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合歡宗女主角(19)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公子永安 本章︰第171章 合歡宗女主角(19)

    171、合歡宗女主角(19)

    請用您強大鈔能力疼愛晉江正版君!

    許粒半張臉被陰影吞沒, 他乖順垂下細長的睫毛。

    沒有反抗。

    範西德沒有想到,緋紅沖他豎中指。

    囂張又張揚。

    “嘩——”

    汽車飆射而去。

    範西德被甩了一車屁股尾氣。

    “見鬼!他們是瘋了!”

    男人原地跳腳,咒罵不已。

    橙黃的車燈魯莽沖進了布魯日運河。

    啪嗒一聲, 許粒彈開了自己的安全帶, 他從主駕駛位上跳下來, 繞到另一邊,在緋紅還詫異的目光中, 強行拖著她下車。

    “怎麼——”

    緋紅還沒問出口,便落入了少年炙熱擁抱。

    在沒有唱詩班巡演的夜晚, 街市也籠上了一層煙霧般的寂靜, 而呼吸聲愈發激烈明顯。

    許粒將她按在在胸口,手掌壓著頸後那塊肌膚, 指縫溢出松軟豐沛的絨毛。他的感情早已滿蓄, 猶如一道危險船閘。

    當她不惜一切代價, 帶他出逃莊園,那道閘就轟的一聲, 炸得粉碎, 所有防護都被摧毀了。

    洪水滔天, 愛欲漫灌。

    緋紅幾乎融化在這一面淡奶油色的教堂牆壁里。

    “嗡——”

    手機震動。

    緋紅滑開拉鏈,取出手機, 薄薄的光映在她臉上。

    看清內容之後, 她笑了。

    許粒有些暴躁,又有些委屈, “看什麼手機, 老子不好看嗎,你能不能尊重老子?!”

    緋紅眼波流轉,動搖風雲。

    “你有本事, 就勾引我呀,看看是手機重要還是你重要。”

    許粒︰“……?!”

    啊擦。

    這不能忍!

    緋紅回復短信,在許粒的搗亂下,斷斷續續打了一行字,整整花了她二十分鐘。

    燈火倒影在藍河里,滿樹開出繁花。

    許粒抱起她雙腿架著。

    中途路人經過,投以詫異驚奇的目光。

    許粒不理,事後回想起來,恨不得把頭埋進地磚里。

    他怎麼像小孩一樣啊他。

    “頂風作案,膽兒挺大。”

    緋紅從煙盒里磕出一支煙,咬在嘴里,斜睨他。

    許粒乖覺奉上打火機,給她點完火之後,繼續埋頭當一頭全身紅透的漂亮鴕鳥。

    緋紅意味不明哼笑。

    兩人沒有立即返回車上,而是沿著運河行走,偶爾窺見一兩抹月光,那是睡在水面的天鵝。許粒看著面前的女人,光影迷離了她的姿態,如同一座纏綿禁忌的迷宮,你永遠都不知道終點。

    而許粒這一次想主動討要鑰匙。

    他快走數步,從後頭一把抱住女人的腰。

    緋紅嗯了一聲。

    “癢。”

    少年的臉又紅了,他鼓足勇氣,磕磕巴巴地說,“你知道嗎,布魯日在古荷蘭語有,有橋梁的意思,同時也是弗拉芒藝術的中心,嗯,弗拉芒畫派從十四世紀延續到十七世紀……著名作品有《花環》,筆觸細膩敏感……”

    緋紅笑,“燃燃弟弟,你是想告白,還是想背書?”

    弟弟被她戳穿心思,惱羞成怒,“你閉嘴,你听老子講完行不行!”

    “行,您繼續,我听著呢。”

    她搖晃著珍珠耳環。

    還能怎麼繼續?

    少年對她無可奈何,他爬了爬頭發,索性破罐子破摔,“老子的話就撂著了,老子要成為本世紀最偉大的畫家之一,你就是最偉大的畫家的繆斯,全世界都會記住你!”

    緋紅撢著煙灰,戲謔,“想畫我裸體直說,拐彎抹角真不至于。”

    許粒︰“!!!”

    他氣急敗壞吼她。

    “你放屁!老子不是那種人!!!”

