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 32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神泉院 本章︰第32章 第 32 章

    “哦呀?哦呀哦呀哦呀——”

    身穿水手服、戴著眼鏡的雙馬尾文學少女模樣的女孩一把扯過身旁的姐妹熱情的貼貼, 後者被她如此親密的粘著,只是面無表情的投去視線詢問︰“……?”

    完全搞不明白狀況的折原九琉璃,在被妹妹一個猛撲之後身子後傾, 在這一瞬間, 她恰好仰起頭看到了位于上方大樓的電子屏幕——

    屏幕之中,深青色頭發的少年縴長的睫毛翕動,在一片飛雪之中露出溫潤的笑容。

    少年的揚起手來,手心中懸浮著一片六角形狀的雪花, 銀光閃閃——

    他微微張唇,將雪花吹散。

    最後, 散開的冰花在風中飛舞旋轉, 而又在鏡頭一轉時聚攏成一個白色的3D LOGO——

    是某款夏日限定飲料的名字。

    出品是鈴木財閥。

    “啊……”無表情的九琉璃發出聲音。

    她在瞬間就明白了為何妹妹如此興奮,這一切都是因為大屏幕上那位俊朗的少年所拍攝的廣告。

    心有靈犀的雙胞胎妹妹已經明白, 這是在表示“我知道了”。

    “吶吶——九琉姐——久苑君真好看啊?光是看著廣告我的心就要被他的冰雪給凍住了呼呼——”

    折原舞流臉上浮現出不自然的紅暈, 神采飛揚。

    “九琉姐你不這麼認為嗎?當然在我心里第一位還是羽島幽平沒錯啦!但是久苑君大概比羽島幽平要稍微差上0.00000001左右……唔,這麼說絕不代表我見異思遷哦?”

    “知(知道了)……”

    “如果羽島幽平和久苑君同時朝我提出交往申請的話, 我要答應誰比較好呢?九琉姐——”折原舞流在姐姐身旁嘰嘰喳喳的說著, “但是但是但是啊!我最最最喜歡的還是九琉姐!”

    捏了捏妹妹的臉, 折原九琉璃希望妹妹的無端興奮能夠消停一點點。

    不, 也不能說是無端興奮……

    至少,在看到久苑那張對女性特攻的臉時, 能夠完全不為所動的人終究還是少數。

    即使她們站在街頭, 也能听見年輕的女孩子們從屏幕下路過時交頭接耳的聲音。

    “好帥”、“太好看了”、“真喜歡啊”之類露骨的愛慕和贊美不絕于耳。

    就在這時——

    听到了顫抖的聲音, 似乎是女性, 又可能是男性, 微微沙啞的聲音, 像在訴說著某種熱烈的感情。

    “你……”

    感受到黑色的陰影從頭頂打下來, 折原舞流抱著姐姐一個小碎步退開半步,隨後保持著一個警惕的距離,反向了看過去。

    面前站著一位身材高大的白衣“女性”,身穿清涼收身的純白連衣裙,頭頂同樣是白色的遮陽帽。

    在那片陰影之下,是蒼白的臉和翠綠的雙目。

    女人不知道是何處而來,就像是憑空出現的。

    最重要的是——她也太高了!

    成年男性在一米八往上就已經是高個了,但是和面前的女人比起來,還是相差太多。

    安靜的折原九琉璃瞟了眼周圍的人群——

    不對勁,這麼顯眼的人,為什麼大家都沒有發現呢?

    對方像是完全沒注意到面前兩個女孩的警惕表現,她朝著屏幕投去痴迷的目光,愛意仿佛要穿透屏幕直至那人身邊一般灼熱。

    “你也這麼認為嗎?小姑娘?”

