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完結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木兮娘 本章︰第22章 完結章

    晚上七點左右,傅嵊跟何遠帶著兩個小孩回傅家老宅吃席,傅老爺子、傅奶奶和傅嵊的父母都會到場,令何遠意外的是傅家期和傅家婧姐弟倆也在。

    晚飯過後,傅老爺子讓傅父和傅嵊去書房商量復婚的操辦事宜,何遠的意思領個證就完事兒,但傅家人顯然不太同意,他們覺得還是得在老宅辦個流水席,在圈子里公開說一下,表明傅家的態度。

    何小二陪著傅奶奶和傅母說話,兩歲的傅小思則被傅嵊帶進書房,反正她什麼也听不懂,而老爺子心疼曾孫,到時無論傅嵊提什麼意見,老爺子都不敢發火。

    何遠在窗台邊刷手機,查看學校那群兔崽子的作業,畢竟帶的不止一個班,將近一百名學生的作業,批改起來不僅費神還容易旺肝火。

    查看得越多,何遠表情就越陰沉,要是學生在這兒,他估計能操著氣息溫和的語氣說哭學生。

    突然,一杯清火氣涼茶放到面前,何遠抬頭,見是傅家婧,不禁眉頭緊皺。

    傅家婧見狀嚇得連連後退,“奶奶讓我送過來的,她說你剛才晚飯吃得少,還捂臉,猜你上火,嘴巴長泡,就親自去煮涼茶,讓我端來的。”

    何遠回頭看向小客廳的傅奶奶,她飛快轉過頭,逗著何小二玩。

    傅奶奶之前不太喜歡何遠,但自從傅嵊認定何遠,死活不肯標記Omega,她就有點認命,政府後來公開對信息素紊亂綜合征有一定療效的新抑制劑,再加上傅嵊成功完成戒斷實驗,不再有信息素紊亂的隱患,徹底解決傅奶奶心里的擔憂,她便慢慢放下對何遠的芥蒂。

    近兩年來,時不時送點東西,表達關心,也是表達當初做得不對的歉意的意思。

    傅奶奶如此,傅母亦如此。

    何遠這人性格冷,對軍區大院這圈里的人一向沒什麼好感,之前不願意親近傅家,之後更是有些隨心所欲,多少有那麼點大家維持表面關系就好的意思。

    但傅家女性長輩用她們的方式別扭地向何遠表達歉意,主動伸出友好的手。

    何遠對此會客氣的回應,卻不會主動親近,他無法萌生好感,也不知道如何相處,他的親人就季白書一個,而季白書和他年齡相差不大,兩人都無父無母、也沒什麼年齡特別大的長輩,以至于他根本不擅長應付真正的長輩。

    倒是何小二和傅小思跟傅家長輩們相處得不錯。

    何遠沉默片刻,拿起涼茶一口氣喝完,驚訝于味道甘甜,不是他以為的苦澀。

    傅家婧嘟噥道︰“大伯母舀了一勺自制糖漿,她說你受不了苦。而且糖漿對嗓子好,你干的是費嗓子的活兒,正好喝這糖漿。”

    何遠有點驚訝︰“她怎麼知道?”

    傅家婧︰“當一個母親開始關心孩子,什麼小習慣她都會知道。”

    母親?何遠懵住。

    傅家婧順手拿走他手里的杯子,“我走了。”走了兩步又回頭,“對了,你今晚留下來住嗎?那什麼,奶奶和大伯母準備了一整天,屋里大清掃,被子床單都換一遍。咳,其實你每次來老宅,奶奶和大伯母都會花大半天時間準備,只是你沒什麼想留下來的意思,就一直沒開口,她們不希望你感到為難。”

    何遠︰“那你還告訴我?”

    傅家婧臉頰抽了抽,一看到何遠似笑非笑的表情就開始胃痛,當年何遠給她留下的心理陰影還在,沒有隨時間變淡,反而在家里人倒戈後,陰影更重了。

    她腿肚子都在顫抖︰“對、對不起。”

    何遠︰“……”陰影有這麼大嗎?

    他嘆氣,說道︰“幫我說一聲,謝謝她們。”

    傅家婧瞬間愣住,驚訝地睜大眼楮。

    何遠頓覺別扭。

    他其實很尊重長輩,只是尊重和相處不一樣,他可以對陌生長輩做到尊重,卻無法相處。相處需要親近,需要付出和親人等同的情感去維持,需要……敞開心懷,接受他人的關心,也去關心他人。

    何遠不會。

    傅家婧走沒多久,傅家期過來,笑眯眯問他喜歡什麼味道的燻香。

    “燻香?”

