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驚夢時 本章︰第142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既然是掌門的命令, 白飛鴻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她低下頭,應了一聲“好”。

    掌門捋了捋胡須,滿意頷首。

    “如此甚好。”他說罷這一句, 便揮揮手讓白飛鴻下去。

    白飛鴻恭敬地行了一禮, 從殿中退了出去。

    在跨出殿門的時候,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是一個好機會。

    她扣著青女劍的劍柄,如此想道。

    花非花還抱著雙臂在山腳下等她,見她出來, 便笑眯眯地迎了上去。

    “掌門同你說了什麼?”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她扣著劍的手,“你好像很高興?”

    白飛鴻的指尖摩挲著劍柄上的絲綾, 來來回回地數著其上的紋路。數到第三個來回時,她才終于回過神來, 松開了扣著青女劍的手,對花非花露出一個笑來。

    “他給了我一個機會。”她說。

    一個探詢東海秘辛的絕佳機會。

    花非花聞言揚了揚眉,露出一絲好奇之色︰“怎麼說?”

    “你知道嗎,空桑的繼承儀式一向都會在歸墟附近舉辦。”白飛鴻輕聲道, “我近來一直想去歸墟下面看看。”

    歸墟。

    白帝的飛升之地, 也是空桑、少海、靈山三家的聖地。

    近來所發生的一系列事情, 都與歸墟有關。

    殷風烈率領妖族入侵歸墟。

    靈山十巫不惜盡數殉道也要守衛歸墟。

    而在這個時節,東海剛蒙受了重大損失的關鍵節點, 他們不枕戈待旦, 反倒要在歸墟之上為陸遲明舉辦繼承儀式。

    一山二閣,尤其是昆侖墟, 不惜出動幾乎所有精英子弟, 也要前往歸墟參加這一繼承儀式。

    最重要的是——當歸墟被攻破的消息傳來之時, 陸遲明所說的那句話。

    “歸墟不能失守, 也不該失守。”

    她是如此了解這個男人, 如此清楚的知道,他絕不會毫無來由的說這樣一句話。

    巧合太多,便不再是巧合。

    所有的一切都圍繞著歸墟發生,這不可能是一種偶然。

    在這一切“巧合”之中,白飛鴻捕捉到了某種命運般的必然。

    歸墟下面一定有什麼東西。

    無論是殷風烈要找的,還是陸遲明要保護的……應當都是同樣的東西。

    “你去那做什麼?”花非花微微皺起眉來,又很快松開,他對她笑笑,做出無所謂的模樣,“我可沒听說歸墟下面有什麼好東西,我只听說因為那里是白帝的飛升之地,所以是一片天然的禁靈領域。東海三家將歸墟視為聖地,為了守衛歸墟的安寧,仙人們在那里設下了不容進出的結界,上萬年來,從來沒有人能打破結界,誰也不知道歸墟里面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不。”

    白飛鴻輕聲道。

    “不是‘從來沒有’。”

    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歸墟的結界都被打破過一次。

    前世是在昆侖墟覆滅之前,她只是有所耳聞,但隨後而來的昆侖墟滅門一事對她的傷害實在太大,她便漸漸忘卻了這件舊事。那時她幾乎都要瘋了,再加上傷勢太重,許久都未能離開病榻。對遠在西昆侖的她來說,東海的歸墟實在太過遙遠,又太過陌生了。所以這件事是誰做的,什麼時候打破的,之後東海三家又做了什麼,白飛鴻一概不知。

    但是今生,她知道了很多前世所不知道的事情。

    在得知歸墟的結界被打破,妖族入侵的時候,陸遲明那一瞬間的神情,已經足以告訴白飛鴻許多許多事了。

    白飛鴻看著花非花略顯不解的神情,很輕很輕地笑了一聲。

    她沒有解釋那句“不是從來沒有”,而是若無其事一般提起了另一件事。

    “我其實一直在想,為什麼妖族會執著于襲擊東海。”她慢慢地說了下去,“就想很多人理所當然想的那樣,是因為東海居住著白帝後裔與靈山十巫,他們在上一次人族與妖族的千年之戰中站在人族一側,殺害捕捉了許多妖族,于是招來了妖族的報復。”

    妖與人不同。

    人會思考值不值得,會去算計得失,會去忖度長遠的利益,會受到所謂道德與倫常的約束……但妖並不會如此。

    妖從不計算得失,從不思考長久,他們是只活在當下的生命,所以有了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不惜代價,不顧一切。

    換而言之,妖族的報復總是來得猛烈而又不管不顧,他們不在意後果,只是想做就去做了。

    白飛鴻一直以為——不,所有人都以為——妖族襲擊東海,是為人族與妖族的千年之戰所展開的報復。

    可是,如果不是因為這樣呢?

