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神泉院 本章︰第24章 第 24 章

    廢棄大樓內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野薔薇踏著二樓的台階一躍而下。

    身後, 一道黑影驟然加速,宛如彈丸沖出,剪刀的刀刃劈下, 她下意識的反手用錘子前段的卡口精準的卡住刀刃,寒芒直逼她正面。

    她很清楚, 若是此刻力竭了,定會被這把剪刀直接砍成兩半。

    (一直在限制我的動作, 這家伙難道在提防著我的術式嗎……)

    從一開始, 這場追逃作戰中, 他就死死咬住野薔薇不放。

    起初她還以為自己是被對方小瞧了,通常不到都是先挑弱的那方下手嗎?一旦這麼想著, 就會變得無比火大。

    其實並不是這樣。

    裂口男在觀察過後,發現虎杖暫時沒有可以使用的術式,而伏黑惠的術式以式神為主, 但野薔薇的則讓他有些意外——她的術式和丑時之女似乎同源,這類不需要直接觸踫就能使用的術法, 他個人來說很討厭。

    所以, 想最早讓野薔薇出局, 是他的個人喜惡導致的。

    正準備加力時,左邊一傳來一記橫踢。

    這一下相當結實, 但對他作用不大。

    他直接用手臂擋下, 也正是這個空隙,讓野薔薇迅速切換著力點, 迅速俯下身子然後往旁邊側滑, 成功脫離了被牽制住的狀態。

    而被擋下了腿擊的虎杖發出感慨︰“嗚啊——好硬——”

    這個人分明長得如此瘦弱怎麼身體跟石頭似的!

    果然怪談和人類不能混為一談啊。

    裂口男直接一個反手抓住虎杖的腳踝, 將他整個人甩飛了出去。

    “玉犬!”

    眼看著就要撞上背後的立柱, 電光石火之間, 呼喚式神的少年及時支援,讓式神改變了虎杖的墜落,重新找到緩沖點落地。

    一只腳剛沾地,虎杖喊道︰“我沒事!比起這個,野薔薇那邊——”

    裂口男繼續轉向距離最近的野薔薇發起進攻,他高揚起剪刀,一個猛烈的揮擊眼看著就要出去——

    玉犬直接猛沖上前一把啃咬住還握著剪刀的手臂,只是還不到兩秒,它就松開了犬齒,就連身影都變得虛幻了起來。

    伏黑惠意識到自己的式神似乎受到了干擾。

    咒力的流動變得很奇怪。

    這是裂口男的固有屬性【混亂】產生的必然效果,就連五條悟都無法避免被影響,但是五條悟能夠通過更快的咒力回轉來重新協調自己的力量,其余人自然就沒能達到這個水平。

    一旦進入裂口男的【混亂】範圍之中,整個咒力的回轉都會被打破。

    沒有了咒力的保護和增幅,人類的□□無法與之為敵。

    他們的攻擊對裂口男來說只稱得上是騷擾,他身子壓彎,重新舉起剪刀,在距離他們數米遠的距離發出一道斬擊,所有人下意識的向兩側退開,因為移動距離最長而只是堪堪躲開的伏黑惠臉頰被劃開了一道口子,滴出血來。

    (剛才的那是什麼……劍氣?刀芒?)

    伏黑惠覺得很離譜,他好不容易接受了面前這個比自己還瘦的青年是個近戰的事實,現在發現人家竟然還是魔法劍士……

    還好戰斗的意識救了他,若是往後躲而不是往兩側躲開,他搞不好會被從中間切開。

    想到十分鐘前,五條老師將他們帶到這座廢棄的大樓,降下帳之後,滿臉笑容的告訴大家——

    “接下來,就請大家把今天的一日限定助教先生,當做詛咒來祛除吧~這就是今天的課程,大家好好加油哦。”

    現在伏黑惠只想說——

    他們根本是被這個怪物追著跑,狩獵關系早就完全顛倒了。

    而且他能看得出來,對方明顯收斂了大部分力量。如果他認真起來,這里恐怕也只有五條老師是他的對手。

    “嘖。”

    他的腦子知道︰和強者對練的機會的確可遇不可求,對提升自我有不少幫助。

    只是……

    被人這麼摁著打,而且還是對方手下留情太多的情況,還是會感覺心里很不爽啊。

    “要放棄嗎?”

