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 13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哈哈怪大王哈 本章︰第13章 第 13 章

    來到林永東家里,白術看到的遠比他听到的更慘烈。

    林永東的父母早就咽氣了,他小弟林永北的脖子只剩下一層皮連在一起,第三條腿也挨了幾刀,褲子被血水染紅,足以和林永東比慘了。

    只看林永北的傷口,白術幾乎能猜林紅妮發狂的原因。

    他抬頭朝林紅妮的方向看了一眼。

    林紅妮手里早已沒了菜刀,她被綁起來扔在牆角,還用抹布堵住了嘴,提刀砍人時的一身煞氣已經散了。此刻,她目帶擔憂地望著弟弟妹妹,也是她最後的牽掛了。

    林青妮哭成了淚人,頭發也被汗水濡濕了。

    林志軍拉著妹妹呆里角落里,還一手捂著妹妹的嘴。

    白術沒有多事,只是看了他們一眼。

    村支書林世元急問︰“白大夫,其他人還有沒有救?”

    白術說︰“都食物中毒,先用肥皂水給他們催吐。他們中了不止一種毒,能不能救就听天由命了。”

    其實已經沒救了。

    他們吃了老鼠藥,還吃了大量泡了很久的木耳。

    中毒時間也不短,快兩個小時了,現在催吐也來不及了。

    白術沒把話說死,可最後一句話卻讓林世元心里“咯 ”一聲,都讓听天由命了還怎麼救?!

    “送到醫院能不能救回來?”

    “不好說,等催吐完,你把人送去醫院試試。”

    林世元的心快涼透了,還是本著試一試的心理,趕緊讓兩個小伙子去準備肥皂水,先催吐再說。

    這邊剛催吐完,大隊長林長進就領著公安來了。

    看到林永東家里的慘狀,幾個公安也倒抽了一口涼氣。

    一個十九口之家,被砍了四個,有個飄在井里,還有十一個生死未卜,也太慘了!!

    就剩下林紅妮姐弟三個活人,林紅妮又難逃一死,最後只會剩下八歲的林志軍和六歲的林青妮。

    說是滅門慘案也不為過了!

    出了這種大事,其他人都無心干活了。

    好在還沒到雙搶,地里的活也不多,不會耽誤太多事。

    膽子大的村民都擠進林永東家的院子里,膽子小的就在外面看熱鬧,一個個化身偵探好像自己在現場親眼看到一樣,短短時間里就衍生了七八個版本,還說的信誓旦旦。

    “我听說,是林永北發瘋把嫂子打死了,他爹媽幫著把陳小蘭拋尸井里。林永東為人老實,又事事听他爹媽的,紅妮兒哭了一晚上,今天早上才拿起刀把林永北給砍了。”

    “嘖……林永北也太不是個東西了,還打死嫂子。”

    “林永東和陳小蘭就是老實過頭了,才會被弟弟欺負死。”

    “紅妮兒還有點血性,會給親娘報仇。”

    “那林永東是怎麼死的?我听說他腦袋搬家了。”

    “……”

    一句“我听說”走遍天下。

    也不知道是听誰說的,反正就是听說,還一個傳一個了。

    幾乎是一個角落一個真相。

    另一個角落里,惡人就變成林永北和他爹媽三個人了。

    說來說去,不管誰是惡人,林永東在眾人口中永遠是個老實得不能再老實的人,居然沒有一個人說他有問題,可見他的老實人形象多年如一日,才會那麼深刻。

    ……

    院子外面眾說紛紜,家里又是另一種情況。

    林紅妮嘴里的抹布被取了出來。

    不用人問,她主動坦白了。

    前天下午林永北去岳父家喝了二兩貓尿,回家後就在發酒瘋,還糟蹋了她,當天晚上她告訴了爸媽。

    陳小蘭很氣憤,說要告他。

    林永東又是另一種反應,這個外人眼里老實到極點的男人,在他爹媽面前他是個窩囊廢,是最無能的人。

    可回到自己屋里,他就是另一副嘴臉了,總欺負比他更弱勢的妻兒,受了別人的氣就撒在妻兒身上。

    當時林永東就對陳小蘭一頓毒打,罵她丟人現眼,還恐嚇她不許說出去,說他林家丟不起這個人。

    打了妻子,還煽了林紅妮兩耳光。

    一開口就把責任推到她身上,話里話外是她下賤,小小年紀跟個昌婦一樣,還勾弓|自己的小叔叔。

    林紅妮被人欺負了,親爹非但沒幫她,還羞辱她了一頓。

    能不恨嗎?她恨進骨子里!

