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第 200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大河自西 本章︰第200章 第 200 章

    200

    “媽、媽, 媽媽。”楊東看著床邊走來走去完全被手術服包裹只露出兩只眼楮的醫生護士們,臉上露出一絲慌亂來。

    莉莉這時候落下自己臉上的口罩對楊東比了個“噓”的手勢,她左看看右看看, 隨後偷偷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小的剛好能被一個小孩手掌可以握住的小球遞給楊東。

    楊東的注意力立刻被小球吸引了, 當然同時被小球注意力吸引的還有葉一柏。

    手術室里的一切都瞞不過葉醫生的眼楮,這是前世和葉一柏搭檔的醫生經常說的話, 到了現在,這句話仍然適用, 葉一柏用詢問的目光看向莉莉,在他看來, 莉莉或許專業技能還有待加強, 但絕對是一個遵守規則的護士。

    “我消過毒的,消過五遍, 保證無菌。”莉莉立刻道。

    葉一柏看著楊東的注意力被小球吸引,面上的緊張和無措也消減了不少,對著莉莉點了點頭。

    莉莉長舒了一口氣, 拍拍自己的胸口, 輕聲說道︰“謝謝葉醫生。”

    亨利已經把麻醉劑準備好, “建立靜脈通道。”

    甦珊快速上前,抓過楊東的小胖手, 在楊東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 拔針插入,一氣呵成。

    楊東有些愣愣地看著自己瞬間被黏上膠帶的手, 捏了捏自己另一只手上的小球, 空氣和球的橡膠壁摩擦, 發出好似小鴨叫的聲響。

    隨即他耳邊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 “好了楊東, 好好睡一覺。”

    楊東看了一眼媽媽說他應該叫哥哥的人,然後逐漸失去了意識。

    “插管完畢。”亨利十分熟練地完成插管,看到監護儀中楊東的心跳和血壓都恢復了正常,對葉一柏比了個OK的手勢。

    幾個護士迅速將楊東身體調整到適合做手術的姿勢,同時用頭架將他的頭固定。

    三十年代的頭架顯然沒有九十年後的那麼方便,它無法非常自然地放大放小契合每個人的頭顱,楊東的頭太小了,使得甦珊不得不塞了很多無菌布進去。

    葉一柏用紫藥水在楊東頭顱上定了位,因為是大腦半球切除手術,即使是改良版,需要的切口也很大,用紫藥水畫出的U形切口幾乎覆蓋了半個頭顱。

    “刀口這麼大?”王茂喃喃道。

    “皮瓣切口大,骨瓣能相對小一點,到胼胝體嘴部就行,能接近額葉。”葉一柏一邊向王茂解釋一點對甦珊點點頭。

    于是甦珊手里巨大的無菌藍布將楊東這個人都蓋了起來,只剪開比紫藥水定位的切口稍大的洞,無影燈照在上面,碘酒的黃色和紫藥水的紫色顯得格外醒目。

    “開始手術。”

    早上時間7:28分,楊東的大腦半球切除術正式開始。

    半球手術需要最大範圍的腦皮層暴露,所以切口非常大,葉一柏手上的手術刀嚴格按照紫藥水定位在頭皮上滑動。

    “沖洗。”葉一柏向前下方翻起皮瓣,同時夾起棉花止血。

    “頭皮夾。”藍色的頭皮夾就像小女孩的發卡一樣圍繞楊東的頭皮整整夾了一圈。

    電鑽和顱骨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莉莉覺得這種聲音比尖銳的磨牙聲更令人難受,她的後牙根緊緊咬著,強忍住了想要打架的沖動。

    “銑刀。”

    骨頭碎裂的聲音在安靜的手術室里顯得格外明顯,甦珊面無表情地看著葉一柏兩只沾滿血的手套拿著銑刀游離骨瓣。

    骨瓣被慢慢掀開來,然而骨瓣掀到一半的時候,一股子血流倏忽從骨瓣下涌出,在場白大褂的心中就是一凜。

    “電凝器。”

    葉一柏停止了繼續掀開骨瓣的動作,而是讓理查懸吊這骨瓣,自己用電凝器快速灼燒腦膜中的動脈,“剪刀,小號。”利落地將灼燒後的動脈剪刀,將剪刀遞還給甦珊。

    “繼續。”他對理查說得。

    理查點頭再次慢慢往上掀骨瓣,這次很順利地掀了開去,王茂不用葉一柏提醒,早已準備好骨蠟在骨瓣邊緣處涂抹,隨後他將明膠海綿剪成長條狀,墊在骨瓣邊緣的下方。

    “沖洗。”

    生理鹽水沖過手術野,帶走了骨瓣打開後大腦皮層表面的血漿,葉一柏稍稍側頭,勞拉迅速上前幫他擦汗。

    “卡特醫生還沒來嗎?”葉一柏問勞拉。

    勞拉抬頭看了看手術室牆上的表,開口道︰“我術前跟卡特醫生確認過,他說他遇上了一個難纏的病人,如果到了腦電圖階段他還沒有來,就讓葉醫生您不用等他了。”

