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番外六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畫七 本章︰第111章 番外六

    第111章

    日出月落, 窗間過馬。

    有些東西,從湫十那聲“要”落下起,便無形間發生了變化。

    例如, 素日蹤影難覓, 動輒十幾日不現身人前的魔尊總會迎著飄雪,踩著傍晚最後一抹天光踏進院門, 而屋里,往往燒著炭火,溫暖如春, 桌上的茶壺中, 是才煮開的當季新茶。

    每當這時,湫十總是會抬眸看看外面的天色,垂眼認真細致地將手里的書折出一個小小的角, 而後起身, 繞過案桌小幾, 在窗邊的小金爐里放上一種味道並不算好聞的碎木屑, 之後, 又拿著小銀剪去修小仙樹的枝丫。

    簌簌的響動聲中, 眉目儂麗,側臉清絕的男子無聲倚在屏風一側,看著那道小小的身影或站,或坐,安靜的,溫柔的。一看, 就是許久。

    說來令人費解, 年少時肆意打鬧, 雞飛狗跳的一對, 在歷經風浪後再續前緣,兩人間的相處之道,不是烈火烹油,火上添柴,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

    說生疏,有,說溫情,也有。

    他們就像一對已經生活在一起許久的夫婦,日子從指尖溜過,生活里沒什麼跌宕起伏,一雙眼楮能看到的,全是細枝末節。

    說不上好與不好。

    這確實不是三千年前,他們關于“以後”的幻想,卻已經是兩個飄零已久的人竭力所能抓住的所剩不多的溫暖。

    他們跋山涉水,重逢後,精疲力竭,做不到就此擦肩而過,無聲遠離,又不肯讓胸膛里的尖刺扎穿彼此,就只能以這樣笨拙而變扭的姿勢,背對背貼著,靠著,隔著一具身軀,在黑夜中無聲描摹對方的輪廓。

    錐心刻骨,耿耿于懷。

    ====

    然而,即使他們瞞得再好,這件事,也還是很快被身邊親近的人抽絲剝繭,連蒙帶猜般扯了出來。

    這日,伍斐三人拉著秦冬霖喝酒。

    湖中央,放眼望去,銀裝素裹,千里冰封,伍斐一句話沒說,連著給秦冬霖倒了三杯。

    “瞞得挺嚴實。”伍斐冷笑了聲,“啥也別說,先自罰賠罪。”

    從前脾氣就不好,墮魔之後更不好的男人聞言,挑了下眉,也沒多說什麼,瘦削的長指捏著酒盞,動作不疾不徐,哪怕一言不發,那張臉上,仍是一派風流,無端勾人。

    這些時日,應湫十懇求似的低語,秦冬霖很少在白日踏進那座院落的門,而到了夜里,即使是親兄長,也不會隨意進出妹妹的居所。

    這樣早出晚歸,東躲西藏的日子,僅僅只過了五天,秦冬霖便徹徹底底冷下了臉。

    “知道的,說魔君大人初心未變,鐘情不二,不知道的,還以為你也學起了風花雪月,金屋藏嬌這一套。”伍斐瞥了眼見了底的酒盞,像是徹底看不懂他這個人似的,說起了此行的正事︰“秦冬霖,我看不懂,我真不懂。”

    “你這算什麼,怎麼個意思?”

    秦冬霖清冷沉穩的視線掃過一臉凝重的伍斐,又轉過十分會裝模作樣的伍保 鈧章淶剿侮磊 砩稀br />
    一個是主城激流勇進的準城主,一個是聲名顯赫的魔君,自幼相識,生死之交,此時此刻,四目相視的一瞬間,卻分明有千萬種難言的情緒。

    在座都是聰明人,秦冬霖更是其中之最。伍斐的話一出口,他便知真正要問這話,該問這話的人是誰。

    伍斐及時的充當了中間的傳話筒,他頭疼地用扇骨抵了抵額心,看向秦冬霖︰“你和小十,你承不承認吧?”

