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間幕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安以履霜 本章︰第201章 間幕

    【間幕】

    “亂步先生, 究竟是怎麼成為奈奈子的父親的呢?”

    坐在咖啡廳里,谷崎潤一郎捧著杯熱茶,對著一起剛出完外勤回來的國木田好奇地問道。

    同樣的情形, 在幾個月前就曾上演過一次,就在中島敦入社前一天的時候, 谷崎也恰巧這麼坐在咖啡廳里,對國木田問出過“偵探社是怎麼成立起來的呢?”——這樣的一個問題。

    坐在他身邊的國木田蹙起眉頭, 也用同樣的語氣回答了他相同的話語︰“你連這個也不知道嗎?”

    “呃……對不起。”谷崎的回答也宛若復制粘貼。

    國木田從鼻間哼了一聲, 是一種類似于“恨鐵不成鋼”的語氣, 仿佛是重重地嘆了口氣,這讓谷崎莫名更加氣弱了……雖然說他是真的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從來沒有人和他說過, 倒不如說,社里的同事們就連“奈奈子是被亂步先生收養的”這件事都幾乎不怎麼提及, 他也是直到入社一個月了, 才從妹妹直美口中知道了這件事。

    “所以……是有什麼不方便說的事情嗎?”谷崎小心翼翼地問道,隨即又急匆匆地補充了一句︰“如果是的話,還是當做我沒問過吧。”

    扎著小辮的高個男人揉了揉眉心, 凌厲的眉毛仿佛皺得更緊了,就在谷崎已經以為自己不會得到回答的時候, 卻又听見身邊的這位前輩說道︰

    “倒也不是什麼非要隱瞞不可的事情……不、倒不如說,其實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少, 只要是那個時候就在社里工作的員工,都知道這件事的原委。”

    頓了頓,國木田抬頭看了一眼吧台里正在煮咖啡的店長, 然後將視線移向了谷崎︰“店長夫婦也是稍微知道一些的。”

    谷崎略有些吃驚地張大了眼楮, 下意識地看了吧台里從容不迫的中年男人, 得到了對方一個沉穩紳士的微笑致意。

    雖然是周末,但今天的天氣不太好,這會兒店里除了他們以外,就沒有其他的客人了。西格瑪正在後廚里練習怎麼用奶油擠出漂亮的花,露西在邊上指點著他,很是不滿他的笨手笨腳,利落嬌橫的嗓音即使隔著布簾也能听見,侍者阿姨也語帶笑意地和他們說著話。

    四面環視了一圈,沒有旁的人在,國木田才對谷崎說道︰“是因為一起案件。”

    “案件?”這個答案讓人覺得意外,但一想到是“亂步先生”,卻又好像也十分正常,谷崎試探著問道︰“是……哪起案件受害者的遺孤嗎?或者說……奈奈子就是受害者?”

    比如說是某起拐賣案件里被救出的孩子,但又找不到生身父母,所以就被亂步先生收養了之類的。

    “都不是。”國木田搖頭,否決了他的兩個猜測,下一句說出來的話讓谷崎頓時驚訝得目瞪口呆,“是一起案件里的罪犯的孩子。”

    “什、什麼?”谷崎被這個回答震驚得結結巴巴,連話都說不利索了,但還是下意識地壓低了音量,用微弱的氣音叫了起來,“罪、罪……罪犯?!”

    難道、名偵探和罪犯,這不該是勢不兩立的嗎?雖然說亂步先生的性格比較特殊,可能也不是那麼在意罪犯如何……但那可是罪犯啊!而且既然是亂步先生相關的案件——那豈不是說、亂步先生讓奈奈子的生父或者是生母進局子了嗎!

    即使知道“罪犯的孩子”也可能是無辜的,但谷崎實在難以將奈奈子和“罪犯的孩子”掛上勾,不只是因為亂步先生對奈奈子可以說是“罕見的會照顧人了”,也因為奈奈子那對警察毫無抵觸的態度……

    ——何止是毫無抵觸,一般人看見警察都會覺得敬畏,奈奈子進警局就和回偵探社一樣自然,甚至還會因為警局的自動售貨機里賣的菠菜飲料很難喝,所以就和青木警官提申請換飲料。

