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 18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木兮娘 本章︰第18章 第 18 章

    首都公立大學計算機系大三網絡安全專業大課,隨著下課鈴響,一百多名學生陸續離開教室,後排幾個alpha男生互相起哄,不時回頭看講台上文雅清冷的男人。

    “……何遠,三十四歲,計算機系教授,教大二和大三,听說以前在首都大學當地質學教授,後來追求夢想毅然辭職,重讀計算機系,今年剛評的副教授。人長得盤靚條順,雖然是個beta,但是很受A和O的歡迎。單身爸爸,帶一個小孩,有興趣可以嘗試追求,不保證能追到手。”

    “行啊瘦子,才開學不到一個月,人底子全被你摸透了。”

    “廢話,我就吃這行的。GG,有興趣沒?有興趣找我,我當幕後——”

    “什麼意思?”

    “就是追求過程中的細枝末節,比如訂花啊、約會聖地啊……還有何教授個人興趣愛好,以及他的理想型,你想要的,我都能提供。”

    “你知道何教授的理想型?”

    有一把男低音炮從角落里傳來,眾人看過去,卻見是一個單眼皮冷白皮膚的alpha男生一邊抓著蓬松的頭發一邊剛睡醒似的問︰“何教授的興趣愛好你也知道?”

    “成、成昭?”瘦子驚訝得說話不利索,連忙點頭︰“何教授行情特別好,連外校都想追求他,消息一直賣得最好……咳,不過至今為止,沒人能拿下何教授。”

    幾個男生一起看著成昭,他是大學新生代表,一入學就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沒想到他也對何教授感興趣。

    瘦子問︰“你也喜歡何教授?如果是你的話,說不定能追到手。”

    成昭笑了聲,抬眼看向講台上的男人,面孔清秀白皙,氣質溫文爾雅又有些清冷,一笑溫柔如春風,既有著三十歲男人的成熟風.韻,又有著一直活在校園這座象牙塔里的干淨,不僅吸引學生,也吸引學校外面的豺狼虎豹。

    瘦子等幾個男生見狀,都知道成昭的確看上何教授了。瘦子很高興,這代表生意上門,于是挪過去,告訴他關于何遠的一些資料。

    ……

    教室後座幾個男生竊竊私語,何遠知道,但他沒搭理。

    手機屏幕亮了起來,何遠看了眼,是傅嵊的語音短訊,翻譯成文字內容如下︰

    何遠,你又遲到!你為什麼還不回來?

    你再不回來,我要帶妹妹去伯伯家里住了。

    就算伯伯趕我們走,就算傅爸爸求我們回家,我們也不要回去!

    何遠!你為什麼還不回我!

    何遠,你快點回我,你回我,我就原諒你遲到。

    何遠關掉電腦,隨手劃開手機輸入幾行字︰何小二,又玩你傅爸的手機?

    那邊飛快一條語音進來,何遠依舊選擇翻譯,他不喜歡听語音。

    不準叫我何小二!!我已經會寫名字了!

    唉,算了,不跟你吵。

    你快點過來,大家都在等你,下午去伯伯家,晚上還要去傅爸爸家,很忙的!

    何小二大名何雍,今年六歲,是何遠第一胎生下的兒子,性別beta,不知道性格隨了哪個,反正不像他也不像傅嵊,很早開始懂事,像一個老媽子特別喜歡操心。

    尤其去年生下二胎,是個女孩,性別alpha,抓鬮隨傅嵊姓,更讓何小二操碎心,他自覺自己是大哥,已經六歲,也算一家之主,家里除了傅嵊沒一個讓他放心,于是進化成一個脾氣暴躁的小包子。

