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 40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神泉院 本章︰第40章 第 40 章

    “這個給你。”久苑從自己的背包倉庫里, 取出之前抽卡抽到的紅茶遞給織田作之助。

    後者拿到手後,看了下包裝︰嗯,沒什麼問題, 只是紅茶而已。

    織田作︰“這個……是要用來招待客人嗎?”

    久苑︰“……這麼說也沒錯。在你覺得合適的時間拿出來用就好了。”

    雖然不太清楚原因,織田作還是點頭道︰“我明白了。”

    今天他們制作的曲奇很成功,普通的曲奇被他收起來了, 打算等會去找五條悟問問是不是有效果。

    而特殊曲奇則是被他擺在了貨架上,準備今晚就拿去發放給招魂來的鬼魂們試試。

    “這邊沒什麼需要幫忙的事了。”他說,“織田先生和孩子們先回去吧,如果可以的話, 麻煩幫我照看一下書店的生意。”

    “好的。”

    “對了, 孩子們……”

    久苑看了眼在不遠處的貨架旁, 好奇的打量著店內裝飾的孩子們,他問織田作︰“他們之前上學了嗎?要不要給他們找個老師?”

    孩子們的身體已經不會再長大了,如果說讓他們重新去學校讀書, 就得讓他們能至少在外表上和普通孩子一樣長大才行。但這個社會除了普通人, 還有許多擁有奇怪能力的人, 就這麼把孩子們放出去, 首先要擔心的不是偽裝,而是他們的安全。

    還是請個老師在家里教他們讀書最合適。

    織田作還沒朝這方面想過, 久苑的提議他是贊同的。

    看出久苑也有那個意思, 織田作順著問道︰“如果可以的話……能麻煩您給他們請個老師嗎?”

    久苑不敢隨便承諾, 生怕給了別人期望又達不到。

    “我盡力。”

    有他這句話,織田作覺得已經可以了。

    “謝謝。”

    雖然他已經死了, 但能和孩子們一起像生者一樣重新行走在世間, 這本身就是夢幻且又奢侈的事情。生前的遺憾如果要一一彌補, 那就忙不過來了, 生前留下的窟窿終究還是會刻錄在靈魂或者身體之上,現在能做的事情很少,但也不少。

    與其把一切都寄托在過于遙遠的未來,還不如把今天過好。

    【系統︰我幫主人掏出小本本記下。】

    久苑︰“……?”

    【系統︰招聘,長期職工多多益善,誠招各類人才,待遇好商量。

    另外聘請家教一枚,主要教授小學相關課程,待遇面議,最好是要膽子大的。】

    然後,空中飄下一張彩頁,竟然是系統臨時做好的招聘廣告。

    久苑︰“……”

    【系統︰今晚主人招魂後,就用這個招聘廣告吧!】

    也、也行吧……

    用小曲奇做報酬讓招來的鬼魂幫忙發發傳單什麼的……好像也行得通。

    久苑突然感覺自己被說服了,讓系統多印一點,別忘了把地址也印上去。

    有人打算應聘的話,只要拿著這張宣傳單呼喚花子就可以了。

    成敗就在今夜了。

    否則他就要成為第一個因為人手不足而想停止營業的老板了。

    ……

    ……

    久苑拿著那堆賣相不錯的曲奇從宿舍出來了,他給五條悟打了個電話。

    “現在有時間嗎?你上次說的東西我這邊弄出來了。”

    五條悟︰“這麼快?我馬上過來。”

    他那邊聲音嘈雜,不知道在吵些什麼。

    這人不會是正在工作中吧?比如暴力拆卸路過的礙眼咒靈什麼的……

    “那我去虎杖他們那邊了。”

    掛斷電話後,久苑敲響了他們的房門,虎杖正好在。

    少年禮貌的打開房門出來,問道︰“下午好,有什麼事嗎?”

    “這個給你。”久苑將曲奇打開包裝,遞了過去,“剛才和朋友們試著做了些曲奇,但是我對效果沒什麼自信……能麻煩虎杖同學評價一下嗎?”

    虎杖心想,一般不都說是口味,而不是效果吧?

    但他也只當是久苑口誤,隨後少年嚼下一口曲奇。

    “好吃!甜度正好!就算是不喜歡吃甜食的人應該也會喜歡的口味。”

    “那真是太好了……”

    只是,他看虎杖似乎神色如常,沒什麼別的感想。

    難道說效果又不起作用了?是因人而異的嗎?

    這時,虎杖臉上又出現了那張嘴。

    低沉的男性聲音︰“小鬼,你在這食物里加了什麼?”

    “你好。”久苑即使面對臉上長了嘴的虎杖也是滿面微笑,“兩面宿儺先生,原來你也能吃到嗎?”