    緋紅笑嘻嘻伸手,環住少年的脖子。

    “姐姐同意了。”

    也不知她同意的是前者還是後者,許粒耳朵炸紅,更不敢問她細節。

    他用力抱緊她,想記住她骨骼嵌入皮膚的感覺。

    緋紅攀著弟弟的脖頸,她指尖一揚,又散漫至極抽了口煙。

    “呼——”

    她送出白霧,模糊了面容的真實情態。

    緋紅前腳剛回國,後腳輿論就爆炸了。

    範氏奢豪的家族宴會非但沒有讓她結交到人脈,反而不理智惹怒了伊蓮夫人,把自己送上了身敗名裂的風口浪尖,公司和她都在加速滅亡。

    緋紅抵押了她最後一棟別墅。

    新主人要清空所有家具。

    對,新主人是夏依依。

    可謂是冤家路窄了。

    夏依依穿著一條甜美飄逸的絲質連衣裙,她撫摸頭發,晃動著手指的鑽戒,“本來也沒打算這麼早搬過來的。”她對著緋紅露出了淑女般的笑容,“但西德為了跟我結婚,決定在這邊定居了,只好麻煩你,今天辛苦一點搬出來。”

    範西德追著緋紅到了華夏,屢次不得手,漸生惱怒。

    醉酒後,男人踫上了夏依依。

    在戚厭的推波助瀾下,兩人順理成章走到了一起。

    緋紅最後的依靠被戚厭硬生生拆開了。

    夏依依成功撿漏。

    “喂,你說話就說話,離老子姐姐這麼近干什麼。”

    許粒提著行李箱出來,語氣不善。

    夏依依頓時不是滋味。

    金緋紅都落魄成這個樣子了,怎麼還會有美少年瞎眼跟著她啊。

    夏依依是見過許粒的,他是聲名鵲起的畫壇新秀,上次一副名為《殉情的虹》拍出了千萬高價,又因為本人容貌精致到失真,被全網瘋狂追捧,稱他是瓷器一般性冷感的天才

    171、合歡宗女主角(19)

    畫家。

    “等久了吧?”

    許粒給她收拾了貼身衣物。

    緋紅則是倒不在意,她隨意坐在沙發上,膝蓋立著一座紅色積木神廟。她最近對積木瘋狂著迷,拼湊速度直線上升,現在半個小時竟能拼湊四分之一了。

    她越來越快,動作行雲流水般悅目。

    夏依依只覺得她玩物喪志。

    “收拾好了,那就走吧。”緋紅什麼也沒拿,五指叉開,穩穩頂起了神廟,嘴角噙著一抹笑,仿佛是護送什麼了不起的珍寶。

    夏依依咕噥,“瘋了吧。”

    那積木才值多少錢啊。

    許粒的口吻冰冷,“會說話嗎?”

    夏依依不服氣,“我勸你帶她去看心理醫生,她分明就不正常了——”

    許粒嗓子眼冒著火,“你他媽想死是吧?!”

    “啪——”

    神廟一塊積木掉了。

    緋紅毫無預兆地崩潰,“掉了,掉了……”

    許粒心疼不已,連忙撿起來,“在這,在這兒,姐姐不哭,沒掉,它在這。”

    在這種情況下,許粒半分眼神都不想施舍給夏依依,他把緋紅抱上了車,邊走邊哄,“家里邊還有很多神殿,咱們回去慢慢拼好不好?”

    緋紅的心情平復,爬到他膝上,“你是我的上帝嗎。”

    “老子不是。”

    許粒與她額抵額。

    “上帝是你。”

    所有人都覺得緋紅瘋了,她會成為他的拖累,勸他放棄。

    許粒不覺得,也不願放棄。

    她被戚厭逼得公司瀕臨破產,又為了他得罪伊蓮夫人,背腹受敵,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她如此強大,只需要一點時間恢復。

    如果恢復不了……

    那他就一輩子哄著他的上帝。

    許粒小心翼翼呵護著她,但阻止不了緋紅被清算的命運。

    三月份,西島集團負責人踏足紅鷺鷥酒業公司,他們決定提前收取對賭果實,清算董事會。當時許粒正在辦公室,接了內線電話後,表情降至冰點。

    他對女秘書說,“你看著姐姐,我去會會他們。”

    女秘書心道,還是來了。

    可是許粒是天才畫家,卻不是頂級投資天才,他為了維持紅鷺鷥運營,已經三個月沒有在四點前入睡了。

    女秘書還沒回答,緋紅揚起頭,抓著手中積木,噘嘴,“我也要去。”

    許粒拿出了哄小孩子耐心。

    “姐姐乖,我去辦事,等下跟你玩,好不好。”

    “弟弟不乖。”

