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 14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哈哈怪大王哈 本章︰第14章 第 14 章

    小白果的眼神有點微妙了。

    缺孫子這種說法,只針對想要個孫子傳宗接代的人。這種話在小白果耳朵里全是屁話,在他們魚的世界,繁殖其實沒那麼重要,她這條躺了千年的咸魚,從來沒有產過一粒卵。

    當魚千年沒有產過卵,當人短短幾十年還得生幾個小崽子?他們家又不是沒有孩子,她和小紫甦不好嗎?

    如果外公要收養這小崽子,這個家她就呆不下去了!

    白術還沒吱聲,小白果已經在琢磨跑路的事情了。

    要不要把小紫甦帶走?

    還是帶走吧!

    小紫甦那麼喜歡魚魚,每天都要對她說上幾十遍愛她,若是魚魚自己走,小紫甦不得哭死?!

    嗯,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可憐的白術,完全沒有收養林志軍的想法,可他家沒良心的小懶蛋不但想跑路,還想拐走小紫甦,外公實慘!

    白術很快就回過神來,“我家有孩子。”

    至于孫子什麼的,他要是在意這個,就不會只有白芨一個孩子了,他連兒子都不在意,還要什麼孫子?

    家里有兩個孩子就夠他們操心的了,至于林志軍說他們兄妹兩個都會干活,他們家也沒有太多活要干。

    白術又說︰“你去別人家問問吧。我家不需要。”

    林青妮的小臉立刻垮了,她抬頭看向哥哥林志軍。

    林志軍也是一臉黯然失色,說不失望是假的。

    他這幾天想了很多,上林大隊總共有六七十多戶人家,人口最簡單又沒有孫子的人家,只有白術家了。

    他們家人少,兩個孩子年紀也小,不會欺負他妹妹。

    而且,白術兩口子是文化人,林永成夫妻倆也是讀書人,一家四個大人都是有文化的,不可能讓自家孩子大字不識一個,如果被白家收養了,他和妹妹也會有讀書機會。

    只可惜,白術不肯收養他們。

    林志軍還有點不甘心,他又說︰“我和青妮會听話的。你那天還幫了我們,你明明發現了……”

    沒等他說完,就被白術打斷了。

    “你說錯了。”白術神情嚴肅,說的也不是假話,“人是你姐姐殺的,她也付出了代價,我沒有幫過你們。”

    他猜到被欺負的孩子是林青妮。

    只是沒有多嘴而已,說不上幫他們。

    雖然白術不認同林紅妮殺害無辜的堂兄弟姐妹,可她已經伏法了,沒必要再毀一個六歲小姑娘的名聲。

    在這個年代,哪怕她是受害人,惡名還是會落到她頭上。

    也許剛開始她年紀小會有人同情,等她年紀大一點就會變成惡意了,各種罵名都會讓她背負。還有同村的小孩,不要小看小孩的惡意,任何誅心的話他們都能說出口。

    一旦讓人知道,她在這個地方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想逃離陰影只能隱姓埋名去遠方從新開始。

    很顯然,他們不具備這個條件。

    听他提起姐姐,林青妮的眼淚就淌了下來,瘦小的肩膀還在微微顫抖,“我想媽媽了,我想姐姐了!”

    “哥哥在呢!”林志軍紅著眼眶哄妹妹。

    “哥哥……”

    林志軍也想不通,妹妹明明是被欺負的人,她沒有做錯任何事,為什麼要讓她承受污言穢語?

    媽媽跟家里攤牌那天,幾個嬸嬸罵妹妹小賤人,叔叔們沒有說話,卻用一種看髒東西的眼神看她。

    幾個堂兄弟都罵她昌婦、破鞋。

    罵得最惡毒的人是爺爺奶奶,他們說是她丟人,小小年紀就會勾人了,生來就是當窯姐的料。

    雖然他們已經死了,可想起那天的污言穢語他還是氣得渾身顫抖,當時姐姐把妹妹按在懷里,捂住了她的耳朵,不讓她看那些人的嘴臉,也不讓她听那些骯髒下流的話。

    林志軍再也憋不住了。

    他抱著林青妮,兄妹倆哭成一團。

    小白果眼里滿是疑惑,她忘記白術拿臭蟲逗她的事了,伸出小手抓住他的手指,仿佛在問他們為什麼要哭?

    魚魚不懂啊!!

    人類幼崽的情緒好復雜呀!

