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 13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木兮娘 本章︰第13章 第 13 章

    何遠從睡夢中驚醒,听到房間外傳來的小孩聲響,看著門縫里泄進來的光亮,神色恍惚,終于確定他離開了小山莊。

    季白書和王元帶著傅老爺子冒雨連夜抵達小山莊,逼著傅嵊跟他離婚,一切都不是夢。

    何遠愣怔之際,季白書握著水杯和藥丸出現在門口︰“醒了?”

    開燈關門,房間內亮如白晝。

    季白書進來將白開水和藥丸都遞給何遠說︰“補氣養血的。”

    何遠沒說話,接過藥丸一口吞下,然後聲音沙啞的問︰“什麼時間了?”

    “你發高燒,去醫院吊水,回來後睡了十幾個小時。現在是晚上八點半。”

    何遠點點頭,靠在床頭發呆。

    季白書拉著椅子坐下來,溫和詢問︰“有話想對我說嗎?”

    何遠搖頭。

    “好吧。哪天想說就來找我。”季白書知他現在情緒不穩,可能不想談心事,也不適合追問,盡管他有很多疑惑。“關于傅嵊……和離婚的事,你想聊聊嗎?”

    “沒什麼好說的。他是alpha,我是beta,相戀結婚,感情破裂,鬧得不太愉快,等離婚就好。”

    何遠三言兩語撇清他跟傅嵊的關系,季白書卻覺得他是太在意,反而連他也不願意多交流。

    季白書︰“之後有什麼打算嗎?繼續教書?听說你辭職了。”

    何遠︰“有點事情要忙。忙完之後,可能會進修計算機專業。”

    季白書點點頭,何遠很有主見,一向能處理好事情,只是他和傅嵊的婚姻卻處理得不是很好。

    想起昨天離開時一直盯著他們看的alpha,還有送高燒中的何遠去醫院時順便做的全身檢查,看到結果時,季白書都有些心驚。

    誘導劑注射過多,信息素生長偏高于正常水平值,被S級alpha信息素多次完全標記,從里到外都被alpha的信息素浸透了,濃得叫人誤以為這是一個Omega而不是無法被永久標記的beta。

    這不是被正常對待的beta。

    在信息素領域里研究的季白書大概能猜出一二,再聯系半年前被送進醫院治療的傅嵊,基本猜到他們之間的矛盾。

    無非是信息素注定alpha和Omega天生一對,beta是意外和錯誤那一套。

    想了想,季白書還是放棄就這個話題切入聊天,畢竟他無法給出中肯有用的建議,雖然王元也是alpha但腺體受損,不受信息素困擾,所以他沒辦法用自身例子開導何遠。

    “有人查你查到我這邊來了。“季白書挑了個比較嚴肅的話題說。

    何遠抬眼︰“誰?”

    “元第一時間發現,保護了我和孩子。”季白書拍拍何遠的肩膀示意他放輕松,然後盯著他的眼楮看︰“那些人沖著你來的,何遠,你告訴我你做了什麼?你跟傅嵊……我等你想說的時候再說,但是這件事事關你的安危,你必須跟我交代。”

    何遠斟酌說道︰“是方家的人?”

    季白書臉色肅穆,“看來你知道。”

    何遠︰“方稷沒來找你?”

    季白書皺眉︰“他找我作什麼?”

    看來沒有想起什麼,但方稷查到季白書頭上就沒覺得愧疚?何遠心里冷笑,也對,季白書連臉都換了,方稷認不出來正常,何況他現在心里都是Omega,恐怕早就忘記從前的伴侶和孩子。

    何遠淡聲說︰“方家想通過我威脅傅嵊。之前玉石走私案件里,傅家一些子佷輩也有參與,但傅家全身而退,沒什麼損失,方、賀兩家卻損失慘重,如今方稷回來主持大局,自然不忿,想找一條扼制傅家的辦法……傅嵊是傅家的頂梁柱,打擊他就能打斷傅家的兩條腿,所以查來查去查到我頭上。”

    季白書︰“這麼說,你被傅家連累了?”

