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驚夢時 本章︰第141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掌門要見我?”

    白飛鴻聞言, 心中頗感驚訝。

    原因無他,只是前世今生,她與掌門都不算如何熟悉。

    正如所有人知道的那樣,昆侖墟掌門卓空群是一個沒什麼架子的老人, 圓乎乎的臉上總是笑呵呵的, 素來不愛對弟子發脾氣, 既不好大喜功,也不嚴酷教條。他總是很和氣的, 即使新進的弟子不小心冒犯到他也不會生氣。

    就算白飛鴻見他的次數不多,也記得這是一位慈眉善目、心寬體胖的老爺子, 整日彌勒佛一樣坐在那里, 經典名言就是“來來來”“坐坐坐”“別吵架”“要和氣”。就算是荊通那樣暴躁易怒的人,在這位老爺子面前也會收斂許多。

    而這輩子除了入門那天, 白飛鴻就沒有怎麼私下見過掌門,僅有的幾次見面,也是她要離開昆侖墟去同掌門辭行時,老爺子一邊笑呵呵地往她手里塞靈石, 一邊摸摸她的頭,對她說一句“路上小心,早日回來”——而他對幾乎每個出門遠行的昆侖墟弟子都會這麼做。

    只是,這並不意味著這個老爺子就好欺負了。

    當年昆侖墟聯合蜀山劍閣一起攻入魔域營救白飛鴻, 掌門以一己之力連敗天魔與煩惱魔于劍下,這才擊潰了魔域的防線, 成功救出白飛鴻與希夷。若非他們一行人來得及時, 就算殺了雪盈川, 彼時身受重傷的二人也絕對走不出魔域。

    而這之後, 掌門便以“時值多事之秋, 老夫須得潛心修行,以備萬一”為由,開始在長留之山閉關。好在這些年來,昆侖墟的事務早已漸漸移交給崇吾峰主甦有涯處理,掌門閉關修行也沒有出什麼岔子。

    只是這一回,也是因為掌門閉關才沒有參與從死魔的尸骨林中營救林長風一事。

    如今掌門終于出關了,卻要見她?

    “大概是為了你殺了死魔這件事而嘉獎你吧。”花非花抱著雙臂,似笑非笑地看著白飛鴻,“要知道天地靈氣衰微,正道人才凋敝已久,死魔橫行一千二百年都沒人能耐她何。如果說你殺了雪盈川那一次還能說是希夷的功勞,你只是運氣好才成功偷襲了魔尊……但這一次不同。這一次你是憑借自己的實力殺了死魔,會引起掌門的注意也不奇怪。”

    有著妖艷面容的青年深深眯起眼來,唇邊的笑意驟然加深。

    “你可別因為掌門總是那個樣子,就覺得他只是個萬事不掛心的老好人了。他看得可嚴著,這昆侖墟上下的事,還沒有我們掌門不知道的。”

    “我又不是傻。”白飛鴻頗為無語,“能在昆侖墟掌門這個位置上呆這麼久的,哪有簡單的?”

    “你知道就好。”花非花哼笑一聲。

    “……”

    白飛鴻也不知道小伙伴這是又犯得什麼病,她又瞥了他一眼,手上動作一點不慢,在書頁上留了個記號,她合上書卷,擱在一旁的書桌上,接著拍了拍裙擺,站起身來。

    “那我們走吧。”她說,“總不能讓掌門久等。”

    不周之山到長留之山頗有一段距離,好在二人都是修真者,不消多時便到了長留之山的山腳下。花非花將白飛鴻領到門口之後便停下了腳步。他抱著手臂,斜斜靠在牆上,一手挽著幾乎要滑落的衣襟,一手把玩著自己的碧玉簫,在手中翻來覆去耍弄著花樣。

    “掌門召見的只有你一個人,我就不上去礙他的眼了。”他擺了擺手,夸張地嘆了口氣,“唉,沒辦法,老頭子也是年紀大了,經不起刺激。”

    白飛鴻看了一眼他放蕩不羈的衣襟,不由得點了點頭。

    “雖然我覺得掌門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不過你說的對,還是別這麼刺激他了。”

    想想她前世在昆侖墟活了一輩子,就沒見過哪個弟子會把這身規整的弟子服給穿成這副樣子。別說有些年紀的師長們,就連白飛鴻看了也忍不住想問一句——

    “你就不能把衣領拉上嗎?”

    這麼敞著真的不冷嗎?要知道長留之山雖然說不上嚴寒酷暑,但也絕對和溫暖如春沒什麼關系。

    作為一個醫修,每次看到花非花這麼大大咧咧地敞著衣襟,半個雪白的胸膛都要露出來的樣子,白飛鴻就油然而生一種想要給他把衣襟拉好的沖動。

    ……雖然確實很好看。

    “這可是我的特色。”花非花笑眯眯地沖她眨了下眼,“還是說你想看我穿好衣服的樣子?”

