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第 198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河自西 本章︰第198章 第 198 章

    198

    裴澤弼和葉一柏陪老爺子一起吃了午飯, 兩人的關系在葉一柏收下那支勃朗寧後就算是在老爺子這邊過了明路了。

    老爺子在葉一柏離開前還試探性地問兩人要不要過夜,那模樣讓裴大處長都少見地鬧了個大紅臉。

    老爺子本應該在這個月底離開的,但是由于葉一柏和裴澤弼兩人的關系, 老爺子認為出于對葉家的尊重, 等到葉醫生向他母親坦白的時候, 他這個長輩還是出面比較好, 于是面對金陵方面的催促, 老爺子中氣十足地在電話里吼,“老子我前天才剛從醫院里出來, 命都快沒了,我老頭子沒剩多少日子好活了, 想跟我唯一的親人一起過個春節怎麼了!你們不是要學西方嘛!去問問那些洋人, 人道主義怎麼寫!”老爺子霸氣地掛斷了電話。

    葉一柏一直沒想好該怎麼和張素娥開口,不過他現在也顧不上想這些, 因為楊東的手術要開始了。

    楊東的手術延期了一個多禮拜,在五次模擬和心理輔導後,小家伙終于能在模擬中安靜地配合手術了。

    “因為術前要禁食10-12個小時左右, 考慮到患者是孩子且手術時間持續得會比較長, 我們和原先明天上午第一台手術的病人商量, 將楊東的手術安排在明天早上7點, 病人家屬也提前做好準備。”葉一柏在楊東的病房里對魏如雪等病人家屬說道。

    魏如雪連連點頭,“好的好的, 謝謝葉醫生,謝謝您。”

    在這接近兩個星期的準備時間里, 魏如雪親眼看著濟合的醫生護士一次次為楊東進行心理疏導, 一次次配合模擬手術, 剛開始兩次她是隔著玻璃看著的, 護士小姑娘一直彎腰在手術床邊一點點安撫,後來直接蹲著,坐著,一直持續幾個小時。

    還有葉一柏,小孩子最是通透,別人對自己是好是壞,是真心還是假意,他們能感覺得到,楊東有一天偷偷躲在魏如雪的懷里告訴她他喜歡葉醫生。

    魏如雪的心情經歷了從復雜到只剩下感激的變化,就算是楊成新對著葉一柏也說不出一句不好的話,他甚至暗自下定決心,等這次手術結束後,他做中間人讓妹妹接受張素娥和葉一柏他們。

    “不用客氣,我理解你們病人家屬的心情,有時候等待的時間比真正做手術的時候還要煎熬,不過真正手術和模擬還是不一樣的,這需要強大的毅力和自制力,小家伙,加油。”葉一柏笑著看向楊東。

    楊東羞澀地紅了臉,將臉埋進了魏如雪的懷里。

    “葉醫生。”沈娜領著肯恩從病房另一邊走過來。

    葉一柏低頭看向用亮晶晶眼楮看著自己的肯恩,笑道︰“今天出院?”

    沈娜點點頭,“是啊,我先生去辦出院手續了,我真的沒想到能有這一天。”沈娜一邊說一邊笑著,眼眶微微還有些紅。

    “媽媽,別難過,我很好的。”肯恩踮起腳來想要去擦沈娜的眼角,但是他太矮了,葉一柏將手里的病歷本遞給一旁的勞拉,自己蹲下身去將肯恩抱起來,“謝謝葉醫生。”小家伙的聲音還有一絲絲沙啞,但說話的音量已經和正常人交流時差不多了。

    在葉一柏的幫助下,肯恩成功幫媽媽擦了擦眼角。

    沈娜紅著眼眶瞪了自己兒子一眼,“媽媽沒哭。”

    肯恩奇怪地歪了歪頭,看看自己的指肚,確實是干的,奇怪,那眼楮為什麼會紅呢。

    “葉醫生,您改變了肯恩和我們一家的一生,真的,對您來說或許只是一次再普通不過的工作,但是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真的,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對您的感激之情。”沈娜的情緒有些激動。

    肯恩看著媽媽越來越紅的眼眶和即將落下來的眼淚,輕輕伏在葉一柏耳邊說道︰“葉醫生,您看,媽媽騙人,她真的哭了。”

    小孩子天真的語言一下子打破了病房里稍顯壓抑的氣氛,沈娜無奈地看著自己兒子,肯恩低低地笑出聲來。

    嗯,沒錯,是笑出聲來。

    龐德先生辦好了出院手續走進病房門的時候就听到了兒子還帶著一絲沙啞的笑聲,他眼眶也有些酸酸的,不過他很快調整過來,快步向妻子和兒子走來。

    “葉醫生,娜,別哭,應該笑的。”龐德先生上前抱了抱妻子。

    “嗯,不哭,我開心。”

    肯恩在手術後第五天就已經能說話能笑出聲了,當肯恩第一次笑出聲來的時候,沈娜激動地喊得整個一樓走廊都听見了,葉一柏當時候剛走完一台手術走進救護中心,然後迎接他的就是一個激動的擁抱,好在龐德先生就在身邊。

    “肯恩的聲音還有些沙啞,這是因為做過氣管切開手術的緣故,隨著時間過去會慢慢恢復的,回到家還是一樣,吃清淡的食物,如果家里有人吸煙,不要當著病人吸,還有最近最好不要感冒,氣管切開過,雖然恢復得不錯,但是要是劇烈咳嗽,還是不好的。”

