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 9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哈哈怪大王哈 本章︰第9章 第 9 章

    “乖寶,快動動小手去抓澡盆。”

    “抓到就洗澡澡,乖寶快抓!”

    “乖寶……看這里!”

    ……

    不管李秋容怎麼說,小白果保持咸魚躺的姿勢,連個眼神都不給澡盆,魚魚一點都不好騙!

    “乖寶!”白芨抓住她的小手晃了晃。

    “你最喜歡洗澡澡呀,澡盆就在旁邊,你伸手就能夠著了。”

    “乖寶,媽媽帶你抓澡盆。來……松開小拳頭!”

    可惜沒用,小白果握著小拳頭不肯松,白芨也不敢用力掰她的手指頭,“乖寶,你不喜歡洗澡澡了嗎?”

    任憑李秋容和白芨怎麼說,小白果不動如山。

    過了幾分鐘,白芨終于反應過來了。

    “下午用空澡盆騙了她,她是不是記仇了?”

    “我回來的時候,見她躺在空澡盆里。你們當時在騙她?”李秋容一臉愕然,之前知道小白果喜歡洗澡,他們也沒想過用空澡盆騙她,這麼小的奶娃娃就會記仇了?

    “都怪你!”白芨狠狠地瞪了林永成一眼。

    怪他出的餿主意!

    小閨女被騙了一回,現在讓她洗澡,她也不肯配合了。洗澡已經失去了誘..惑力,以後拿什麼哄小閨女?!

    “這孩子也太精了!”林永成也懵了。

    之前他想著三個多月的孩子能懂什麼?

    騙幾回,再順著她一回,小孩子都是記吃不記打,哄哄就好了。哪想到自家這個騙一回就不上當了。

    啊不……現在不騙她了,她也不理他們了!

    白芨苦著一張臉,“怎麼辦?以後怎麼哄乖寶?”

    這孩子本來就難哄了,除了洗澡,對別的東西都沒有興趣。現在洗澡也不行了,還有什麼能打動她?

    光是想想,就很喪氣!

    林永成試著問︰“明天給她洗三個澡,讓她高興一下?”

    “你們是不是讓乖寶在空澡盆里躺了很久?”李秋容斜了他們一眼,“空澡盆躺著不舒服,她當然不願意!”

    澡盆底下是硬木頭,躺著還硌腦袋。只是小白果沒有哭鬧,林永成和白芨就沒當回事,能怪誰?

    當然是怪這對不靠譜的父母!

    倆人心虛地低下頭。

    李秋容也不管了,“先洗澡吧!”

    下水後,小白果依然很安靜,坐在澡盆里,李秋容一手扶著她的背,另一只手拿毛巾幫她洗澡。

    反正她不吭聲,也不動彈,隨便李秋容怎麼擺弄。

    “等乖寶大一點,應該會有別的喜好吧?”林永成深深地嘆了口氣,只能往遠了想,“等她長牙了,會吃東西了,肯定會有愛吃的東西。我經常去外地,看到有好吃的就帶點回來。”

    若問他以後還敢不敢騙小閨女,林永成覺得他不敢了。

    現在還是個小奶娃就那麼難騙了,以後長大了,以小閨女暴躁的小脾氣,肯定會揮著小拳頭打他。

    不,說錯了,這個小懶蛋壓根不會理他!

    唉……這孩子太難養了。

    白芨也在嘆氣,“紫甦小時候挺好哄的。”

    不僅好哄,還好騙。

    雖說“無欲則剛”這句話不適合放在小孩子身上,現在遇到的問題,不就是小閨女啥都不感興趣嗎?

    但凡她有點喜好,他們也不會那麼糾結了。

    ……

    白術帶著小紫甦回家,就發現家里的氣氛有點不對。

    “怎麼一個個都拉長了臉?”

    “你問他們。”李秋容不想替他們解釋,夫妻二人合伙騙個小奶娃,還把自己坑進去了,她真開不了口。

    林永成把事情的經過一說。

    白術︰“……”

    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還是保持沉默吧!

    小紫甦的表情一變再變,從不解到茫然,最後變成氣憤。

    “你們欺負妹妹!妹妹還那麼小,怎麼能騙她?”

    “小紫甦不生氣,爸爸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騙人了。”

    林永成彎腰抱起大閨女,他認錯還是很快的,見多了林老頭那種□□又愛擺譜的家長,他不想變成第二個林老頭,所以,他在小紫甦一直是個友好的爸爸,什麼都能商量那種。

    他又說︰“你在家就多陪陪妹妹,跟她說說話。”

    小閨女總是懶得動,又不理人。

    只能從大閨女身上下手了,小孩都喜歡跟小孩一起玩,沒準大閨女一出手,小閨女就喜歡這個姐姐了!

    “我每天都有跟妹妹說話。”小紫甦被他一句話轉移了注意力,她還有點小苦惱,“就是她不理我……”

    雖然妹妹從來不理她,可她很喜歡這個妹妹。

    如果妹妹願意理理她,她會更喜歡妹妹的。

    林永成笑著安慰她︰“妹妹不是不理你,她就是懶得吭聲。爸爸每次回來都跟她說話,她也沒理過爸爸。爸爸不常在家,陪妹妹說話的任務就交給你了,你能做到吧?”

