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深愛著絨絨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折吱 本章︰第128章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深愛著絨絨

    榮絨一怔。他眨了眨眼, 眨去眼底浮現的潮氣。

    他彎起唇,“嗯。我也是。”上輩子根本沒那樣的心思,被趕出家後, 每天都盼著天黑, 又盼著天亮。日子渾渾噩噩地過著。這輩子意識到喜歡他哥之後,他眼里就再沒有其他人了。每一個春|夢,夢里全是他哥。

    榮絨房間的燈是開著的,橘黃色的燈光。榮絨的頭發開春就剪短了,只是沒再理得像是去年夏天的寸頭那麼短, 而是留著劉海。他這會兒洗過澡了, 劉海軟松地貼在額頭, 對著鏡頭笑,笑容又軟又乖。

    榮崢想要把眼前的人摟著懷里, 只是視頻通話就是這樣,瞧著觸手可及的人,實際上把手伸得再遠,也觸踫不到。榮絨明天還要上課, 榮崢不希望他太遲睡,“現在能睡得著了嗎?”

    榮絨從剛才通話的時候開始, 就一直抱著曲起的雙腿在跟他哥聊天, 這會兒手臂跟腿就有點酸。榮絨把自己的長腿給伸直了, 在床上躺了下來,他側躺著, 臉枕在枕頭上, 手舉著手機, “哥給唱歌麼?哥要是給唱歌, 我就睡。”

    榮絨回想了下, 基本上只要是他開口跟他哥提的要求,他哥很少不答應的。但是好像到目前為止,他每次要他哥唱歌給他听,他哥就沒有答應過。

    榮絨盯著視頻里的榮崢看,“哥你是不是五音不全,不好意思唱啊?都是自己人。你放心,不管你唱成什麼樣,我一定笑著听下去。”

    榮崢︰“……”

    不唱。我看著你睡。”

    榮絨換了個姿勢,躺平,把手機高,“別啊。唱一首吧,哥,我的好哥哥……”

    也就是兩人現在是在視頻,要是面對面,榮絨這會兒該抱著他哥親上了,直到他哥答應唱歌哄他睡覺為止。榮絨是後悔不迭,他早就應該想到這一招的。他哥要是不給唱,他就親,親到他哥願意唱給他听為止。哪像現在,隔著視頻,他什麼都做不了。

    心有余而力不足,不高興。

    榮崢瞧見榮絨臉上的不甘心,他的眼底浮現淺淺的笑意,“不早了,早點休息。”

    榮絨一听,就知道晚上要他哥唱歌哄他睡覺這件事是沒戲了。兩人又只是在通視頻,他哥要是真結束通話,他現在可是拿他哥一點辦法都沒有。

    榮絨只好退而求其次,“那哥你看著我睡吧。”

    “嗯。”

    榮絨沒有閉上眼睡覺,他坐起身,掀開被子,在床上翻找什麼東西。

    “啊,找到了,幸好沒掉地上。”

    榮崢以為他是在找無線耳麥或者是眼罩之類的助眠的東西,但是不是,榮絨的手里拿著的不是耳麥,也不是眼罩,而是一件襯衫。這件襯衫榮崢很熟悉,是他幾天前留宿在榮絨那穿的。

    榮崢眼底陡然翻涌起濃郁的墨色。

    榮絨一只手拿著手機,一只手把他哥的襯衫蓋在他的身上,之後才是把薄被隨意地堆在身上,“哥,晚安。”

    “晚安。”

    榮絨拿過手機支架,把手機給放支架上了。

    一開始,襯衫只是蓋在榮絨,後來榮絨又把襯衫往上拉了拉。先是蓋過了嘴,之後是鼻子,一點一點地網上,最後襯衫蓋過了整張臉。

    榮絨嗅著熟悉的氣息,漸漸有了睡意。

    蒙頭睡覺容易頭暈跟缺氧,榮崢︰“不要蒙著睡覺。”

    榮絨把他哥的襯衣稍微拿下了一點,睜開眼,因為睡覺被打擾了,有點不高興,看過來的眼神很凶,唇線抿起,分明還是委屈多一些。就像是一只對著主人呲牙的小狐狸,瞧著很凶,但其實根本舍不得拿尖牙咬你。

