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 30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神泉院 本章︰第30章 第 30 章

    劇本很成功, 久苑也保持著受到了精神創傷而昏迷的模樣。這也是有系統協助完成的,否則在場的人中能區分是真暈還是假暈的人太多,他不會讓自己在這種小問題上露餡。

    在意識之中, 他首先要確認的就是自己的聲望值情況。

    “系統, 我現在有多少聲望了?”

    系統似乎就等著久苑來問他了, 他聲音激動道︰【主人, 剛才一共漲了30萬聲望!現在聲望有35萬2300了!足足有35萬2300的聲望幣呢!就算買了筆記本也還剩31萬2300!我們發財了!】

    久苑心想這一波套娃下來的確是血賺,而且他自行分化成兩個陣營之後,就相當于有兩個陣營可以提供入賬了。

    “先不急,來看看解鎖了那些聲望獎勵。”

    聲望的獎勵都是按階段領取的, 久苑打開進度條,在五萬、十萬、十五萬……每隔五萬都有一次可以領取的獎勵。

    全部領取之後, 他一下子就資源豐裕了起來。

    “系統, 幫我看看我現在一共有多少資源可用。”

    【當前資源合集如下︰60萬搖 鋈思寄艿閌0點、角色技能點數15點、聲望幣46萬2300點、十連券3次、SSR箱子2個、SR箱子4個。】

    “大豐收啊……”久苑覺得真是不枉費他演這麼一出大戲。

    第一次看大家會覺得新鮮,以後就不會這麼容易拿大筆的進賬了。

    馬甲的技能點數可以暫時放置一下了, 等到有需要的時候在隨機應變。

    今天作為主人的他現身之後,以後肯定還會有不少出現的機會, 作為主人必須要有自己的手段才行……久苑看向他的個人技能面板, 有一長條分支,里面寫著︰咒術、陰陽術、妖術之類各式各樣的分支。

    咒術首先排除掉,目前就他來看, 咒術師里已經有了五條悟這樣級別的戰力, 如果這個時候還選咒術是非常不明智的。

    萬一打不過豈不是逼格就掉了?

    再來是陰陽術, 雖然流傳已久, 而且廣為人類所知……但陰陽術相對來說還是比較正派的印象, 而且有安倍晴明這樣的人物在前, 已經給後世留下了許多印象, 會影響他立人設。

    其余的道術什麼的就更不可能了……

    看來看去,似乎也只有妖術比較合適了。

    而且,關于妖術師也有個頗為有名的人物——瀧夜叉姬。在技能的描述上,也和瀧夜叉姬的故事有幾分相似,不僅能召喚地獄的妖物和骷髏,還有大妖的震懾光環和一個巨大的餓者骷髏可以召喚。

    整體很符合地獄的形象,這樣就和先前設定的“住在黃泉里的主人”形象完全吻合了。

    于是久苑毫不猶豫噸噸噸的加滿了妖術。

    這麼一來,他的身體也有了妖力,但是為了貫徹“久苑”的普通設定,他決定讓“久苑”只是擁有一身妖力,但無法使用妖術,將強度控制在“說強也不強,但也不能說很弱”的這個區間。

    無論是太強還是太弱,都會讓人們把更多不必要的視線放在他身上,這等同于浪費掉了馬甲的掩護,得不償失。

    “接下來……還有緊張刺激的抽卡環節。”

