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一個耳光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折吱 本章︰第127章 一個耳光

    四月已過, 時節進入五月。

    院子里的薔薇花開了,順著花藤架,一路攀援至半層樓高, 香樟樹碧綠的樹葉在陽光下跳躍著金色的可愛的光。

    房間的落地窗開著, 風吹動窗簾,薔薇的花香跟香樟的香氣就被清風送至房間。

    “好香, 是不是院子里的薔薇花開了?”

    榮絨跟他哥一起走進房間,就聞見了滿室的花香。他小跑地來到榮崢房間的露台, 手倚著欄桿往下看。果然他上次來還只是一片綠意的薔薇花牆, 只是隔了半個多月而已,整個牆面都開滿了深深淺淺的粉色的、紫色的、香檳色的花,一團團, 一簇簇, 奼紫嫣紅, 很是熱鬧可愛。

    榮絨現在住的小區沒有院子,他的陽台往外看也只是大樓跟小區的人行道而已。綠植覆蓋面積還不錯,但是除了春日里的桃花、玉蘭、三葉堇還有夾竹桃,很少能夠見到薔薇。大概是爬牆的薔薇花期太短,又太會爬架, 不好打理的緣故。

    榮絨站在露台上, 欣賞了好一會兒的話。轉過身, 腳被邊上的什麼東西給絆了一下。

    榮絨低頭一看, 這才驚訝地發現, 他剛剛只顧著跑到露台看外面的薔薇開了沒有, 都沒顧得上注意他哥的露天。只見他哥原先整潔但是空蕩的露台, 不知道什麼時候種滿了各種品種的月季、梔子花, 茉莉, 還有兩盆薄荷。

    榮絨上次來他哥房間,還是三月份的時候,那個時候風還比較大,他哥陽台窗戶沒開。他蹲在那兩盆淺綠的薄荷前,湊近了聞,能夠聞到薄荷沁涼的綠意當中淡淡的清苦。

    榮崢也來到了陽台。

    榮崢轉過頭,好奇地問他哥︰“哥,這些花跟盆栽都是什麼時候種的?”

    “今年開春的時候。”特意買的帶花苞的花苗,天氣轉暖,花就陸陸續續地開了。

    榮絨直起身,他的雙手負在身後,身體前傾,貼向他哥,眼神直勾勾地盯著他哥,“特意為我種的?”

    榮崢摘了一朵“浪漫寶貝”,別在榮絨的耳後,眼神溫柔,“嗯。喜歡麼?”

    榮絨勾住他哥的脖頸,吻了上去。他的舌尖挑開榮崢的唇,霸道又用力地卷住他哥的舌。摟著榮崢脖頸的手臂收攏,身體還往前撞了撞,力道又凶又狠。榮崢被榮絨的身體頂得往後退了一步,他的後背壓到了薔薇的花瓣,花瓣簌簌掉了一地。

    花香沁鼻。

    風將窗簾吹起,陽台上兩個擁吻的兩個身體融在清風浮動的花影里。

    榮崢眼楮睜開,看向半掩的房門。

    …

    應嵐一步一步,腳步虛軟地退出大兒子的房間。

    她的雙腿無力,她不得不雙手扶著牆面,緩緩地往她的臥房挪動。期間,因為腿軟,雙膝在地上跪了一次。右腿的膝蓋重地砸在了地板上,應嵐卻像是感覺不到疼,她咬牙站起身,繼續往房間方向挪動。

    快要回到房間,應嵐一只手推開房門,眼前忽然一陣陣發黑。一陣天旋地轉,應嵐摔在了地上。

    簡逸中午飯桌上喝了點酒,有點困了,他上了樓,在推開自己的房門前,余光忽然掃見倒在地上的母親。

    簡逸臉色大變,他趕緊跑了過去,“媽,媽!您別嚇我啊!媽!”

    簡逸蹲在地上,大喊,“哥,哥!絨絨,你們快來,快來啊!”