    榮崢哄他,“乖。”

    榮絨眼底的那一團凶意一下就散去了,他把襯衫稍微往下拉了一下,大半邊臉還是在襯衫里,只是沒再擋住鼻子。

    榮崢︰“睡吧。”

    榮絨哼了哼,重新閉上了眼。視頻里的人是沒有氣味,也沒有溫度的,可聞著襯衫上他哥的氣息,感受到視頻里他哥的目光,榮絨有一種他哥就陪在他的身邊,被他哥抱在懷里的錯覺。

    睡意漸濃。榮絨雙手攥住襯衫,呼吸均勻,漸漸地睡著了。

    榮崢對著視頻那頭的少年輕聲地說了一句,“晚安。”

    一個人要是睡著了,睡覺的姿勢是不會怎麼變的,呈現在視頻當中,畫面也就相對更加靜止。可以說是極其無聊的畫面。榮崢卻是一點也不覺得無聊。他坐在昏暗的會客廳里,看了很久。

    手機傳來電量低的提示音。手機充電器榮絨下午給他拿過來了,就放在茶幾上。榮崢起身,他打著手機手電筒的燈,在茶幾上找到了他的手機充電器。

    榮崢拿著充電器,回到病房房間。把充電器插在病房床頭的插板,榮崢他往病床上看了一眼,母親還維持著原先的睡覺的姿勢,似乎並未翻身過。

    榮崢把手機充上電,重新在陪護床上躺下。

    …

    翌日。

    榮崢在六點半,手機鬧鐘響起之前醒來。

    五月的清晨,天亮得比初春要早。才六點半,外面的天色就已經很亮了,眼光從窗簾的縫隙躍進來。

    榮崢起床時,沒在病床上看見母親,洗漱間里傳來洗漱的聲音。榮崢把被子疊好,陪護床也收好,把稍微拉開了一些的窗簾全部拉開,讓外面的陽光進來,房間里一下亮了很多。

    清晨也就格外地顯得生機勃勃。

    榮崢走到床邊,拿起手機,手機電量早就已經處于滿格的狀態。榮崢拔了充電器。

    半個多小時過去,應嵐還是沒有從洗手間出來。

    榮崢神色微變,他疾步朝洗手間走了過去。洗手間的門在此時從里面被推開。

    應嵐從洗手間走出,見到冷不伶仃出現在門口的大兒子,她嚇了一跳。不過她沒讓自己的情緒表現在臉上,她瞥了眼榮崢紅腫的臉頰,冷冷地道︰“你爸等會兒就該到了,你把口罩戴上。”

    說完,應嵐就冷漠地從榮崢身邊走過,掀開被子,重新在病床上躺下了。

    大概十幾分鐘後,榮惟善來醫院了。他的手里端著從家里帶過來的,佣人吳姨做的早餐。

    榮惟善把保溫食盒放在茶幾上,見到坐在病床前,拿著杯子,在給妻子喂水,戴著口罩的大兒子,當即不解地問道︰“小崢,你怎麼了?怎麼在病房里還帶著口罩啊?”

    榮崢︰“感冒。”

    應嵐︰“咳嗽。”

    榮惟善看了看大兒子,又看了看妻子,更加疑惑了,“小崢到底是感冒還是咳嗽啊?”

    應嵐眼神閃爍了下,她有些微惱地瞪了兒子一眼。

    榮崢低咳了幾聲,又微微壓低了音量,佯裝出因為感冒而有鼻音的樣子,“只是有點咳嗽而已。”

    “是不是昨天夜里被空調吹感冒了啊?我就說麼,昨晚上應該我留下來陪床。你們年輕人睡覺就喜歡把冷氣開得太足,結果被吹感冒了吧?”

    榮惟善以為他是因為吹空調吹感冒了,才導致咳嗽。

    榮崢沒有要爭辯的意思,他抬手看了眼腕間的表,差不多到上班的點了。

    他把手里的杯子放在床頭櫃上,“爸,媽,我先去上班。”

    應嵐沒回應。

    听說大兒子現在就要去上班,榮惟善有些疑惑地問道︰“你早餐還沒吃過吧?我讓吳姨給你做了蟹黃包,你要不要先吃個蟹黃包再去公司?”