    比起作惡的林永北,林永東這個不作為的父親更可恨。

    當然了,再恨林永東和林永北,她也不至于毒死一家人。

    真正的導火..線是陳小蘭的死!

    被毒打了一頓,可陳小蘭還是想為女兒討個公道。

    第二天她在飯桌上戳穿真相,另兩個小叔子高高掛起,幾個妯娌都出言擠兌她,林永北的老婆更是指著林紅妮大罵小賤人,公公婆婆偏愛小兒子,口口聲聲嫌棄林紅妮髒了。

    陳小蘭在這個家孤立無援,一個人對抗所有人。

    三個兒女是跟她一條心,可惜他們還沒長大成人,除了陪她挨打挨罵,再也幫不上別的忙了。

    撕破了臉皮,林永東怕她出去鬧事,又逮著她一頓毒打,還把她鎖在屋里不許出門,直到夜里林永東睡覺了,她才有機會跑出去,卻被林永東發現了,他馬上出去追人了。

    林紅妮擔心陳小蘭出事。

    讓弟弟林志軍看好妹妹,她也追了出去。

    追到村口,月光下林紅妮看到讓她目眥欲裂的一幕,林永東去拉扯陳小蘭,陳小蘭就往水井那邊跑,兩個人你追我跑繞著水井跑了幾圈,可還是跑不過林永東,拉扯間陳小蘭栽進井里了。

    回到家,家里其他人也被驚動了。

    林永東不提自己害得陳小蘭墜井,還要給她潑髒。

    他一口一個陳小蘭不守婦道,大晚上的跑出去,不知道去哪個野男人家里了,之後若無其事的回去睡覺。

    林紅妮目睹了媽媽墜井,再听聞林家人詆毀媽媽。

    她的恨意瞬間沖上了峰頂!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早上,林紅妮起來給家里做早飯,家里一直是她做飯,其他人也早就習慣了。

    因為前天出事,準備前天晚上吃的木耳泡在盆里沒有下鍋,昨天也鬧騰了一天,吃的都是隨便應付一下,那盆木耳被遺忘。早上看到那個盆,她想起幾年前去縣城听人說過,久泡的木耳能吃死人,又想到殺母之仇,家里的每一個人都是凶手。

    于是,她把那盆泡了兩天的木耳涼拌了。

    林紅妮已經不在乎生死了,只怕他們不死,弟弟妹妹會不好過,她還把家里的老鼠藥拌進了玉米糊糊里。

    雙重保險,見效挺快的。

    之後就是提刀砍人了。

    ……

    林紅妮交代完一切,眾人齊齊將視線投向林永北的尸體,然後又看看身首異地的林永東,竟然同情不起來。

    林永北是個畜生,林永東也不是個男人,女兒被欺負了他不幫忙出氣,還把氣撒在老婆孩子身上。

    這種狗東西,賤得很!!

    村支書林世元眼楮都氣紅了。

    上林大隊的林姓人是同一個祖宗,按照輩分,林永東他們還得喊他一聲叔,看著幾個生死未知的孩子,他痛心啊!

    “永東和永北罪有應得,可永南和永西兩家人做錯什麼?還有你那些堂兄弟姐妹,他們也該死嗎?”

    “讓他們活著欺負我弟弟妹妹嗎?”林紅妮反問道。

    “他們還是孩子!你就沒有半點悔過之心嗎?”

    “我沒有後悔,也不會後悔!”

    說完,林紅妮看了弟弟妹妹一眼。

    林志軍死死地捂著妹妹的嘴,他眼里一片死寂,早在昨晚媽媽沒有回家,他眼里的光就熄滅了。

    他知道姐姐為什麼不放過幾個堂兄弟姐妹,姐姐豁出性命去隱瞞的真相,他也會死死地守著!!