    “算了,你高興就好。”

    白飛鴻嘆了口氣,果斷放棄和花非花爭辯這種瑣事。要知道真和這家伙說起來只會變得沒完沒了。

    她轉身進入了殿內,將善意的笑聲拋在腦後。

    “弟子白飛鴻,拜見掌門。”

    方一踏入殿內,她便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禮。

    長留之山與其他六峰不同,永遠都不會少人。不要說那些侍奉的弟子,作為昆侖墟事實上的中樞,這里什麼時候都不缺少來辦事的人。不同于太華之山的荒蕪與清冷,長留之山總是人來人往。就如此時,殿中坐著的便不只是掌門,還有崇吾、翼望、姑射三山的峰主。

    “好孩子,快些起來罷。”掌門抬了抬手,白飛鴻便感到一陣無形的風托住她的手臂,沒讓她行完這個禮,“我這里無需那麼多繁文縟節,到一旁坐,不必拘謹。”

    “是。”

    白飛鴻恭敬應道,順著那道風的力量在下首的空椅子上落座。她方一抬起頭來,便看見掌門正偏著頭,同翼望之山的峰主巫羅說著什麼。

    “……不必擔憂。”白飛鴻沒有听到他們先前的對話,只能從掌門和煦的語調中猜想他在勸慰巫羅真人,“陸琿他知道該怎麼做。”

    陸琿。

    白飛鴻怔了怔,才反應過來這是空桑之城的陸城主的名字。

    而掌門說完這句話之後,也難得斂了笑,片刻之後,他看著巫羅,慢慢說了下去。

    “而且,靈山一事,昆侖也不會就此善罷甘休。”他緩聲道,“一山二閣與東海三家素來同氣連枝,你放心,我必會給你一個交代。”

    白飛鴻心下一凜。

    “一切都交給您做主了。”巫羅的聲音嘶啞,眼中卻涌出令人心驚的恨意,“那些妖類,屠我同族,毀我靈山……我絕不輕饒他們!”

    巫羅身邊的兩只靈犬似是感應到了他的悲憤,也發出了嗚嗚的呼聲。雲間月就坐在他的身側,聞言探出手來,輕輕搭在他的手背上。這位大大咧咧又不懂人心的龍族女子,難得沒有說什麼不著調的話,只是微微嘆了口氣,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

    巫羅閉著眼,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下胸臆間翻涌的血氣。他的手指攥住了雲間月的手,緊緊地緊緊地抓下去,用力到骨節都發白。而雲間月就像不知道痛一樣,任由他攥著。

    白飛鴻靜靜看著自己的師長。

    靈山已然覆滅,十巫之中,除了早已墮入魔道的巫真之外,只有彼時還留在昆侖墟的巫羅活了下來。這份痛苦熬得他形容憔悴,只是待他睜開眼時,還能看到他的眼瞳,亮得如同毒火在燒。

    “翼望之山的事務,我已交代給了其他弟子。此番我是來辭行的。”巫羅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讓聲調順暢了一些,“東海的防御大陣破了,需要重新修復。再加上靈山還有些事情未了,陸城主邀我返回東海,我已經答應他了。”

    “如此也好。”掌門微微頷首,“妖族此番攻破了靈山,嘗到了勝利的滋味,也許會再度襲擊東海。你務必多加小心。”

    “我會和巫羅一起回去。”雲間月開口道,“不只是為了靈山,空桑的繼承儀式近在眼前,也需要加強防衛,我回去會更妥帖一些。”

    掌門無聲頷首,算是應允了二人。

    接著他轉過頭來,將目光投向白飛鴻。

    “等很久了吧。”慈眉善目的老頭笑起來,沖她招了招手,“別坐那麼遠,過來這邊坐。”

    白飛鴻遲疑了一下,還是走上前去,在掌門附近落座。

    “此番叫你前來,是有事要同你說。”掌門溫聲道,“空桑的繼承儀式在即,我打算帶你一同前往東海。”

    “繼承儀式?”

    白飛鴻下意識蹙起眉來。

    “眼下最要緊的不是迎戰妖族嗎?請恕我冒昧,正如您先前所言,東海也許會再度受到妖族襲擊,又是血債累累亟待償還之時……我以為,比起舉辦繼承儀式,還是同妖族開戰更為要緊。”

    掌門沒有什麼生氣的樣子,反而微微頷首。他素來沒什麼架子,此時也不會為自己被一個小輩質疑而不快,反倒向她娓娓道來。

    “正因為如此,空桑的繼承儀式才必須現在舉辦,而且要大辦。”他說,“此時我們籌備不足,貿然開戰只會讓自己陷入被動。莫要忘了,除了妖族之外,魔修也對我們虎視眈眈。”

    白飛鴻一怔,隨即露出了然之色。

    “是我淺薄了。”她拱手道。

    的確。

    她想。

    東海現在正需要這樣一場盛事。

    只有這樣才能震懾蠢蠢欲動的魔族,才能向妖族證明自己的實力並未衰退,最重要的是,如此一來才能安定正道各派的心。

    “此番除卻崇吾峰主甦有涯需要鎮守昆侖墟之外,我與其余三峰之主都會前往東海。”掌門說道,“你的擔憂並不是無的放矢,正因如此,一山二閣與其他同道都會參與這次繼承儀式。這樣一來,就算真的遇上妖族來襲,我們也能及時援助東海。”

    “您說的是。”

    白飛鴻點點頭,接受了這個說法。

    “我打算帶你一起去。”

    掌門同她說。

    “空桑的繼承儀式乃是正道盛會,我允許各峰之主們攜自己的弟子一同前往,你師父至今仍在昏迷,你便作為我的弟子與我同去。”

    那雙眼楮看著她,問道。

    “白飛鴻,你可願意?”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佬心魔都是我》,方便以後閱讀大佬心魔都是我第141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佬心魔都是我第141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並對大佬心魔都是我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