    想到上次在友情池里出SR的極限行為,久苑覺得今天自己也會滿載而歸。

    于是他先拆開了三個SR級別的箱子——

    【獲得道具︰亡者鈴鐺】

    【描述︰午夜十二點站在十字路口,輕輕搖動這串鈴鐺,徘徊在附近的亡魂們會被鈴音吸引紛紛而來,是機遇還是危險,全看您如何抉擇。】

    【獲得道具︰重塑藥劑】

    【描述︰平平無奇的整形道具,無副作用。】

    【獲得道具︰妖精的自動筆】

    【描述︰靈魂的寄宿容器,據說在筆里可以溫養靈魂,不過我更建議您讓那個家伙變成自動記錄筆來作為住在筆中的房租。】

    【獲得道具︰治愈藥劑】

    【描述︰平平無奇的回復藥,無副作用。】

    “亡者鈴鐺這個不錯……我正好缺一些人替我辦事和搜集情報。”久苑根本不擔心會壓制不住亡者,畢竟有花子在場,就算花子不行也還有他本身的妖力可以鎮壓。

    妖精的自動筆似乎是一個溫養靈魂的容器,而且沒有使用次數,雖然現在用不到,但他的確是很實用的道具。

    接下來就是緊張刺激的拆SSR箱子環節了。

    光芒閃爍過後,出現了兩個道具,一個天平和一把鑰匙。

    【獲得道具︰等價交換的天平】

    【描述︰擁有了天平的您將永遠不會在交易中被人欺騙,即使是無形之物,天平也能測量出買賣雙方的交易內容是否對等。】

    久苑眼楮都要冒光了——

    這可真是太實用了!

    做情報生意最擔心的是什麼?是情報不對等,和情報可能是虛假的。有天平在幾乎可以完美杜絕這種情況,同時還能為花子的佔卜做輔助,如果花子佔卜出的信息是錯誤的,那麼屬于花子那邊的天平是不會下沉的,因為這是沒有意義的信息。

    同理,如果對方給出的是假信息,那麼在我方還沒有放入交換物時,假信息那方的天平也不會下沉。

    這簡直是完美測謊儀。

    覺得一發就中大獎的久苑美滋滋的開始看第二個道具——

    【獲得道具︰黃泉之門】

    【描述︰只要擁有鑰匙,您就能隨時叩開冥府的門,推薦技能等級lv.15之後在使用。】

    【ps.如果您有通行證,那就隨時可以去往黃泉。】

    “……看來我這個住在黃泉的設定是真的要落實了。”久苑將金色的鑰匙放在手中把玩,上面用符咒刻著他不認識的花紋,就像某種封印的印記,他能感受到,只要他在空氣中做出插入鑰匙,然後轉動鑰匙的動作,面前就會出現那扇去往黃泉的大門。

    不過道具描述中提示他現在的他要去是很危險的,除非消耗掉通行證。

    但久苑轉念一想,倘若他自己實力足夠單獨進門,那麼通行證是不是可以帶其他人同行進入?

    以後有機會就試試好了。

    至于那三張十連券,他決定先攢攢,今天就先不抽。

    ……

    ……

    事情以雪男獨自離去而告終,沒有任何人敢追他而去,方才雪男在眾人面前丟臉被教訓還歷歷在目,這個時候沖上去找他等于上趕著自殺。

    在久苑進入昏迷的這段時間,他的去處已經被眾人反復決定又篡改了好幾次。

    在現場,與謝野醫生是第一個上前檢查他身體的,在發現其確實毫無異狀之後,警察那邊的人就提出要將他帶走監視起來,這麼一來別說是高專的人了,偵探社的人也覺得相當不妥。

    “退一萬步說好了——”太宰看著旁邊的警員,“就算他要離開,警察這邊也沒有手段讓他留下不是嗎?”

    “我們自然會借助相關機構的幫助……”警方那邊只想著趕緊把他抓回去交差立功,並沒有心思和他們交流。

    “那可不行啊,所謂的相關機構,難道是異能特務科嗎?”太宰對他們毫不掩飾想法的行為感到十分可笑,他說︰“異能特務科是不會接手的,一旦他們接受,就等于變相承認這是異能力造成的破壞。”

    “那又如何?”

    “你還不明白嗎?政府現在可是想盡辦法希望群眾認為這不是異能力,否則等同于推翻他們以前對公民的說辭……”太宰笑著說,“不說異能特務科,政府也不會同意的。總之,如果這位長官先生一定要一意孤行把人抓走的話嘛……想必明天您就要主動提出辭職報告了,上面的人是不會允許一個頭腦愚鈍的人坐在你現在的職位的。”

    太宰說得如此直白,方才還腦子發熱的警方領隊也清醒了過來。

    的確……政府這時候怕不是要想盡一切辦法推卸責任,如果他非要摻和,還把久苑這個大麻煩往政府機關里送,等同于自絕後路。想到這里,他腦門上也滲出了些許汗水。

    但他還有些不死心,懷疑是太宰在詐他,他問道︰“那你們偵探社的人……要將他帶走?”