    “咦?”拉開距離的折原舞流發出疑惑之音。

    “那位少年、我是說久苑君——”

    她雙頰染上酡紅,身體不自然的顫抖起來,就像是被人抖動的落篩。

    “果然,你們也認為他非常完美對吧?呵呵……”說著,她兀自笑了起來。

    面前的人就像是使用了興奮劑過後無法控制自我一般。

    這是怪人——任誰來看都會這麼說,然後迅速多遠。

    更別提她異于常人的身高所帶來的壓迫感更是叫人窒息。

    然而,偏偏面前的折原姐妹某種意義上也是屬于怪人那一類的。

    折原舞流高高的舉起手,像是在贊同,但是卻說︰“唔?算是吧!不過我心中最完美的果然要屬羽島幽平……”

    對方完全沒生氣,甚至對她積極告白的模樣頗有些贊許。

    “哼,啊,哈哈……小姑娘你也有喜歡的人呀。”長發女人笑了起來,只不過那笑容有些滲人,“不過,我心中最棒的當然是我的孩子,我的……呼呼……”

    話到這里,面前的女人突然安靜了下來。

    就像游戲手柄的震動功能突然失效似的。

    她失望的停下了自己的訴說︰“啊……接下來的就不能說了呢,如果可以,真想讓你們知道我的孩子、我的主人到底是多麼完美無瑕的存在,呵呵……”

    似乎有什麼無形的東西限制著她,讓她未言盡的愛語只能在此處戛然而止。

    想起了什麼的折原九琉璃打開手機,快速的點進附近的地方論壇,然後說道︰“這里。”

    她舉起手機,雙胞胎妹妹上前看到屏幕上正寫著︰夏日新品飲料發布活動。

    “阿拉阿拉阿拉——”折原舞流的聲音漂浮向上,“我看看,久苑君似乎也在現場進行暖場活動……地點是……”

    “地點呢?”

    那高個女人竟然俯下身來,急切的詢問著。

    “地點在……”

    折原九琉璃念出地名,那女人听完後,又變得興奮了起來。

    “是嗎……竟然就在離我這麼近的地方,這一定是上天注定的緣分。”她聲音陡然拔高,隨後竟是雙手捧住臉頰,宛如思春期的少女一般道︰“現在,就讓我奔赴到您身邊吧!”

    “哦?也就是說小姐現在要去久苑君那里?那就祝你一路順風咯~”

    折原舞流比了個v字,算是鼓勵。

    “這真是太感謝了。”她壓抑著聲音中的雀躍,“馬上……就要和我的孩子再度見面了……”

    折原舞流也非常人,即使面對如此詭異的發言,她也很自然的問道︰“孩子?是指的久苑君?啊,難不成你是他的媽媽?”

    “不,我們可不是那種關系……我們可是更加緊密聯系的……啊,再說下去就不是你這樣的孩子可以听到的東西了。請忘了我的話吧。”

    高個女人迅速變臉,方才那副痴態完全消失,如今看起來溫柔又和善,她輕聲細語道︰“十分感謝你們的情報,那麼,再會了~”

    看著她提著裙角小跑著從人群中消失,折原舞流問道︰“九琉姐,剛才的那個人應該是變態吧?或者說是痴/漢?常考的話現在應該報警比較好咯?不過她看起來好像很疼愛久苑君所以應該沒關系的吧?”

    折原九琉璃︰“……違(不),有問題。”

    妹妹瞪大眼楮︰“誒誒誒?哪里有問題?”

    “……時間。”

    九琉璃舉起手機,上面說現場活動的時間是在明天。

    剛才那個女人,好像不知道時間……

    ……

    ……

    八尺大人的馬甲用起來並不那麼順手。

    原因之一是因為身高所帶來的不適應感,身體的控制變得不夠利索了,另一方面是……

    穿裙子好難啊!這種輕飄飄的漏風的感覺仿佛自己隨時都要走光了似的。

    久苑在心里瘋狂吐槽,他明明是個男人,怎麼會走光?