    “奶奶听說你最近睡眠不是很好,所以想燻點香助眠。她收藏了不少沉香,都是價值千金的好料,別人想買都買不到。”傅家期悄聲商量︰“哥,您看能不能跟奶奶要多點香料,分點給我?我按市價三倍回購。”

    何遠表情有點怪︰“你自己去要不行嗎?”

    傅家期︰“不行。奶奶不給,說我牛嚼牡丹不懂欣賞。你不同,你是讀書人。”

    何遠猶豫,他還沒決定今晚是否留下,結果傅家期落下一句‘說定了,謝謝哥’就趕緊跑了,

    “……”

    現在強烈懷疑這姐弟倆是故意套路他的。

    回頭看向小客廳,傅奶奶跟傅母拉住傅家期姐弟倆輕聲詢問什麼,兩人老實回答,逗得兩位長輩笑開花。何遠收回目光,手里的作業怎麼也看不下去了。

    他懂點唇語,看出傅奶奶跟傅母的問話內容,和他猜想的一樣。

    不多時,傅嵊從書房出來,在小客廳逗留了一會,來到何遠身邊,蹲下來仰頭看他︰“奶奶說你今晚留宿老宅?”

    何遠︰“我沒說。”

    傅嵊一僵,隨即捏了捏何遠的手背說︰“沒事,我去跟奶奶說一聲。”

    何遠反手拽住傅嵊︰“算了,也沒說不留。”

    傅嵊笑了,“謝謝。”

    何遠搖搖頭,沒說什麼。

    人心都是肉長的,傅家人這些年做出的努力和彌補,他都看在眼里,難免動容。

    “婚期的事定了?”

    “嗯。爺爺他們老一輩思想,還是覺得婚禮是大事,不能靜悄悄辦。不辦鋪張浪費的婚禮,至少得做個家宴表態。你不用做什麼,爸和媽負責,你到場就行。”

    辦婚禮是老一輩的傳統觀念,他們覺得結婚哪能不大辦,不辦婚禮酒席、不宴請賓客怎麼說得過去?畢竟人生大事。

    可何遠和傅嵊這是復婚,都不同意大辦,拗不過他們,便退而求其次,改辦家宴。

    何遠抿著唇角︰“我沒意見。”

    傅嵊倒是有點驚訝何遠的好說話,蹭著何遠的脖子親昵地擠上同一張沙發問︰“看什麼呢?哦,作業。”

    不提作業還好,一提心煩氣躁。

    “這玩意兒程序像狗腦袋長到屁股,尾巴長在脖子上,還是螺旋槳的樣子。”

    “什麼意思?”

    “狗屁不通卻能運行的四不像。”

    “……”

    “這還算好的,起碼能運行。其他跟癱瘓了一樣。”何遠戳著手機屏,心氣又上來了,趕緊把手機丟給傅嵊︰“你幫我看,我怕繼續看下去腦溢血。”

    傅嵊懵了︰“我也不會程序啊。”

    何遠蠻不講理︰“我不管,我頭痛。”

    傅嵊伸出二指禪︰“我幫你按摩?”

    何遠睨著傅嵊,想了想,把頭靠在他胸膛︰“按吧。”

    傅嵊便伸出二指禪幫忙按摩太陽穴,而此時同軍區的太太們都匯聚傅家小客廳討論婚期的事,何小二端著茶杯撇著腿,端坐在女士中間,一張小臉正兒八經,時不時點頭表示某女士品味的認可,或對另一位女士關于家政吐槽的贊同。

    他還細聲細氣的發表自己獨到的觀點︰“穿搭的話,簡單清爽,突出氣質為主,我覺得xx家的色彩拼搭永遠不落潮流……我更喜歡XX家政,它每個月推出新品——哦,真的嗎?怎麼這樣呢?”

    ……

    傅嵊按摩的動作逐漸遲緩,遲疑地問︰“何遠,你覺不覺得何小二有點奇怪?”

    何遠︰“有嗎?”

    傅嵊听著太太堆里如魚得水的何小二那經典萬能的句式,總覺得很熟悉,好像經常听見,“他小小年紀,怎麼沉迷物質?”