    何遠翹著二郎腿,抬頭看去,後座的男生都走了,教室里只剩下他一個,便點根涼煙一邊慢慢抽一邊不慌不忙地回何小二的話。

    嗯,快到了。

    妹妹就拜托你照顧了。

    何小二語音飛快︰不用拜托,那你快點哦。

    何遠嘴角噙著一抹笑意,目光里也是笑意,指間夾著一根涼煙,煙霧彌漫在眉目間,這模樣像是一朵潔白的蝴蝶蘭盛開在有著薄霧的清晨,朦朧神秘,美麗神聖,格外勾人心動。

    成昭去而復返,看到這一幕的何遠,不由屏住呼吸,怦然心動,靜悄悄走過去,似乎能聞到何遠身上清新的味道,他似被蠱惑了一般,慢慢靠近何遠的脖子,本想聞一聞,卻忽然看見何遠腺體的位置有一個還沒結痂的咬痕。

    如冰水淋頭,成昭猛然清醒,死死瞪著那個咬痕,在心里安慰自己沒關系,誰都知道何教授單身爸爸多年,說不定只是一夜情。

    叩叩。

    “何遠。”

    突如其來的成熟男聲在教室里響起,嚇了成昭一跳,猛地回頭看去,卻見到門口站著一個高大的男人,額頭有白□□狀的疤,敲門的手放下去,僅幾秒鐘的時間,成昭就看清男人手腕有燒傷的疤痕。

    何遠一回頭,不僅看到傅嵊,也看到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的成昭。

    “成同學?”

    成昭有點驚喜︰“教授認識我?”

    何遠︰“新生代表發言,那天我在前排。”

    成昭有點失落,又有點開心︰“是我。”

    何遠︰“有事?”

    成昭︰“有,有些問題沒搞明白,想請教何教授,不知道您有沒有空?”

    “我隨時有空。”

    成昭很高興,挑釁地看了眼門口的男人,他將對方視為假想敵,或許就是何教授一夜情的對象,現在纏上來了。

    “回頭整理好問題發我短訊,我下回順便在課堂上說一遍。”

    “啊?”成昭失望,他設想的是兩人在奶茶店、咖啡廳等地方解答疑惑。

    “還有問題?”

    “沒……”成昭開口︰“教授,您現在有空——”

    “何遠,你再不走,我鎮不住你兒子了。”

    何遠將掐滅的涼煙扔進垃圾桶,收拾教材等物,傅嵊過來,非常熟練的接過他的東西,而何遠也很自然的遞過去。

    成昭見狀心涼,兩人的關系比他想象的還更親密。

    何遠擺擺手︰“成同學,下周見。”

    接下來都沒有他的公開課,成昭又是大一新生,沒法去何遠的專業課。

    傅嵊攬著何遠的肩帶他走出教室,成昭怔忪著走出去,在校道上遇見拿著何遠教材手機等人的傅嵊,憋不住少年盛氣,走過去直接問︰“你跟何教、跟何遠是什麼關系?”

    傅嵊看了眼成昭︰“辦過證的夫夫關系。”

    “不可能。何教授是單身爸爸。”成昭想也不想地反駁,隨即反應過來︰“大叔,你是何教授的前夫,只是前夫啊……”

    傅嵊活到中年,見過不少年輕氣盛的人,挑釁到他跟前來的也不是沒有,每年去軍隊里都能抓到一兩個刺頭收拾,相比較起來,成昭簡直像個幼稚的高中生。

    但他就是被這句‘前夫’給激起一點怒氣。

    傅嵊目光帶著些許壓迫,冷冷地看了眼成昭,又看向超市里出來的何遠,哼笑了聲︰“有兩個孩子的、同居的前夫。”

    成昭表情一變,臉色迅速陰沉下來,因為剛才他從傅嵊身上感覺到壓迫感,不自覺後退,氣勢上弱了幾分,現在又听他說這句話,擺明兩人不是簡單的P友關系。

    眼見何遠越來越近,成昭不甘心,留下一句︰“還不是前夫?現在在一起沒關系,反正我比你年輕。”說罷,轉身就走。

    何遠疑惑地看著成昭的背影︰“你們倆認識?”