    何遠沒說話。

    季白書當他默認,不由嘆氣︰“你最近別出去走動。”

    何遠︰“我跟傅嵊很快就會離婚。”

    季白書︰“你們離婚,不是更方便抓你要挾傅嵊?說不定還會通過折磨你打擊傅嵊,什麼痛失所愛、一蹶不振——笑什麼?”

    何遠撐著臉頰,兩眼微彎︰“哥,你電視劇看多了吧。”

    季白書責怪地拍了一下何遠,溫和說道︰“明後天都是離婚的好日子,你挑一天回復傅老爺子。傅家太復雜,他們軍政兩界都混,心髒,你還小、單純良善,玩不過他們。”

    何遠笑了笑,有些心虛的摸鼻尖,大概只有季白書會覺得他還是個小孩,單純善良仿佛誰都可以掐死他一樣。

    不過想想季白書看誰都是善良听話的小孩,他心里也就平衡了。

    “好了,沒事起來走走,等會去吃飯。晚點陪小吉說點話,他整天念叨你。”季白書起身準備出去。

    何遠喊住他,說︰“哥,如果方家人找你,無論是誰,你都別理。”

    季白書有些驚訝于何遠鄭重的態度,想想自己估計沒什麼時間理會陌生人,再加上王元提起方家就一臉厭惡,便無奈應道︰“知道了。”

    何遠撓撓臉頰,目送季白書出房間,順手關上門,笑容就落了下來,悵然若失的感覺,腦海里是最後看過來的傅嵊,求著他別走的傅嵊。

    良久,何遠嘆氣。

    再抬眼時,目光冷淡,方稷這麼快查到季白書,雖有王元護著,難保哪天不會觸及真相,何遠不希望方家人再來髒季白書的眼,也不希望他們破壞季白書如今的幸福。

    何遠出房門,季小吉踉蹌著撲過來,抱住他的小腿,屁股一拱一拱向上爬,努力半晌還是爬不上去,抬頭委屈的喊︰“叔……”

    季小吉當年吸入過多濃煙,影響小腦發育,問題不大,就是肢體不平衡,但是大腦跟他爸爸一樣聰明。

    何遠抱起季小吉︰“作業寫了沒?”

    活蹦亂跳的季小吉頓時蔫了,他很討厭作業,明明所有題目都會、考試滿分,可是還要做作業。

    季小吉︰“不要說這些,叔還是我心里最好的朋友。”

    何遠︰“少來。你最好的朋友不是你現在的同桌?”

    季小吉︰“同桌是同桌里最好的朋友,叔是叔叔里最好的朋友。”

    “好邏輯。”何遠說不過他,把他拎還給王元︰“作業還沒寫,假期快結束了吧。”

    王元順手就把季小吉拎回書桌,攤開書本說︰“快寫。今晚九點前沒寫完,你爸爸又得陪你熬夜了。你忍心嗎?季小吉。”

    季白書的健康就是治小魔王季小吉的良方,百試百靈,于是季小吉乖乖趴在書桌旁一邊碎碎念如何炸毀學校一邊寫作業。

    季白書在廚房煲一家幾人喝的藥膳湯,王元就坐在何遠對面,時不時看一眼廚房里忙碌的季白書。

    “方稷在找你。”

    “我知道。”

    “傅嵊這段時間做的一些荒唐事被方稷有意無意散播出去,現在誰都知道傅嵊寶貝一個beta。但你跟傅嵊離婚後,傅嵊護不住你,有些人難免動歪心思,所以你最好離開首都去外面避一避,接下來會亂一段時間。”

    “嗯。”

    王元皺眉,半晌後嘆氣︰“方稷的事,我來處理。”

    何遠低頭應了聲。

    王元敲桌說道︰“方高F的死已經讓方稷懷疑到你頭上,他隨便透漏消息,說玉石走私被查跟你有關,到時就不止一個方家要你命。”

    何遠沒說話。

    王元見他實在油鹽不進,不由頭疼︰“方稷對不起白書,應該是我替白書討回公道。你可以放心,方稷主動投誠我爸的競爭對手,于公于私,我都會對付他。方稷回來首都,再想調走沒那麼容易。”

    何遠吃著飯,突然停下,回頭去看季白書。

    季白書看著兩個湯,一個是給王元和季小吉喝的,另一個是給何遠特意煲的藥膳湯。

    以前何遠生病,季白書就要徹夜照顧,因為他對很多藥過敏,所以為了增強體質曾有一段時間每天給他煲程序繁瑣的補湯。

    他是被季白書救回來的。

    季白書是何遠的哥哥、父母,唯一的親人。

    “你答應我一件事,”何遠看向王元,目光冷得刺骨︰“方家人絕對不能再來找季白書。”

    “不用你要求,我也會這麼做。”

    這時季白書出來,“你們聊什麼?”