    【系統︰主人如果不舒服也可以換套衣服嘛,穿褲子也一樣的。】

    “那人設就不夠鮮明了……”久苑說,“這樣的八尺大人更符合人設,而且沖擊感更強。”

    【系統︰唔?所以性轉也是為了沖擊感嗎?原來如此,這都是您的策略啊!】

    久苑︰……不,倒也不是。

    他只是討厭被男性用很冒犯的眼光注視罷了。

    “比起這些,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迅速提高對這個馬甲的控制力?”久苑抬起手來,看著八尺大人細白的胳膊和修長的手指,感覺十分別扭,“不僅是身體用起來不習慣……還有精神的同步問題。”

    【系統︰推進角色主線會比較好,這是最有效果的。】

    【系統︰八尺大人的主線內容也很模糊呢……內容是‘給心愛的孩子尋找最好的玩具’。】

    久苑︰“……這個和雪男一樣,說了也等于沒說。”

    他嘆了口氣。

    八尺大人屬于強欲型的人設,她會對某件事物抱有極其強烈的欲望。

    和裂口男的混亂有所區別,裂口男主要在于“亂”,而八尺大人則是“凶”。

    戾氣太重,欲望太深,再加上他似乎挺喜歡這個主人控的劇本的,久苑能感受到來自馬甲心底最深處的激動。

    偶爾面前走過一兩個和久苑的容貌有幾分相似的少年,八尺大人就開始蠢蠢欲動。

    他覺得這樣不行,本來提前一天召喚出來不就是為了練習對身體的控制嗎?按照現在的情況,搞不好身體還沒用熟,就要因為對路過的男高中生出手被抓進局子了。

    八尺大人覺得什麼才是合適的玩具,久苑根本想不明白。

    突然,久苑突然感受到馬甲有種強烈的願望——

    他順著這份意願,安靜的走進了旁邊的小道之中。

    “出來吧,一直跟著我……難道是想和我一起玩耍嗎?小朋友?”

    慈愛和挑釁,兩種口吻雙管齊下。

    在背後,出現了一個戴著奇怪頭套的人,似乎是……特效電影中會出現的化妝道具。

    那人戴著狼頭面罩,空著一雙手,雖然看不清楚臉,但久苑能感受到對方的視線死死鎖定在自己身上。

    這種視線他再熟悉不過了——是看獵物的視線。

    “沒想到……最先被我吸引到的竟然不是那些下流、骯髒的男人,而是你這樣可愛的女孩子,呵呵……”

    她一眼便看穿了,對方在那套打扮之下的真身是個年輕女性。

    在听見久苑突然揭秘後,對方直直沖了上來。

    ……

    ……

    【殺人魔好萊塢VS八尺大人——】

    關東地區最近發生的幾起殺人事件,全部是由這位戴著特效電影頭套的殺人者犯下的,因為每次都會使用電影中特有的怪物造型,所以被人取名為殺人魔好萊塢。

    但是,這個帖子是昨晚凌晨在BBS上迅速發起的。

    瀏覽數飛速增長,根本沒有人關心事件是否真實,只要圖片的內容足夠勁爆,能夠滿足獵奇的幻想即可。

    照片上,身穿白色裙子的女人竟然也是徒手也對方廝殺,人們注意到她背後正好有個路牌,和路牌進行對比,女人高大得過頭的身高顯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直到有第一個人點出這個荒謬的事實——

    “G,這不是八尺大人嗎?你們看,身高完全對的上吧?”

    “這麼說來外表也是的……不過八尺大人一般不都在鄉下活動嗎?”

    “這種事情誰知道啊,也許是因為環保太差,所以八尺大人也在鄉下待不下去了吧。”

    “city boy要小心咯~被八尺大人迷惑的話可是會死得很淒慘的。”

    但,為什麼好萊塢和八尺大人會出現。

    一個是真實存在的殺人魔……

    “好萊塢可是上過新聞的,必定是真實的,也就是說八尺大人也是真的咯?”

