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貝媽ソ後日談【上】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一生一花竹 本章︰第151章 貝媽ソ後日談【上】

    被火燒死的感覺可真不好受。

    貝爾摩德睜開眼楮, 周圍的環境很陌生,不是醫院也不是監獄。

    也不知道薇婭現在怎麼樣了。

    她記得FBI偽造了組織的殘部傳來的情報,用她的女兒做誘餌讓她自投羅網, 最後是朱蒂•斯泰琳殺了她,一把火燒了倉庫。就像她當年殺死朱蒂•斯泰琳的父親一樣。

    貝爾摩德頭腦脹脹地疼,試圖坐起來,下半/身異樣的疼痛讓她倒吸一口涼氣。

    她不是雛兒, 自然知道這是什麼狀況。

    貝爾摩德沒有那麼看重貞/操, 但失去意識的時候的時候被人強/暴又是另一回事。這種沖擊讓她忽略了周圍的異常,眼里浮現出殺意,撐著酸軟無力的身體下床, 撿起扔了一地的衣服穿上。

    “醒了。”

    琴酒回到房間, 見貝爾摩德已經穿戴整齊坐在一片狼藉的床邊,有些詫異。

    “畜牲!”看清來人是誰,貝爾摩德氣得發抖, 渾身涌現殺氣,“你怎麼可以對我做這種事!”

    簡直禽獸不如!!

    莫名其妙被罵,琴酒皺起了眉,“難道這不是你自願的?”

    明明是她主動用調馬丁尼酒暗示他,昨晚還那麼熱情, 今天就翻臉不認人了?

    大腦有些混亂,貝爾摩德揉了揉太陽穴, “薇婭呢?”

    琴酒覺得這個女人今天很不對勁, “誰?”

    “我的女兒。”貝爾摩德沒好氣地說。

    “你做夢了?”

    琴酒不動聲色地打量對方,對面的女人身上的所有細節都證明她就是貝爾摩德本人, 可她說的話實在令人費解。

    貝爾摩德忽然清醒了過來。

    她仔細端詳站在自己面前的“琴酒”, 那張臉是琴酒的不錯, 但卻略顯青澀,一頭銀發還沒有留很長——無疑是她記憶中琴酒少年時的模樣。

    貝爾摩德心里一驚。

    ……

    苦艾酒和琴酒在一起的第一天就分手的事情為組織里的代號成員們津津樂道。

    貝爾摩德獨自回了自己在美國的公寓。

    這個“家”對她來說熟悉而又陌生,她已經很多年沒有回來過了。更是在十八年後的某一天,得到了這棟房子已經被FBI查封的消息。

    貝爾摩德至今仍能清晰地回憶起BOSS決定把薇婭送給她當養女的那一天,也就是十八年前,對千面魔女來說,十幾年的時間並不算久。

    那天,她打電話給自己唯一的好友,把滿心的歡喜分享給對方,“有興趣做我女兒的仙女教母嗎?”

    “女兒?!”電話那邊,工藤有希子驚訝得連聲音都變了調,“是你自己生的嗎?那我可得見見。”

    ……雖然不是她自己生的,她依然像愛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的愛她。

    但是現在,這一切都清空了。

    像是上帝對她開了一個玩笑,讓她荒唐地回到了十八年前,要她重頭再來。

    “如果,我是說如果,你真的想要一個女兒的話……”卡爾瓦多斯半是糾結半是羞澀地說道,“我可以向那位大人申請弄一個孩子給你,我們一起養。”

    自己的女神因為被琴酒那個有眼無珠的小子甩了而精神有點錯亂的事情一傳到卡爾瓦多斯耳朵里,他就放下手里的一切事物趕過來了。

    貝爾摩德︰“……”

    要不是未來卡爾瓦多斯會替她擋槍而死,她連敷衍的話都不會和他多說。

    “我只要薇婭做我的女兒。”貝爾摩德說道。

    于是組織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貝爾摩德妄想出了一個女兒。

    BOSS也被驚動了,委婉地發來郵件,問她是不是很想要一個孩子。

    他們都不相信她真的會有一個女兒。

    貝爾摩德耐心地等待著,如果真的是重生,這一年內,她的女兒就會來到她身邊。

    既然上帝讓她重生,她肯定不會讓那些未來會傷害到薇婭的男人再有機會接近薇婭,一定會保護好她的天使。

    可是轉眼到了年底,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從白天到黑夜,空等了一整天的貝爾摩德身體里流動的血液似乎都冷卻了。

    BOSS見自己寵愛的女人思女心切,確實送來了一個孩子,但貝爾摩德看一眼就知道那不是她的小孩。

    她的女兒是小天使一樣的,淺金色的頭發,清澈的水綠色眼楮,很乖巧可愛,又懂事。

    會給她準備禮物,會幫她做力所能及的家務,喜歡抱著毛絨玩具睡覺,喜歡听她唱的搖籃曲,偶爾會賴床,一個人待在家里會寂寞,但為了不讓她擔心,從來不主動跟她說。

    怎麼就不見了呢?

    正處于上升期的大明星莎朗•溫亞德推掉了所有工作,誰都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消失在了大屏幕上。

    貝爾摩德躺在公寓的床上,忽然想起了另一種可能。

    會不會這個世界,薇婭並沒有失去父母,所以才沒被送到她身邊?