    裂口男揮了揮剪刀,看向伏黑惠。

    “……怎麼可能。”他說,“這不是才剛剛開始嗎?”

    “哦!要的就是這種氣勢啊伏黑——話說你竟然也會說這麼熱血的話!”

    “你吵死了。”

    “……如果你們放棄的話我也就輕松了啊。”嘴上叨叨著,裂口男再度發起動作。

    虎杖只覺得面前的人瞬間消失,下一秒一道利刃出現在面前,他下意識的身子後仰,然後手臂撐地,迅速後跳三次,逃開了面前的攻擊。還未站穩,刀刃就再度從左側襲來。

    太快了!

    對咒力的使用還是初心者的虎杖在千鈞一發之際竟然用手握住了刀刃,盡管如此,虎口還是受了傷——他此刻無師自通,竟然瞬間控制住了咒力包裹在手上,這才讓他只受了輕傷。

    “誒……”裂口男感覺挺有意思的。

    下一秒,他就直接抬腿將虎杖撂翻在地,然後將剪刀一分為二,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動作之快,虎杖甚至沒意識到發生了什麼,就感覺到脖子上冰涼涼的。

    一陣天旋地轉,面前的風景變成天花板的虎杖︰“……”

    “嗯,出局。”裂口男點了點頭,“一直沒完沒了也很麻煩,如果吃到我必死的一擊,就當做是出局了。起來吧,少年。”

    “果然很厲害啊你……”虎杖從地上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我可以在這邊繼續觀看嗎?”

    “隨便。”

    遺憾的是,另外兩人也沒撐過去。

    以式神的力量為主的伏黑惠是受到裂口男的【混亂】屬性影響最大的,式神幾乎沒有用武之地,相對來說,野薔薇是發揮最好的,她的術式對裂口男多少能造成一些小小的傷口,但同樣敗在體術上。

    結果,不到十分鐘就全軍覆沒了。

    五條悟看著他們一行人從二樓走下來,學生們一個個灰頭土臉的,就知道和自己預想的結果差不多,嗯……不如說這才是正常的結果。

    五條悟自認為是個善解人意的好老師,他鼓勵道︰“大家都高興一點嘛,畢竟是難得的課外教學,應該對你們相當有幫助吧?”

    說完,他走到裂口男身邊,掏出一個文件袋遞給他,“這是約好的資料,不放心的話可以現在打開看看。”

    久苑听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聲望獎勵到賬了,可以證明五條悟沒有弄虛作假。

    “不用了。”裂口男盯著五條悟笑眯眯的臉,“我相信你不會在這種事上動手腳。”

    “還真是對我寄予厚望啊……嗯,真是我的榮幸。”五條悟從善如流的接下,緊接著又對自己的學生招呼道︰“好了,接下來就要回高專了哦。”

    “對了對了,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他說,“你們馬上又要有新同學了,驚喜嗎?開心嗎?”

    五條悟領著他的學生離開後,久苑開始查看自己這次的收獲。

    【裂口男角色任務進度推進,當前進度︰75%。】

    【獲得獎勵︰聲望值17000,當前聲望值︰22300,聲望幣︰22300。】

    【解鎖2萬聲望達成成就,獲得獎勵︰技能點數3點。】

    這麼一來,每日補給的普通卡池也可以抽了,聲望商店也解鎖了。

    事不宜遲,趕緊把今天的每日補給抽掉。

    【恭喜您獲得以下道具:】

    【N:紅茶茶包×1盒、花茶茶包×1盒、妖怪曲奇原料×3份、茶具×1套】

    【R︰和服(黑,男性專用)×1、圓凳×2】

    【SR︰自動筆記本×1】

    看到金光冒起來的時候,久苑還有點意外。在看到實物後,他發出感慨︰“……我在友情池里抽出了四星?”

    他趕緊查看自動筆記本的功能,記錄上說它可以對來訪客戶的情況進行簡單的抽取生成,並且只要進店的客戶都有效。

    這不就等同于游戲里點擊用戶右鍵查看資料嗎……而且還會生成人物小記。

    也就是說,只要進入了久苑的店內,他就能知道這個人的大部分信息。

    難怪是SR。

    “系統。”久苑將東西收回倉庫,他有個大膽的猜想,“在自動筆記本之上,是不是還有能看到一個人生平大小所有事的、更高級的筆記本?”