    虎杖听完,看了眼手中還有小半口沒吃下去的餅干,問道︰“有嗎?我沒吃出來什麼東西啊?”

    兩面宿儺對虎杖冷嘲熱諷道︰“沒戒心的小鬼。別人給的食物就這麼隨隨便便塞進肚子里,遲早會因為猶豫大意而死于非命吧。”

    詛咒之王推測,食物里應該是加了什麼藥物,或者說是咒術師新搞出來的把戲。

    兩面宿儺判斷這也許是某種鎮定精神的藥物,這種東西一旦劑量過猛,就會起到讓人虛弱的效果。

    面前這個長得干淨漂亮的小鬼,也許是哪里派來的想要虎杖性命的硬茬也說不定。

    一旦用藥物將其馴服,要殺要剮不就只能隨他們便了嗎?

    被困在這小子的身子里實在麻煩。

    “你別詛咒我啊。”虎杖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試圖將這位破壞氣氛的先生給重新塞回去,“抱歉,他的話就當做沒听到吧。”

    久苑覺得挺有意思的,兩面宿儺的情況他也算是開眼界了。

    說完,他自己就拿起曲奇吃了一口。

    算是當著這二人的面,表示這份食物是安全無毒的。

    “這的確是我們店的新產品。”他對虎杖說道,“能夠讓人平復心神的東西,如果還有其他人也能來幫忙測試一下就更好了……”

    熱心的虎杖說道︰“啊,伏黑他出去了,釘崎在女生宿舍……要給她打個電話嗎?”

    “不用了。”他搖了搖頭,“我和你們老師約好了,等他回來後我們一起試試吧。”

    很快五條悟就回來了,還帶上了夏油杰一起。

    ……他們兩個什麼時候又踫頭了?

    久苑看了眼夏油杰,又看了眼五條悟。

    最終還是把它們領進了自己的宿舍里。

    沒想到夏油杰竟然主動解釋了起來。

    “回來的路上正好踫到了,悟說你這邊有事找他?”

    夏油杰表情沒什麼波動,依然是平緩的微笑。

    久苑轉過身去,然後踮起腳把放在上面架子的曲奇取了兩包下來。

    然後一人給了一份。

    “這就是你說要給我的東西?”五條悟袖長的手指靈巧的解開上面的絲帶,“竟然是曲奇啊。”

    夏油杰不知道他們二人做了什麼約定,問道︰“你們在做什麼交易嗎?”

    “五條先生拜托我的,希望能找到對咒術師有用的,具有撫平精神之類效果的東西。”久苑用手指點了點曲奇的包裝紙,“這就是我找到的合適的東西,吃下之後有一定的平復心神的效果,對于時常要和負面情緒打交道的咒術師來說,多少會有點效果。”

    夏油杰將手中的袋子提起來觀察後,問道︰“我和悟的是不同的吧?”

    “妖怪特制版本,吃了對你有好處。只不過……”

    “只不過?”

    久苑淡淡道︰“會越來越像妖怪吧?搞不好夏油君哪天就會長出狐狸耳朵了。”

    夏油杰無話可說的看著少年︰“……不會長的。”

    那邊,五條悟已經吃下了餅干,細嚼慢咽過後,做出了令人側目的舉動——

    似乎是一口還不夠,這人竟然抓了一把塞進嘴里,把臉頰撐起,像貪食的幼兒一樣將曲奇嚼碎。

    夏油杰和久苑就這麼看著房間內個頭最大的男性用這種幼稚的方法吃曲奇。

    五條悟被兩個人這麼盯著也完全不覺得介意,吃完後還認真評價道︰“味道不錯,就是淡了點。”

    久苑︰……我是來听你說這個的嗎?

    “效果的話當然也是有一些的。”搶在久苑問話前,五條悟笑眯眯的繼續說︰“只不過,越強大的咒術師能得到的效果就越小。不過這也沒關系,像我這樣強大的咒術師畢竟是世間罕有的嘛……對了,還有存貨嗎?給我一點,說過了要幫你做廣告,我總得有點試用品給別人吧?”

    久苑挑了挑眉毛︰“……我要按照市價收錢的哦。”

    “沒有會員折扣嗎?”

    “小本生意,沒有折扣。”

    說完,少年像招財貓一樣攤開手掌。

    “價格我會發到你手機上的,記得把錢打給我。”

    “好~好~”五條悟在門邊揮了揮手算是告別。

    臨走前,他突然拋下一句︰“如果早點有這種東西就好了啊。”

    “什麼?”正在解鎖手機打算給五條悟發價格表的久苑沒听清他說了什麼。

    “沒什麼~”五條悟並不打算多說,“拜拜。”

    夏油杰看向他離開的方向,然後緩緩低下頭,慢條斯理的拆開包裝吃了一小口。

    “味道不錯。”他說。

    “效果呢?”

