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 38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神泉院 本章︰第38章 第 38 章

    花子的快速傳送服務說起來很玄妙, 但真的身在其中時,其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就像是虛擬游戲中的房間染色一樣,從彩色變成黑色, 然後又重新換上新的色彩。幾個呼吸之後, 再次將手放在隔間上推開門,面前的風景就變了。

    這是有些復古風格的一層辦公樓, 但是整體色彩又柔和舒服。

    中島敦從房間里出來後, 首先迎上的,是面前一位滿載笑容的年輕男性——

    “哦呀~沒想到真的成功了。”青年尾音上揚, 但語氣中分明充滿著“早有預料”的肯定,如今這麼說,就好像是故意要給誰面子一樣。

    (不, 不如說反而會惹人生氣吧……語氣太輕浮了!)

    中島敦不知為何這麼想到。

    “嗯?花子君不在嗎?”

    太宰等了幾秒, 都沒看見那道身影, 在他面前的只有中島敦一人。

    “沒見過的孩子啊……難道說是店員先生?”被青年笑眯眯的打量著,中島敦突然窘迫了起來。

    “算、算是店員吧?”擔心自己的行為不妥而給店主人抹黑,中島敦局促不安道︰“……如果是要找花子君的話,他應該在……”

    “我的客人不是你。”

    花子從陰影處走了出來,他目光掃過面前窄小的走道,他知道一旦從這邊過去,面前就是柳暗花明的主廳,但是太宰如今橫在門口又是什麼用意,他大概也能想到。

    就像是戰場上的前線偵察兵, 不僅要迅速的分析情報,還要將有效的信息傳遞給後方的司令部。

    而太宰大約是plus級別的偵察兵, 總之是腦力擔當吧?

    “如果他不現身, 我就這麼離去也無妨。”不想落入下風, 花子說道︰“走吧,中島君。看來客人不是真心想同我們做生意……”

    恰在此時,另一道曾經听過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伴隨著節奏分明的腳步聲,青年的聲音插入過來︰“太宰!你還在這里做什麼……咦?”

    國木田獨步走進這邊的視線死角,就見到被自己的同伴擋住的兩道身影。

    陌生的白發少年和……

    花子君。

    幾乎是立刻就辨認出來,這才是召喚自己的正主,花子的笑容浮上臉頰,一掃方才冰冷的態度——

    “中午好,先生。召喚我來是為了何事?”

    “……”國木田嘆了口氣,一旁的太宰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哼哼笑了兩聲。

    他推了推眼鏡,對花子說道︰“……我從頭開始說起可以嗎?”

    花子做了個“請”的動作。

    注意到花子的態度轉變,中島敦不得不說,在對待自己的客戶上,花子的態度永遠是如春風般的——至少和對待非客戶相比是有所差異的。

    “起因是——十分鐘前,受到偵探社幫助的熟人送來了一大筐隻果。”

    中島敦︰“咦?”要從這麼遠說起嗎?

    “于是,如你們所見,這個不務正業的家伙就將隻果遞到我手中,說用這個能夠試試召喚出花子。”國木田說到這里,眉頭都擰起來了——很顯然後面還發生了一些不太美好的事情。

    花子故作驚訝︰“……但是,看您的性格,不像是會同意這個玩笑吧?”

    “這家伙向我保證,只要我按照要求進行一次召喚,無論結果如何,他都會答應我好好完成接下來的工作,今天絕對不翹班和失蹤。”在國木田獨步的世界里,這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以至于他看向太宰的表情,帶著一點脫力︰“……接下來,就是這樣了。”

    “不過~我也沒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嘛~明明我在心里不停的呼喚花子君都沒有得到回應,國木田君偶爾也會有些讓我嫉妒的地方啊。”

    花子︰“……”騙誰呢,他根本沒听到太宰喊他好吧?

    國木田迅速整理好心情,禮貌的對花子他們說道︰“事情就是這樣,麻煩你們白跑一趟了。抱歉……”他可能是覺得還不夠,又添了一句︰“……那個,隻果還有不少,我給你們拿一些吧?”

    花子越看他越順眼,笑著說︰“不用了,不過既然我都來了,不做一筆生意,吃虧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哦?”