    “噗。”太宰毫不留情的嘲笑起來——

    “我們沒理由做這樣的事吧?而且,這里不是有更合適的對象嗎?你看——”

    夏油杰已經將久苑抱了起來,他對久苑的印象是他溫柔又富有朝氣的表情,如今對方奄奄一息的在自己懷中,看起來叫人不怎麼舒服。

    他問花子︰“……久苑他……”

    “妖怪的攻擊和咒術師有些相近。”花子說,“阿雪的精神力中多少附帶了些妖力,如果可以,希望咒術師中擅長治療的人替他將殘余的妖力祛除。”

    這當然也是胡謅的。

    久苑鐵了心要往咒術師那里跑,如果是在政府這邊的監控之下,他的生活自由會被壓縮,但是在咒術界這麼一個本身就暗流涌動的地方,他想渾水摸魚的操作性就比較大了。

    所以,通過花子的轉移能力,久苑就這麼被帶到了高專。

    送進醫務室後,家入硝子很快就替他做了處理,接下來就只是等他醒來了。

    已經恢復了大半的花子在旁邊的空房間里,和五條悟還有夏油杰在一起。

    感受到古怪的氣氛,久苑想起五條悟和夏油杰似乎有一段淵源,于是他主動提議道︰“我去看看久苑。”就跳下椅子往旁邊去了。

    只留下這對曾經生離死別的摯友。

    五條悟雙手環在胸前,他靠在椅子上懶散的看著面前只有高中生年齡的夏油杰,問道︰“……你知道我有很多想問的吧,杰?”

    夏油杰微笑道︰“‘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里’、‘現在的你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會和他們在一起’我想大概就是這些問題吧?”

    五條悟調整坐姿,他雙腿分開,手臂架在大腿上,看向夏油杰。

    “你是我親手殺死的。”他說,“這件事我肯定是真實發生過的,我還不至于會搞錯這種事情——所以杰,在我們分別之後,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要從這里開始說起嗎?”夏油杰坦率的告訴他,“事先聲明,我的記憶大概還停留在高專時期。”

    “……等等,那也就是說……”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嗎?

    五條悟難得的無語了。

    “嗯,所以我根本不記得我是怎麼死掉的了。不過,我多少也能猜到,自己大概會死在你手里這件事——謝謝你告訴了我事實。”夏油杰笑著說,“我的記憶大約還停留在那個村莊,那對雙胞胎的事件前後。”

    五條悟終于明白了為什麼方才夏油杰在幫助久苑和花子這件事上表現得如此決絕。

    因為對他來說,上一次失敗的星漿體拯救事件似乎還只是前不久的事情。

    “……那之後的記憶,一點也沒有了嗎?”

    “到剛剛脫下這套制服,穿上僧衣沒多久吧。”

    “這樣麼……”

    “比起這個,悟。你現在更想知道的是我怎麼會和他們在一起吧?畢竟在我死前發生的事,你都知道的差不多了,甚至比現在這個狀態的我還要了解我的過去,不是嗎?”

    “不完全是。”五條悟說,“分開的時間那麼長,我也沒法確定你到底過得怎麼樣。算了……來說說眼前的事吧。”

    夏油杰看向花子離開的那扇門,然後重新扭過頭來,繼續說道︰“我是被撿到的。”

    “……撿?”五條悟心想,你又不是什麼流浪小動物,為什麼會用這個字來形容自己的遭遇。

    然而事實上就是撿。

    夏油杰︰“我是被花子撿到的。被他撿到時,我還無法維持現狀這個完整的靈體模樣,我受到過那兩個人不少幫助。”他將自己被撿到之後又是如何被久苑用神奇的糖果灌輸了妖力的事講給了五條悟。

    五條悟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道︰“原來如此,難怪你身上的咒力變得和以前有區別了……是因為變成了不完整妖怪麼?”

    “我也有所感覺。”夏油杰攤開雙手,“我身上的咒力開始朝著另一種力量變化了……”

    他還感受到一件事——他的術式似乎也發生了改變,不只是咒靈,似乎一些弱小、意志力不強的妖怪也能被他操控。

    “所以你現在要繼續留在久苑他們那里?”