    兩人結束話題,何遠說想念季白書的廚藝,被夸的季白書彎起眉眼笑得很開心,趕緊端來一碗湯給他。旁邊的王元吃味,說些酸不拉幾的話,惹來季白書的白眼,但也成功得到關注。

    何遠瞟一眼滿面紅光的王元,把臉埋進湯碗里,暗暗翻白眼,傻透了的A。

    ***

    何遠好得差不多,便確定好日子去簽字離婚。

    傅嵊形銷骨立,面色陰郁,直勾勾盯著何遠,身後則是傅老爺子派過來的人。

    “確定離婚嗎?”

    工作人員在窗台後詢問,何遠應聲,傅嵊只顧看何遠,工作人員得不到回應,見狀倒也見怪不怪,多的是一方恨不得趕緊離婚而另一方哭求耍賴不肯離。

    “證件帶齊了嗎?”

    何遠將證件拿出來,傅嵊那邊沒動,倒是他身後的人主動上前拿出證件。

    工作人員多看兩眼,心想連離婚證件都得旁人帶過來,怪不得鬧到離婚。

    離婚程序枯燥無聊,遞交離婚申請材料,然後審核,最後分發離婚證。拿到離婚證時間有長有短,如果夫妻協議過,當天就能領。

    工作人員拿走申請材料去審核,按步驟詢問離婚意願,何遠一一作答,顯然離婚心切,傅嵊閉緊嘴巴不肯說話,都是他身後的人作答。

    工作人員從詫異到無奈,到最後沒好氣的說︰“你是被綁架了嗎?每個問題都需要別人回答?”

    哪料傅嵊抬眼就說︰“是。”

    工作人員愣住,狐疑地看著面前幾人。

    傅嵊接著眼楮眨也不眨地說︰“我被綁架逼著離婚,我本意不想離。”

    傅嵊形容憔悴,再加上被鉗制太明顯,做出這副模樣來很有欺騙性,工作人員遲疑,“需要報警處理嗎?”

    傅嵊︰“麻煩你,多謝。”

    工作人員下意識拿起電話,何遠傾身說道︰“他開玩笑的,都是他朋友。我們確實感情破裂,沒有孩子和財產等糾紛,麻煩您繼續走程序就行。”

    傅嵊喊他︰“何遠。”眼楮紅紅的,有點委屈,有點祈求的意思。

    何遠低頭,給傅老爺子打去一個電話,後面的人在傅嵊耳邊說了幾句話,傅嵊盯著何遠,伸手想去抓他卻被躲過,而兩人之間又有其他人阻擋,他根本沒辦法再踫到何遠。

    傅嵊求著他︰“何遠,我們不離婚行嗎?”

    何遠盯著指尖。

    傅嵊突然掙開鉗制想抓何遠的手腕,不料何遠反應激烈的跳開,雖然很快發現傅嵊沒踫到他而鎮定下來,但那一瞬間的過激反應刺激到傅嵊,他整個人呆住了,看著何遠,流露出不敢置信和難過的神色。

    他不知道何遠怕他到這個地步。

    何遠的反應似乎比離婚更刺激他。

    何遠有些尷尬,他反應太大驚小怪,一瞬間自己都覺得矯情,“抱歉。”

    他道歉,傅嵊看上去卻更難過了。

    傅嵊嘴巴開合幾次,想說什麼,發現什麼都說不出來,腦子亂糟糟,心髒疼得難受,原本蓄勢待發、意圖在這段感情氣吞萬里的雄心在何遠躲避的目光、抗拒的動作和客套的禮貌下,輕易瓦解,潰不成兵。