    【有的。】

    【查詢資料中……資料生成中……】

    【SSR級別道具︰神明的筆記本,聲望商店限時出售,剩余售賣時間17小時。】

    “竟然正好在售?”久苑覺得這東西特別實用,他現在就想要得到它,只是限時出售就很麻煩了,萬一商店刷新之後下架了,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他問︰“價格是多少?”

    【售價︰聲望幣︰4萬。】

    久苑皺起眉頭。

    他還差近兩萬的聲望幣……

    “我現在還有什麼任務可以交的?”

    【建議主人繼續推進裂口男角色主線。】

    【完成度達到100%後,將獎勵三萬聲望,同比獎勵三萬聲望幣。】

    說完,原本冷冰的系統俏皮的補了一句——

    【您買完之後還有錢抽個十連,不過我建議您先抽完十連再買……萬一先買了,十連又抽中了呢?據說這是抽卡游戲必定會發生的慘劇之一。】

    見久苑不說話,系統還以他是在為如何完成任務發愁。

    畢竟裂口男的任務,最終是完成復仇。

    【而……要完成這個任務就意味著會和五條悟發生一定程度的矛盾。】系統小聲問道︰【您是在擔心這個事嗎?】

    久苑搖了搖頭︰“關于這件事……正好今天要做一個實驗。如果我的猜想沒錯的話,在筆記本下架之前我就能拿到這個獎勵了。”

    【……實驗?】

    “嗯。”久苑看著面板里的三個可支配的技能點數。

    他的目光落在花子的技能【月燈幻境】、以及雪男的技能【純白死想】上。

    前者是幻術,而後者是心靈操作。

    就算身體和戰斗是無敵的,但……人的精神可能做到毫無破綻嗎?

    很快,他就知道答案了。

    ……

    ……

    “也就是說,你是臨時覺醒了咒術師的才能……?”

    夜蛾正道和吉野順平正在正廳,二人皆是正坐的姿勢。

    不管是誰想踏上咒術師這條路,一旦進入高專,就會從校長這里得到一次特殊的教導。只是面前的少年經歷的一切太過離奇了,雖然說咒術師中也有不少是後天才覺醒天賦的,但像吉野順平這麼晚的,幾乎是沒有先例的。

    作為校長的夜蛾正道自然要摸清楚是否有潛在的風險,他必須對其他學生負責。

    早在這之前,夏油杰就針對這個問題對花子進行過友好的提醒。

    “真的沒問題嗎?咒術界里腐朽的規矩不少,吉野順平這樣特殊覺醒才能的先例太過罕見,搞不好……”會被人盯上。

    他未全部說完,花子就笑著告訴他︰“沒關系,我跟他說過,被問起來就直接把我的事說出去就好。”

    對久苑來說,這可是揚名的好機會。

    他已經看到了自己的聲望如同流水一樣嘩嘩入賬的美妙場面。

    至于背後的風險……

    在知道咒術師參差不齊的水平,一灘渾水的內斗環境,低下的辦事效率,一只手都數得過來的特級咒術師人數後,他完全不認為有誰能對他造成損失。

    尤其是咒術師常年接觸詛咒,和負面情緒打交道,大多數咒術師的精神情況多少會受到影響,這對于專攻幻術的花子和精神系能力的雪男來說,完全產生不了威脅。

    更何況,久苑又不像五條悟,在咒術界不需要顧忌任何人際關系,不會被這種無聊的東西掣肘,就算敵對了他也覺得無所謂。

    而且,他就等著今天用花子這個馬甲和五條悟見上一面,驗證他的猜想。

    ……

    ……

    五條悟回來時,吉野順平已經在校長這里留了快兩小時了。

    “悟,太慢了。”在看到過去的學生吊兒郎當的插兜出現在大門口時,夜蛾正道還是沒忍住教訓了一句。

    “這種小事就不要介意了。所以,這就是那位特殊的學生?”五條悟順勢在吉野順平身旁坐下,他這種自來熟的態度讓對方下意識的想往旁邊挪座,五條悟一把拉住少年的手臂︰“啊,別急著跑嘛,如果你成功入學的話,就是我的學生了,對我這麼警戒會傷教師的心的哦。”

    吉野順平︰“……”