    只是不收養他們,又沒有打罵他們,不至于哭吧?

    小白果陷入困惑中。

    小懶蛋頭一回主動抓他的手,白術一把將她撈了起來,讓她坐在腿上,想看熱鬧就給她看個夠。

    等了幾分鐘,林志軍他們的哭聲弱了一點,白術才開口。

    “你們要是生活上遇到困難,可以挖草藥送到我這里,有我需要的藥材,我會拿錢跟你們換。那些我用不著的,我去縣城的時候可以順帶幫你們拿到縣城換錢。”

    他不會大發善心領兩個孩子回家養,但也不是不能幫他們。

    升米成恩,斗米成仇,施舍一口飯給他們吃,還不如給他們點尊嚴,教他們認認草藥,再讓他們學學藥材炮制。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正好小紫甦已經三歲多了,是時候教她背醫書了。

    他的精力肯定放在小紫甦身上,他們兄妹倆只是旁听,有沒有天分又能學到多少,就看他們自己的本事了。

    林志軍兄妹倆立刻忘記哭了。

    倆人淚眼朦朧地轉過頭,眼里綻放了驚喜的光芒。

    不過幾秒,又黯然了。

    林青妮哭久了,嗓音也變得沙啞,她不安地抓著哥哥的衣擺,小聲說︰“可是……我們不認識草藥。”

    白術說︰“我可以教你們,能學到多少就靠自己了。”

    林青妮和林志軍又欣喜了。

    “那……我們可以喊師父嗎?”

    “不可以,我不收徒。”白術馬上拒絕。

    “白大夫?還是白爺爺?”

    “就叫白大夫。”

    收徒弟是要擔責任的,還要看人品、看資質。萬一是兩個扶不上牆的,或是兩個白眼狼,那就是引狼入室了。

    白術看他們可憐,願意扶一把,但絕非濫好心的人。

    小白果扁了扁嘴,人類幼崽變臉速度實在太快,情緒來得快去也得快,剛剛還哭成一團,轉頭眉開眼笑了。

    唔……還是小紫甦比較可愛。

    她偏過頭去看小紫甦。

    小紫甦不知何時醒來,坐在席子上,兩眼還透著迷糊。

    她抓了抓頭,把頭發抓的亂糟糟的,像只頂著一頭亂毛的小獅子,還好奇地問︰“外公,他們是誰呀?”

    白術說︰“隊上的小孩。”

    小紫甦呆呆地點頭,也不多問。

    頓了下,白術又說︰“從後天開始,每天下午三點過來。你們自己規劃一下時間,要是三天兩頭偷懶,以後就別來了。”

    兄妹倆像小雞啄米一樣,連連點頭。

    ……

    陳小蘭淹死在井里已經過去幾天了,村口的井當天就靠著人力抽干了,之後又撒上石灰消毒,第二天回了小半的水,大隊長又組織人手抽干了一次,再一次撒了石灰。

    尸體在井里泡了一夜,只洗一遍誰也不放心。

    光是安葬林永東一家子,就耗了不少力氣了。

    洗井又是個大工程,十五米深的水井,單靠人力抽干也需要大量時間,更何況不止抽干一次。

    今天下午是第三次洗井,也是最後一次了。

    大隊長林長進這幾天也是心力交瘁,洗完井,最後再撒了一點石灰,這次不為消毒,只為了讓井清澈一點。

    忙完了這個大工程,林長進和林世元組織村民傍晚開會。

    一來是總結林永東家發生的血案,二來是水井的問題,不能因為林永東一家下葬了,就當作事情過去了。

    十幾條人命啊,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觸目驚心了!

    必須給上林大隊的村民一個警醒,別步了林永東家的後塵!

    吃完晚飯,各家各戶都趕往曬谷場。

    小紫甦和小白果還小,把她倆放在家里他們也不放心,李秋容手里牽著大的,白術懷里抱著小的。

    曬谷場上人頭攢動,他們一家四口來得不算早。

    小白果也打起精神了,這里好多人呀!!

    七點一到,大隊長林長進就拿起大喇叭開始講話了。

    “今天是總結大會,也是批評大會。”

    “有些罪,不能因為犯罪的人死了就當過去了。在犯罪的問題上,沒有死者為大一說,死了也要被批評!”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六零小咸魚》,方便以後閱讀六零小咸魚第14章 第 14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六零小咸魚第14章 第 14 章並對六零小咸魚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