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 2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神泉院 本章︰第2章 第 2 章

    “‘妖怪出來了’……這是什麼?”

    在一堆委托列表中,看到這條委托,國木田獨步下意識的復讀了一遍。

    坐在辦公椅上的谷崎轉動椅子,讓自己面朝國木田。

    “這是軍警那邊送來的委托,乍看之下還以為是什麼靈異事件對吧?內容其實是很正經的。”

    “我看看。”國木田低下頭朝屏幕上望去,“有諸多目擊者稱有位穿著黑色防水布風衣,手持一把銳利的大剪刀,戴口罩的瘦高男性經常在夜間徘徊……警方本來想對其進行警告教育,但是卻發現他們怎麼都找不到此人。”

    谷崎關掉頁面,笑著說道︰“听起來很像靈異事件對吧?”

    國木田雖然對鬼神之事尚有敬畏之心,但他也不是來者不拒什麼都信。

    他嘆了口氣,隨後扶了扶眼鏡,道︰“監控攝像頭呢?現在這種信息時代,能完全不被攝像頭抓拍到的人是很少的吧?”

    “啊……這就是問題所在。”谷崎露出苦笑,“每次跟著那人追過去,最後他都會跑進死角,並且直接消失,就算是在監視攝像頭里也一樣,什麼也看不出。找專家鑒定過後,似乎也不是魔術一類的手段。”

    國木田淡定的點頭︰“原來如此,軍警懷疑對方是異能力者,所以才要委托給偵探社嗎?”

    “是,再加上有這麼個怪人在夜里晃來晃去,有的市民覺得很害怕,不停的向警察施壓呢。再加上他的裝扮,很容易讓人想到很有名的都市傳說……”

    國木田喃喃道︰“……裂口女嗎?不過這似乎是位男性……”

    “哦哦,原來如此——”

    太宰突然從不知名的角落竄了出來。

    他一躍而出,橫在這二人中間,這一舉動弄得身旁二人都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半步。

    而始作俑者的太宰則是掛著興趣使然的笑容,指著屏幕上的背影說道︰“這就是那個吧?最近推特上很火的裂口男!”

    國木田對他這種興致高昂的態度非常過敏。

    “太宰,你又是從哪里知道的……”

    “哼哼,國木田君的情報還是這麼過時啊~這個時代,只要稍微利用網絡,就能輕易知道這個城市什麼東西最流行了。”

    太宰像炫耀似的打開手機,然後飛速跳轉進BBS,用跌宕起伏的聲音念道︰“‘都市傳說進入新紀元?!裂口女已經過時,現在是裂口男大放異彩的時代——’”

    在二人投來的目光之中,他晃了晃屏幕,然後恢復了平時那種輕浮的笑容,說道︰“網絡上可是有不少關于這位裂口男的目擊報告,可以說是新時代的網絡紅人了。”

    國木田皺起眉頭,認真的思考起了搭檔的話︰“你的意思是說,可能只是有人想培養一個網絡紅人才弄出這麼大的手筆?不,可是這麼說來,警方說他神出鬼沒這件事要如何解釋……”

    “國木田君想太多了啦。”太宰說,“對現階段的我們來說,他只是警察在尋找的擾亂治安的潛在危險分子而已。”

    谷崎听完他們的對話後,停頓了兩秒,才道︰“這麼說雖然不太合適,但我覺得對方似乎不是什麼壞人……”

    國木田問︰“……難道你見過那個人嗎?”

    于是谷崎就將昨晚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驚悚出場的裂口男嚇退了騷擾他們的流氓,但是對他和直美毫無興趣,戴上口罩看了他們一眼就離開了。

    太宰“ho——”了一聲後,說道︰“雖然被裂口男踫上了,可他只襲擊了那幾個小混混……難道說其實是守法公民?”

    “而且和裂口女的傳說不符合啊……不是會用剪刀剪開他們的嘴巴嗎?”

    太宰用手比了個剪刀,對著自己的嘴角做出一個剪下去的動作。

    國木田舒了口氣,表情變得輕松了起來︰“所以說,是有人在裝神弄鬼。”

    “等等,國木田君為什麼突然松了口氣?難不成你剛才都是抱著‘搞不好世界上真的有裂口男這樣的妖怪’為前提在進行討論的?”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國木田飛快的否決了,他輕咳一聲讓自己保持鎮定的形象,“大概是擁有能夠空間移動之類能力的異能力者吧。然後利用自己的能力營造都市傳說……”

    太宰附和道︰“嗯嗯!假設國木田君說的是真的,那麼他身上滴血的效果應該是道具,面部的傷疤應該就是特效化妝……啊,那這麼說,就是網絡上那些拍獵奇視頻的博主?”

    “你這家伙到底是站在哪邊的……剛才不還說要把他當做潛在危險分子看待嗎?怎麼突然又變成油管主了?”

    “不不不,我只站在能說服我的那一方哦國木田君!”說完,他扭頭看向谷崎,“不過,身為第一當事人的谷崎才最有發言權吧?谷崎怎麼看待那個怪人?”

    “唔,接下來的話我只在社內說……”

    谷崎見他們的目光再度匯聚到自己身上,他用略帶遲疑的聲音說道︰“我認為,那不是化妝。”

    太宰眼楮一亮︰“哦?”