    “不用了,我去公司吃也一樣。爸媽你們慢用,我先走了。”

    …

    “叩叩叩——”

    “請進。”

    病房的房門被推開,榮絨捧著一束漂亮的粉色康乃馨走進病房。

    病房里不僅僅只有榮惟善跟應嵐夫妻兩個人,還有其他客人在。都是應嵐平日里來往比較多的富家太太,听說應嵐病了,特意前來探望她的。

    榮絨長得好看,捧著花進來,就讓人感覺像是把外頭的春光都給帶進來似的。饒是幾個富家太太平時里見過的明星也不再少數,見到捧花進來的榮絨,還是被這孩子過于出眾的相貌驚艷到了。

    總覺得應嵐家這個抱錯的孩子,長得越來越漂亮了。從前只是覺得五官長得精致,給人的感覺過于沉郁了,如今瞧著,就像是放在陰暗處的蒙塵的珠寶,忽然拂去所有的灰塵,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感覺。

    幾個富家太太主動同榮絨打招呼。

    “是絨絨來了啊。這個點,剛下課吧?”

    “剛下課就來醫院看望你母親呢?還特意帶了花束過來,真是太令人羨慕了。我記得我那會兒不小心摔傷了腿,我們家昊昊除了周末的時候來了那麼一下,平時就沒出現過。”

    “應嵐,惟善,你們兩個人平日里是怎麼教的孩子呢?能傳授點經驗給我們麼?榮崢那就不用說了,對吧?青年杰出企業家的代表,就是絨絨現在也不得了。今年春夏,就沒有比‘睡美人’更火的香水了。”

    “實不相瞞,絨絨拍的那一則香水廣告我也看了。拍得是真好。”

    榮絨沒想到病房里會有客人,他本來就有點臉盲,這麼一屋子的人,他根本就認不出誰是誰。

    榮惟善跟應嵐也沒想到絨絨會在這個點過來,現在才四點不到,按說榮絨應該還在學校里上課才對。不過絨絨的課程他們也不大清楚,不知道今天下午是不是只有兩節課,所以就提前過來了。

    榮絨從前最不耐煩這種應酬的場合,應嵐擔心小兒子不高興,可這幾位太太也是出好心才過來探望他,總不能現在把人都給“請”出去。

    只好就朝榮絨招了招手,溫聲道,“絨絨,來。見過你甦阿姨,白阿姨,蕭阿姨……”

    想著要是絨絨不高興,等打過招呼,她在找個借口,請這些太太們離開。

    榮絨捧著花走近,一一同他母親的幾個朋友打招呼,“阿姨們好。”

    榮絨從前不喜歡這他媽的這些朋友,總覺得這些大人很煩。見了面,只會相互攀比。比丈夫今天又在哪里買了棟樓,孩子又獲得了什麼獎項,自己又拍了哪件珠寶。最經常個比較的,還是他們各自的孩子。他媽有他哥哥,自然是怎麼比都不會輸人的。只是大人們遺憾、失望的視線落在他的身上,多少有點刺人。

    因此,每次這些應酬的場合,他通常自顧自地玩手機。其實他的手機里也沒幾款游戲,只是為了躲避這些煩人的問題而已。母親就免不了需要替他解釋,解釋他只是性格比較內向,不喜歡說話而已。

    此時此刻,榮絨才意識到,原來這些夫家太太們,也不是只是會用挑剔的、審視的眼神看著他,她們也會用這種由衷地喜歡的、贊美地語氣夸他。

    其實,與其說,過去他是不喜歡這些太太們,不如說,他真正不喜歡的是那個沒有辦法像哥哥那樣,讓母親在這些太太們面前能夠被羨慕的對象。

    原來,他也是可以令他的母親在朋友們面前“長臉”的。

    榮絨跟母親的這些朋友們打過招呼後,背對著眾人,把康乃馨插在花瓶里。

    接下來的時間里,他就安安靜靜地坐在一旁,沒有自顧自地玩手機,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耐煩。時不時地給母親剝個香蕉,遞個紙巾。像是榮絨這個年紀,會這麼懂事的可太少了。幾個富家太太們可太羨慕了,話里話外全是在夸榮絨的。