    被一個算不上情敵的情敵挑釁,傅嵊那點突然而至的氣悶也突然地消散︰“剛認識。”

    他看著何遠,三十四歲的人了,還跟二十六七一樣,卻比二十六七的青年人更美麗動人。

    是的,美麗。

    何遠不是女性化的柔美,也不是Omega的嬌柔美,而是一種知性的、溫柔成熟的美麗,由內而外,一看見就會覺得他是美麗的。

    無關外貌,無關性別。

    所以這樣的何遠理當吸引他人戀慕的目光,正當壯年的、正當青春的,在校生或社會摸爬打滾的成功人士,他們都會不自覺喜歡何遠,將他當作繆斯、當作心中的白月光。

    要是換成七1八年前的傅嵊,估計這會已經嫉妒心、獨佔欲齊發,可他修身養性多年,主要也是被何遠磨得沒什麼脾氣了,尊重著何遠,也信任著何遠。

    “下午沒課吧?”

    “早兩天就調好了。”

    “項目呢?”

    “安排好了,讓他們明天之前別找我。”

    “不用批學生的項目吧。”

    “剛布置的,下周才交。你覺得哪個大學生剛下課就乖乖做項目?”何遠斜著眼楮瞥傅嵊︰“還有問題嗎?”

    傅嵊想了想,“不會突然開會?你同事不會突然叫你?”

    “你夠了。”

    “沒辦法,你有前科。”

    關于這點,何遠確實心虛,他以前鴿過幾次家庭聚會,遲到更是家常便飯,也不知道是不是前幾年精神繃得太緊,後來一松懈下來,整個人越來越懶散。

    “何小二、傅小思都送去我哥家里去了?”

    “王元剛好去接下課的季小吉,順便帶走小二和小思遠。”

    傅小思大名傅思遠,傅嵊親自取的名字,不知道傅小思長大後什麼感想,反正當時剛生產完的何遠听到這名字是有點肉麻的。

    何遠拎著零食袋上車,拆開一包薯片 擦 擦吃起來。

    傅嵊皺眉︰“你怎麼越來越愛這些垃圾食品?”

    何遠︰“你老了,不懂我們的快樂。”

    傅嵊︰“何同志,我才比你大三歲。”

    “三歲一代溝。你都快四十了。”

    傅嵊說不過何遠,搖搖頭︰“你被何小二帶壞了。”

    何小二喜歡上網,每天被限制一小時上網時間,還是能學到很多新的網絡用詞,然後在家里用、在學校用,甚至跟季白書、傅老爺子和傅奶奶他們對話時也愛用網絡熱詞,導致他們說話都古里古怪的。

    季白書還好,到底有工作。

    傅老爺子和傅奶奶兩個老的就不行了,一天天沉迷網絡,連同僚上司都有所耳聞,專門到他面前打趣。

    何遠卻不認可傅嵊這觀點,他覺得何小二太幼稚,根本說不上話,真正的原因就是傅嵊心態太老,當然他沒直說,嗯嗯兩句,繼續吃薯片。

    不過那薯片也沒吃多少,他就是嘗個味道,很快就覺得膩了。

    回頭給何小二和季小吉收拾就行。

    車子很快到季白書小區,傅嵊和何遠出來,先跟季白書說他們到了,然後才上樓。

    王元來開門,讓兩人進來,一邊回廚房一邊說︰“小孩子在樓下商場玩,白書看著他們,很快就回來。”

    “沒事,你忙去吧。”何遠到客廳翻出游戲柄開始玩。

    傅嵊路過丟下一句︰“玩一局就行,別忘了你已經近視了。”

    何遠隨口回︰“知道了。”

    何遠近視度數不深,他打算等深一點再去做矯正手術,現在能玩就多玩一會兒。

    傅嵊去廚房幫王元,兩個男人就政治時局這一話題可以聊得熱火朝天,何遠回頭看一眼,搖搖頭嘀咕︰“中年男人的通病。”

    一見面就聊政治。

    專注地玩游戲,一局剛結束,季白書就帶著三個小的回來。何小二和傅小思看到何遠飛奔過來,大的速度飛快,小的踉踉蹌蹌,大的先到反而停下來不肯親近,小的後來居上撲到何遠小腿奶聲奶氣喊‘爸爸’。