    國木田一眼就看透了谷崎內心的想法,畢竟這個家伙還是十分的不沉穩,什麼心思都擺在了臉上。

    為了避免谷崎又胡思亂想些什麼東西,國木田索性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從那天是亂步先生的生日,到突然接到緊急委托後,他如何去宿舍把不情不願的亂步先生接去了現場,再到他被亂步先生打發去買了個三明治回來,就看見兩個蘿卜……說錯了,是一個亂步先生帶著一個小蘿卜蹲在路邊發呆。

    案件的具體情況並不要緊,他三言兩語就簡略帶過了,但也基本說了個大概。國木田還是著重描述了一下亂步先生是如何為了一個冰淇淋就把自己給賣了,那個冰淇淋甚至還是國木田付的錢,以及之後奈奈子跟著他們回了偵探社,又是怎麼一番折騰,最後稀里糊涂地就這麼留了下來。

    “那個時候我還覺得亂步先生是太過草率了,隨意地就將一個孩子帶回來當做了是自己的女兒,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我那個時候太過年輕,思慮不如亂步先生周全。”國木田推了推眼鏡,臉上流露出了一絲敬佩的神色。

    “那個時候,國木田先生也才十幾歲吧?還是很年輕的歲數啊。”谷崎附和道。

    “確實,那個時候我才十四歲,加入偵探社不過堪堪兩三個月而已。”國木田點頭,“雖然已經目睹了亂步先生的才能,但到底也還是沒能對亂步先生有如今這般深刻的了解。”

    “我只想到了對于偵探社而言,撫養一個孩子會是徒增麻煩的事情,認為將奈奈子送去條件尚可的福利院就好了,但是卻沒有想過,以奈奈子那時的情況,去了福利院又會遇到怎樣的坎坷。想必亂步先生也是有考慮到這一點,所以才做出了親自領養奈奈子的選擇吧。”國木田一副深以為然的樣子。

    “奈奈子是個十分弱小的孩子。她的生父並沒有盡到作為父親最基本的責任,她剛剛來到偵探社的時候,已經是六歲的年紀了,按理來說,這個年紀的孩子都該要開始去國小了,但是她卻、”

    國木田在身下坐著的高腳椅邊比劃了一個大約只有一米的高度。

    “那個時候,她才只有這麼高,和幼稚園三四歲的孩子差不多。四肢也很瘦弱,連走路都磕磕絆絆。咖啡廳門口那段台階,她總是手腳並用地爬上來;寫字樓里的電梯,她根本就按不到四樓的按鍵,後來她自己就去搬了一張凳子,放在了電梯里,總是要踩著凳子去按樓層。”

    國木田陷入了回憶。十四歲是他的人生天翻地覆的一年。那一年,他遇見了身為武裝偵探社社長的福澤諭吉,又拜了對方為師,修習武藝,學習之余來到偵探社工作,奈奈子也是在那一年來到偵探社的。

    那個時候的他還未完全褪去幼稚的心性——並非是喜好玩樂的那種“幼稚”,而是一種眼界不夠開闊、未能成熟處事的“幼稚”——也因此,對于照顧奈奈子這個小孩子,他總是覺得有些別扭僵硬,直到過去了好幾個月,才逐漸放平了心境。

    “她那時甚至不太會說話。”

    國木田回想起了那個時候的奈奈子。

    “只會用一些零碎的詞語表達自己的意思,就像是個剛開始學說話的幼童,語言水平比同齡人要差很多。”

    “啊……”谷崎感覺自己隱約能想象得出那樣的情形,“奈奈子現在也不怎麼愛說話呢。”

    但是奈奈子的文字書寫水平又很成熟老練,谷崎有看見過她的國文作業,不管是段落描寫還是議論作文,全都不像只是個初中生,甚至會出現很多復雜的漢字詞語。

    “確實如此。”國木田頷首,“但是她非常的懂事。”

    谷崎深有同感地點頭,雖然說不知道奈奈子小的時候是什麼樣的,但是至少從他來偵探社起,奈奈子就一直都很自立,從來不給社員們添麻煩。

    有什麼事情奈奈子都是自己埋頭默默地就做完了,還會努力拽住總是心血來潮想要做這個做那個的亂步先生——成不成功另說,就算不成功她也會立刻就跑去找社長——有時候大家需要幫忙,她也總是不知道就從哪里探頭出來,一聲不響地就安安靜靜幫忙把事情做好了。