    “商量好了嗎?”工作人員突然問。

    何遠應聲,傅嵊依舊沒听到似的,盯著何遠不放。

    工作人員︰“審核已經下來,沒問題的話,將注銷你們的結婚證。離婚證可以當天取,也可以緩幾天再說。”

    “今天取吧。”何遠說。

    傅嵊低聲說︰“改天1行嗎?離婚申請一個月內都有效,方稷在找你,給我點時間處理他們,然後再離婚,那時你會比較安全。”

    “就今天。”

    傅嵊有些失魂落魄,想著何遠有多討厭他才會迫不及待離婚,連一天都等不及。

    傅老爺子插手,何遠態度堅決,似乎只有他一個人試圖挽留,拼命做一些惹人討厭的無用功。

    “結婚證已注銷。”

    工作人員按部就班的告知程序到了哪一步,听在傅嵊耳里,像冰冷的催命符。

    傅嵊心里燒得慌,看著工作人員去打出離婚證,徒勞無功的看著,無能為力阻攔,又回頭看何遠,何遠偏頭去看窗戶外面,金色的陽光落在他身上,虛化了他整個人,好像下一刻就會突然化成煙、化成塵埃那樣,陡然消失在眼前。

    他被高高吊在空中,腳下是深不見底的懸崖,腳底只有一條薄如蠶絲的細線,稍一用力就會摔下去,偏偏兩邊都有人拿著火把灼燒這根細線。

    “何遠……”傅嵊嘴唇嚅動,聲音細如蚊吶,“不走好不好?”

    但除了在他耳邊轟隆作響,沒人能听見。

    “這是你們的離婚證。兩位從今天開始正式解除婚姻關系,從此以後,婚嫁自由,互不干涉。”

    ‘梆’一聲,手起刀落,紅章蓋下,送來嫣紅如血的離婚證,宣布他們不再是夫妻關系。‘錚’一聲,細線兩頭都被燒斷,傅嵊墜入不見底的深淵,完全被失重感淹沒,心慌得更厲害,以致四肢無力,呼吸都開始變緩慢,乍然間好像出現幻听。

    何遠拿了離婚證就走。

    傅嵊還在原地,怔怔地看著離婚證,直到被催促讓出位置,他才起身離開。

    傅老爺子的人見他沒拿離婚證,剛想拿起來,傅嵊去而復返,小心翼翼拿起離婚證妥帖的放在心口處的口袋里,掌心按著那兒離開。

    ***

    離婚過程無風無浪,何遠揣著離婚證回季白書的家,將離婚證扔桌上就趴在床上睡覺,直到晚上在餐桌上簡單提一句離婚的事,季白書和王元瞬間安靜。

    季小吉人小鬼大,已經知道離婚什麼意思,悄悄給他送來心愛的小熊和糖果,也乖乖寫作業不煩人。

    何遠在季白書家里住了三天,被當成易碎玻璃那樣小心翼翼對待,搞得他渾身不自在,很快在外面找了個房子搬出去。

    季白書挽留失敗,何遠決意搬出去住。

    新租房里家具一應俱全,就是沒有他熟悉的書籍和用慣了的東西,比如衣物、通訊器和銀行1卡等,都還在傅嵊那里。

    何遠去掛失銀行1卡,重新開了一張副卡來用,衣物和通訊器等東西可以再買,他不打算要回來,因為不想聯系傅嵊。

    搬出去住的頭一個月,何遠經常能察覺到一股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回頭去看又找不到,有時候半夜起來能看見樓下停著一輛車,白天起來又看不見了。

    如此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何遠撥通傅老爺子的電話說了這件事。

    那股視線、那輛車就沒有再出現。

    某天,何遠接到一個陌生通訊,對方一言不發,何遠喂了幾聲,意識到那邊的人是誰,于是也不說話,最後還是傅嵊敗下陣來。

    “老爺子拉下老臉聯系以前的人脈,硬是在這關鍵時期弄了幾個外派出去的任務讓我去執行。”傅嵊在通訊另一端說著話,“如你所願,你能清靜一段時間了。”

    “我沒想打擾你,只是有時候太想你,克制不住想見你。等我回神,已經出現在你周圍。何遠,我知道你想跟我徹底斷干淨,但是能不能……能不能別做太絕?至少,別那麼快,給我點時間適應,你能不能看在過去六年的情分上,就當可憐我,別對我趕盡殺絕。”

    “我不打擾你,遠遠地看你,行嗎?”