    “但是,這也未必是真正的‘好萊塢’,也許只是假扮者。”

    “一看就是擺拍啦你們在認真討論個什麼啊……”

    直到,後續的照片和視頻被人傳上來,說是擺拍的人也不那麼確定了。

    照片中,被八尺大人死死扯住雙臂的好萊塢,就像被人類的孩子捏著雙翼的飛蛾,下一秒可能就會被撕扯成兩半。

    但是八尺大人似乎突然失去了興趣,她只是將好萊塢甩了出去,殺人魔遠遠的被摔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撞到了隧道入口的折角處。

    看到這里,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想到︰“哇……看起來好像很疼……”

    “因為不是可愛的孩子所以八尺大人對好萊塢沒興趣嗎?”

    “今天我就會告訴弟弟晚上不要出門的。”

    “怎麼辦我家圍牆很矮根本擋不住八尺大人!”

    論壇的畫風突然轉變,所有人的發言似乎是都以“八尺大人真的存在為”前提進行的。

    這邊,感受到聲望漲了一小波的久苑,就連穿裙子的怨念都減少了幾分。

    穿就穿吧,賺錢要緊。

    對上突然襲擊的殺人魔,八尺大人很麻利的就把對方制服了。

    他方才抓著對方的雙臂,久苑感受到似乎是因為八尺大人在斟酌——這個東西能不能當成玩具送給她心愛的孩子。

    最後她發現可能對方不會喜歡這個禮物,就興趣缺缺的把好萊塢給甩出去了。

    對久苑來說,今晚奇怪的遭遇也不全是壞事,至少他感受到八尺大人安分了不少,已經可以被他進行高度同步了。

    久苑這才放心了下來,畢竟明天的劇本還需要八尺大人。

    ……

    ……

    翌日  活動舉辦場所的後台

    身為事件主人公的久苑,此刻正在露天舞台的後台進行中場休息。

    新品發布會上被邀請參加,一方面是為了假戲真做,另一方面也是他目前的人氣確實能帶來一些效益,如此雙贏的行為彼此都不會拒絕。

    久苑也算是短暫的又體驗了一把偶像活動的樂趣,最明顯的就是︰在休息室內喝水,還要檢查有沒有被拆封加過東西。

    剛喝了口水算是喘了口氣,手機就響了起來。

    是五條悟。

    按下通話鍵,那頭傳來男人爽朗的聲音︰“怎麼樣?今天的工作順利嗎?鈴木財閥可真是大手筆呢……不過,為什麼你拒絕了赤司而是選擇了鈴木,這其中有什麼理由嗎?”

    “不算是什麼重要的理由,只是想避開熟人。”久苑說,“赤司家的繼承人,算是朋友的朋友。”

    “沒想到你會因為這種小事而介意啊?”

    “你不是來說正事的嗎?五條先生。”為了避免對方開火車,久苑趕緊把話題拉過來,“我這邊馬上又要上台了,如果有什麼事還請現在就說吧。”

    “……關于八尺大人的。花子君拜托我幫他調查,但是我也沒有他的聯系方式,所以也只能來找久苑君了嘛。”五條悟無可奈何的說道︰“既然你很忙那就長話短說——八尺大人似乎就在池袋附近,拜拜,我會在網上看久苑君的現場直播的,順便一說你今天的造型不是很好看。”

    然後立刻掛斷了電話。

    久苑︰“……”

    這人是不是在記仇,記仇自己讓他趕緊說正事不要廢話?

    不,再怎麼說也是最強的咒術師……應該不至于這麼幼稚吧?

    這時,鈴木家的大小姐拉開遮擋的簾子走了進來,和她一起的還有她的友人毛利蘭,以及和久苑、嚴格來說是裂口男這個馬甲有一面之緣的男孩柯南。

    “辛苦了。”鈴木園子性格外向,她說道自己感興趣的領域簡直是兩眼冒光︰“久苑君剛才的表現真的太完美了,我有在觀察哦,台下的女孩子們已經完全為你傾倒了——”

    “這還真是……”久苑對這種過分直球的夸獎有點沒轍,再加上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怎麼面對鏡頭和觀眾,基本都是在玩自己的馬甲游戲,結果本體面對觀眾時,差點有點繃不住。

    但基本的素養讓他做出合格的答復︰“我並沒有那麼完美,只是因為大家願意喜歡我而已,我才要感謝大家呢。”

    “沒有這種事哦~謙虛過頭就是自負了哦?”鈴木園子雙手手指交疊,“久苑君大概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見上你一面徹夜奔波,甚至還有從北海道專程過來的粉絲。說是Top idol也完全ok的哦?”

