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哈哈怪大王哈 本章︰第7章 第 7 章

    早產兒體弱,哭嚎聲像只奶貓一樣又細又弱。

    頭一次听到小閨女的哭嚎聲,林永成的心一陣揪疼,終于認同了白芨所言,小閨女之前不哭不鬧是因為沒精力。

    像只貓崽子一樣,哪能經常哭?

    但澡盆里的水快涼了,小閨女再哭,也不能讓她泡在水里。

    林永成配合李秋容拿毛巾快速擦干小白果身上的水。

    嘴里還輕聲哄著︰“乖寶不哭了,明天再洗澡澡好不好?”

    小白果閉著眼楮小聲哭嚎。

    壞蛋爸爸,他就是個騙子!

    她出生好多天了,還是第一次洗澡,怎麼可能明天還洗?

    他就是在騙魚魚!

    之前說魚魚傻的人也是他,好家伙,新仇舊恨加起來,小本本上都不夠寫了,必須給他個深刻的教訓!

    剛給小白果穿好衣服,林永成就感覺一股熱流直沖掌心。

    罪魁禍首已經不嚎了,她委屈地扁著小嘴,緊閉著雙眼也不看他,那可憐的小模樣讓人生不起氣來。

    剛換好的褲子也被尿濕了。

    李秋容拿了條干淨褲子過來。

    林永成給她換上新褲子,還沒來得及墊尿布就聞到一股臭味,之前尿在他手上,現在又拉在他手上。

    這件小棉襖漏風!!

    干完壞事,小白果秒睡。

    林永成忍不住笑罵︰“還乖寶呢?你就是小壞蛋,就不能一次拉完嗎?換一條褲子拉一次,再拉就沒有干淨褲子穿了!”

    “這孩子有點脾氣。”李秋容說。

    不讓她洗澡她就嚎,拉了兩次出完氣她才睡覺。

    “就是一點不好,脾氣全發在爸爸身上了。”林永成小聲說︰“長大了就不能這麼欺負爸爸了!”

    收拾干淨了,他抱著小白果回到屋里。

    很快又迎來一記重擊,小閨女兩次拉在他手上也就算了,白芨看向他的眼神還帶著幾分懷疑之色。

    她不但懷疑他,還問出口了。

    “你不在家的時候,乖寶就沒哭過,你是不是偷掐她了?”

    不怪白芨懷疑他,之前他就說過小閨女不哭不鬧有點傻,他有作案動機,她真的懷疑他掐了小白果。

    林永成背了個巨大的黑鍋。

    “我是這種人嗎?這是我親閨女,我是她親爹。我疼她還來不及,我寧願掐自己也不會掐她啊!”

    “最好沒有。”

    白芨輕哼一聲,仍未打消疑慮。

    小白果才出生十二天,就無師自通學會了坑爹。

    等她再長大一點,反派爸爸危矣!

    ……

    有了第一次洗澡經歷,小白果開始有了期盼,每天短暫的清醒時間里,她都在盼著下一次洗澡。

    澡盆啊,魚魚的江山!

    魚魚時時刻刻都惦記著它。

    自從擁有過澡盆,小白果就覺得襁褓不香了。可即便不香,她還是那條咸的小咸魚,能在襁褓里躺著就不想多動一下。

    時間在她的期盼中流淌而過。

    很快就等來了第二次洗澡,小白果躺在澡盆里幸福得快冒泡了,可惜幸福時刻總是那麼短暫。

    小白果嚎得更大聲了。

    這下好了,全家都知道她喜歡洗澡了。

    然後……林永成做了件非人的事,把小白果給得罪狠了。

    ——等她睡著了再給她洗澡!

    林永成拉的一手好仇恨,一躍為小白果眼里的頭號大壞蛋,她記仇的小本本都快寫不下了!!

    她盼呀盼,終于盼到脫離襁褓,身體也一天天健壯起來。

    滿月當天稱體重,小白果已經六斤重了,再養幾個月就能追上正常嬰兒了,一家人都放心了許多。

    自由度高了,但問題也來了。

    以前小白果被包在襁褓里,不方便活動,也沒人留意到。

    今天解禁了,她居然不動!!

    滿月當天,林永成和白芨就發現不對勁了,夫妻二人都有點嚇到了,唯恐小閨女身體有什麼問題。

    白天白術在隊上的衛生所,李秋容要照顧白芨和小白果,不方便帶小紫甦,最近都是白術在帶,她每天跟著跑衛生所。

    李秋容就在家里,一听小白果不會動,趕緊湊了過來。

    “乖寶會動啊,洗完澡還扒著澡盆不肯出來。”

    “我盯著她看了一上午了,別說動動小手,動動小腳,她連脖子都不轉一下。不管是抱是躺,她都沒有半點反應。”林永成是真的急了,之前小閨女不哭不鬧,他擔心她傻。

    後來會哭會鬧了,又怕她哭壞小嗓子。

    現在滿月了,問題又來了。

    唉,養孩子可真夠操心的!!

    “一上午都沒動一下?”李秋容听完,也覺得不正常。

    “再看看吧,乖寶之前被包在襁褓里,今天剛解開襁褓她可能不習慣,說不定明天就會動了。”白芨的心也提了起來。

    身為一個母親,她不願意相信、更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孩子不正常,可內心仍是止不住的害怕。

    “我去趟衛生所,讓咱爸給乖寶看看。”林永成坐不住了。

    他正準備動身,小白果醒了,林永成就邁不動腿了。

    再觀察一下吧,也許小閨女還沒習慣呢?

