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 35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神泉院 本章︰第35章 第 35 章

    中島敦看著面前奇怪的組合, 對外界的險惡尚且不了解的白虎弱弱的舉起了手……

    “那個……請問……”

    他看向面前的三人,兩位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年,和一個造型更加招搖的黑發紅瞳的男孩。

    中島敦的腦子里冒出了許許多多的疑惑︰他們是什麼人?花子是真實存在的嗎?我這是瞎貓踫到死耗子成功了嗎?

    “名字。”花子並不廢話, 他走到自己的椅子旁坐下,手指敲打著桌子︰“我不和無名之人說話。”

    “中、中島敦。”少年下意識的回答道。

    緊接著, 他立刻陷入自我懷疑——

    不會把不會吧就這麼直接把名字說出去了沒關系嗎?

    多少還是有听過一些都市怪談的白發少年身體緊縮,緊張了起來。

    “……你稍微放松一點也可以啦。”面前的中島敦,讓吉野順平想到第一次見到花子的自己。

    大概也是這麼惶恐吧……

    旁邊的虎杖則是湊到順平身旁, 小聲問道︰“花子君接下來是要進行佔卜嗎?”

    順平︰“……這就要看接下來的談話內容了。”

    不過,他覺得面前的人大概不是為了佔卜來的。

    畢竟方才他肚子發出的巨響……大家都听到了啊!

    十有八九是走投無路了, 于是抱著試一試的念頭嘗試召喚花子,沒想到真的成功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證明吉野順平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明明花子還沒開問,面前的中島敦就像倒豆子一樣說了起來——

    “那個、我只是太餓了,在听說了花子的傳聞後就想試試, 如果能召喚出來花子的話能不能給我點吃的沒想到竟然真的召喚出來了不好意思!被我這樣的人呼喚一定很沒意思吧!”

    他語速又快又急,花子都有點沒反應過來要如何作答。

    而且中島敦這樣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

    少年緊張兮兮的用余光看向一言不發的花子, 就好像他是什麼吃人不吐骨頭的魔鬼, 只要自己說了讓他不順心的話,就會葬身其腹中似的。

    久苑︰……頭一次看到這麼給面子的觀眾, 就連吉野順平第一次見到他時, 也沒這麼配合。

    這孩子, 曾經生活在很糟糕的環境中嗎?

    一見面就開始不停的自我否定,分明自己已經因為饑餓到了走投無路的境地, 通常來說, 人在這種時候多少會有些“豁出去了”的心態, 但中島敦顯然沒有如此極端的覺悟。

    不過,他也不喜歡捉弄人,在察覺到面前的少年似乎有些神經脆弱之後,花子直接說道。

    “也就是說,你希望我能幫你解決饑餓問題。”

    中島敦硬著頭皮道︰“……是。”

    花子笑了笑︰“不需要這麼緊張,人需要食物和水,是很正常的需求。想來你也是暫時沒有別的辦法了,才會抱著僥幸心理來朝鬼神傳說這類虛無縹緲的東西求助,孤注一擲的請求往往是很強烈的,否則也不會被我聆听到了。”

    察覺到花子的態度十分軟和,吉野順平略有些詫異的看了眼中島敦。

    還沒等他細想為什麼花子對中島敦的態度如此親切,就听到花子說道︰“吉野同學。”

    “啊,在的。”他下意識的走了過去。

    花子對著他攤開手,男孩白嫩的掌心對著他——

    “錢。”他說,“我沒有錢,只能找你借了。”

    吉野順平︰“……G?”

    花子︰“請那孩子吃頓飯吧。只有吃飽了,才有思考的能力。”

    他看向旁邊的中島敦,問道︰“你想吃什麼?太貴的可不行。”

    中島敦確認自己沒听錯後,大聲說道︰“茶、茶泡飯!”

    ……

    ……

    吉野順平和虎杖悠仁帶著中島敦到了附近的一家餐廳,剛一落座,就忙不迭的給中島敦點了幾碗茶泡飯。花子因為能力限制,不能和他們一起走,只能通過廁所中轉,等他過來時,茶泡飯已經端了上來。

    花子個子矮,他扶著椅子坐上去,兩條腿還在空中晃蕩。

    看著狼吞虎咽的中島敦,吉野順平道︰“如果之前很饑餓的話……還是稍微吃慢一點比較好。”

    中島敦口齒不清的看向黑發少年︰“為什麼?”

