老爺子陰沉的臉,頓時瞳孔緊縮,又見他後面緊隨著笑嘻嘻的王元和季白書。

    “我哥不能,王元不能,你爺爺應該就可以。”

    傅嵊回頭不敢置信地看著面色蒼白脆弱的何遠,“你防我到這種地步?”

    何遠抿唇。

    傅老爺子走近,身邊是跟隨了他一輩子的副官。

    他找個位置坐下,兩手搭在拐杖龍頭上,雖已蒼老但仍銳利的眼楮落在傅嵊身上,沉聲說道︰“如果不是他們來找我,我不知道你居然也會干出這種蠢事!”

    “囚禁,強迫,妄想建立AB之間的信息素聯系……簡直蠢不可及!”

    傅嵊擋在何遠前面,擺出順服的姿態,卻沒收起充滿攻擊的信息素︰“爺爺,這是我跟何遠的事。”

    “只是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傅老爺子驀然怒斥︰“別說你是傅家的頂梁柱,你一言一行都會影響傅家的聲譽,連累和你血緣相連的親人,你就是一個普通的傅家子孫,現在的行為也是踐踏臉面,連我都替你不齒!”

    “人家不願意跟你過,你死皮賴臉纏著干什麼?”傅老爺子戳著拐杖,恨鐵不成鋼地罵︰“我活到這把歲數,什麼事沒見過?有些夫妻的矛盾比你們還嚴重,老死不相往來,可是不願意過了、過不下去了,老老實實分手,一紙離婚證書簽下去,各過各的,說不定以後見面還能說說笑笑。”

    “沒有不願意過。”傅嵊抬頭對著傅老爺子一字一句說︰“我跟何遠很好,我們的矛盾很快就可以解決,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傅老爺子怒氣上涌,指著明顯虛弱不少的何遠說︰“這叫好?啊?傅嵊你滿腦子都是信息素,變瘋變蠢了嗎?跟我睜眼說瞎話!”

    老爺子憤怒至極,本來就不看好傅嵊跟何遠的婚姻,原本以為和北嘉出現,傅嵊回歸alpha的宿命,沒想到還是選擇何遠。那天之後,他就對傅嵊的事睜只眼閉只眼,打算少管。

    誰料他不插手,兩人能鬧到今天這個地步。

    王元和季白書找上門的時候,老爺子就陰沉著臉沒笑過,怎麼笑得出來?

    傅嵊是傅家年輕一輩最出色、前途最敞亮的,不出意外,等他走後,傅嵊就會頂替他成為傅家的定海神針。可現在傅嵊為一個beta而建立什麼狗屁信息素聯系,仗著自己是S級alpha折騰彼此。

    何遠一個beta照這麼馴服下去,最後不知道會變成什麼。

    而傅嵊,誘導劑頻繁使用已經讓他的信息素濃度釋放超標,近半年來經常處于暴躁易怒的狀態,看現在話說不到三兩句就開始擺出攻擊性,明顯難以自控。

    一個將來要在軍部當將軍的軍人不能控制自己,等于前程盡廢!

    這便是傅老爺子火急火燎到小山莊,決意插手傅嵊跟何遠的感情的原因。

    如今見到人,他決心更堅定了。

    傅嵊面無表情︰“何遠一時沒想通,等我們有了孩子,他就會明白我的苦心。我做法是對的,我是為了我們的將來。”

    孩子?

    傅老爺子和季白書都變了臉色,齊刷刷看向何遠。

    何遠抬眼,搖搖頭,低聲說︰“還沒有。”

    兩人都松了一口氣,傅嵊臉黑,陰鷙的目光落在何遠的腹部,嘴唇動了動,似乎怨恨為什麼還沒懷孕,好像覺得只要何遠有了小孩,他們就可以恢復到從前的美滿婚姻。

    “何遠……”季白書想靠近何遠,但何遠被傅嵊牢牢看顧,不準旁人走近一步。

    王元握著季白書的胳膊安慰他︰“耐心點。”

    “沒孩子就好辦。”傅老爺子看向何遠,臉色和緩了些,但語氣仍僵硬︰“我不問賀、方兩家玉石走私,方高F的死這兩件事,你在里面扮演什麼角色,也不問為什麼方稷一直針對傅嵊,一直找你。”

    何遠有些詫異,傅老爺子都知道?