    “……挺好的。”夏油杰想了半天,也沒找到合適的形容詞。

    “和之前吃的糖果相比呢?”

    和曲奇相比,先前的妖怪糖果只是杯水車薪,只不過東西雖然好,但絕對不能吃多了,否則只會起到反效果。

    夏油杰說︰“……大概是一和一萬的差距吧。”

    久苑︰……什麼?

    那他價格一定要翻很貴才行啊!

    “你感覺身體怎麼樣?”久苑皺著眉頭問道,“既然效果這麼好,身體不會受不了吧?”

    夏油杰搖了搖頭,他將這塊曲奇吃下之後就沒有再踫了,顯然是覺得已經夠了。

    說起來,夏油杰在這方面的承受能力比織田作之助強很多,果然是因為曾經是咒術師出身嗎?

    而且,還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知道夏油杰這幾日是在為他失去的記憶奔波,久苑也關心的問了一句︰“出去這幾天有找到什麼需要的線索嗎?”

    少年則是搖了搖頭,露出一個苦笑。

    “是嗎……真遺憾。”久苑從夏油杰手中的袋子里拿過一塊曲奇,一邊一邊說道︰“今晚和我一起出去一趟吧。”

    “嗯?”

    “搞不好能踫到線索。”

    如果招魂成功,可以讓那些死靈們幫忙尋找夏油杰的記憶。

    並不是出于善心,他只是希望自己在找到順手的新員工前,讓夏油杰多留一會兒罷了。

    “好。”

    ……

    ……

    “太宰那家伙又去哪里了……電話也打不通。”國木田獨步此時正和中島敦站在武裝偵探社的辦公室門口。

    中島敦心想,太宰先生說只要國木田先生召喚花子,自己就老老實實工作,這件事果然是有蹊蹺的。

    如果沒有收到花子暗示的那條消息,太宰也許還不會溜得那麼快。

    現在,他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心情前往久苑的住宅。

    很難形容這種心情。

    如果說太宰是手藝精巧的開鎖人,無論什麼樣的障礙都沒法阻攔他,那此刻,這位無所不能的開鎖人就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天敵。

    不對,說是天敵,更應該說是第一次發掘到打不開的那個箱子時,躍躍欲試的想要一窺其中內容時的雀躍,這種雀躍早在他熟練的打開一道道封鎖的門時就已經蕩然無存。

    這種心情就像是返璞歸真到了那個時候。

    是期待。

    是沉寂已久但又似乎一直存在于靈魂深處的一種能力,太宰還以為自己早就把這種情感給徹底遺忘了,如今能做出的“期待”、“躍躍欲試”似乎都只是模仿曾經情感的幻影,全都是他構造的贗品。

    (真的嗎?)

    (真的是織田作嗎?)

    他分明是死在自己面前的,死在自己懷里。對方無力垂下的手和告別的話,在當時是刺,後來這刺變成了細軟的根扎進了心底,只要不抽出來,就好像是不存在的情感,顯得人永遠都是足夠堅強、足夠強大的。

    可是一旦回味起來,這種表面堅強是請不起推敲的。

    (這也可能是一場騙局。)

    (但我見過的騙局成百上千,這麼拙劣的也許沒幾個。)太宰感覺很荒謬,他在試圖說服自己。

    此時他已經將手搭在了對方的院牆牆壁上,只要稍微往前走幾步就能看到一樓敞開的舊書店大門了。

    上一次來時,太宰堪稱主動出擊,連院子里的擺設都沒放過仔仔細細看了個遍。

    這一次,邁出這幾步比他想象中還需要力量。

    甚至感覺需要喝點酒才行。

    “……有人在那里嗎?”織田作感受到外面似乎有人,但他不大確定。

    變成靈體之後,感官世界發生了完全不同的變化,和人類時候得到的反饋是截然不同的,能夠發現有人,還依賴于他曾經是位身手出眾的金牌殺手。

    在牆壁後的青年邁出了腳步。

    那笑容宛如洗滌過後的碧空一般,將陰霾全都藏在了雲後。

    “……呀,下午好。”

    織田作之助在看到原先熟悉的少年如今變得更為挺拔的身姿後,他感覺自己身上的時間有短短一瞬間的凝滯。

    “下午好……太宰。”

    他想起久苑給他的茶葉。

    “在你認為合適的時候用”……嗎?

    沒想到竟然不是酒而是茶啊。

    織田作︰“……要進來喝杯茶嗎?”

    回答他的是微不可查的顫抖。

    “……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方便以後閱讀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40章 第 40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第40章 第 40 章並對我靠馬甲成為百鬼之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