    何遠扔下游戲手柄,將傅小思抱起放到旁邊,看向生著氣的何小二便說道︰“爸爸遲到,爸爸道歉。”

    何小二重重哼一聲,還生氣。

    何遠順毛特別熟練,又說一句︰“爸爸沒有第一時間去樓下看你,是爸爸不對。”

    何小二︰“還有小思。”

    “嗯,爸爸也對不起小思。”

    何小二這才滿意地坐到何遠右邊的位置,拉開他的手,快樂地躺進爸爸的懷抱里。

    已經十來歲的季小吉長高不少,也沉穩不少,乖巧的喊‘何叔’就坐到旁邊去了。

    季白書︰“听小二說你們下午還準備回傅家老宅吃席?”

    何遠︰“嗯。”

    季白書︰“復婚的事?”

    何遠驚訝︰“我沒跟小二說。”

    季白書︰“半個京圈傳遍了,你松口復婚的時候,傅嵊見一個說一聲,逼著人家祝福,有些人沒詞了還得上網查一查,防止傅嵊晃到他們跟前說。”

    雖然傅嵊通知的時候,很多人第一反應是‘原來傅中將還沒復婚’,畢竟當年離婚那事鬧挺大,之後一胎二胎都出來了,說還沒復婚誰信?

    鬼知道真沒復婚。

    何遠心想確實是傅嵊干得出來的事,心理強大,尷尬的永遠是別人。

    “我也以為你們早就復婚了。”

    何遠低頭對上何小二黑溜溜的眼珠子,拍了拍他的屁股說︰“帶傅小思去邊上玩。”

    何小二︰“你怕我听到你跟傅爸爸的愛恨情仇嗎?不用遮掩,我都知道。”

    愛恨情仇?何遠眯眼︰“你知道什麼?”

    何小二︰“你和傅爸爸離婚了,我和小思都是未婚先孕的私生子。”

    這下連季白書都驚訝何小二怎麼詞匯量這麼豐富,他才六歲,怎麼就懂得這麼多?驚訝之余,季白書看著何遠說︰“你們倆平時說話不避著小孩子的嗎?”

    何遠有點冤枉︰“傅嵊從不跟我討論這些。”

    “何小二,你這些話從哪听來的?”

    “就是隨便听來的啊。”何小二玩著傅小思的臉回答。

    看他這樣子不像撒謊,所以一個六歲小孩到底為什麼會听到這些話?誰故意在他跟前說這些話?但凡何小二心里脆弱點早就抑郁了。

    何遠有些惱怒,正在心里一一排除人選,季小吉解答了他的疑惑︰“她們不是故意的,茶余飯後閑聊被何小二听到了。”

    何遠︰“閑聊不避著小孩?”

    季小吉表情復雜︰“可能她們沒有意識到……”

    何遠不解,季小吉話里有話。

    “因為何小二在太太圈里毫無違和感,他是很多太太的朋友,就是……閨中密友的那種。”想起那個畫面,季小吉表情更復雜了。

    何遠和季白書表情瞬間也變得古怪,齊齊看向捏著傅小思肉肉的何小二,突然發現短胳膊短腿的何小二渾身干干淨淨,明明剛從下面瘋玩回來,卻沒有汗,臉蛋白里透紅,很像個Omega。

    下一刻,他們看到何小二從口袋里掏出一條小手帕認真幫傅小思擦手臂的汗。

    活了三十幾年,也生過小孩的何遠和季白書兩人,同樣是beta,卻從未如此精細過,還不如一個六歲小孩。

    季白書︰“何遠,你這兒子……有點名媛貴婦的味了。”

    何遠撐著下巴,想了想說道︰“跟我們完全不同的愛好,還挺有意思的。”他開始想象十幾年後的傅嵊發現何小二真面目的反應了。

    一定雞飛狗跳。

    客廳一時靜默,直到廚房里的男人們打破安靜,喊著開飯了,一群人才當無事發生,揭過這篇,起身去吃飯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信息素騙局》,方便以後閱讀信息素騙局第18章 第 18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信息素騙局第18章 第 18 章並對信息素騙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