    傅嵊仍是面無表情,圈住何遠的手腕,死死盯著傅老爺子,像一頭被困在圈子里的猛獸,眼見寶貝的獵物被拖走卻無能為力而顯得尤為煩躁、不安。

    他知道這些事瞞不過老爺子。

    老爺子幾年前退休,但傅家除了傅嵊,沒幾個人能挑大梁,而傅嵊也不到完全可以獨當一面的地步,所以老爺子偶爾還會看顧時局,大方向會關注一二。

    方稷回來,同人聯手,針對傅嵊和尋找何遠的動作都沒隱瞞,傅老爺子當然會知道。

    傅老爺子繼續問︰“何遠,你告訴我,你願意繼續跟傅嵊的婚姻,還是就此離婚?”

    “爺爺——!”傅嵊大聲喊。

    何遠顫抖著嘴唇,傅嵊卻扭頭怒瞪他,凶殘狠戾卻色厲內荏︰“何遠,你敢!”

    何遠不理他︰“您會幫我?“

    “我做主。”傅老爺子表情認真,讓人信賴︰“我擔下的保證從不失守。如果你願意繼續跟傅嵊的婚姻,我現在就走,以後不會再管你們小夫妻之間的事。如果你現在點頭離婚,我會押著傅嵊簽下離婚協議書。”

    何遠︰“好。我想離婚。”

    “何遠……?”

    傅老爺子︰“傅嵊,听到沒有?”

    “爺爺,我跟何遠是夫妻間的事,我們會自己解決。我保證,我保證一定會解決。”傅嵊盡量放松姿態,試圖說服傅老爺子別管︰“哪對夫妻沒有矛盾?我跟何遠……只是一些小矛盾,你看我們在備孕呢,我快三十了,何遠年紀也不小,過了年,我們婚姻滿七年——對,七年之癢,我們只是遇到了婚姻中的小問題,跟尋常夫妻一樣。您看,我們準備要一個孩子,您和奶奶不是一直催嗎?”

    傅老爺子不語,不為所動。

    傅嵊放低語氣,態度強硬︰“爺爺,您別管,您也別逼我。”

    傅老爺子握住龍頭,閉上眼楮,喊了副官的名字。

    副官上前兩步︰“傅嵊,你別讓人為難。”

    副官從年輕時就跟著老爺子,退休後也被聘到身邊當保鏢,名為上司下屬的關系,實則是老朋友。因為他是武官,曾經教過傅嵊,算傅嵊的老師。

    真正動起手來,傅嵊不一定能贏。

    但現在情況不同,何遠要被搶走了,傅嵊不能忍受,他咬緊牙關,青筋暴起,咬肌肌肉因為繃得太緊而輕微抽搐。

    副官走過來,伸出手,想帶走何遠,傅嵊暴起,同他拳打腳踢,你來我往,打得不分伯仲。副官一個側踢向傅嵊的腰眼,傅嵊迎上去,被踢得仿佛五髒六腑都因此地震了一番,疼得喉口腥甜一片,就地倒下後朝副官的腳踝踹過去。