    一句話,是疑問,也是試探。

    泱泱雪色中,秦冬霖下頜微抬,坦蕩應下︰“承認。”

    話音落下,三人中,有兩個閉了下眼。

    宋昀訶仰頭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而後看向秦冬霖,凝聲道︰“冬霖,小十如今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她帶著一時情緒說的話,當不了真。”

    伍斐也忍不住插嘴,道︰“小十喜歡黏著你,從小就這樣,你們親近些倒沒什麼,可真要再近一步——”

    “秦冬霖,你分析分析眼前的局勢,就知行與不行了。”

    不怪他們如此想,從前無數次,都是跟這差不多的開端。

    依稀記得,那時他們正年少,幾個人聚在一起,說這樣那樣的法寶千萬不能給那個小惹禍精,不然不出三天,鐵定出事,結果前腳才商量得好好的,後腳就有人倒了戈。

    問起來,秦冬霖臉色總是很臭,語氣也不好︰“她要,我有什麼辦法?”

    從前,她要,他總是會給。

    他們以為,這次也一樣。

    秦冬霖指腹壓在桌邊,半晌,道︰“我找的她。”

    迎著伍斐見鬼似的神情,他眼皮微掀,一字一句,穩穩入耳︰“我問她,還要不要在一起。”

    伍斐面對著那張無可挑剔的臉,那雙絲毫看不出玩笑意味的眼,徹底沒話說了。

    同為男人,同為條件優渥,心高氣傲的男人,即使是宋昀訶,也愣了一下,想,同樣的情況,若是換做他,他會如何。

    這不是個難回答的問題。

    宋昀訶心里很快有了答案。

    再續前緣,絕無可能。

    秦冬霖側首,透過飄飛的帷幔,看了眼湖面凍結的風光,幾乎能窺見他們內心的真實想法。

    狠話,誰不會說呢。

    若是從前,換做他身在局外,听人提起這樣的事,一句輕飄飄的“抹殺”說出口時,臉上的神情,必定也是理所應當。

    “你準備怎麼辦。”伍斐倒抽一口涼氣,拍了拍臉頰一側,問︰“就一直這麼養著?”

    無名無分,不明不白。

    說話間,宋昀訶也看了過來。

    “都什麼神情。”秦冬霖身子往後一靠,嘴角微提,便是一副懶散清貴的公子模樣,若不是額心處的魔紋太招搖,那副皮囊,甚至能將他那身不好招惹的臭脾氣掩蓋得滴水不漏,“佔人便宜的事,我不做。”

    他要什麼,從來坦蕩,磊落。

    不佔人便宜,那就是按常人的規矩來。

    成親。

    伍斐無聲吸了一口涼氣,身體驚得往後仰了仰,覺得眼前這事比和天族開戰還令人頭大。

    別的暫且不提,光是流岐山那邊,就是一座壓在頭上的大山。

    宋昀訶沉聲開口:“冬霖,此事,秦叔與阮姨絕無可能點頭。”

    自家妹妹做錯了事,在外受了苦,他作為親兄長,看一次,便心軟一次,這是親人,血濃于水,天性使然。

    可別人,責怪是真,憎惡也是真。

    秦冬霖與他對視,眼眸微垂時的模樣,仿佛在說:此事,根本無需任何人同意。

    他一向如此。

    宋昀訶凜聲提醒:“那是你父母。”

    “正因為他們是我父母。”秦冬霖掀了下眼皮,不疾不徐地道:“就更知道,我要什麼。”

    他要的東西,太簡單,太明顯,以至于總能被人一眼看穿。

    從前要手中的劍,身邊的人。

    後來,連劍都舍棄了。

    白雪簌簌,帷幔翻飛。

    亭內有一瞬的安靜。

    須臾,伍斐拍了下宋昀訶的肩,又扯了扯嘴角,將秦冬霖上下審視一遍,問:“好的壞的,全考慮到了?”