    何遠︰“優柔寡斷不是你的性格。”

    “不是優柔寡斷,何遠,我從來不是優柔寡斷的人。”

    何遠皺眉,不太懂傅嵊這話的意思。

    通訊另一端的傅嵊笑了,緊接著是一聲比一聲慘烈的咳嗽,仿佛喉嚨都要咳斷了一樣。但咳嗽聲很快消失,然後是遠離通訊器的悶咳,如果不是何遠听覺靈敏,估計听不出來。

    何遠皺眉,傅嵊感冒了?

    傅嵊以前受過傷,胸腔落下一點毛病,一感冒發燒就容易引發咳嗽。

    “沒什麼事的話,我還是先掛了。”

    那邊的咳嗽頓時消聲,似乎連呼吸都消失了。

    何遠猶豫了一下,掛斷通訊,踱步到窗前向下看,果然看到一輛車停在下面,傅嵊在車門口咳得腰都直不起來,二樓一戶人家在陽台養了狗。

    狗被吵醒,沖傅嵊的方向狂吠。

    有人被吵醒,脾氣火爆,就罵狗罵養狗的,也罵大半夜咳嗽的人怎麼不早點死。

    傅嵊好不容易止住咳,原地站了十幾分鐘,低著頭、弓著背,頭發看上去沒怎麼打理,很隨便的穿著衣服,模樣頹唐不已。

    夜風很大,溫度驟降到十度以下。

    傅嵊抬頭準確搜尋到何遠的房子,何遠動也不動,外面看不到他藏身的位置。

    傅嵊開始抽煙。

    何遠眉頭皺得很緊,感冒咳嗽吹寒風還抽煙,他想徹底廢掉自己的健康?還是想用苦肉計?

    一根煙抽完,傅嵊回車里,約莫過了二十分鐘,汽車才亮燈離開。

    何遠目送傅嵊的汽車走了,猛然回神,胸腔憋得疼,才發現原來剛才忘了呼吸。

    撐著額頭,何遠晃晃腦袋,感覺頭暈目眩,趕緊挪到沙發躺下來緩解這點不適,他最近的體力越來越差,時不時頭暈,也沒什麼胃口,大概是被關在小山莊里幾個月沒怎麼運動,體質一下變弱。

    何遠若有所思,或許該找時間報個健身班。

    ***

    這天,何遠去醫院體檢,路過婦產科,跟一對夫夫擦肩而過,其中挺著孕肚的男人小聲抱怨不舒服,頭暈,沒胃口不想吃,又說這次是他生,下次換丈夫生。

    何遠驚訝的回頭看他們,才知道兩人都是beta。

    beta……

    何遠盯著beta的孕肚,忽然有些悚然。

    他記得beta很難懷孕,女性beta懷孕率比較高,男性beta懷孕率低,尤其信息素偏向于A的beta,通常在同性伴侶中當top,很少會有懷孕的例子。

    何遠跟傅嵊結婚六年,不是沒有戴套的時候,半年來無數次被完全標記、被撐開生殖腔,然而每次醫生來檢查,傅嵊都是滿懷期待、失望而歸,所以久而久之連何遠都覺得懷孕幾率低至0,基本不可能有小孩了。

    他想著,應該不可能。

    半年來那麼多次都沒懷上,怎麼可能離婚前那一次就有了?

    何遠忐忑不安,上網查懷孕的征兆,基本沒中,心口的大石頭稍稍放下來,但在體檢之時,鬼使神差的多填報了HCG檢查這一項。

    做完全套體檢已經到了中午,而報告得下午才能出來。

    何遠打算先去接季小吉,結果在校門口被人攔下來。

    幾個人高馬大的保鏢攔下何遠,請他去對面的咖啡廳說幾句話。

    何遠問是誰,為首的保鏢說了個名字。

    何遠眼中玩味的笑意迅速褪去,只剩下令人悚然的冰冷。

    被帶到指定的位置,何遠漠然地看著座位上面孔精致白皙的Omega,Omega露出溫溫柔柔的笑邀請他坐下來,問他喜歡喝什麼咖啡、吃什麼甜點,禮貌的客套話很多,就是不願意主動做開門見山的那一個。

    何遠︰“于子明,方太太?”