    “比如說,最近有沒有困擾的、讓你煩心的……或者是難以抉擇的問題,可以提供佔卜服務哦。”花子說著,攤開手掌,手心中升騰起一顆紅黑相間的霧氣珠子,氤氳的霧氣緩緩流動,看起來詭秘莫測。

    第一次見到花子使用這個能力,中島敦咽了口口水。

    如果國木田選擇佔卜,那他說不定就很能看到很厲害的東西了。

    見國木田有微妙的動搖,花子繼續誘惑道︰“……不想試試嗎?除了佔卜之外,我這里的好東西可不少,並且接受商品預定哦。”

    如果可以,他都想整個會員卡積分打折了,只不過這樣太有損神秘形象了,也只能想想了。

    男孩眨眨眼楮︰“放心吧,我可不是會誘惑人類結締危險契約的妖怪,我遵循公平交易原則……”

    “既然對方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試試也無妨吧?”太宰口吻輕松,他雙手插在口袋里,如今已經是靠在牆邊的姿勢了。

    國木田看向他︰“……我倒是比較意外,你這家伙的反應過于安靜了。”

    太宰︰“哦?”

    國木田︰“換做是平時,你肯定會用激將法,比如說‘G?國木田君竟然這都不願意,難道說是在害怕嗎’……之類的說法,試圖激怒我來達成目的吧?可現在……反應卻平淡得完全不像是你的風格。”

    “沒想到反而讓國木田君更謹慎了~”太宰笑著對花子說︰“這可不是我的責任哦。”

    “把過去的責任累積算起來,唯一的責任源頭還是你啊。”

    “……那我就真的有點無辜了,國木田君。話說回來,真的不打算試試嗎?這可是妖怪佔卜哦!只有在電視中才會出現的劇情,現在國木田君竟然成了劇情中的主人公。”

    太宰的亢奮沒有影響到國木田獨步絲毫,不如說讓他更加困擾了。

    “話雖如此,我也沒有什麼想問的……”

    “不是有嗎?”太宰提醒道,“最近接到的,尋找‘虎’的委托,听說它在附近出現了——”

    “咚。”

    與太宰的話尾同時響起的,還有中島敦手肘撞到牆邊櫃子的悶響,這撞得十分結實,讓花子也側目看向他。

    在听到太宰的發言後,少年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見所有人的目光匯聚到他身上,中島敦下意識的後退半步。

    顯然,太宰的話勾起了他一些不怎麼美好的回憶,雙目微微睜大,思緒在腦海里翻轉糾結。

    花子眯起眼楮——中島敦的模樣誰都能看出不對勁。

    “……你知道‘虎’的消息?”

    沒想到價值70億懸賞消息知情者就在自己身邊,花子有些後悔將他帶出來了,否則自己獨享消息當然更好。

    而且還是在偵探社面前……

    他想︰既然委托給了偵探社,十有八九是政府那邊的要求。但偵探社會不知道這條消息價值70億嗎?

    可惜了,中島敦如果不是在偵探社面前說出消息,他就能獨吞這七十億了。

    太宰在旁邊擠出雀躍的音符——

    “這可真是太好了呢~國木田君,果然是‘幸運佔卜’啊~”

    ……

    ……

    一想到自己把消息拱手送出,久苑就有些郁悶。

    “……我所住的孤兒院,被那只老虎給破壞了。田地變得荒蕪、倉庫坍塌……”

    他們換了個位置,從偵探社找了個談話室,關上門來,听中島敦訴說自己的遭遇。

    先是因為孤兒院資金緊張,又因為老虎帶來的災難更加窘迫,于是他被趕了出來,節約糧食。

    再來,又說自己前幾日在河邊看到了虎的身影——

    聞言,花子輕輕挑了挑眉,並未說話。

    只是在他抬眼時,正好對上了太宰的雙目——

    青年那雙枯葉色的雙目中寫滿了笑意,似乎是已經捕捉到了答案的根源。縴長的睫毛在他微笑著眨眼時輕輕顫動,緊接著,更璀璨的笑容又將這種不和諧之處徹底掩蓋。

    (……這家伙。)花子不說話,他猜太宰應該是明白了什麼。

    專心致志的听著中島敦的敘述,國木田沒有注意到他們二人的互相傳達。

    中島敦則是越說越陷入自己的情緒之中,回憶起一路上的委屈和苦悶,在這段復述之中,不自覺的流露出了一些真實的,或者說是曾經的確存在過的想法。

    “像我這種一無是處的人,又不被人需要……不如就這麼死在荒郊野外更好吧,或者說直接被老虎吃掉更好……”