    他們倆都是練過的,一腳一拳都是能把鐵板砸出坑來的力道。

    副官盡管反應很快,腳踝仍被踢中,頓時就麻了,差點站不起來。

    傅嵊打紅了眼,乘勝追擊,毫不留情將剛才被打以及伴侶被搶的憤怒統統宣泄出來,副官一時招架不住,連連後退。

    季白書有些擔憂,王元仍不慌不忙,將目光落在落座後就沒動過的傅老爺子。

    這位可也是位老將、猛將。

    傅老爺子睜開眼,看向何遠。

    何遠臉色蒼白,唇色也蒼白,氣質溫溫和和,書生氣十足,如今多添了幾分弱不勝衣,更是引人心動。如果他不是beta就好了,比起和北嘉,傅老爺子更滿意何遠的品性。

    讀書人,他們傅家就差點書香氣。

    經方、賀兩家的事,傅老爺子才知道何遠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也不是良善軟弱的家庭主夫,他有雷霆之怒,也有一擊斃命的懾人手段,這樣的人就算是beta也勝過和北嘉。

    可惜傅嵊偏偏是一個S級的alpha,偏偏何遠是一個beta,他們倆的婚姻也已經走到破裂的地步。

    傅老爺子無聲嘆氣,按住龍頭拐杖的某個機關,從里面拿出一把槍,起身對準打紅眼的傅嵊的脖頸,瞄也不瞄的就是兩槍,每一槍都正中目標。

    傅嵊按住脖子,麻醉子1彈的藥效很快發作,勉強撐住,腳步踉蹌︰“爺爺……?”

    副官很快將他擒拿住。

    傅嵊行動被縛,竭力抬頭尋找何遠,舌頭被麻痹了,仍不停歇、不放棄的呼喚︰“何、何遠……”

    別、別走,別離開……

    如果何遠不喜歡誘導劑,不希望建立信息素聯系,那他以後就不用了。

    “何遠……別……”走。

    季白書快步過去,摸到何遠冰冷的雙手,再看他臉頰有點紅,發現額頭滾燙,應該是發燒,可全程冷著臉強撐沒讓人發現他不對的地方。

    垂眼,見他濕透的衣服里面滿是痕跡,便知在小山莊里過的什麼日子。

    季白書趕緊脫下外套蓋在何遠身上,王元見狀,脫下自己的衣服給季白書披上。

    季白書體弱,就是在夏天也容易著涼。

    何遠靠在季白書身上,勉強起身︰“沒事,我還能走。”

    傅老爺子讓人拿出一式兩份的打印好的離婚協議書,說︰“簽不簽隨你。什麼時間去民政局也隨你定,這段時間我會關著傅嵊,到時會押著他過去。”

    離婚協議書簽不簽其實都無所謂,真正離婚還得去民政局簽字,何遠知道傅老爺子此舉是想打碎傅嵊的妄想。

    何遠抿唇,手指蜷縮著,身體冷得輕輕顫抖,眼角余光掃到失去行動力的傅嵊,狼狽的傅嵊,然後慢慢走過去,拿起筆,腦海中閃過六年的婚姻,初見時的傅嵊,保護他的傅嵊,朗笑著說要工資全部上交的傅嵊,抱著他窩在沙發商量要不要養一條狗、卻因為他不太想負擔一條生命而放棄的傅嵊……

    很多很好的傅嵊在腦海中一一浮現,最後才是不好的傅嵊,發1情期強迫他的傅嵊,發瘋的傅嵊……才那麼少的,不好的傅嵊。

    何遠一筆一劃,認真寫下自己的名字。

    寫完後,抬起眼,不禁驚愕地看到傅嵊悄無聲息地注視他,眼楮紅彤彤的,好像哭過一樣,仔細一看,又能看到臉上濕濕的痕跡,只他分不清是殘留的雨水還是眼淚。

    ……不可能吧,傅嵊怎麼會哭呢?