    從“妖族入侵歸墟”這個結果來倒推“妖族襲擊東海”的動機的話,那可以得出的動機便十分明顯——入侵歸墟才是他們襲擊東海的動機。

    他們,或者說,殷風烈有想要從歸墟之中得到的東西。

    他甚至應當已經得到了。

    不然,陸遲明不會露出那樣的表情。

    “我以前以為,人是很容易就會變的。”她笑了笑,又說,“現在看來,卻也沒有那麼容易就變了。”

    至少,陸遲明變的……沒有她以為的那麼多。

    白飛鴻慢慢地從台階上走下去。一步一步,平緩,而又沉靜。裙幅一分不亂,腳步一步不錯,她行走在長長的階梯中,有如某種羽翼龐大的白鳥落在冰湖之上。無聲,而又令人心驚。

    “為什麼這樣說?”花非花問道。

    “因為我遇到了一個很久沒見的人。”白飛鴻想著陸遲明,唇角笑意漸深,漸冷,“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已經變得讓我完全不認識了。”

    她又听見了那個聲音。

    遙夜刺入她的身體,洞穿她的靈府時的聲音,輕得猶如一聲嘆息。

    利刃入體的瞬間,她仰起頭來,看著那個男人的臉。

    而他那一刻所露出的,是她從未見過的表情。

    仿佛站在那里的不是陸遲明,而是一個白飛鴻從來都沒有見過的男人。

    “但是我最近遇到他,發現他也許一直都是那種人,只是過去的我沒有發現這一點罷了。”

    提到歸墟失守的時候,陸遲明臉上所露出的——就是他殺了她的那一刻所露出的表情。

    然後,靈光一閃之間,白飛鴻忽然將兩件看似毫無關聯的事情聯系到了一起。

    前世她與陸遲明的婚禮,也是陸遲明繼任空桑之主的繼承儀式。

    而陸遲明,是在自己的繼承儀式上殺了白飛鴻。

    “過去我不理解他為什麼會做一些事,但是現在我好像找到了線索。”

    前世陸遲明為什麼殺了她——如果說先前她對這件事還毫無頭緒的話,現在的她,好像隱約猜到了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東海,從來都不是我。”她又笑了一聲,“只要從這個角度去思考,一切就都很好理解了。”

    她是如此的了解陸遲明,如此了解這個一度幾乎成為她丈夫的男人。

    在旁人看來,陸遲明是天之驕子,是謙謙君子,溫潤如玉,是一個如同聖人一般完美無缺的人物。但在白飛鴻看來,他是一個自我頗為稀薄的人,也是一個傲慢的好人。

    所謂的自我稀薄,是指他其實沒有多少想要的東西,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滿足白飛鴻的一切要求,卻很少向她要什麼,白飛鴻也曾問過他,她能為他做些什麼?但他每一次都說,你在這就好了。

    他永遠溫柔妥貼,無微不至——卻從不曾向旁人索取任何回報。

    而所謂傲慢的好人,便是他會理所應當的做出“最好的”選擇。

    就像他殺光一城為陰魔的傀儡蠱所操縱的人。

    就像他殺了她之後,依然那樣溫柔地擁抱她。

    “想通這點以後,我就明白了。”

    白飛鴻微微的笑著,眼神卻是冷的。

    他殺了她,當然是為了東海。

    為了更重要的東西犧牲掉不那麼重要的東西,陸遲明就是那種男人。

    或許所謂的婚禮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騙局。或許她從一開始就是他選擇的祭品。或許一切都是假的。

    所以他才會在那時候殺了她。

    不然的話,還能是為了什麼呢?

    如果一切都不是假的,那她就再也找不出任何理由,來解釋那一劍了。

    三言兩語之間,白飛鴻已漸漸走到了花非花面前,看著他面無表情的臉,她忽然醒悟了自己的失言,不由得露出一個略帶歉意的笑來。

    “抱歉,說了些沒頭沒尾的話。都是些胡言亂語,你忘了吧。”她搖了搖頭,自嘲似的勾了勾唇角,“其實是掌門要我一起去參加空桑少主的繼承儀式,我剛好也想查一些東海的舊事,就答應下來了,僅此而已。”

    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前世的白飛鴻在宗門之中可以說是邊緣人物,在陸遲明向她求親之前,她從來不曾真正接近過那些核心人物。而她當時潛心修煉,對于周圍的事務也稱不上有多關心。不要說東海的秘辛,就連希夷的真實身份她也並不知曉。

    但是這一次,情況有所不同。

    她已經是昆侖墟這一輩最出眾的弟子,又是太華之山長老希夷唯一的徒弟,這讓她在接近了昆侖墟的核心機密的同時,也有了更多的機會去探尋東海的秘密。

    這一次,她會尋一個機會,去探一探歸墟之下究竟有些什麼。

    “這次雲真人會去,你應當也會一起去吧?”

    白飛鴻對花非花笑笑。

    “到時候可能還有事求你幫忙,可不許不答應。”

    花非花垂下眼,良久,方才露出了一絲微笑。

    “怎麼會。”他說,“只要是你讓我做的事情,我什麼時候拒絕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佬心魔都是我》,方便以後閱讀大佬心魔都是我第142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佬心魔都是我第142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並對大佬心魔都是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