    葉一柏點點頭,腦電圖機器早就已經調試好了,莉莉推著並不小巧的機器過來。

    和上次一樣,將皮質電極和深電極置入,他必須按照腦電圖結果考慮最終保留多少額葉和頂枕葉。

    古老的腦電圖儀器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約莫半個小時左右,結果出爐。

    “能保留的部分不多,而且致癲灶在功能區,可能需要多次喚醒。”葉一柏看著結果,眉頭微皺。

    亨利和莉莉的神經立刻緊繃了起來,術中喚醒最緊張的就是他們兩個,亨利擔心麻醉劑量掌握得不好,而莉莉擔心自己安撫不住楊東。

    葉一柏約莫思考了十分鐘,抬頭對亨利道︰“準備喚醒。”

    人的書寫中樞在額中回後部,葉一柏需要從額中回進入側腦室額角,從而來切斷內囊以及放射冠縴維,雖說葉一柏對于從額中回入路還是有把握的,但為保險起見,還是喚醒更加合適。

    亨利點點頭,調整了麻醉劑用量。

    這十五分鐘似乎過得分外緩慢起來,莉莉早早就蹲下鑽到了藍布里面,雖說她也可以等楊東醒來再進行安撫和互動,但是莉莉不想楊東一睜眼看到的是一片黑暗護著是藍乎乎的冰冷的無菌布。

    楊東的眼瞼動了動,意識慢慢甦醒,他听到耳邊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他緩緩睜開了眼楮,入目的是那張熟悉的笑臉,還有那只他失去意識前還捏在手里的小球,此時球已經在那個叫莉莉的護士手中了。

    楊東下意識想要動作,但是他發現自己的頭似乎被什麼東西固定住了不能動。

    “楊東,不要動哦,我們現在在手術,還記得我們之前聯系的嗎?我們都是木頭人,誰動誰是小黃狗。”

    莉莉學華國小孩的游戲並不容易,但是當她知道華國小孩之間就有“一二三木頭人”的游戲的時候,她是幾乎是雀躍地就加入到了旁邊小朋友的游戲中,頂著小家伙們“這個姐姐是不是有病”的目光,硬生生把游戲規則和方式給背了下來。

    楊東眨眨眼,隨即立刻不動了。

    “現在我繼續手術。”葉一柏道。

    莉莉下意識地點點頭,想要回應葉一柏,但這時候楊東卻輕輕笑出聲來,是了,按照游戲規則,他贏了。

    莉莉︰……

    “我現在手術刀將進入額中回,關注病人書寫中樞。”葉一柏說著,手術刀從額中回慢慢進入。

    “楊東,我們寫個一字好嗎?”

    楊東的手配合地在莉莉的手心寫下一個一。

    “那復雜點的會不會寫,我們來寫楊東你的名字好不好?”

    楊東眨了眨眼,他還不會寫自己的名字呢。

    “好吧,你的名字我也不會寫,那我們來個簡單的……”

    葉一柏口罩下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來,他繼續手上的動作,血紅色的組織一層層被撥開,他小心地切斷內囊以及放射冠縴維。

    順著側腦室向後延伸到緣上回,再轉向顳角,葉一柏做完了皮質切除,接下去就是要切除額蓋和顳蓋以暴露腦島了,額葉和顳葉的某些區域與語言區有關,如果不小心損傷就會出現開顱手術典型的後遺癥,失語癥。

    “我現在要切除額蓋和顳蓋,注意患者語言功能。”

    莉莉聞言,對著楊東笑道︰“楊東,還記得我們上次唱過的歌嗎?再一起唱一遍好不好。我打拍子,一二三……”

    “雪花飛,飛滿地,黃狗看見心歡喜,麻雀看見一肚氣……”

    莉莉怪里怪調的語調加上小孩磕磕巴巴的童音,兩人都怪異得很,但偏偏旋律卻是對的,音樂聲在手術室里回響,一眾白大褂們嚴肅的神情都好似柔和了不少。

    “抽吸。”

    “換一副手套。”夏天天氣太熱,葉一柏的手心出了不少汗,他用無菌巾擦了擦,讓勞拉換了一副手套。

    切除島葉皮質,保留基地的神經節,隨即他打開左側腦室的顳角。

    手術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小孩子的耐性是極其有限的,這並不是他們本身不想配合,而是其生理原因造成的,楊東明顯開始煩躁起來,他能感覺到自己頭部的拉扯感。

    似乎有什麼冰冷的東西在他的腦子里打轉,他的手開始不耐煩地擺動。

    “不要動。”葉一柏嚴肅道。

    “楊東,我們繼續一二三木頭人,輸的人請吃冰棍好不好?”

    然而這回“一二三木頭人”的游戲並沒有安撫好楊東,他開始想要挪動身子,“媽……媽媽,我、要、媽、媽。”

    手術刀踫撞的聲響有一種尖銳而冰冷的感覺,使得小孩的不安達到了頂峰,“啊啊啊!”他開始大叫哭嚎起來,“我、媽媽!”

    這種情況下,葉一柏已經完全不能再繼續手術了。

    “葉醫生,要鎮定劑嗎?”

    葉一柏將手術刀遞還給甦珊,他眉頭緊皺,“等一等,看能不能安撫下來,不行的話再麻醉,我們停一會,等二次喚醒。”

    亨利點點頭,表示明白。

    而此時手術床底的莉莉已然急得汗都冒出來了,“楊東,楊東,這個球給你好不好?乖,我們不要動。”

    莉莉將手中的求遞給楊東,楊東狠狠將球摔在地上,橡膠球和地面踫撞發出“砰”的聲響,並不大,但卻讓白大褂們眉頭緊皺。

    “我、要、媽、媽!”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方便以後閱讀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第200章 第 200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第200章 第 200 章並對外科醫生穿成民國小可憐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