    伴隨著他逐漸微弱的聲音,房間內的氣氛也變得凝重,如同能滴落下霜一般。

    “嘶啦——”

    中島敦抬頭望去,只見旁邊的男孩竟是突然取出了他們之前一起做好的那份曲奇。

    然後慢條斯理的,將曲奇送到嘴里。

    “嘎 ——”

    (G……是我說的內容太無聊了,所以大家都不想听了吧……我真是沒用啊……)

    中島敦突然有些不敢看他,然而接下來,男孩將曲奇遞到他面前。

    “嘗嘗吧。”

    敞開的包裝紙像一朵迸開的牽牛花,新鮮的曲奇還有些殘留的甜香,那香味並不濃郁,宛如一陣清爽的甜風。

    中島敦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酥脆的曲奇被他放入口中。

    (好甜。)

    (但是……並不膩。)

    這股甜味觸到舌尖時,就像是一陣微風,將那一絲纏繞在心間的苦悶也洗滌了干淨。

    (真好吃。)腦海中只剩下這個念頭。

    “你們也嘗嘗吧。”花子將餅干送出去,遞給面前的二人。

    太宰和國木田也順著氣氛,一個人吃了一口餅干。

    “好吃~”太宰笑眯眯的接話。

    “嗯……”國木田的反應就更加直白,“甜度適中,不過,好吃是好吃……但是不能吃太多。”

    “這就是說‘因為太好吃了所以容易停不下來’的意思咯?”太宰說,“國木田君,想夸人的時候就直白一點嘛。”

    “這是中島君做的,而且這是他第一次做曲奇。”

    花子又吃了一口餅干,“所以……”

    “你並不是什麼一無是處、隨便死在哪里都行的人。”

    看得出來,花子也不是很擅長安慰人的類型。

    “……至少,你做的餅干很好吃。”

    中島敦的經歷讓他對人的感情相當敏銳,敏銳到了幾乎自虐的地步。

    即便是花子的表達十分笨拙,但他也明白這是對方努力想表達自己的善意。

    “……謝謝。”

    說完,又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補上一句︰“不過……基本都是織田先生做的,還有D樂幫忙,我好像也沒做什麼……”

    花子一邊吃著餅干一邊想,織田作之助做出來的餅干似乎有些奇怪的效果,能夠帶來安神、冷靜之類的作用。

    對花子這種強大的妖怪的影響可能會比較弱,但是小妖怪,人類,能感受到的會更明顯一些。

    中島敦這麼快從情緒中出來,也有曲奇的效果。

    織田作之助只是用普通的食材制作的曲奇竟然都有這種效果,不知道用特殊材料制作的曲奇,會有多厲害。

    這倒是正好,普通材料制作的曲奇沒有妖力,昨天他還答應五條悟會推出一些安神作用的產品,這曲奇正好可以賣給咒術師。

    花子想到這里,看中島敦的表情變得更加和藹慈愛了。

    ……雖然他把七十億的信息送出去了,但是……中島敦可是通過招魂給他找了個這麼強大的員工,這可是可持續發展的資源啊!

    更何況他們的壽命是無限的……嗯……要做多少年曲奇能夠賣到70億?

    思路已經在萬惡資本家的道路上一去不復返,甚至敲骨吸髓到讓人覺得可怕的久苑,此時沒注意到太宰微妙的感情變化。

    “啊,對了。”中島敦還是覺得自己不敢居功,又取出兩小袋包裝好的曲奇,送給了太宰和國木田。

    “老板說今天是開業活動,每個客戶都會送曲奇。”

    “可以嗎?”太宰從中島敦手中接過那袋過于沉重的禮物,問道。

    “G?雖然太宰先生不是客戶……但是……應該沒問題吧?”

    “……謝謝。”

    太宰拆開包裝的絲帶,重新拿起一塊曲奇放入口中。

    就像是在仔細品位其中的滋味一般。

    他安靜吃東西的模樣就像是一株被春雨滴落在葉子上的植物,被天賜的露水潤亮了新葉。

    中島敦頭一次見到太宰這樣的人,少年惴惴不安道︰“……好吃嗎?”

    “好吃哦~”太宰重新恢復到了中島敦熟悉的模樣。

    太宰笑吟吟道︰“到底是什麼人能做出這麼好吃的曲奇……”

    “……都讓我有點想和他見上一面看看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方便以後閱讀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38章 第 38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38章 第 38 章並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