    “他身上的血,我想不是道具……那個、怎麼說呢,不管怎麼說我也是武裝偵探社的一員,真正的血還是能辨認出來的。”

    谷崎說完,發現他們正在等著自己的下文,于是硬著頭皮繼續說了下去。

    “還有臉上的傷口,那絕對不是什麼特效化妝……”

    說到這里,他吞了口口水,那天月下的一幕仍然歷歷在目。

    在深吸一口氣後,谷崎繼續說道︰

    “他說話的時候,扯到了臉上的傷口,那傷口……裂開了。”

    “我、我從裂開的嘴角,看見了……口腔……內部。”

    伴隨著這句吞吞吐吐的台詞,周遭的溫度直線下降至冰點。

    “那還真是……”太宰呢喃道︰“不太妙啊。”

    ……

    ……

    此時,完全不知道自己“見義勇為”的行為還給被救人留下了一點心理陰影的久苑,正在收拾自己的新家。

    準確的說,是在收拾親戚留給他的舊房子。

    在他因為交不出房租即將被趕出去前兩天,得知自己素未謀面的遠房親戚過世前將自己的舊宅留給了他。這位遠房親戚沒有孩子,一直居住在一間老宅里,並且在宅子里經營著一家沒什麼生意的舊書店。

    如今,全都是久苑的了。

    他也有打听過這位親戚到底是何許人,但大家都對他不了解。眼看著就要被房東轟出房子,久苑只好不想那麼多先搬家過去。來了才發現,自己算是佔便宜了。

    雖說房子不新,但原主人很是愛惜,家具也是一應俱全,只要稍微打掃一下就行了。

    “所以……你就讓我來做苦力嗎?明明是大人卻什麼事都丟給小孩,你不覺得丟人嗎?”

    清脆的童聲伴隨著紙門拉開的聲響一同響起,久苑微笑著望過去,他似乎早就知道是誰在抱怨。

    黑發男孩站在那里,雙目是紅褐色,在陽光之下顯現出剔透的光澤,蒼白的皮膚讓人擔心他是否有好好攝入營養。

    只是此時,他穿著白色襯衫和紅色的短褲,手里還拿著一塊和他天使般的模樣充滿了違和感的……抹布。

    按理說負責打掃工作,這身衣服應該多少會染上灰塵,但他縴塵不染的模樣實在是反常。

    不過,對他來說也許這樣才更正常,畢竟——

    他又不是人類。

    久苑笑著拍了拍他的頭,說道︰“謝謝啦,花子君~”

    男孩一把拍開他的手,說︰“都說了不要那樣叫我,叫我花君就夠了,ha——na——kun!”

    久苑嘴上說著“好的好的。”手還在男孩柔軟的發頂rua來rua去給他順毛。

    “對了,二樓書房的衛生也拜托了哦,花子君~”

    “都說了不要叫我花子君!”他氣鼓鼓的推開久苑,“大人都是笨蛋嗎?這麼簡單的事都記不住!”

    說完,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去了二樓開始打掃衛生。

    花子其實才是他到手的第一個角色,用系統的話說就是過了新手教程後白送你的。

    這個角色從一開始就是完全屬于久苑的,他擁有百分之百的控制權。

    但花子有個弱點,他沒辦法出遠門,本質上是一個地縛靈。

    這一點應該是還原怪談中“廁所里的花子”這個設定,好在並沒有百分百遵從設定,花子君的移動範圍一般是限定建築物之內的。

    但他並非只能永遠在同一所建築物之內不能離開,他可以穿梭在建築物之內——通過廁所。

    硬要說的話,廁所就是傳送門一樣的存在。

    ……雖然這個技能听起來很厲害,但一想到傳送門在廁所,就感覺挺微妙的。

    rua完花子的久苑心情大好,扭頭往正門走去,打算去看看舊書店的情況。

    等他出去上學,就讓花子來看店,雖然也不指望賣出去基本,可蚊子再小也是肉。

    系統的聲音幽幽響起——

    【主人,精分成兩個人,然後自己和自己打鬧的感覺怎麼樣……】

    久苑完全不在乎系統的調侃,心想——當然是好極了。

    誰還沒幻想過自己能夠分。身呢?這樣就可以一個自己去去干活賺錢,另一個自己去玩耍了。

    現在靠著系統的馬甲功能,他能輕松實現這個願望,要問他什麼感受,那當然是太好了。

    這些話自己想想就好,和系統說肯定得換一套更完美的說法。

    “系統,只有完全將‘黃泉川久苑本人’和‘怪談角色’劃清界限,扮演度才可能提高。如果我不能將我們看做兩個獨立的個體,遲早有一天會露出馬腳,這麼一來也許我先前辛辛苦苦攢下來的聲望都會毀于一旦。”

    系統似乎有點被說服了,似懂非懂的“哦……”了一聲。

    久苑繼續說︰“想騙過別人,首先得騙過自己。”

    更何況……

    這些角色是有他們自己的意志和性格的,並非完全是久苑在自說自話。

    就像是在和另一個性格完全不同的自己進行對話,非常有趣。

    其實花子這個角色,可以完全開啟自動模式,不需要久苑的精神來進行控制,但是他不放心,所以沒有將角色的自由意志完全放開。

    還沒等系統回話,就听見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書店的大門是沒有關上的,對方敲完門後,見里面沒人,于是問道——

    “打擾了,請問屋主在嗎?”

    久苑來到門口,見來者是兩位容貌端正的年輕人。

    “請問二位有什麼事嗎?”

    “我們是偵探社的社員。”其中那位金發的青年出示證件,然後說道︰“事實上,我們正在調查最近的一起和都市傳說相關的案子,請問您這邊是否有所了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方便以後閱讀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2章 第 2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2章 第 2 章並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