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神泉院 本章︰第20章 第 20 章

    “晚上好——不如說,我們又見面了。”

    五條悟打招呼的口吻相當親切,甚至是平易近人。他在觀察面前的人,這是五條悟第一次看見他狩獵時的模樣,和下午所見時綿軟無害甚至有點脫線的樣子相去甚遠。

    五條悟興致勃勃︰“現在的你和下午的時候,到底哪個才是你真正的模樣呢?”

    “……哪個都是我。”

    甩了甩剪刀上的污漬,裂口男針對五條悟索要賠償這件事給與了相當無賴的回答。

    “這些家伙既然已經被我斬殺,自然是再也找不回來了,就算你找我要賠償……也無濟于事。”

    “這不就是賴賬嗎?不可以哦。”五條悟大步向前,他毫不在意靠近對方是否會有所危險,在實力上他有著絕對的自信,雖然裂口男能夠稍微干擾他的咒力,但並不是他的對手。

    裂口男也知道這點,他眯起眼楮︰“別過來。”

    他隨時打算進行抵抗,即使未必能贏,心中也有著至少要咬掉對方幾塊肉的斗志。

    “啊……雖然嘴上說著讓我別靠近,你的眼楮可不是這麼說的。還有——殺意要溢出來了哦。”五條悟絲毫不在乎被人盯上這件事。

    五條悟已經走到了他一米遠的距離,原本一手插兜,現在也取了出來,他攤開手掌慷慨的表示︰“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將這件事一筆勾銷——”

    他開朗的一合掌,中氣十足的宣告道︰

    “嗯!那就就由裂口男先生來充當我學生的練習對象吧。”

    裂口男︰“……?”

    ……等等,這個人類在說什麼?

    “……我可是怪談。”他立起剪刀,重新強調了一遍這件事。

    五條悟︰“啊,這是一目了然的嘛。所以呢?”

    “你不擔心我會殺掉你的學生?”

    “你可別太小瞧我的學生了。”五條悟提到自己的學生,還真有了幾分教師的樣子,“嘛,反正我也會在旁邊看著的,不會讓你有越線的機會的。怎麼樣,你不想借這個機會了解咒術師嗎?這可是雙贏。”

    久苑在心里大大的翻了個白眼。

    ……這算什麼雙贏,五條悟的學生不過還是些孩子,能從他們身上得到的信息十分有限。說是能讓我借機了解咒術師,還不如說是給他機會近距離的觀察裂口男,他到底是為什麼認為自己會答應。

    久苑︰我看起來很好騙嗎?

    ……不,也可能是裂口男看起來很好騙。

    “這不公平。”和五條悟說話還是不要暗示了,直來直去一點比較暢快,裂口男凝視著五條悟被眼罩遮住的雙目,說道︰“……我會被你觀察得一清二楚,相比之下我能得到的情報根本不成正比。”

    “G……”五條悟露出了“竟然沒糊弄過去”的遺憾表情。

    小百︰“……”

    生氣了,靠。

    果然,賠償什麼的是隨便說的。他甚至懷疑五條悟出現在這里並不是巧合了。

    既然所謂的賠償不過是個由頭,那直接無視掉就可以。

    看出裂口男打算就勢離開,五條悟摸了摸下巴換了個商討條件︰“我用其他東西來交換。別急著走,我想你很需要我給出的東西——我來幫你調查你仇人的情報,怎麼樣?只需要你和我的學生進行陪練就行,這下很劃算吧?”

    裂口男蹙眉,就像在說“你會這麼好心?”

    “別啊,這件事對我們來說也是個□□。還不如由我來找到那些人將他們監視起來,公開透明的將他們同等的暴露在你和我的視線之下。”

    “……說到底,不還是不讓我動手嗎?”

    五條悟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根本不尷尬。

    “哈哈,我也不想被上面的人嘮叨嘛。再說你的主人不是說要和人類友好相處嗎,就由我來踏出第一步怎麼樣?”

    其實某些層面上來說,五條悟確實是能代表人類最高容錯率的存在之一。

    但要讓久苑付出信任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不過是仗著馬甲被銷毀後也會重生才敢去賭。

    因為他此刻真的心動了,五條悟如果沒有說謊,能夠通過他的人脈來找到久苑的目標,那真是皆大歡喜的好事,反正久苑現在也不準備將任務進行到最後一步,只要將他們找到,就能推進角色任務的進度,賺到一大波聲望了。

    他看了下進度條,保守估計能賺到一萬七左右的聲望。

    對,僅僅只是找到這些人,就能領到。

    他可太心動了,只要賺到這些聲望,他就能解鎖更多的新姿勢。

    ……算上之前手里的五千聲望,還有兩次十連呢!