    于子明,方稷的Omega妻子,聞言還是優雅的笑,“你果然認識我,我以為季常什麼都不會對你說。看來他也不是多寬容大度,也會跟撿來的弟弟抱怨丈夫移情別戀……他背後有沒有罵我賤人小三?”

    何遠夸他︰“你有自知之明。”

    于子明卻笑得更開心,似乎確信季常背後說他壞話,原來也是個會吃醋嫉妒的俗人這件事,讓他很滿意。

    何遠又說︰“但是在我哥‘意外’身死之前,我不知道方太太你的存在。”

    于子明的笑臉瞬間僵硬,瞪著何遠嘲諷的笑,慢慢拉下臉,面無表情的看他。

    “方高F是你害死的?方家玉石走私生意也是你收集資料捅出去的?”

    “方稷倒是對你毫不設防。”

    于子明揚起下巴︰“因為我是方稷的妻子。”

    他打量何遠,又說道︰“不過我沒想到你也能嫁給傅嵊,你們哥倆在這方面都很有天賦。還是你們beta,其實骨子里都會勾引人?”

    沒等何遠表態,于子明笑說︰“開個玩笑,反正beta就是被玩玩然後甩掉的,不過也能靠這個途徑實現階級跨越,血賺不虧。”

    何遠心態平和,沒有被激怒,看向監控的位置,埋下頭,低聲說︰“我當時查到酒吧著火的前兩天,有人以消防未過關的名義迫停季常的酒吧營業,然後被混混搬走里面的消防設施。著火當天,季常接了一通電話,然後精神不振,情緒不穩,才會跟來找麻煩的方高F幾人發生沖突,之後發生火災——”

    頓了頓,何遠抬眼看于子明︰“迫停營業,提前拉走消防設施,故意刺激季常精神,慫恿方高F他們找麻煩……都是你干的吧。”

    于子明微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當時已經跟方稷訂婚,沒必要對付一個被拋棄的可憐人。”

    下一刻,他卻對何遠比劃口型‘是我干的,怎麼樣’。

    得到親口確認,何遠反而很平靜。

    他答應王元不正面對付方稷是因為他的目標從一開始就不是方稷,而是他的Omega妻子于子明。

    何遠一向恩怨分明,傅家婧見死不救也是事出有因,他就毀掉傅家婧的事業。

    賀星文是幫凶,就該坐穿牢底。

    方高F和于子明都是殺人凶手,就都該償命。

    方稷只是情愛上辜負季常,罪不至死,就應該痛失所愛,一輩子活在痛苦的囚籠里,親弟、妻子皆因他而犯罪、因他而死,他該為此悔恨余生。

    方家人,也要為他們曾經有意無意的推波助瀾行為後悔。

    何遠捏著手指指骨,任憑于子明囂張得意的笑,在他面前無聲譏諷beta的痴心妄想,說著什麼身份什麼地位的人就該老實呆在他的位置,不要整天做些天真的夢。

    這些話從耳朵過去,何遠沒放在心上,只漫不經心的想著其他事。

    方家兩次玉石走私生意被砍斷,方高F被撞得粉碎,方稷才會帶著妻兒回來,親自砍斷方家臂膀換來一條生路。

    然後他會繼續追查,絕不可能放過坑害方家的人。

    他會查到何遠身上,然後發現他跟季常的關系,將一些他做過或沒做過的事情放出去,利用別人的怒火報復何遠,風聲會傳到于子明耳朵里。

    但只要何遠一日不跟傅嵊離婚,他背後就是傅家,而首都里沒人敢明目張膽的報復傅家,于子明也不例外。

    那些人的怒火無處發泄,除非何遠跟傅嵊離婚。

    如他所料,于子明出現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信息素騙局》,方便以後閱讀信息素騙局第13章 第 13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信息素騙局第13章 第 13 章並對信息素騙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