    …

    符城高級私人醫院,VIP病房。

    應嵐的手背上戳著吊針,吊瓶的滴漏在一滴一滴地勻速地輸入她的身體。

    醫生過來查房。

    榮惟善從床頭站起,榮崢跟榮絨還有簡逸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跟在醫生後面的兩個年輕小護士耳根通紅,有一種誤入電視劇拍攝片場的錯覺。榮總一家長得未免也太好看了。

    榮惟善南看著走至病床前的郭醫生,憂心忡忡地問道︰“郭醫生,我夫人大概什麼時候能醒?”

    郭醫生檢查了一下應嵐的各種體征,他彎腰將吊瓶的速度調慢了一些,轉過身,對榮惟善道︰“榮總請放心,榮夫人現在身體各項指標暫時是穩住了,目前的情況來看,應該很快就能醒過來。不過夫人的血壓有點高,出院後還是要比較警惕像是中風這種中老年極為容易突發的病癥。這次是幸好就醫及時,要是再遲了三十分鐘,一個多小時,情況就不那麼樂觀了。”

    榮惟善嚇了一跳,他有些慌張地問道︰“中,中風?郭醫生,您的意思是,我夫人,她,她以後可能會有中風的風險?怎,怎麼會呢?我夫人身體一向很好的。她身體情況比我好多了,怎麼會忽然就有中風的風險?”

    榮絨安慰道︰“爸您先別著急,郭醫生也只是說有可能會有中風的風險而已。我們先听听看郭醫生怎麼說,看看有沒有可以提前預防的辦法。”

    簡逸也跟著勸道︰“是啊,爸,只是有中風的風險而已,還不是中風。如果能夠好好預防,應該是有用的。”

    榮惟善立即用充滿希冀的眼神望著郭醫生,“郭醫生……”

    “這個會患中風的概率,跟平時身體的好壞是沒有直接的關聯的。有時候病人的情緒受到極大的刺激,又或者是突然受到什麼打擊,也是很有可能會因為短暫性腦缺血導致中風。不過,兩位榮少爺說得沒錯。中風這項疾病,雖然听著凶險,但是並非無法預防。夫人現在還只是有中風的征兆而已,並非已經患上中風。因此,這次出院後,只要十分留意夫人的身體情況,觀察她的個人情緒,盡可能地不要再讓她受到什麼精神性的刺激,或者是避免遭受太大的打擊,飲食、生活作息規律,定期地身體檢查,就能夠很好地預防中風。”

    榮絨跟簡逸兩人大大地松了口氣。

    榮惟善連連點頭,他重新在病床前坐下,緊緊地握住妻子沒有打吊瓶那只手,“小嵐,只要你能夠醒來,以後都健健康康的,我保證,我保證以後什麼都依著你,絕不會再惹你不高興,好不好?”

    榮崢垂眸,眼底深色一片。

    昏迷當中,應嵐迷迷糊糊地听見丈夫的聲音。她的眼皮動了動,緩緩地睜開眼。

    簡逸立即圍了上去,“媽,您怎麼樣了?”

    榮絨沒說話,一雙眼楮緊緊地盯著母親。

    見妻子總算是醒了,榮惟善露出了來到醫院以後地第一個笑容,“小嵐,你醒了?!感覺身體怎麼樣?”

    應嵐聲音沙啞,她的眼珠子動了動,眼前有一片重影。過了好一會兒,丈夫榮惟善的身影才在她的面前聚焦,她茫然地注視著丈夫,“我,我怎麼了?”

    榮惟善眼圈發紅,他後怕地道︰“你在我們的房門口暈倒了,你不記得了嗎?幸虧小逸上樓回房睡覺,及時發現了你。你說。你好端端地,怎麼會忽然昏倒啊?可把我們給嚇壞了。”

    剛從昏迷中醒來,應嵐的大腦還有些遲鈍。

    她,昏倒了?

    “媽,您渴不渴?要喝水麼?”

    榮絨在父親的身邊坐下,他關心地問道。

    應嵐的瞳孔陡然一縮。她的心髒跳得厲害。她終于想起,自己為什麼會暈倒!

    應嵐唇色泛白,她的指尖一片冰涼。她的兩個兒子,她的兩個兒子竟然吻在了一起!應嵐只要一想到她昏迷前在大兒子露台上撞見的那一幕,她的身體就一陣陣發冷。

    這,這太荒唐了!