    比如說每當與謝野準備“治療”他的時候,奈奈子時常會幫忙把與謝野那一大袋的“治療工具”從某個角落里拖出來,放在手術室的門口,然後捂著耳朵跑走。

    想到那絕望的場景,谷崎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在這件事上,國木田沒能與他感同身受。他語氣欣慰地和谷崎說起了奈奈子從六歲起就會看兒童科普節目、主動學習知識;小學起就每天拿著翻譯機,日語英語翻來串去地互譯,學習英語;中學起就每天都在為了高考做準備,甚至買了外國的教輔練習做題,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

    如此好學又自律的好學生,實在是讓國木田的教師之心洶涌澎湃,就算加班也要每周給奈奈子整理兩套“高含金量”的卷子做,絕不耽誤這個好苗子。

    他說的是如此的真情實感,就連因為想到與謝野的“治療”而萎靡不振的谷崎也漸漸地又打起了精神來。

    “那麼、”重新回復了精神的谷崎再一次好奇地詢問道,“果戈里君又是怎麼被亂步先生收養的呢?”

    原本還在慷慨陳詞的國木田,在听見谷崎的這句問話後,口中滔滔不絕的話語頓時一停,像是突然被拔掉了電源的收音機。

    他的臉上露出了有些古怪的神情。

    “……國木田先生?”谷崎覷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地叫了一聲。

    國木田回過了神來,他看了谷崎一眼,然後端起手邊的茶,低頭喝了一口,再開口時,那十分勉強才能維持住的平靜語氣,連谷崎都能听得出來其中的“我也不明白”。

    “奈奈子一年級剛去上學的時候,有一天,不知道為什麼,大約是突然想要養只狗,于是問了我‘哪里能買到狗’這個問題。”國木田這麼說道。

    谷崎沒能理解這句話里和他的問題有什麼關聯,神色疑惑地看著國木田。

    國木田繼續道︰“我告訴她,如果是想要養寵物狗的話,得要去寵物店,或者是去救助中心領養一只。”

    “然、然後呢……?”谷崎戰戰兢兢地問道,因為國木田的回答太過奇怪,他都不知道該從哪里開始說出自己的看法了。

    國木田沉默了一瞬。

    “然後,第二天放學回來的時候,她把果戈里給拖回了偵探社。”

    谷崎︰“……”

    “並且之後再也沒有提過想要養寵物狗的話題。”

    谷崎︰“……”

    “果戈里也就這麼糊里糊涂地被亂步先生……姑且算是被亂步先生領養了吧。”

    谷崎︰“……”

    在他們的身後,門口突然響起了風鈴踫撞的清脆聲響,有些厚重的玻璃門被人從外面推開,隨著風鈴聲一起響起的,是果戈里輕快明朗的說話聲。

    “為什麼人看見了貓咪就喜歡‘喵’?”白發的少年撐住了玻璃門,等著女孩也進來了,才收回了撐住門把的手。

    玻璃門在他們的身後合上,奈奈子一邊朝咖啡廳里面走,一邊慢吞吞地回答他︰“……因為喜歡‘汪’的是狗狗。”

    果戈里歪了歪腦袋,側過臉低頭看向奈奈子,語氣像是單純的詢問︰“汪?”

    奈奈子面無表情地直視前方,敷衍得像是用紙巾糊破窗︰“嗯,汪。”

    【正經人誰會對著貓咪“汪汪汪”啊。】

    奈奈子在心里想到。

    她爬上了高腳椅,一板一眼地對店長說道︰“一個草莓蛋糕,然後,打包一個巧克力蛋糕,謝謝。”

    “麻煩給我一份隻果軟糕~謝謝。”果戈里也在她的身邊坐下,笑眯眯地說道。

    後廚里傳來了侍者阿姨的應聲,沉穩儒雅的店長頷首微笑,不多時,就為他們一人多上了一杯加了蜂蜜的檸檬水。

    【……為什麼我們就沒有多送的甜品?】

    谷崎用眼神悄悄詢問自己的前輩。

    【你是小孩嗎?】

    國木田巍然不動地坐在自己的高腳椅上,同樣以眼神回答了他的問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成為亂步的女兒以後》,方便以後閱讀成為亂步的女兒以後第201章 間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成為亂步的女兒以後第201章 間幕並對成為亂步的女兒以後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