    秦冬霖懶洋洋地動了動長指,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真下定決心了?”伍斐又問。

    秦冬霖沒說話,舉杯和他踫了下。

    不然呢,他想。

    三千多個春秋,無數個日夜,那種催魂蝕骨的滋味,他難道還能咬牙捱第二回嗎。

    ===

    秦冬霖踏著夜色回西院的時候,湫十正怔怔地看著窗外,魔域的夜空曠,四處都是呼號的風聲,遠處幾盞燈火連上了天,像懸在半空的絲線。

    屋里燃著一點淡淡的木香,味道不好聞,一向挑剔的男人幾乎是剎那間皺起了眉。

    于此同時,窗邊的人回眸,月明珠皎潔的光暈下,她一頭青絲隨著動作搖蕩,那雙好看的杏花眼一點點亮起來。

    經年再見,秦冬霖不得不承認,宋湫十變了許多,聲音,樣貌,性格都不是記憶中的樣子,可唯獨這雙眼楮,水光瀲灩,彎起來燦若繁星。

    一如既往的勾人。

    湫十朝他走了幾步,很快,嗅到他一身濃烈的酒味,她抬眸看了他幾眼,半晌,輕聲道:“頭疼的話,要少喝點酒。”

    秦冬霖清冷的眼瞳里潮瀾四起,有那麼一瞬間,他幾乎是控制不住去想,溫聲軟語,關懷備至,這都是誰教她的。

    那三千年。

    那令人耿耿于懷的三千年,她和那人,是否說完了所有情話,做完了所有親昵的曖昧的事。

    他對自己說,別想了,折磨自己干嘛呢。

    然而,沒辦法不在意。

    湫十見他面色不好,便抿著唇不再說話,她又踱步回到窗邊,瘦弱的肩頭一點點耷拉下去。

    良久,秦冬霖走上前,從身後環住她的縴細腰身,氣息落在耳邊,存在感極強,他道:“被伍斐拉著喝了兩杯。”

    “下回,不喝了。”

    這樣的程度,于他而言,已算是示弱了。

    湫十唇角動了動,細若蚊吟地嗯了一聲。

    許是雪色太溫柔,又許是先前喝下去的酒催人微醺,秦冬霖下頜繃著,抵在她肩頭,有些話,不知怎麼就問出了口:“想沒想過我。”

    那麼多年,宋湫十,你想沒想過我。

    湫十呼吸停窒一瞬,良久,哽咽著道:“想。”

    無數個被人蠱惑,只能看著星辰思念故人的白日黑夜,她想的全是他。

    秦冬霖三個字,幾乎成了夢魘,每每從夢中驚醒,她擁被而坐,眨著眼淚流滿面。

    無聲之後,長久的壓抑流淌成另一種意亂情迷。

    秦冬霖唇瓣極涼,落到她柔嫩頸側的時候,卻總能引得她被灼燒般的縮一下。

    那一頭長長的發,在他懷里幾乎成了一灘水。

    他抱著她,行至床榻邊,清冷的黑色瞳孔中,沉著炸裂般的晦色。

    他俯身親了親她的額心,看著她纏著他,迷迷蒙蒙睜眼的樣子,聲音沙礫般微啞:“知道我是誰嗎?”

    這一刻,男人所有未曾宣之于口的嫉妒,忍耐,克制,避無可避般攤開在人前。

    “知道。”湫十臉色是被滋潤的嫣紅,聲音里卻透著克制不住的哭腔,她拉著他的衣袖,像從前一樣,重復著道:“我知道。”

    秦冬霖額心驀的跳了一下,他忍無可忍般抬起了她的腿。

    下一刻,湫十仰著脖頸,嗚的哭出了聲。

    黑暗中,秦冬霖瞳孔微縮,身體由里到外,徹徹底底僵硬下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回到反派黑化前》,方便以後閱讀回到反派黑化前第111章 番外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回到反派黑化前第111章 番外六並對回到反派黑化前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