    應嵐的腦子一片混亂,她極為勉強地笑了下,“謝謝絨絨,媽暫時不想喝,遲點再喝吧。”

    榮絨點點頭,他擔心不已地凝視著母親,“您要是什麼時候想喲喝水了,就跟我們說。”

    應嵐蒼白著唇色,應了一聲,“好。”

    應嵐醒來,郭醫生留在病房里,觀察了一下她的身體情況,交代了照顧病人等的注意事項後,也就帶著護士離開了。

    榮惟善︰“這里有醫生跟護士,你們幾個就先回去吧。尤其是小逸跟絨絨,你們兩個人明天還要上學。今天就先回去,晚上就我來陪房好了。”

    榮絨抿起唇︰“不行。您心髒不好,不能熬夜。晚上我陪著媽。您回去休息。學校那邊我可以請假。”

    簡逸︰“下周一我的課不是很多,我也可以向學校那邊請假的!要不然我留下來陪媽好了。”

    榮惟善不贊同地皺起眉頭︰“這哪行,你們兩個都還是學生,學生最主要的責任就是好好學習,誰都不許給我請假,就這麼說定了,今天晚上就由我……”

    榮惟善的話還沒有說完,被應嵐虛弱地打斷,“今天晚上就讓小崢留在醫院陪我吧。”

    榮絨還是覺得由他陪房最好。他這個學期開始,專業課比重大幅度增加,他想簡逸的情況應該跟他差不多。不一樣的是他很多內容都已經會了,但是不一樣,他要是請假,就肯定會落下學習進度。他哥明天也還要上班……但是他媽已經開口要他哥陪,就不會再同意由他陪房的了。

    榮惟善可憐巴巴地望著妻子,“小嵐,就讓我晚上留在這里陪你好不好?”就算他晚上回去休息了,他一個人又哪里睡得著?

    應嵐態度堅定,她說了一個極為現實的問題,“如果我們兩個人都住院了,到時候還得辛苦三個孩子分別陪著我們兩個人,那樣孩子太累了。”

    榮惟善︰“……”

    果然只有孩子是親生的,老公是充話費送的麼?嚶。

    …

    事情就這麼定下來,晚上由榮崢留下來陪房。

    傍晚的時候,榮惟善跟榮絨一起回了趟家。榮惟善是把妻子換洗的貼身衣物還有洗漱用品給帶過來,榮絨則是回去取他哥的衣物。

    應嵐听見榮絨要回去取大兒子的衣物,她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她的手緊緊地攥住被子,當著丈夫跟兩個小兒子的面,什麼都沒表露出來。

    榮絨跟簡逸明天還要上學,一家人在醫院吃過囫圇應付地吃過一頓晚飯,八點多,榮惟善就催著兩個孩子先回去了。簡逸跟榮絨兩人誰都不肯走,榮惟善沒辦法,只好以讓他們兩個人送他回去唯有,把人給帶回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榮崢跟母親應嵐兩人。榮崢怕母親這麼躺著會無聊,他把電視打開。

    應嵐垂著眼瞼,“把電視關掉。”

    榮崢視線平靜地看了母親一眼,他拿起遙控器,把剛打開的電視給關了。

    應嵐晚上的藥還沒吃,榮崢于是倒了熱水,將醫生開的藥丸倒在瓶蓋里,遞給母親。

    應嵐大力地把榮崢的手給揮開。她一巴掌,掌摑在了榮崢的臉上,她的眼尾彤紅,眼眶里有眼淚強忍著沒有落下,她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厲聲詰問道︰“絨絨不懂事,你這個當哥哥的也陪著他一起胡鬧嗎?”