    而且……

    他覺得這波是五條悟自己送上門的,他肯定要找機會薅羊毛,能薅一點是一點。

    五條悟看他半天不說話,感覺多半有戲。

    在片刻等待過後,戴著口罩的青年壓低聲音,仿佛做了一個需要竭盡所有勇氣的選擇——

    “……可以。”

    “但是,我也有條件。”

    ……

    ……

    翌日中午,某處河堤旁。

    昨晚分別過前,裂口男直白的告訴五條悟自己沒有通訊工具,只能用最傳統的方法約見。

    于是只好將地點定在醫院旁的河堤圍欄附近。

    此後,裂口男還很直白的進行了一番索要,他表示自己沒有身份,自然沒法辦電話卡,更不可能有銀行卡和手機,想要長期保持聯絡這些事情就只能由五條悟來想辦法,至于里面會不會有gps,他完全不在乎。

    拜托,先搞到東西用要緊啊!

    于是今天上午,五條悟順其自然的替他準備了假身份、手機,還給了一張銀行卡,里面的錢完全夠他日用了。

    不過,雖然他很大方,但被人薅羊毛之後他還是很想吐槽的。

    他看著旁邊摸著手機露出幸福泡泡的男人,說道︰“我說你啊……”

    “嗯?”小百揚起頭看向他。

    “看上去明明是個不怎麼精明的類型,卻意外的會尋找切入點來談條件啊。”

    “……是嗎?”小百說,“大概是受了阿雪的影響吧。”

    五條悟︰“阿雪?啊,是雪男啊。他是個什麼樣的家伙?”

    小百歪著頭想了幾秒,總結道︰“……有點煩,有點糟糕的家伙吧。就像五條先生您一樣。”

    五條悟若有所思︰“也就是說是和我一樣的大帥哥嗎……”

    久苑︰不,沒人提長相這件事吧?

    戴著口罩發尾隨意扎著的黑發青年正在和手中的易拉罐做斗爭,他剛打開瓶口,里面的汽水就全都噴了出來,濺了他一身,不用想這肯定是五條悟的把戲,買汽水的回來的路上一定“好好加工”過了這瓶飲料。

    被濺了一身,他倒也不生氣。

    “……黏黏的。”他左右甩了甩頭,但是濕噠噠的頭發黏在臉頰上,更不舒服,只好用手去擦開。

    “嗯?你不生氣嗎?”

    “為什麼要生氣?這不是值得生氣的事。”

    比起生氣,他更專注怎麼把吸管插進去後找個合適的角度塞進口罩里,保證不讓人看到自己的臉的同時來喝飲料。

    但是,吸管怎麼都沒法如他所願,好幾次口罩差點都要掉下來了。

    裂口男︰“……”開始生氣了。

    五條悟越發覺得他有意思了——

    說他與世無爭,他卻要幫助主人完成大業。

    以為他心寬不記仇,他卻總想著要狠狠報復仇家。

    說他心思單純,但他明明也很會交涉和談條件。

    嗯……甚至還會背著主人玩另一套。

    “你的學生什麼時候到?”好不容易喝到一口可樂,裂口男大為感動,心情也變好了些,“我們已經在這里等了快一個小時了。”

    “是啊,好慢——”五條悟似乎這才想起來時間上有點不對,按理說他們應該二十分鐘前就該到了,如今卻沒有半分音訊︰“我打電話問問。”

    “……我要是不問,你是不是就把他們忘記了?”

    正在等待電話接通的五條悟︰“嗯?你在說什麼?我可是非——常靠譜的金牌教師哦——”

    久苑︰……突然對咒術高專的教育產生了不信任。

    電話接通了。

    “哦,接通了。”五條悟問道︰“你們現在到哪里了?”

    裂口男也順著看過去,五條悟原本笑眯眯的表情變成了耐人尋味的“G”的表情。

    “啊,我知道了。嗯~你們就在那里乖乖的,稍微等上老師幾分鐘哦。”

    掛了電話後,五條悟往後面的欄桿上一靠,感慨道——

    “那群孩子的運氣也太糟糕了吧。”

    “怎麼了?”裂口男豎起耳朵。

    “只是在路邊的餐廳吃了頓飯,竟然就被卷入了不得了的事件之中。”

    “事件?”

    “是的,事件。”

    五條悟離開被他壓著的欄桿,重新舒展了下身子,打算朝目的地進發——

    “而且是殺人事件啊。”

    看出五條悟要走,裂口男應道︰“哦……那我在這里等你。”

    “說什麼呢?當然是要一起去啊。”五條悟理所當然的安排起來,“已經浪費不少時間了,還要一去一回豈不是一個下午就過完了?而且我也不可能放任你單獨留在這里吧?”

    “我不會跑的。”裂口男說。

    五條悟揮了揮手︰“不是那方面啦——我怕你會被人騙走。”

    “那我不就虧大了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方便以後閱讀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20章 第 20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20章 第 20 章並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