    林紅妮別過頭,又吸了吸鼻子。

    “我給他們償命。”

    短短的六個字,很平靜,又透著淒涼。

    從陳小蘭墜井那一刻起,她就沒想過繼續活下去。

    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弟弟妹妹。

    林世元突然沉默了,說到底她也是個可憐人,被欺負了無處申冤還要被羞辱,又親眼目睹母親墜井,換作誰都會癲狂。只是她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把幾個無辜的孩子牽扯進去。

    白術看向林志軍和林青妮。

    覺察到這道目光,林志軍抬頭就對上白術仿佛看透一切的雙雙,他一陣心驚肉跳,額前滲出細密的汗水。

    就在林志軍緊張害怕時,白術若無其事地收回了目光。

    不過短短幾秒,林志軍整個後背都被汗水濡濕了,像是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一雙黑乎乎的小手還在顫抖。

    白術自己有女兒,又有外孫女。

    即便發現知道,也不會拆穿他們。

    ……

    那些經過催吐的人還是死了。

    凶手林紅妮被公安也帶走了,這個家只剩下林志軍和林青妮兄妹二人,林紅妮被帶走的時候,倆人哭著追出去。

    鞋都跑丟了,也只能看著姐姐被帶走。

    直到看不到姐姐的背影,倆人才回到井邊跪在媽媽面前。

    這對兄妹大的八歲,小的六歲,養活自己都成問題,看著他們哭成淚人,隊上的人看著也十分不忍。

    家里人的後事,只能同宗的親戚幫著處理。

    上林大隊這些姓林的人家多少都沾親帶故,大家都出點力,要處理十幾個人的後事不用花費太多時間。

    只是林志軍兄妹二人無人收養。

    也有幾家血緣比較近的,林志軍的爺爺是林老頭的堂兄,剛把堂兄送上書,林老頭就趕緊開溜了。

    他怕溜晚了就會被林志軍兄妹二人賴上。

    其他幾個血緣近的人也開溜了。

    林紅妮狠到讓自家滅門,他們也怕死啊,萬一哪天對林志軍兄妹不夠好,也讓自己家被滅門,他們跟誰哭去?

    林志軍兄妹徹底無依無靠了,外婆也不肯養他們。

    唯一慶幸的是家里的房子沒人搶,一來是房子太舊,二來死了太多人,別人嫌晦氣,也不屑來搶。

    好歹讓他們有個容身之所。

    至于家里其他東西,幾個嬸嬸的娘家來過人,但上林大隊的林姓人多啊,怎麼可能讓他們搶兩個孤兒的東西?最多讓他們帶走自己女兒的嫁妝,其他東西誰都別想動。

    家里的糧食保住了,林志軍還從爺爺奶奶屋里找到幾十塊錢,也算有了安身立命之本,短期內不會餓。

    可他們年紀太小,光吃老本的話,也撐不了太久。

    想了三天,在這天下午,林志軍牽著妹妹來到衛生所。

    衛生所里沒有病人,小紫甦在席子上睡得淌口水,小白果也躺在席子上,白術拿棉線綁了只臭蟲在她面前晃。

    小白果揮著小手想拍開這只臭蟲子,實在太臭了!!

    “乖寶,再來一下。”

    “只差一點點了,再拍一下它就走了。”

    白術為了讓小懶蛋動動小手小腳,他也很努力了。

    衛生所的門是敞開的,林志軍和林青妮還沒進門就听到白術逗孩子的聲音,林青妮眼里閃過一絲怯意。

    林志軍也萬分緊張。

    但是看著身邊瘦瘦小小的妹妹,他的又勇氣高漲了。

    他牽著妹妹進門,見到白術的第一句話就是︰“白大夫,我想給你家當孫子,我和妹妹可以改姓,我會干很多活,我妹妹也會做家務。只要給我們一口飯吃行了。”

    白術听愣了。

    小白果直接听傻了。

    哈?他們家不缺小孩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六零小咸魚》,方便以後閱讀六零小咸魚第13章 第 13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六零小咸魚第13章 第 13 章並對六零小咸魚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