    隱忍了一整天的情緒,終于在這一刻爆發。大大小小的藥丸,滾落了一地,在格外寂靜地病房里,略微有些刺耳。

    榮崢起身,他去拿了掃帚跟畚箕,把掉落在床底下,櫃子邊上的藥丸打掃干淨,倒入垃圾桶,去了洗手間洗手。盥洗台前,榮崢看著臉頰上的紅痕,微微皺了皺眉。

    榮崢從洗手間走出,他抽過床頭的紙巾,把手擦干,出了病房,房門被輕輕關上。

    病床上,應嵐的眼淚終于如落線的珠子,一顆顆滾落在她的手背上,床單上。

    不一會兒,榮崢重新回來了。他的臉上戴著一個口罩,蓋住了整張臉,身後跟著值班護士。

    “听說您不配合吃藥?這樣是不行的噢,要吃藥,病才能好得快呢。”

    值班護士倒了藥丸,放在瓶蓋上,又端起床頭沒有被踫過的溫水,微笑著遞到應嵐的嘴邊。

    應嵐會生氣地把榮崢給他倒的藥全部都給揚了,可她不會遷怒到護士的身上。她也十分清楚,大兒子就是吃準她這一點,才會去把值班護士給請過來了。應嵐忍著氣,把藥給吃了。

    應嵐吃過藥,病房里母子兩人誰都沒開口說話。夜里,應嵐去洗手間,或者是去洗漱,都拒絕榮崢的照顧,也拒絕跟他說話。

    九點,應嵐睡下了,榮崢躺在陪護床上,關了病房的燈。

    昏暗當中,榮崢的手機屏幕亮了亮。

    榮絨︰“媽睡了嗎?”

    榮崢︰“嗯。”

    榮絨︰“那哥你也趕緊睡,明天還要去上班呢。”

    榮崢︰“好。你明天也要上學,早點休息。”

    榮絨︰“哥,晚安。”

    榮崢︰“晚安。”

    互道過晚安,榮崢把手機放在枕頭邊上。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手機再一次亮了亮。

    榮絨︰“哥。你睡了嗎?”

    榮崢︰“沒。”

    榮絨︰“哥你是不是在擔心媽?”

    榮崢︰“嗯。”

    榮絨又重新發了一條信息過來,是一條語音。

    榮崢把聲音調低了一點,點開,榮絨的聲音從里面傳出,“哥,我心里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慌。總覺得很不安……”

    兩秒後,這條語音被迅速撤回。

    榮崢︰“我听見了。”

    榮絨︰“……”

    榮崢坐起身,他去了會客廳,發了視頻邀請。

    響了兩次鈴,視頻才被接通。

    “我剛才把薄荷給抱下床去了。那個家伙,明知道自己現在在掉毛,還總是喜歡往床上跳。被單跟被褥總是被它蹭一床的毛。有時候醒來,張開嘴,嘴巴就會不小心跑進貓毛。”

    視頻接通,榮絨就跟他哥告起了薄荷的狀,他一只手拿著手機,另一只手把房門給關上,門外,還能听見薄荷在的叫喚聲。應該是知道自己理虧,薄荷意思意思地叫喚了一聲,發現鏟屎官霸霸一點也沒有心軟的跡象,也就去了它的自己的窩里,舔了舔自己的前爪,蜷著尾巴,眼楮一眯一眯,重新醞釀著睡意。

    榮絨把薄荷給“請”出房間後,才有功夫看視頻,他把眼楮湊近了屏幕,也只能看清楚個輪廓。

    “哥,你那里也太黑了。我都看不見你。”他知道媽睡了房間里肯定沒辦法點燈,不過他還以為他哥會去病房外,或者是洗手間之類的給他發視頻。

    “今天才剛見過。”

    這話听著其實也沒什麼,榮絨自己心虛呢,“哥,你確定媽睡深了嗎?”

    榮崢︰“嗯。”

    “哥,要不我們還是發信息吧?或者,你去洗手間麼,坐在坐便器上?”

    還沒說完,他自己先笑了。

    片刻,榮絨笑容微收,他一只手環抱住曲起的雙腿,右手舉著手機,看著視頻里的榮崢,“哥,媽會沒事的,對嗎?她一定會健健康康,長命百歲的,是不是?”

    榮崢語氣堅定︰“一定會的。”

    榮絨笑了。

    兩人聊了一會兒,榮絨又問︰“哥你這樣跟我視頻聊天,真的不會吵到媽媽嗎?時間也不早了,要不你先休息?我也醞釀一下睡意。”

    榮崢︰“我在會客廳這邊。”

    榮絨嘀咕了一聲,“那隔音也沒有很好。”

    “現在心里還慌嗎?”