    之前彼此鬧得最狠的時候,傅嵊也沒哭,他只會暴怒,只會怨恨,恨他拋棄的行為,用強硬的、過分的手段馴服他。

    何遠垂眼,被季白書攙扶著走出主樓大廳,一進入汽車立刻疲憊的躺倒,把頭枕在季白書的大腿上,就像兒時被季白書收養,生病了很難受的時候,被溫柔的哄著,才能入睡。

    汽車車燈亮了又熄,來了又走,夜雨依舊,不減分毫,反而有越來越烈的趨勢,仿佛台風天提前來了一樣。

    警衛室的年輕警衛百無聊賴,好奇不已,但實在難窺豪門辛秘。

    傅嵊半身麻痹,一動不動。

    副官低頭一看,愕然驚呼一聲,原來傅嵊不知何時握了把碎瓷片在掌心,往胳膊劃下一道一道的傷痕,利用劇烈的疼痛刺激麻痹的身體,想攔下跑了的何遠,又被不知情的副官壓制。

    等何遠真的徹底跑了,傅嵊才心如死灰似的,放棄掙扎。

    何遠……跑了。

    何遠真的跑了。

    傅嵊掙扎著撲到桌子,抓起那份離婚協議書,死死盯著下面兩個字,何遠,何遠。

    何遠怎麼會說不要他就不要他了?

    何遠不要他了,真的不要他了。

    傅嵊其實從沒想過何遠真的要跟他離婚,何遠說要離婚,他很生氣,但潛意識里覺得何遠不會真的不要他。

    他自怨自艾地覺得何遠不喜歡他、不愛他,可是六年的相處、六年的婚姻,只要回頭就能看到何遠從始至終的溫柔,他心里真的相信何遠不喜歡他嗎?

    不是的,他只是受不了何遠騙他,一直找理由發泄,找理由定罪何遠,想借此綁住何遠,想要他的重視、他的熱愛,想要何遠眼里心里都是自己,不要什麼季白書和報仇。

    他必須眼里心里都是傅嵊才對。

    所以傅嵊任性撒野,肆無忌憚地作,一味逼迫何遠,要他的承諾,要他們之間建立不可切割的羈絆,他覺得何遠說離婚只是氣話,他會明白自己的安排。

    可是,何遠怎麼會真的要跟他離婚?

    傅老爺子見一向驕傲自負的長孫如今變得又瘋魔,又失魂落魄,也是唏噓擔憂,勸他好聚好散,感情這種事本來就是一時痛,快刀斬亂麻很快就能過去。

    傅老爺子在這圈里,活到這把歲數,的確什麼夫妻矛盾都看過,有些人年輕時要生要死,以為分開就活不下去,最後還不是娶了新老婆,妻兒成群,壽終正寢?

    “方稷是一個例子,他可以說是不夠深情,那剛才的王元,他父親當年跟他母親也是大院里人人羨煞的夫妻,最後一樣離婚收場。婚姻,愛情,不會因為一個人的離開就終止。”

    傅老爺子語重心長,他一把年紀了還跟人討論這些也是難為了。

    “傅嵊,放過何遠吧。明天去公證離婚,放他自由——”

    勸說的話語戛然而止,因為傅老爺子看到那份離婚協議書上落下的水珠,驚愕失神,怎麼也想不到傅嵊會因為何遠的離婚而……哭了?

    自傅嵊記事起就是大院里的小霸王,被打得頭破血流也沒哭,更別提少年、成年的傅嵊,根本沒再見他哭過,這人就鄙視男人掉眼淚,性格自負得不行。

    哪里想到,這麼大了,卻因為beta不要他而掉眼淚。

    傅老爺子頓時沒話說了,看著佝僂著背的傅嵊,看著身軀高大的長孫匍匐在狹窄的矮桌邊,渾身還是濕的,額頭的傷口還滲血,褲腿上都是泥點子,狼狽又髒亂,不由重重嘆氣,拍了拍他的後背。

    傅嵊嗓音無力疲憊,“爺爺,我真的喜歡何遠。”

    傅老爺子頓時心酸不已。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信息素騙局》,方便以後閱讀信息素騙局第12章 第 12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信息素騙局第12章 第 12 章並對信息素騙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