    旁邊的黑發女孩哭笑不得的看著自己的閨蜜,應該是對這樣的場景習以為常了。

    久苑適當的表現出受寵若驚的樣子︰“……這真是太麻煩大家了。”

    除此之外,工作人員過來替他補妝時,旁邊的助理告訴他。

    “工作的酬金會直接打到久苑君的卡上的。”

    久苑閉著的眼楮微微睜開,擠出一個笑容︰“啊,真的很謝謝。”

    助理調侃道︰ “感覺久苑君的笑容更溫柔了哦。”

    久苑︰“……這是您的錯覺吧?”

    不過,能拿到錢的確是好事。

    說起來他最初願意接受這個系統,是因為可以賺錢……結果在解決了房租之後,他好像就沉迷上了玩這個不得了的角色扮演游戲。

    人會沉迷上什麼東西都不奇怪,但自己最近是不是太過于投入了些?久苑心想。

    還未等他細想,工作人員的聲音就打斷了他——

    “久苑君,要到最後的環節了哦。”

    最後的環節,便是小型的握手會活動。

    在現場抽獎的中簽者,都可以上台來參加握手活動,這也算是一種激勵商法,沒有不用的道理。

    少年換上干淨的制服在看台前坐下,粉絲們排著隊伍上前,本應該是十分和諧的場景。

    但是,人群中突然騷動了起來,在本就擁擠的人群之中,突然聳起一塊高地——當人們順著騷動聲望過去,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高地,而是一個女人。

    在一群一米六上下的女粉絲中,鶴立雞群的白裙女人簡直是巨人一般的存在。

    她望著看台座位上水色眸子的那位少年,嘴角不住的上揚微笑,發出奇異的怪笑,在場所有人都听到了這讓人腦子發漲的笑聲,明明是如此烈日之下,竟讓人出了身冷汗。

    那女人看了眼身側,兩邊的人就立刻不自覺的後退了半步。

    她似乎對這種大家主動讓道的行為非常滿意,然後——

    她飛快的奔跑著,跑動時踏著地面發出沉悶的響聲。

    那雙碧色的眼眸只死死注視著一個人——

    轉眼間,她就來到了久苑身邊。

    捧住了少年的臉頰。

    “呵呵……”

    “我心愛的‘孩子’……我終于找到你了。”

    她親呢的摟住少年的肩膀,將臉埋在他肩頭。

    “……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好嗎?”

    屏幕那頭,正在看直播的眾人︰“……”

    和夏油杰還有花子擠在一起看直播的五條悟摸了摸鼻子︰“……真說中了?”

    夏油杰很中肯的評價道︰“你烏鴉嘴的時候基本都很準。”

    五條悟問旁邊的花子︰“久苑君不會真的被八尺大人帶走吧?”

    花子目光閃爍︰“……應該,不會吧?”

    夏油杰︰“……”你這樣讓我們很難相信啊。

    比起隔著一層屏幕的場外觀眾,場內的觀眾已經不安了起來。

    昨天晚上的BBS熱帖還有不少人看到過,甚至還在里面評論過、嘲笑過樓主,只是如今,這些粉絲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被八尺大人迷惑的話幾日之內就會死去”這條最重要的信息。

    “……久苑君會被帶走嗎?”

    “不是說被八尺大人帶走,會被殺掉嗎?”

    已經有粉絲低聲哭泣了起來。

    “怎麼辦?八尺大人竟然是真的存在嗎?”

    “有沒有誰能夠來救救久苑君……”

    于是這一刻,現場徹底亂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方便以後閱讀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32章 第 32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32章 第 32 章並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