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 15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神泉院 本章︰第15章 第 15 章

    眼前的人分明略微彎了腰,卻還是讓人感覺十分高大。

    裂口男本來就不矮,有一米八幾,那眼前這個人粗估計也在一米九上下了。

    最重要的是,分明隔著一層遮擋物,他依然有種被人看透身體的異樣感。

    “……那個……”

    本來就比較自閉,裂口男被這樣死死盯著幾秒後,內心感情已經從不安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小百︰……逐漸狂躁想要打人。

    “誒……”

    眼罩男饒有興致的一手指關節抵住下唇繼續打量他,在看到他愈發不安的模樣以及下一秒就會逃跑的勢頭出現時(雖然已經開始變成想要揍他的勢頭了),他才重新後退站直了身子,“啊,忍不住就盯著你看了——我說你,長得很特別呢。”

    明明還帶著口罩,他卻覺得自己隱藏在下面的臉被看到了。

    ……感到不悅。

    “沒什麼。”裂口男扯了扯口罩掩飾情緒,“……再見。”

    “啊——”

    察覺到他打算離開,五條悟直接伸手去握住他的手腕,二人堵在狹小的咖啡廳門前這麼一來一往,惹得店員看了過來。

    “二位是需要什麼幫助嗎?”

    五條悟璀璨一笑,揮了揮手︰“沒事,你忙你的吧。”

    在他回首的這短短一秒,小百面無表情的甩開了他的手。

    “……你想干什麼?”

    男人倒是有點意外就這麼輕松的被人甩開了手。他看了一眼空蕩蕩的掌心,笑容愈發加深。

    (觸踫時感受到咒力的流向受到了影響,難怪被這麼簡單的掙脫了。)

    他並不知道,這是由于裂口男本身的固有屬性中就包含有“混亂”所導致的。

    面前的男人調整好後依然不打算放他走︰“別急著走啊,不說說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嗎——”

    “網上最近很有名的裂口男先生?”

    他自問自答的堵死了別人的話,而且又是這種輕佻的口吻。

    久苑開始思考是不是他剛才對中原中也調戲過頭來,所以突然出現了一個正義使者來制裁他。

    原本他是真的萌生出了一絲“要不跑路吧”的念頭的,但是方才被觸踫到時,他感受到了這人身上與中原中也不同的力量——

    這就是咒力嗎……那麼這人大概就是咒術師了。

    看來這份劇本的最後一份拼圖也找到了,這也算是因禍得福啊。

    盡管內心已經趨于平靜,但黑發青年仍然做出了符合性格的表現,他像是強忍著不安,隱忍的看了一眼攔住他的咒術師。

    “……我們換個地方說吧。”

    ……

    ……

    說是換個地方,其實也就是換了另一家咖啡店而已。

    找了一家幽靜的小店,五條悟慷慨的點了兩人份的咖啡。雖然注定小百面前那份是他是不會喝的。

    男人坐直了身子。

    “不過沒想到你是個這麼害羞的性格,怎麼看都不像是會攔下別人後還摘掉口罩問自己好不好看的那種人啊!是人格分裂嘛?要不是我有一雙視力不錯的眼楮,搞不好會被你騙過去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他正在往里面加能夠把人鼾死的方糖,伴隨著糖塊沉底的響聲,他一邊用勺子攪拌一邊打開了話題。

    “要從哪里開始說起比較好?果然還是先說你到底是什麼東西吧?看起來並不是咒靈啊——我對這一點可是非常感興趣哦。”

    在人少的地方稍微平復了心情,裂口男看著面前的眼罩男人︰“我不知道咒靈是什麼,還有,您看上去就像……誘拐犯,我也沒有要告訴你的必要。”

    五條悟笑著說︰“比起我還是你更可疑吧,裂口男先生。對了,為了方便理解我還是先做個自我介紹比較好。”他略微揚起右手,聲音自信清亮︰“五條悟——咒術高專一年級的指導教師。”

    只不過,面前帶著口罩的男性仍然表現的充滿困惑。

    當然也是裝的,久苑早就從系統那里知道了這些相關知識,但是“裂口男”可不知道。

    五條悟對他懵懂的反應並不覺得驚訝,說到底,詛咒,咒靈,這些東西都是人類命名的,更別提面前這位顯然和純粹的惡所構成的咒靈有所差異。

    “看來要從最基本的開始說起,接下來的話你就好好听著吧,我這樣的精英教師的授課時間可是很珍貴的。”

    接著他就將這些概念又說了一遍。

    包括詛咒的誕生,咒靈,咒術師之類的,但是他故意沒有解釋咒術高專。

    “原來如此……五條先生是懷疑我是詛咒、咒靈什麼的東西吧……”小百微微頷首,反問︰“那……是要將我除掉嗎?”