    榮絨的表現就是應嵐跟榮惟善也多少有點意外。他們知道榮絨的性子這將近一年來的時間好了許多,可人的本性總歸是不會變的。榮絨現在外出應酬,也是不喜歡說話的性子,只是不會再輕易甩臉色而已。這次竟然還能陪著這幾個富家太太聊上那麼幾句,而且半點沒有任何的不耐煩。

    夫妻兩人不得不感慨,這將近一年的時間里,絨絨絨是真的長大了很多。

    應嵐已經習慣了大家因為大兒子榮崢羨慕她。這還是頭一回,听見那幾位眼高于頂的太太們對小崢以外的人這麼贊不絕口的。她不像其他那幾個富太太,沒有那麼強的攀比心,可听見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被朋友們這般夸贊,無論如何都是件令人高興的事。

    當媽的,听見別人夸獎自己的孩子,沒有不高興的。

    那幾位富太太行程也比較忙,坐了一會兒之後也就告辭離開了。榮惟善去送他們。

    “您累不累?要不要我替您把病床調低一點?”

    如果,如果沒有撞見昨天兄弟兩人擁吻的場景,應嵐心想,她此時不知道該多高興。

    難道這就是人們所說的世事總是沒有辦法兩全嗎?老天給了她三個兒子,三個兒子全部都又優秀又懂事,可卻出了這麼一件事來考驗她。

    應嵐垂眸,掩去眼底涌上的水汽,她笑了笑,沒有讓榮絨瞧出任何異樣。她一只手覆在榮絨的手背上,在他的手背上輕拍,“別忙了。從你進來病房,就又是給剝水果,又是照顧我喝水的,都還沒見你好好休息。先坐一會兒,陪媽說會兒話。”

    榮絨彎起唇,“好。”

    榮惟善送了客人回來,問榮絨︰“絨絨,你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沒翹課吧?”

    榮絨︰“翹了。只是選修課,可去可不去。”

    榮惟善不贊同地道︰“爸不是說過了嗎?白天由我陪著你媽,夜里有你哥。郭醫生說了,要是這兩天你媽沒出現其他的癥狀,大後天就可以出院了。下回不許翹課了,知道嗎?”

    榮絨點點頭,“放心吧,爸。我有分寸。”

    榮惟善瞪他,“你最好是!”

    榮絨就沖他爸笑了笑。

    榮惟善哪里能不知道,絨絨平時下了課,還要鼓搗他的那些香料,單香什麼的。听小崢說,經常夜里還要跟巴黎那邊的公司開視頻會議,忙得不行,哪里有他自己嘴里說得那麼空閑。之所以還沒下課就往醫院跑,完全是出于一片孝心。

    榮惟善知道,應嵐又何嘗不知道?她的眼底再次漫上水汽。她悄然地轉過頭去,手緊緊地攥住被子,才沒能讓小兒子察覺到自己的失態。

    …

    到了五點左右,簡逸也下了課,從學校過來了。

    簡逸跟前來醫院送飯的榮家的佣人吳姨是前後腳到的。

    榮絨跟簡逸一起陪著爸媽用完飯,吳姨把保溫飯盒給帶回去,外頭天色黑了,也一直沒見到他哥過來。

    榮絨不知道他跟他哥的事情應嵐已經知道了,當著母親應嵐的面,給他哥發了個視頻通話邀請。視頻被拒接了。

    榮絨沒有再發過去,通常,他哥要是拒接他的視頻通話邀請,說明還在忙,不方便接。

    果然,不一會兒,就有一條新信息發送進來,“在開會。”

    簡逸陪著他爸媽一起在看電視,榮絨坐在沙發上給他哥回信息,他的眉頭不自覺地皺起,“這個點了都還在開會嗎?那哥你晚飯吃過了沒有?”

    榮崢︰“吃過了。你呢?”