    榮絨微楞,只是因為他剛才發信息說有點慌,所以他哥才會特意發視頻過來陪他嗎?

    榮絨先是對著屏幕那頭的榮崢笑了下,好一會兒,他才在他哥的注視下,緩緩地點了點頭,低低地“嗯”了一聲。

    “媽的身體向來很好的,也有定期做檢查,身體各項指標一直都很健康。這次忽然就突發短暫性腦缺血……哥,我們進你房間的時候,你記得關門了嗎?”

    榮絨太聰明,太敏銳,也太敏感。

    榮崢直接問出榮絨心里擔心的事,“你是在擔心媽看見了我們在露台擁吻的事?”

    榮絨咬了咬唇,他的眉頭微皺,很顯然被這件事困擾住了。他的確是這麼想得沒錯。他哥過于平靜的反應,又讓榮絨覺得他哥當時肯定是記得關門。榮絨實話實說道︰“我之前是有那麼想過,媽可能是……看見了。但是,媽醒來的時候,好像也沒有表現出有什麼異常。”

    榮絨笑了笑,“不過,媽要是真的看見了,醒來應該會氣得給我一巴掌才對吧。”

    “為什麼?”

    “因為我早就出櫃了啊,在媽的認知里,我早就是個同|性|戀了。可是哥你不是麼。任憑是誰,都會覺得是我引誘了你。”

    榮絨怔怔地凝視著視頻里的榮崢,“如果不是我,也許哥會有一個漂亮善良的妻子,長命百歲,兒孫滿膝。這樣一想,我好像把哥你的人生軌跡都給改變了。媽知道以後,該恨死我了。”

    “不會。”

    “嗯?不會什麼?”

    “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結婚,生子。在我的人生規劃里,沒有結婚生子這一個選項。如果非要說改變人生軌跡,大概,如果不是你,我會天天忙于工作。忙著穩住榮氏,不要讓爸的心血會在大伯跟小叔還有兩個姑姑跟兩位姑姑姑丈的手里。我的人生除了工作,不會有其他。”原先的他就好像是一個永遠不知道疲倦的陀螺,每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是榮絨讓他意識到,原來偶爾停下來,榮氏不會倒,太依然東升西落,他也可以放慢腳步,去享受他的生活。

    “那是因為哥你沒遇上令你心動的人而已。如果你遇見了那個你想要跟她共度一生的人,你就會想要跟她結……”

    榮崢眼神溫柔地注視著榮絨,“記不記得,你問過我,有沒有做過春|夢?春|夢的對象是男的還是女的?”

    榮絨沒好氣地睨了他哥一眼,“當然記得了。哥你當時回了句,關我屁事,對吧?”印象不要太深刻。

    “嗯。現在還想知道答案嗎?”

    “想!”

    “那你再問一遍。”

    哪怕這個問題榮絨已經問過一遍了,他還是興致不減,“那哥你做過春|夢沒有啊?”

    榮崢︰“做過。”

    榮絨忽然意識到,他現在問這個問題簡直是添堵。他現在的心情就跟喝了一瓶的醋有得一瓶,從嘴巴到味蕾都冒著酸味。他抿起唇,進一步追問道︰“男的,女的?好看麼?比我還好看麼?”

    榮崢的唇邊噙著淡淡的笑意,“之前一直都是模模糊糊的身影,沒有一個具體的五官輪空,醒來也就忘了。”

    听到這里,榮絨總算是舒服了一點。

    等等,之前?

    “那後來呢?後來是不是夢見過幾回有五官,有長相的?”

    “後來麼……”

    榮崢輕喃了一聲,他深深地望進榮絨的眼底,“後來,夢里的有了少年的身形,他的皮膚雪白,笑得很好看。會在我的身下,喊我哥哥。”

    榮絨臉頰發燙,不自覺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發燙的耳尖。

    榮崢認真地道︰“絨絨,除了你,我再沒夢過別人。”也從未對任何人動過心。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方便以後閱讀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第127章 一個耳光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第127章 一個耳光並對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