    她啪的一下,抽打積木,掌心滿是紅印。

    許粒心疼,只得把人帶上了。

    交談地點安排在一處寬敞的會議室,紅鷺鷥高層盡數到齊,他們忐忑不安迎接這一場動蕩。

    首席瘋了,成天像小孩般玩耍,接替重任的,又是一個專業不對口的少年畫家,他們也算是走到頭了。看見西島集團的來人,大家心思紛紛活絡起來,爭取給新東家留個好印象。

    戚厭覷著了被天才畫家保護的女人,她的眼珠比玻璃珠還通透,胸前捧著一座半完成的積木神廟。

    神態天真。

    他伸手去捏她下巴,被許粒凶猛撞開,“……滾。你不配踫她。”

    戚厭慢條斯理收回手,扯出涼薄笑容,“許粒,你親手送我,或者被我搶,結果都是一樣的,而前者能避免很多沖突。”

    許粒冷笑。

    戚厭偏頭,對西島集團負責人之一的範西德說,“可以開始了。”

    許粒皺眉,“等等,你在這里干什麼?你又不是西島集團的——”

    他突然消聲。

    許粒意識到了,他猛地拽起戚厭的衣領,“你他媽的是故意的?西島集團也是你放出來的誘餌?!”

    範西德沒吭聲。

    從一開始,他的合作對象就不是緋紅,而是她的可怕對手,這個男人是厚黑學代表,城府深厚,心狠手辣。戚厭從少年手里抽出自己的衣領,淡淡道,“成王敗寇,兵不厭詐,我早說了,她玩不過我,是她偏要自取滅亡。”

    眾人同情看向緋紅。

    可不是,被整得半死不活的,還瘋了,成天抱著玩具。他們正這麼想著,女人捻起一塊鮮紅積木,嵌在神廟的尖頂,宛如照耀的寶石。

    完成了。

    從塔門到庭院,從廊柱到穹頂,細細密密的積木組成了一座栩栩如生的殷紅神廟。

    只是……太紅了。

    血河一樣流淌著。

    他們升起一種不舒服的感覺。

    血紅神廟橫在女人的胸脯之間,宛若某種邪異。

    “你們來得好慢。”女人抱怨著,“我都拼了一屋子的積木了,快生理性反胃了。”

    眾人神情錯愕。

    範西德張嘴,“你是真瘋還是假瘋?”

    戚厭眯眼。

    不對。

    “噗哈哈哈——”

    緋紅拍桌狂笑。

    “你覺得呢?”

    滴滴。

    手機瘋狂震動。

    範西德心不在焉抽出一看,頓時失聲尖叫,嚇到癱牆。

    “這不可能!”

    他西島家族輝煌了四代,怎麼可能被反收購了!

    秘書則是神情驚駭,整個人都傻掉了,“戚,戚董,我們對沖基金……”

    爆倉了。

    緋紅手掌一揚, 的一聲,那座她千辛萬苦拼好的神廟跌落在地。

    嘩啦啦,積木全散架了。

    她親自毀了它。

    神廟散在緋紅的腳下,她渾身散發著一種興奮至死的愉悅氣息。

    “心肝們,爽不爽,祭日快樂呀。”

    “依依,

    171、合歡宗女主角(19)

    你怎麼來了?”

    中年大媽把人拉到樓梯間,小聲地說,“戚董知道嗎?你偷偷過來,他生氣了怎麼辦?”

    緋紅饒有興致听著牆角。

    來的人是男主的新歡,夏依依。

    當年金父干掉男主他爸後,良心隱隱作痛,就把孤兒寡母接過來養,女人生病死了,孩子就寄人籬下。

    戚厭成了金大小姐的可憐小跟班。

    夏依依是金家佣人的女兒,對男主噓寒問暖的,等他一朝發達了,她也就雞犬升天,被戚厭包裝成了一個千金小姐,豪宅住著,豪車開著,就差一個戚夫人的名號了。

    神奇的是,她媽仍然干著佣人的工作,並且自告奮勇過來“照顧”緋紅。

    這“金屋藏嬌”的消息可不就傳出去了?

    “媽,你放心,小厭他對我可好了,不會生氣的。”夏依依臉紅地說。

    “不過,我不能讓他繼續犯錯下去了。”夏依依捏著拳頭,“雖然我也很討厭金緋紅,但是,他綁架人是不對的,我要放她出去,讓她有多遠滾多遠,我希望這個害人精,不要再來打擾我和小厭的幸福生活了。”

    害人精從拐角走出,給她鼓起了掌。

    “沒錯!只要人人獻出一點愛,世界就會充滿愛!夏小姐,謝謝你,那我可以走吧?”

    緋紅沖著她微笑。

    “能施舍點打車錢嗎?”

    系統︰‘啊這,向女配要錢……你能要點臉嗎?’