    只好重新坐回原位。

    “能讓我看看你的式神嗎?”五條悟開朗的說道,但話語中給出了不可拒絕的強硬態度。

    再怎麼說也是在別人家的地盤上,吉野順平點頭,放出自己閃著幽光的水母。

    此刻窗外已經降下了黃昏的夕輝,在光線灰暗的房間內,水母透出的光芒愈發明亮清晰。

    “沒什麼問題,術式和本人是吻合的,沒有被人強行植入不匹配的術式。”

    五條悟言簡意賅的道出了夜蛾正道所擔憂的事。

    “也就是說,的確是這孩子自己本來就有的術式……只是因為外力作用而被激發了嗎?”夜蛾正道喃喃道。

    五條悟的六眼能夠辨認出這類罕有的情報。

    幫夜蛾正道排除了面前的少年可能是被人強行改造了身體,植入了不屬于自己的力量這種可能性。也就是說,這位少年並不是什麼非法實驗的犧牲品,同時也能側面證明,他背後也許並沒有什麼勢力。

    “我听說,是有人用幻術幫你激發出了潛力,從而掌握了術式?”五條悟毫不避諱的直言︰“我想見見那個人。”

    吉野順平點了點頭。

    (……和花子君說的一樣啊。)

    ……

    ……

    “啊……那孩子在呼喚我了。”

    將手中盛滿花茶的瓷杯放下,花子對夏油杰說︰“你要一起去嗎?”

    “不了。”夏油杰說,“久苑差不多也放學了,我就不去了。而且,我也不想和高專有太多牽扯。”

    “他又不是幼稚園的孩子,會因為回家後家里沒有人而不安害怕……”花子擰著眉頭,他不贊同夏油杰這種充滿溫情,甚至有朝著溺愛的方向發展的舉動,但這終歸是個人自由,他也不會干預夏油杰的決定。

    “算了。”他說,“你記得看看收銀台前面那個花盆里的竊听器有沒有被人收走。如果還沒有收走,你就找個地方丟了吧。”

    夏油杰忍住了問為什麼會有竊听器的沖動,點了點頭。

    而花子,則是去到了高專那邊。

    只不過考慮到高專還有個麻煩的結界,他只是留在自己的領域之內,並不打算踏出房間。

    等待他的自然是夜蛾正道、五條悟和吉野順平。

    黑發紅眸的男孩端坐在椅子上,不徐不慢的喝了口茶,才將目光投向他們。

    夜蛾正道自詡是這堆人里年紀最大的長輩,並不在意一個孩子的傲慢。

    “夜蛾正道,是這所咒術專門學校的校長。我旁邊的是負責指導一年級的教師,五條悟。”

    “你好。”

    得到了名字之後,花子表情緩和了一點,他說︰“你們已經從吉野同學那里知道了吧?”

    “即使知道了……”夜蛾正道斟酌措辭,表示︰“這麼說雖然有些不大好听——但吉野同學的這類情況太過于罕見,我們很難相信他的一面之詞。”

    “我也見過一些幻術師。”五條悟說,“或者說,是自稱‘幻術師’的家伙。他們的確能做到影響精神,或者制造一些幻象,但是能做到的,也只是迷惑和引導性的傷害。”

    五條悟向前走了一步,花子眉毛一挑。

    他繼續說︰“他們的攻擊方式很簡單,比如迷惑,就是讓人把前面的懸崖當成是平地,從而墜落自毀而亡。又或者說讓人將身旁信賴的戰友看成是生死仇敵,而釀下自相殘殺的悲劇。但是,你告訴吉野君的話中,對幻術的描述已經遠遠超過了我們所知的幻術範疇——”

    “也就是說。”花子緩緩放下茶杯,他兩手交疊置于桌面,然後輕輕將下巴置于上方,沖他們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你們對那孩子口中的真相有所懷疑,而懷疑的根源,在于‘幻術能否做到這一步’上,是嗎?”

    第一次見花子的笑容如此璀璨明亮。

    吉野順平腦子里不知道為什麼想到的是他教訓完那幾個高中生後自然流露出的微笑。

    花子倏地斂了笑容,聲音涼了幾個度。

    “竟然把我的幻術和那些打著幻術旗號的末流雜技相提並論……你這家伙還真敢說啊。”

    旁邊的夜蛾正道也嗅到了空氣中緊滯的空氣。

    間不容發。

    “——果然,還是帶你去黃泉走上一遭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方便以後閱讀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24章 第 24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24章 第 24 章並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