    小白果一睜眼就見三張臉湊到她面前,她看了一眼就沒有興趣了,兩眼放空,不哭不鬧也不理他們。

    三個人圍著她看了幾分鐘。

    最後白芨憋不住了,本能地抱起孩子喂奶。

    “乖寶醒了?是不是餓了?”

    李秋容和林永成坐在一旁盯著,真的越看越奇怪。

    小白果除了會睜眼,就只有喝奶的時候會動動小嘴了,白芨是怎麼抱她,她就保持著什麼姿勢,也不會捧著自己的口糧。

    林永成小聲說︰“我記得紫甦那時候特別護食?”

    “你別說了!”白芨一听這話就煩了。

    她低下頭看著乖乖喝奶的小閨女,又放平了語氣,“紫甦從小就好動,咱乖寶是個安靜的孩子。”

    喂完奶就到了飯點。

    白術帶著小紫甦回家吃飯。

    飯呢?沒人做飯!!

    之後又听林永成說小白果不會動,他們三個都一臉緊張地望著他,白術听不下去了。

    “你們別胡思亂想,除了體重,其他方面都很正常。如果乖寶身體有問題,我能瞞著你們?”

    他早就給小白果檢查過了,只是比足月的嬰兒小一點。後期營養跟得上的話,再養養就追上去了。

    林永成問︰“她怎麼不動?”

    白術說︰“她就是懶得動,不想動。”

    “……”

    糾結了一中午的李秋容三人,皆是一臉麻木。

    半天過去了,這孩子仍是一動不動。她是有多懶啊?

    白芨終于安心了,抱起小白果輕輕地拍了拍,“媽媽的小懶蛋,差點被你嚇死了。以後叫你懶寶算了!”

    “不行,小姑娘家的,叫懶寶多難听?”

    “你急什麼?我就是說說而已。”

    “也別說。”林永成垂眸看了眼小紫甦,就怕大閨女分不清玩笑,“萬一小紫甦當真了,你怎麼解釋?”

    小孩子又容易較真,還未必會听解釋。

    “你們不能欺負妹妹!”小紫甦生氣了,她扁著小嘴跟林永成爭論,“妹妹是乖寶,才不是懶寶呢!”

    三歲的小紫甦已經有了當姐姐的責任感。

    外公說過,妹妹很小也很脆弱,一定要好好照顧妹妹,妹妹才能長大。照顧不好的話,她就沒有妹妹了。

    小紫甦把外公的話深深地記在了心上。

    她要照顧好妹妹,就算是爸爸媽媽也不能欺負妹妹!

    “對,妹妹是乖寶,媽媽說錯話了。”白芨安撫道。

    小紫甦輕哼︰“知道錯就原諒你了!”

    小白果睡得正香甜,林永成彎腰湊了過去,拿起她的小拳頭親了下,嬰兒皮膚嫩,被他的胡茬一扎就痛醒了。

    還沒睜眼,先一拳頭揮了過去。

    然後,她听到一個充滿驚喜的聲音。

    “小閨女打我了!”

    “乖寶,快來,再給爸爸一拳!來一巴掌也行!”

    林永成臉上挨了軟軟的一拳頭,他喜得跟什麼似的,等小白果睜開眼,就看到反派爸爸那張笑開花了的臉。

    她驚恐地瞪大了眼楮。

    救命!反派爸爸變傻了!!

    從這天起,林永成就多了一個愛好,每天都要逗得小閨女賞他兩拳頭或是兩巴掌,不挨打他還不放心。

    小白果總覺得反派爸爸人設崩塌了,哪有反派的樣子?

    ……

    這種情況持續到兩個月後,小白果滿百天了。

    正常的嬰兒三個月就會翻身了,但是小白果不一樣啊,她是千年咸魚,經常翻身那還是咸魚嗎??

    當然了,也不是不能翻身,她有條件的。

    如果能讓她在澡盆里咸魚躺,她可以考慮一下翻個身。

    只可惜,這個家無人懂她!

    唉……作為一條不被家人了解的魚魚,翻身是不可能的。還要看著白芨和林永成教她翻身,他們倆人教得可起勁了,又是翻身給她看,又是抬高她半邊身子教她翻身。

    林永成不常在家,白芨每天都在努力教小白果翻身。

    這一教就是大半個月,自家小懶蛋一點都不配合。

    白芨終于放棄了。

    又忍不住犯愁,拉著李秋容說︰“這孩子太難搞了,教個翻身都難如登天了,以後不肯學走路怎麼辦?”

    家里有個天生懶骨頭的孩子,簡直拿她沒辦法。

    打又不能打,跟她說話她又听不懂。

    教她翻身已經是白用功了,以後吃飯走路怎麼辦?父母是能抱她一輩子還是能給她喂一輩子的飯?!

    李秋容心里也很無奈,還要安慰女兒。

    “乖寶還小,大一點就好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六零小咸魚》,方便以後閱讀六零小咸魚第7章 第 7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六零小咸魚第7章 第 7 章並對六零小咸魚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