    ……

    收到任務的琴酒冷著臉在組織的一個藥物實驗室里找到了失聯很久的貝爾摩德。

    她正披頭散發地跟實驗室里的一個女研究員搶孩子。

    琴酒來之前了解過這個實驗室的人員,知道這個藥物研究員隨夫姓清川,是組織請來的科學家,不知道怎麼和貝爾摩德扯上了關系。

    “你干什麼?!”清川丹妮拉又驚又怒,抱緊了自己懷里睡著了的嬰兒迅速後退,“你這個瘋女人!你要對我的孩子做什麼?”

    “薇婭是我的女兒!”

    短短幾個月,貝爾摩德已經消瘦得脫了形,臉頰凹陷了下去,顯得顴骨有些突出,身上的衣服也很寬大,仿佛一陣風就能把她吹跑。

    千面魔女曾經令男人著迷的美麗似乎已經消失不見了,對女兒的思念把她變成了一具只剩下偏執和瘋狂的行尸走肉。

    任哪個母親懷胎十月拼命生下來的孩子被說成是別人的孩子都會感到憤怒。清川丹妮拉怒極反笑,“你開什麼玩笑?這是我的菖蒲!才不是你的女兒!”

    貝爾摩德痴痴地望著金發女人懷里的嬰兒,見孩子似乎有被她們兩個的爭執吵醒的征兆,情不自禁地走過去,想要抱過孩子哄睡。

    清川丹妮拉尖叫一聲,她一個科研人員,當然沒有什麼戰斗力,懷里的孩子輕易的被對方搶走。生怕對面的女瘋子傷害自己的小孩,也發了瘋似的想要把孩子搶回來。

    襁褓里的嬰兒似乎感受到了母親的焦急,哇哇大哭起來。

    “薇婭不哭不哭,媽媽在這里呀……”貝爾摩德手忙腳亂地哄著孩子,因為怕和清川丹妮拉的搶奪傷到孩子,顯得有些束手束腳。

    作為莎朗•溫亞德的貝爾摩德讓人想親近,作為苦艾酒的貝爾摩德卻深沉得令人窒息。但是只要看到她作為母親的一面,都會令人為此感到動容。

    清川丹妮拉揪了一把自己的頭發,有些抓狂,不過也從對方溫柔的神情中看出她沒有傷害孩子的意思,沒有再上前搶奪,怕對方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便只是惡狠狠地宣示主權,“菖蒲是我的女兒!”

    貝爾摩德充耳不聞,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懷里小小的嬰兒身上,可任她怎麼輕聲細語地安慰,小嬰兒也沒有停止哭泣。

    以為孩子是尿了,貝爾摩德溫柔而小心地把襁褓放在實驗台上,解開包裹住嬰兒的小被子,仔細地檢查了一下尿布,發現是干爽的,顯然剛換不久。

    “她餓了。”清川丹妮拉心疼地看著自己的小孩。

    貝爾摩德愣了一下,低頭看了眼自己飽滿的胸脯,失落道,“我沒有……”

    她的確不是薇婭的親生母親,也沒有生育過孩子,所以也不可能會有奶水。

    “我有。”清川丹妮拉解開自己的上衣扣子,準備給女兒哺乳,“把孩子給我。”

    貝爾摩德默了默,听著嬰兒撕心裂肺的哭聲,終是不忍心讓孩子繼續餓著,把孩子遞給了對方。

    清川丹妮拉抱著孩子,轉過身對著牆面哺乳。

    說來也神奇,她一抱,嬰兒的哭聲就小了許多。等吃到了奶水,就徹底消聲了。

    清川丹妮拉喂著孩子,見瘋女人只是愣愣地看著自己,沒有再上來搶奪孩子的意思,迅速用白大褂擋著襁褓,飛快地跑出了實驗室。

    我的孩子!

    貝爾摩德下意識地去追,卻在實驗室的門口被人擋住了。

    “貝爾摩德,你瘋夠了沒有?”琴酒冷冷地問。

    貝爾摩德一言不發。

    看著抱著孩子離開的清川丹妮拉,她剛剛被填滿的內心又空蕩了起來,風一吹過,就帶起了嗚咽。

    見她不說話,琴酒問道,“你到底在想什麼?”

    貝爾摩德聲音發顫,像失去幼崽的母獸,“我沒有女兒了……”

    琴酒嗤笑一聲,“你本來就沒有。”

    他不知道貝爾摩德在發什麼瘋,突然失蹤到處找她那個並不存在的女兒。

    “我有女兒的。她的名字是西爾維亞,跟著我姓溫亞德……”貝爾摩德陷入了回憶里,“和我一樣,是金色的頭發,綠色的眼楮,嬌嬌小小的,很可愛,總是趴在我懷里叫媽媽。”

    後來就被琴酒這個惡棍搶走了,讓她很長時間都沒再能和薇婭見面。

    “我很愛她。”

    貝爾摩德神色怔怔地,有些恍惚。

    像做了一場十八年的夢,現在夢醒了,一切美好都破碎了。

    那個追著她叫媽媽的小女孩不見了。

    琴酒的表情很不耐煩,留下一句話就離開了,“瘋夠了就回基地去,那位大人找你有事。”

    沒有遇到西爾維亞的他不能理解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也沒有常人所擁有的同理心,不知道什麼是愛。

    “好疼啊。”

    貝爾摩德慢慢地靠牆蹲下,將臉埋在手掌,無法抑制的淚水從指縫間溢出。

    既然擁有薇婭的時光都是個夢,為什麼要讓她醒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戲》,方便以後閱讀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戲第151章 貝媽ソ後日談【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戲第151章 貝媽ソ後日談【上】並對天然屑玩家的攻略游戲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