    榮絨心想,他哥這會開得一點也不專心。也不知道會議室里的那幫高層瞧見他哥一邊開會一邊玩手機是個什麼心情。不過多半那些高層會以為以他哥的性子,應該是在回復什麼重要的客戶的信息吧。

    一想到他哥在會議室里一本正經地“開小差”,榮絨的唇角不由微微上翹,“嗯。我也吃過了,跟爸媽還有簡逸一起吃的。那哥你先開會吧。晚上見呀。”

    榮崢︰“晚上我可能要忙到很晚。”

    榮絨唇邊笑意微收,他咬了咬唇,“很晚是多晚?”

    榮崢︰“不確定。你先回去,不要在醫院等我。”

    榮絨抿起唇,“……我今天一整天都沒見到你了。”

    榮崢︰“明天一早我去找你?”

    榮絨又高興了,“好。”

    病床上,應嵐瞧著小兒子捧著手機,又是皺眉,一會兒笑,一會兒又抿起唇,一會兒眉眼又舒展開的,她的心情可以說是五味參雜。

    應嵐到底還抱了一絲希望,絨絨年紀小,他的喜歡來得快,去得也快。就像是當初對那個周砥一樣。興許,除了小崢,絨絨還有別的喜歡的人呢?

    “絨絨——”

    听見母親的聲音,榮絨轉過頭,應嵐試探性地問道,“你是在跟你哥聊天嗎?”

    榮絨神情帶了一些緊張,他點點頭,“嗯。怎麼了?”

    應嵐心底開始一個勁地往下沉,“沒什麼。你讓我問下你哥,今天晚上大概幾點過來。”

    榮絨︰“我剛才問過了。哥說晚上要加班,時間上不大確定。”

    “這樣啊。”

    應嵐注意到,不一會兒,榮絨就把手機給收起來了,也不知道是剛好聊完了,還是……顧忌她的在場,不得不遮遮掩掩的。

    應嵐是既替自己難過,又替孩子感覺到有一些心酸。

    …

    榮絨九點一過,榮惟善跟昨天一樣,趕榮絨跟簡逸回去。

    榮絨事先給他哥發過信息,知道他哥今天晚上要很晚才能來醫院,也就跟簡逸一起先回去了。

    榮絨不知道的是,他跟簡逸搭乘的電梯門緩緩關上,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安全通道里走出。

    見大兒子來了,應嵐隨意找了個借口讓丈夫榮惟善先回去休息了。

    “謝謝您。”

    應嵐剛洗完漱,她掀開被子上床,听見大兒子的這一聲謝謝,她抬起頭,眼露疑惑。

    榮崢在病床前坐下,他眼神誠懇地道︰“謝謝您,沒有讓對絨絨發火,也沒有令他難堪。”僅僅只是從絨絨跟他聊天的狀態當中,榮崢就猜到了,母親並沒有把事情挑明。

    應嵐冷聲道︰“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深愛著絨絨。”

    應嵐剛說完這句話,就發現這句話有歧義。她的意思是,不是他這個當哥哥的才疼絨絨。可以榮崢跟榮絨現在的關系,很顯然,榮崢對榮絨的“深愛”里參雜了別的情愫,她剛才的那句話也就變得十分地曖昧。

    應嵐的眼底閃過一絲懊惱,“我的意思是,絨絨是我兒子,我對他的愛自然不會輸給任何一個人。”

    榮崢“嗯” 了一聲,“謝謝。您跟爸對絨絨很重要。”

    “我是一個母親,愛我的孩子是我的本能。用不著你謝。我相信,換成是你爸,你爸也會跟我一樣。”他們都不可能會舍得傷了絨絨。

    母子兩人同時沉默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應嵐看著大兒子,心情有些復雜地問道︰“是不是只要我一天不接受你們,你就打算這麼一直躲著絨絨?避免你們兩個同時出現在我面前,刺激我?”

    下來班沒有過來,晚上也刻意避開了絨絨。

    榮崢摘下臉上的口罩,墨色的眸子平靜地望著母親,“您誤會了。我只是不想他多想。”榮絨太聰明了。因為感冒、發燒所以戴口罩這樣的借口,用來糊弄他爸還可以,絨絨是不可能會信的。

    他今天在公司冰敷過,紅腫已經明顯消了很多。明天一早,應該能夠完全消了。

    應嵐︰“……”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方便以後閱讀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第128章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深愛著絨絨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第128章 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深愛著絨絨並對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