    虎杖悠仁解釋道︰“因為饑餓的時候胃的容量也會被壓縮吧?突然攝入大量的食物,會把胃撐壞的。”

    中島敦“嗯”了一聲,但還是沒有停下扒飯的動作。

    看來實在是餓極了。

    虎杖悠仁看向已經被中島敦迅速扒空的一個碗。

    (……難道說他一直是在食物很匱乏的環境中生活嗎?)

    再看向他不合身的衣服,虎杖悠仁愈發認定自己的猜想。

    “……沒有誰會催你也沒有人會搶走你的食物,所以,稍微慢一點吃也行的。”

    中島敦咽下一大口食物。

    咕咚。

    他雙目晶亮的“……哦!”了一聲,算是回應。

    吉野順平見他還是一如既往的高速進食,心想虎杖的安慰法可能沒起到作用。于是黑發少年試圖打斷中島敦的節奏,他問道︰“是……中島先生對吧?可以問問你是遇到了什麼困難嗎?”

    花子在心中喊了聲︰good job!

    這正是他也想問的。

    如果中島敦不是因為被人追殺或者其他見不得光的理由而落入窘境,他覺得完全可以吸納對方成為自己的員工。

    至于伙食問題……這幾天可以蹭一下高專的。

    “……事實上,我是被孤兒院給趕出來的。”

    中島敦因為要說話,吃飯的速度也慢了下來,在將這份茶泡飯的最後一團米飯送進嘴里後,他說道︰“我本來想著就算被趕出來,也可以自食其力,但是完全找不到工作……一不小心就淪落到現在這麼淒慘的情況了。”

    說完,少年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其實……我還有冒出過要不要去搶路人錢包這種行為的念頭,但是,在那之前還想最後試試……”

    “原來如此。”花子說,“在那樣孤注一擲的情況下,沒想到真的將我給召喚出來了。”

    “是的……”中島敦至今也有點不太相信這是現實。

    (應該不是狸貓的妖術吧……比如說其實我吃下的全是葉子……)

    少年甚至悄悄在桌子下用手摸了摸自己因為食物而有些凸起的肚子來。

    虎杖手指蜷曲點在下巴之下,歪著頭“嗯……”了一聲後,點評道︰“像是漫畫里才會出現的劇情啊,走投無路時遇到能夠改變命運的轉機,從此之後生活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吉野順平贊同道︰“這一點我也贊同。”

    對他來說,花子的出現就是人生的第一道轉機。

    少年的人生從原本擁有正常的色彩,到跌入灰色的深淵,又再度被那雙手給打撈起來——接著,他有了新的朋友,他們談得來,有共同的愛好,一切看起來都在變好。

    盡管現在的吉野順平無法判斷自己的新生活究竟是不是通往一條光明的未來大道,但不會比以前更糟糕了。

    “那,你要在我店里兼職嗎?”花子問他,“在你找到合適的新工作之前,包吃包住。”

    中島敦驚訝道︰“可以嗎?不過,為什麼是兼職……”

    “難不成你想一直和妖怪混在一起?”花子輕笑道︰“我們和人類終究是殊途,可以短暫的有所交集,但不可能永遠在一起。”

    虎杖反問︰“為什麼?花子君是會離開嗎?”

    “不……即使我不離開,我們也會有分別的那天。”花子說,“是壽命啊,虎杖君。”

    花子手指點在旁邊陶瓷的筷子架上,說道︰“我們是不死不滅的存在,換言之,只要傳說不消失,我們就是永生的。如果和人類深交,只會給我們帶來傷害……”

    虎杖悠仁安靜的听著,花子繼續說道︰“一旦和人類產生了不必要的情感和羈絆,人類卻終究會先我們一步離去,而最終,承受痛苦的那一方,是誰?”

    吉野順平喃喃道︰“……是被留下的人。”

    留下來的人會將曾經的記憶銘記,一遍又一遍的用回憶來折磨自己。

    這樣一來,回憶就變成了痛苦的拷問,而不是甜蜜的思念。

    花子“啪”的用手指將筷子架推翻在桌面——

    “沒錯。”

    對十幾歲的少年來說,離別、死亡、壽命論、陰陽相隔都是這個年紀偶爾會思考,但又想避免的話題。

    尤其是人類和非人類之間的鴻溝,被花子如此清晰的擺在二人之間。

    “但是……”虎杖有別的看法,少年說道︰“因為這個原因,而放棄羈絆的話,我會覺得很可惜。”

    花子看向他︰“嗯?”