    “何小二興趣廣泛,你沒听他還提到家政嗎?現在家里的家政用具都是他負責挑選的,很好用。這不算沉迷物質吧?你也不是不知道,何小二精力旺盛跟猴一樣,等他耗盡精力今晚才能早睡。”

    說到這個,傅嵊當即打消深思的念頭,家里兩個小孩精力旺盛太累人,他現在夜生活都變成一周一次,還不能在家里做。

    “今晚,何小二跟傅小思分別跟奶奶和媽睡,就你我獨處一室……”傅嵊咬著何遠耳朵。

    何遠按住傅嵊手腕︰“現在別鬧。”

    傅嵊下巴就隔何遠肩膀上了,眼里都是笑意,現在別鬧,晚點就可以鬧了。

    小客廳的太太們聊完一段話題,發現窗台一對小情侶喁喁私語,親昵的氛圍濃得旁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不由竊竊偷笑。

    何小二不明所以,“你們笑什麼?”

    “哎喲,開心就笑嘛。”太太們還不至于糊涂到分享這種事,互相對視,嘻嘻哈哈又笑作一團。

    自認十分了解太太團心事的何小二有些摸不著頭腦,懵懂地環顧一圈,想著原來還是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嘛。

    書房里的男人們商討完第二輪話題,便都陸續出來,在對面的大客廳烹茶談政事。

    夜色漸晚,軍區靜謐,而老宅內私語不斷,直到深夜。

    **

    復婚家宴如期而至,傅家老宅開宴,哪怕對外稱只是家宴,仍舊賓客如雲,席如流水。

    何遠上午出去見了幾波人,認住一些人的面孔,中午上樓陪著何小二和傅小思。一點多的時候,季白書一家受邀前來參加家宴,王元在樓下被纏住,季白書和季小吉則上樓跟何遠待一塊兒。

    樓下熱鬧,樓上倒清靜。

    何小二和傅小思早上興奮過度,午休這會兒累了,躺在涼席上呼呼大睡。

    何遠拿出一個木盒子,對季白書說︰“這是我淘來的沉香,安神助眠,你拿去用。”

    上次留宿老宅後,他跟傅家人的關系破冰,逐漸回暖,在傅奶奶的影響下,也對沉香感興趣,被帶著淘了不少品質上乘的沉香。

    季白書接過問了句︰“孕夫能用嗎?”

    “不宜多用。沉香的味道刺激性還是挺大,不適合長期用。少量、低量使用——”何遠猛地瞪著季白書的腹部︰“有了?”

    季白書笑得很溫柔,手掌貼著腹部說︰“才一個月,不太穩定。”

    “王元知道嗎?”

    “還沒說。”

    “不是說不可能再有了嗎?”

    季白書重度燒傷,器官有不同程度的損傷,王元也是腺體受傷,兩人一個A一個B,中標幾率直接掐滅,兩人早就放棄生育,誰料時隔十幾年居然有了?

    “哥不會是為了懷上小孩做了各種不利身體健康的實驗吧?”

    “瞎說。不是。”季白書頓了一下,說是新型抑制劑修復了王元受傷的腺體。“這是意外,也是驚喜。”

    何遠雙手交叉,撐著下巴,凝望季白書微笑的模樣,不知怎的,想起以前曾賞析過的一副聖母瑪利亞名畫,當時沒感覺,此刻卻有共鳴。

    窗外的知了喳喳叫,偶爾幾聲鳥鳴,仿佛是夏日吵鬧著顯擺它的存在感。窗明幾淨,陽光澄澈,窗台邊的紫色小花輕輕一顫。

    走廊傳來穩重的腳步聲,門被推開,進來傅嵊和王元,眼中各自都是自己的伴侶。

    傅嵊抱起何小二說︰“何遠,該去樓下拍全家福了。”

    “好。”何遠抱起傅小思,一前一後出門。

    剛走到樓梯便听到里屋突然爆發王元興奮的呼聲,何小二睡眼朦朧地嘟噥︰“有猩猩……”

    何遠被逗笑,傅嵊輕聲問怎麼了。

    何遠說他有一個新佷子了,傅嵊挑眉,笑說︰“那得提前準備滿月禮了。”

    “不著急,還有幾個月呢。”

    樓下,傅家期催促︰“哥、遠哥——快點——”

    “走。”

    傅嵊牽著何遠的手,身影逐漸拉長。

    陽光下,溫馨圓滿。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信息素騙局》,方便以後閱讀信息素騙局第22章 完結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信息素騙局第22章 完結章並對信息素騙局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