    話音落地,方才綿軟無害的青年霎時間銳利了起來,就像是藏在盒子里的刀片突然被人傾倒出來灑落一地。

    “不,你可不是咒靈。像你這樣的存在我也有見過,從根本上來說我們沒有不死不休的關系——前提是你不與人類為敵。”

    五條悟這說完,裂口男又瞬間放松了下來。

    (唔啊,像河豚一樣。)五條悟津津有味的看著他。

    其實早在接到七海建人的報告電話後他就猜測過了,對方大約是更接近妖怪、精怪一類的存在,如今見面過後他就更肯定了。稍微有點見識的咒術師,都能很輕易的判斷出來。

    這類存在和咒靈的區別在于“形成原因和方式”不同。

    咒靈總的來說是從負面情緒中誕生的,更像是一團純粹的惡能量。

    而妖怪、精靈則是不同的——他們是人類對某種概念的集合體,是由想象力和“相信”的信念作為基礎,並且由所有參加這個想象的人引入的概念凝聚成的,本身是包含寓意的,很難說純粹的善和惡。

    這類存在和咒靈最直白的區別是,倘若人們不再抱有這種想象,那麼這些存在就可能會消失。

    如果說人類都不相信有神了,神就會消失——雖然目前無法驗證,但多數人是相信這個理論的,包括五條悟。

    同樣,他也對裂口男比較放心。因為他不是咒靈,不是無法溝通的混沌惡的合集,他是有自我意識的存在。

    也就是說,是可以溝通的。

    “無聊枯燥的說明可以到此為止了吧?現在要換你回答我的問題了,我對你們的目的很感興趣——我知道你還有一個同伴。並且昨晚阻止了你的暴走。”

    久苑這邊了然。

    看來港.黑找了咒術師來處理昨晚的事啊,既然一切都串起來了,接下來就不需要鋪墊了。

    裂口男垂頭看著面前的冰咖啡。

    “目的嗎……該說是目的嗎……我也不太明白。家主大人要做一件很重要、很偉大的事情,我這樣不起眼的存在只是家主大人計劃中的一顆小小的齒輪罷了……”開啟了碎碎念模式的他,像一只垂頭喪氣的貓,“這樣的我要說有目的什麼的,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我只是在按照家主大人的吩咐去做罷了。”

    五條悟表現得很有興趣︰“家主大人?也就是率領你們的人?”

    “家主大人……是主人、飼主這樣的存在。我不知道家主大人在想什麼,但是我只要按照他的命令去做就行了。”

    “G,命令的內容是什麼可以說嗎?”

    “家主大人只是讓我‘按照阿雪的話去做’。”小百側著頭看向五條悟,“只是這樣而已。”

    “啊,你說那位雪男啊?”五條悟摸了摸下巴,“不過你不會不甘心嗎?你和雪男之間應該沒有支配關系吧?”

    “不會,阿雪是最接近家主大人的,只有他能明白家主大人的意思……我要做的只是成為阿雪的工具,一同來實現家主大人的夙願。”

    話說到這個份上,五條悟對那位家主大人以及裂口男口中說這位家主大人的“偉大的夙願”的具體內容已經滿是好奇了。

    不過在此之前,他很認真的吐槽了一句︰“一般來說,這類語焉不詳的‘偉大夙願’,大多听起來就像是少年漫畫中的反派Boss的台詞。我提前問一句,你們那位家主大人不會是想毀滅世界或者一統天下吧?”

    小百震驚的看向他——

    “你怎麼知道……?”

    五條悟︰……來真的?

    說到這個他可就不困了啊,雖然他不會自稱是什麼正義的伙伴,但是對這類妄想立于人類人權和文明之上的反派還是不會有好臉色的。

    感受到五條悟確實有所波動,久苑演得更開心了。

    小百一臉誠摯的來了個大轉彎︰“……不過,家主大人平時都住在黃泉之下,也不需要毀滅世界。”

    五條悟︰哦,那就是要一統天下了。

    相比之下好像也沒好到哪里去。

    “家主大人……想做的,只是給所有像我這樣無家可歸的存在一個家。”小百聲音輕微顫抖,“不只是我……還有那些在絕望、怨恨中掙扎的可憐存在,他們不該被鄙視、被人類的輿論玩弄操控、在悲劇中誕生,又在悲劇中滅亡。”

    他不自覺的挺直了身子,似乎是認為用那種懶散的態度來說出這些話是對主人的大不敬。

    “家主大人,想要為誕生于新世代的‘我們’建立一片淨土——”

    “——為此,我們要成立新的秩序才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方便以後閱讀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15章 第 15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15章 第 15 章並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