    “因為,能夠遇到合得來的人很不容易啊。比起還沒開始建立羈絆就提前擔心分別的痛苦……”粉發的少年撓了撓後腦的頭發,說出自己的想法︰“不如去更加珍惜和享受與朋友相處的時光吧……?我覺得,如果得到的幸福足夠彌補未來的遺憾,這就是人生中一場非常值得的邂逅。”

    “……還真是樂觀積極的想法呢。”花子說,“我倒是不討厭你的樂觀,但是……虎杖君,再怎麼說被留下了的那一方也是我,你怎麼知道我獲得的快樂足夠彌補我接下來的痛苦呢?”

    吉野順平道︰“……既然好不容易在命運的安排下相遇了,如果直接放棄,會更可惜吧?至少也要試試,才知道這份快樂的分量究竟有多少。”

    花子這下倒是有些驚訝了。

    他看向吉野順平︰“吉野同學的風格也改變了啊……”以前的他,大約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的。

    吉野順平︰“大概……是受了虎杖君的影響吧?”

    原來如此,花子點點頭。

    青少年之間的化學反應真是有趣極了,每個人都會在另一個人的引導下變成和昨天的自己完全不同的存在。

    “不過,雖然你們說的很有道理。”花子笑眯眯的看向中島敦,“和妖怪混在一起,對中島君不會是什麼好事。他真正要做的,是重新融入這個社會,適應這個社會,他是人類,生來是人類,死去也自然是人類,既然如此,他要做的就是像個人類一樣正確的活著,和我在一起只會和社會脫軌。”

    他繼續說︰“我所能提供的,不過是一個緩沖時間,接下來的人生要如何選擇,是中島敦君的自由。”

    “——那麼我再問一遍,中島君願意來我的店里兼職嗎?”

    在听完方才他們充滿人情味的對話後,中島敦最後的一點戒心也煙消雲散了。

    他點了點頭——

    “那就請您多指教了。”

    ……

    ……

    在得到中島敦這個新員工之後,花子就迅速讓他發光發熱了起來,首先從搬運工作做起。

    久苑先是將日常補給池抽掉,結果今天出的全是些家具,于是他讓中島敦和吉野順平他們幫忙將東西搬進店里,重新將花子的小店裝飾了一番,期間,五條悟還來看過。

    他看著空空如也的貨架,問道︰“不賣東西嗎?”

    花子隨口道︰“過段時間就有了。”

    事實上,是他還沒有想好從聲望商店里買點什麼東西放進去。

    太bug的肯定不行,但是太普通的更不行,想要打開名聲,就必須要有點特色產品。

    背後幾個孩子還在忙活,花子則是走到五條悟身邊,問道︰“咒術師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嗎?”

    “G?我嗎?甜食或者是其他好玩的東西都行。”

    花子︰“……這是僅限你個人的吧?”

    五條悟想了想,說︰“安眠藥?”

    花子︰“……”

    五條悟笑著說︰“據我所知,咒術師中睡眠不好的家伙有不少。詛咒的影響是方方面面的,時間一長,如果沒有合適的方式緩解壓力,遲早會造成心理負擔。”說到這里,他收起了開始那副嬉皮笑臉的模樣,口吻逐漸認真道︰“如果有什麼辦法能讓咒術師維持健康的心理狀況,那就太好了。”

    花子抬眼看他︰“這是你的經驗之談?”

    五條悟含糊道︰“算是吧。”他不想談論這個問題,而是話鋒一轉說道︰“你要真是有能夠針對這方面的商品,我會給你打廣告的。”

    “免費的?”

    “當然~”

    既然五條悟都這麼說了,他就回頭翻翻找找好了。

    ……

    ……

    雖然說吃的能在高專蹭食堂,但住的地方就不行了。中島敦被花子送到了久苑家的宅子,臨走前還告訴他︰“我這邊不需要營業的時候,就幫忙看店吧,多少還能賺點小錢。”

    中島敦這才發現,這家店竟然是賣書的,而且還是二手書。

    資源匱乏的孤兒院里,他沒有機會接觸到這麼多的書本。

    于是在花子離開後,少年便在一樓的書店隨手翻了起來,雖然他挑的大多是些簡單易懂的書和繪本,但少年也覺得頗有樂趣。

    直到臨近夜里,花子又給他送來一套衣服,然後告訴他︰“今晚不能睡覺。”

    剛洗完澡的中島敦︰“……?”

    花子拿出倉庫那個用來招魂的鈴鐺,遞給中島敦。

    “午夜十二點,出去站在十字路口,搖動這個風鈴。”

    本來心情輕松的中島敦緩緩打出一個問號。

    ……他腦海中已經冒出了七八種恐怖電影里的場景。

    中島敦看了眼已經離開的花子的方向,又看向手中的風鈴,心想——

    ……我不會是被妖怪給騙了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方便以後閱讀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35章 第 35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35章 第 35 章並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