    緋紅︰‘臉能讓我不用走路到市區嗎?’

    夏依依只是普通姿色,放到人群里都找不到的那種,冷不防見了緋紅這樣的天生尤物,那奪目的光艷令她自行慚愧。

    她顫抖著手,掏出自己的錢包,給了她一疊現金。

    “給你!都給你!……滾吧!別再回來了!”

    緋紅沒客氣,“謝謝您,祝您生活永遠愉快。”

    而下一刻她的手腕被人捏著,鈔票紛紛揚揚地散落,“伸手要錢……你是乞丐嗎?你還有沒有點廉恥?”

    “小、小厭!我……”

    夏依依緊張無措捏著衣角。

    “你跟我過來。”

    戚厭就像是踫到了什麼髒玩意,甩開了緋紅的手。

    夏依依小媳婦般跟了過去。

    “ ——”

    房間的門被緊緊閉上。

    緋紅就站在門邊,還貼上耳朵,見夏依依她媽還愣著,她快活地招手。

    “來啊,一起听牆角啊。”

    夏依依她媽顯然懼怕戚厭,跑個沒影了。

    緋紅听見里頭有哭泣聲。

    戚厭︰“為什麼要瞞著我來這里?”

    夏依依︰“我,我是不想看你,繼續錯下去。”

    戚厭︰“我怎麼錯了?”

    夏依依︰“你忘了她是怎麼欺負你的嗎?你藏她在這里,是不是還想征服她?”

    緋紅心想,女主也不是什麼傻白甜嘛。

    戚厭的聲音透著驚怒,“……你干什麼?”

    夏依依哭著喊,“小厭,我喜歡你,我要當你的女人。”

    緋紅無動于衷。

    她甚至想搬個板凳慢悠悠地听。

    系統忍無可忍︰‘宿主,該干活了。’

    緋紅︰‘噓,咱們別打擾人家。’

    系統面無表情︰‘這是劇情重要的轉折點,你在門外偷听男主與其他女人的親熱聲音,心如死灰,痛不欲生,能量波動起碼有80%,這樣世界才能感應到你被虐得撕心裂肺。’

    緋紅︰‘世界可真是個虐戀偷窺狂……那現在能量波動多少呢?’

    系統咬牙切齒︰‘5%不到,而且4.9%還是男主貢獻的!’

    女人揚起嘴角︰‘這麼說,你們系統還是按照以前的一套計算能量波動了?’

    不一定非得她傾情出演嘛。

    男主不就是個現成的刷分工具人嗎?

    系統有不祥的預感。

    “咚咚咚——”

    緋紅把門敲得又急又快。

    戚厭給她開的門,他領帶被扯開,脖子上全是抓痕。

    他試圖從她的面孔捕捉到異樣的情緒。

    沒有。

    緋紅笑得像偷腥的貓兒,狡猾道,“戚董,您戰況激烈,很是威風啊,我茶水都給你們備好了,潤潤喉,再繼續。”

    戚厭眼神一冷。

    “不用。”

    砰的一聲,門關上了。

    緋紅︰‘統子,能量波動多少了?’

    系統︰‘……25%。’

    緋紅︰‘看來刺激得不夠狠呢。’

    “咚咚咚——”

    緋紅再敲。

    戚厭黑著臉拉開金屬門柄。

    “你還有什麼事?”

    緋紅巧笑嫣然,“我當然是沒事了,不過看在戚董這些天對我的照顧上,我也要投桃報李,送戚董一份見面禮。”

    她將一塊巧克力放到男人的手上,“甜食讓人快樂,為您和夏小姐創造持久浪漫,小小禮物,不成敬意,還望您,多多笑納。”

    那塊巧克力被體溫灼燙,幾乎快融到戚厭的手心里了,他眼底掀起驚濤駭浪。

    “你哪來的?”

    有人已經跟她踫面了?

    緋紅漫不經心,“前男友送的唄,也幸虧你那保鏢沒搜身,讓我還留著……唔,讓我想想,前男友叫什麼名字呢?”

    系統︰一口一個前男友,你不怕被男主弄死嗎?

    “出去。”

    夏依依藏在黑暗中,快活揚起了眉眼。

    小厭果然憎恨她,現在連話也不願意跟她說了!

    “好的。”

    緋紅從善如流,轉身卻被男人捏住後頸。

    作者有話要說︰  官宣︰男主懷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虐文使我超強》,方便以後閱讀虐文使我超強第171章 合歡宗女主角(19)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虐文使我超強第171章 合歡宗女主角(19)並對虐文使我超強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