    “我能!”小紫甦乖乖點頭。

    就算不是爸爸交代的任務,她也會找妹妹說話。

    ……

    等小紫甦洗完澡去睡覺了,家里四個大人才聚在一起。

    一听林永成的計劃,白術盯著女婿看了幾眼,又看了女兒兩眼,不同于李秋容的中立,他直接表示贊同。

    “白芨就進城吧,兩個孩子有我和你媽照顧。”

    “乖寶還小。”白芨糾結的始終是這個點,“我總覺得對不起她,她本來就是早產兒,又是個懶蛋……”

    光是小白果的懶病,就夠讓人操心的。

    “你還不放心我和你媽?”白術反問。

    白芨就不吭聲了。

    她低著頭,仍是左右為難。

    她舍不得離開女兒,但也知道林永成是為她好,可就是過不了心里那道坎,不忍心讓小閨女那麼早斷奶。

    “乖寶的身體沒問題,營養方面你也不用擔心。隊上那麼多小孩也不是人人都有奶喝,有多少人是喝米湯長大的?乖寶這麼好的條件還要擔心,那別的小孩子是怎麼活下去的?”

    在鄉下,不是所有女人都有月子可坐。

    有些人生了孩子第二天就要下地干活了,很多產婦自己都吃不飽又吃不好,哪來的奶水喂養孩子?

    米湯喂養的孩子都能健康成長,她還不放心小白果?

    白術這番話一出口,白芨也只能點頭答應了。

    他們夫妻倆個後天動身去縣城,小白果明天還能再喝一天的母乳,夜里睡覺時,白芨就忍不住掉眼淚了。

    她輾轉難眠,林永成也睡不著。

    “爸媽都是細心的人,會照顧好兩個孩子。”

    “我不是不放心爸媽。我就是覺得對不起乖寶,她剛出生時才一點點大,我好怕養不好她。現在她身體剛好了一點,我就要去縣城不能照顧她了。我心里堵得慌。”

    林永成第一次見到小白果,她已經出生幾天了,仍是小小的一團像只貓崽子,連呼吸都十分微弱。

    雖然沒見過,卻能想象她剛出生時有多脆弱。

    過了半晌,林永成才幽幽開口︰“我打林永家那一頓還是輕了。他最好老實點,別犯到我手里!”

    還有罪魁禍首林大洋,他最好別跳。

    他不可能一輩子都是五歲,這筆債早晚有清算的時候!

    害得他差點失去老婆孩子,豈是林永家一頓打就能抵消的?最多算是利息!林大洋他得自己還債!

    ……

    林永成踩著自行車帶白芨去縣城,還帶著一個大包裹,以前都是帶著包裹回家,帶著包裹離家就少見了。

    路上遇到幾個村民打招呼,就有相熟的人問起。

    “永成啊,帶著媳婦大包小包去縣城有什麼好事?”

    “沒啥大事,我媳婦要去縣城上班了,帶了幾件衣服。”

    “你媳婦也要去縣城上班?”

    “就當個臨時工,不是什麼好工作。”

    ……

    拋下一個重磅炸..彈,林永成兩口子很快就離開了。

    在場的幾個人都驚了。

    能進城工作,哪怕是個臨時工,也夠讓人羨慕了。

    “永成媳婦生完孩子就沒出過大隊了,永成給她找的工作吧?他真的有能耐,隨便就能給媳婦找個工作。”

    “听說城里人想找工作也難。”

    “他自己是礦上保衛科副科長,縣城武裝部還有他的戰友,要托關系給他媳婦找工作還不容易嗎?”

    “永成這小子打小就出息。”

    “……”

    話題很快就拐到林永成小時候,他們一邊走一邊聊,再一番宣傳,不過短短一上午,就在整個上林大隊傳開了。

    在城里找了個工作,放在鄉下絕對是個大消息。

    一傳十,十傳百,就傳遍了整個上林大隊。

    有些沾親帶故的人家就動了心思了,白芨剛養好身體馬上就能去縣城工作,說明林永成路子廣。他有人脈,又有門路,都是自家親戚,幫襯一下他們也不難吧?

    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少。

    也有人故意去林老頭面前挑事。

    林老頭活了幾十年總有幾個不對盤的人,上回他裝病請假,逮不到他。這回他要是敢裝病,他們就敢上他家去笑話他。

    上林大隊的人都知道,分家後白芨和兩個孩子沒有去過林家,林永成回林家的次數一只都數得過來。

    可想而知雙方的關系有多惡劣。

    這不,笑話林老頭的機會來了!

    最有出息的兒子分了出去,沒本事的兒子卻抓得牢牢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以背後笑林老頭瞎了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六零小咸魚》,方便以後閱讀六零小咸魚第9章 第 9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六零小咸魚第9章 第 9 章並對六零小咸魚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