    龐德夫婦連連點頭,又說了好幾次感謝的話。相處了小半個月,而且都是母親,魏如雪和沈娜的關系處得不錯,龐德夫婦出院的時候,魏如雪和楊家的佣人也一起幫忙他們拿東西,葉一柏蹲下來將肯恩放回到地上,肯恩趁著葉一柏不注意,飛快地親了一下葉醫生的臉頰。

    葉一柏當即就是一呆,隨即病房里傳出成人們爽朗的笑聲。

    喬娜笑道︰“這都第幾個了,幸好是肯恩是個小男孩,不然葉醫生的小女朋友恐怕都要打起來了。”

    在大人們說笑的時候,到了地上的小肯恩跑到了楊東床邊,“明天你要手術了,不要怕,那些白大褂很好的,一點都不疼。”

    小家伙和小家伙之間顯然更容易互相信任,楊東將毛茸茸的腦袋轉向肯恩,“我、還是、有點、害怕的,一點點。”他在病床上微微蜷縮起身子。

    肯恩踮起腳來學著葉一柏當初對他的一樣揉了揉楊東的腦袋,“不怕,就睡一覺,你看看我。”他努力再踮得高一點讓楊東看他脖子上的傷口,“一點都不疼了。”

    楊東的腦袋又湊近了點,“能、摸摸、嗎?”

    肯恩點頭,“摸吧。”

    楊東小心翼翼地伸出小胖手,飛快地摸了一下肯恩的傷口,傷口的痂都掉的差不多了,變成了深色的長長的一道,葉一柏的縫合技術很好,傷口幾乎沒有凹凸不平的現象。

    “肯恩,走了。”

    “好,就來。”小肯恩回了母親一句,隨後再次重復道︰“真的,不要怕,相信那些穿白大褂的叔叔和阿姨。”

    楊東看著肯恩,用力地點了點頭。

    肯恩一家人離開後,葉一柏又在病房門口簡單地和魏如雪等人解釋了一下明天楊東要做的手術,“雖然叫大腦半球切除術,但在實際操作中,我會只做功能上的完全切除,也就是只切除中央區、顳葉、海馬等,其他譬如前額葉、後頂枕葉,我們只會切斷它們和腦干的聯系,孤立保留它們但並不切除,胼胝體也一樣,完全切開但會保留。”

    葉一柏在病歷本北面畫了一個大腦解刨圖,向魏如雪他們仔細解釋著,“這樣可以最大程度地減少後遺癥的產生,因為涉及術中喚醒,手術具體時間我這邊也不好說,如果非常順利的話,術中時間應該能控制在五個小時左右,加上前後麻醉,六個小時,但是如果術中喚醒有波折,那麼時間就會相應延長,不過你們放心,還是那句話,我們會竭盡全力,還有什麼其他問題嗎?”葉一柏道。

    魏如雪搖頭,“沒有了,葉醫生,你們說得很仔細。”

    葉一柏點點頭,將筆插回自己的上衣口袋,“因為明天時間很早,有些術前告知之類的單子等下會提前簽掉,還有其他注意事項,護士們都會再跟你們確認一遍,病人和家屬今天都早點休息,還要做好病人的安撫工作,家人的關心和陪伴是誰都代替不了的。”

    魏如雪連連點頭。

    葉一柏說完,對魏如雪笑笑,轉身離開。

    楊東作為楊成新和魏如雪唯一的兒子,他的手術自然牽動了不少人的心,楊素新那邊早早就收到了葉芳給她發的電報,只是她誰也沒說。

    她不明白,僅僅不到半年的時間,事情怎麼就會變成這樣了。

    自從斷肢再植的報道出來後,葉家人通過各個渠道確定了這位報紙上的葉醫生就是葉一柏,葉家老太太就又把葉一柏掛在了嘴邊上,直說他不愧是葉家的長孫,有出息,放出話來要讓張素娥和她的一兒一女都回來參加今年的祭祖。

    這讓楊素新無法接受,這麼多年了,好不容易把張素娥和她的一兒一女打發得遠遠的,好不容易現在杭城里幾乎沒有人會提起葉一柏這個葉家長子了,但張素娥他們一回來,她這麼些年的功夫就完全白費了。

    一個大醫生,一個大明星,等他們回來,還有兆麟和芳兒什麼事,楊素新不明白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和葉廣言是自由戀愛,她從小好強,父親是最早一批的留學生,和當今許多有名望的士紳都是同學,雖說父母走得早,但他哥哥爭氣,憑借老一輩留下來的人脈早早就成了杭城的實權官員,她也從小沒受什麼苦。

    從啟蒙到大學,她向來是女子中最優秀最引人注目的那一個,但是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她錯了嗎?自由戀愛,結婚,她從來沒有把那個舊時代的婦女看在眼里,她甚至願意看在她為葉廣言生了一個女兒的份上沒有讓葉家將她送走,而是讓她在院子里好好過自己的日子。

    然而她小看了那個女人,又高看了葉廣言和她之間的感情,當那個男孩出生的時候,楊素新整個世界都好似崩塌了,她開始學著像內宅女子一樣算計,打壓,無數次後悔沒有听家里人的話讓葉家將那個女人遠遠送走。

    那個男孩出生後到兆麟出生前,那段日子是她最難熬的日子,這種日子又要開始了嗎?楊素新看著葉芳發回來的電報,眼神有些茫然,這一次怎麼斗?葉一柏居然是她佷子的主治醫生,是唯一可以治療她佷子智力發育遲緩毛病的醫生,這算什麼?

    如果手術成功,那她或許連最大的依仗都要失去了,但若是手術失敗,那她的佷子就得遭殃,這世界,真好笑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方便以後閱讀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第198章 第 198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第198章 第 198 章並對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