    “算是吧。”夏油杰說,“我想找到我另一半缺失的靈魂,這件事上能夠給到我幫助的人並不多,你應該明白的,悟。”

    五條悟嘖了一聲。

    就是因為明白,才覺得不爽。

    面前的這個夏油杰,還沒有走到和他生死對立的階段,五條悟多少有點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他。

    “對了。”夏油杰看著他,“……你現在是教師吧?”

    “嗯——”提到自己得意的領域,五條悟眉飛色舞道︰“要去看看嗎?我可愛的學生們。”

    夏油杰說,“我在高專不合適露面,對了,我的面具呢?”

    “啊,我交給七海了。”

    “……悟。”

    ……

    ……

    另一邊,看到久苑已經緩緩恢復了精神,花子對著旁邊看護了他半天的家入硝子表示感謝。

    雖然是妖怪,但仗著一張稚嫩的臉,很是容易博得他人的好感,尤其是花子不開嘲諷,乖巧說話時,只會讓人想到他小小年紀就已經殞命的淒慘故事。

    “這孩子已經沒有大礙了。”家入硝子扯下口罩,又走到旁邊找了點吃的零食給他們,“我去把他們喊過來吧。你們就在這里……”

    “不用了,我去吧。”花子主動提出,“我還有事要跟他們說。”

    “好吧。”

    花子剛推開門走出兩步,就撞上了五條悟和帶著面具的夏油杰。

    夏油杰應該是打算來和硝子也見上一面,至于五條悟……

    花子直直走過去,對他說︰“我這邊有事要找你。”

    “嗯?就我們倆?”

    “嗯,就我們。”

    見花子表現出不容拒絕的態度,不像是無的放矢的模樣,他們又折返會方才的房間。

    花子坐下後,直言道︰“……有件事,我想需要你的幫助。”

    花子的主動示弱,讓五條悟意識到接下來怕是又有什麼事要發生。雖然說花子和雪男開始了新一輪的競爭,但只要花子他們的決議不變,可以說他們是相當佔有優勢的一方,人類陣營定然是會對他們給予更多的支持。

    只不過,五條悟還以為花子會像先前那般強硬又高傲的態度同他接觸……

    (果然是因為和雪男的那一戰消耗太大嗎?)

    本來就蒼白的臉看起來更加沒有血色,男孩顯得十分惹人疼愛。

    不過五條悟不怎麼吃這套就是了。

    “所以,是什麼事?”

    “……家主大人說,那個家伙被放出來了。”

    “我記得是叫八尺?”五條悟剛才在手機上查了下,的確是有這麼一個都市傳說。說是身高有兩米多、穿著白色連衣裙和遮陽帽的女巨人,會將看上的孩子帶走殺害,總的來說在一系列都市傳說里,不算是特別出格的。

    但是今天他們的主人描述說八尺之前是被關了禁閉,那自然是做了錯事才會被關禁閉,搞不好會比他們想象得都要危險。

    五條悟裝作不知道,說道︰“只是穿著連衣裙和遮陽帽的高大女人而已,听起來不是什麼很凶殘的妖怪嘛。”

    “……這就是問題。”花子嘆了口氣,“正是因為八尺對心愛的孩子會無比專情的投入,所以已經到了非常病態的地步了……對人類來說的好消息是八尺早就有了關注的對象,不會對人類的孩子下手,但問題就是——這家伙是個無可救藥的主控,在見不到主人的期間,會愛屋及烏的……”

    “……對身為容器的久苑君不可自拔?”

    花子︰“……是的。更糟糕的是,用人類的話說八尺大概是病嬌、地雷系的吧,只要看到覺得不錯的東西就一定會搶過來送給心愛的孩子,根本不會計較任何後果,除了心上人之外什麼也不關心,而且只會用自己的那套邏輯來生活的家伙。”

    “這不就是對孩子過度溺愛的家長嗎?”

    “不。”花子痛苦的閉上眼楮,“……他應該是過激追求者才對吧?總之,我希望你要是有了他的情報能通知我一聲,我和久苑這邊也好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等等——”五條悟注意到一個問題,“是‘他’?”

    不應該是“她”嗎?

    花子︰“……嗯,他是男的。”

    “哦男的啊……”

    ……等等?

    穿著白色連衣裙頭戴遮陽帽的……男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方便以後閱讀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30章 第 30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30章 第 30 章並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