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戀情被曝光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折吱 本章︰第132章 戀情被曝光

    年初, 應老爺子跟應老太太來了榮家一趟。話里話外都是催婚,想要抱大胖外孫的意思。

    簡逸說漏了嘴,說榮崢現在有穩定的交往對象。身為當事人的榮崢也承認了。當時榮惟善跟應嵐就是將信將疑。主要是之前一點口風也沒听大兒子漏過,就難免對榮崢有對象這件事存疑。

    大半年時間過去, 榮惟善別說見榮崢跟女孩子出去約會, 就壓根連听都沒听大兒子提過哪個女孩子。有誰家談女朋友談得跟從事間|諜工作似的, 一個字都不往外吐的麼?

    因此榮惟善基本上確定,老爺子, 老太太還有他跟妻子應嵐都被榮崢跟簡逸兄弟兩人給一起誆了。榮崢就壓根就沒談什麼女朋友,純粹是為了應付老爺子、老太太的催婚隨口掰扯的。也因此, 面對公園里一眾同輩跟長輩們的熱情介紹, 榮惟善也就壓根沒想起大兒子已經有穩定交往的對象這麼一回事。只推說榮崢工作太忙,暫時沒有時間交女朋友, 或者是兒孫自有兒孫福,兒子大了,他們當父母的也不好干涉之類的雲雲。

    一般這麼回應,人家心里就有數了。哪有跟這位康夫人似的, 竟然把女兒給直接帶到他們面前,整得他們夫妻兩個人還挺尷尬。

    這會兒听了妻子應嵐的回應,榮惟善眼楮頓時一亮,他連忙點頭附和, “喔,對對。我想起來了, 小崢是有交往對象了。就上周的事吧, 隱隱約約是听小崢提了那麼一嘴。你看我這記性。”

    因為他們之前沒想起來榮崢有對象, 對外說的都是榮崢工作太忙, 沒時間談對象, 榮惟善也是為了統一前後口徑,就謊稱榮崢上周才交往了個女朋友。

    康夫人面色有些不虞,“老榮、應嵐,你之前不是說,小崢工作太忙,暫時不考慮交女朋友的事麼?”

    榮惟善南不大高興了,怎麼的,他們小崢交女朋友還得這位批準是吧?

    榮惟善一輩子與人和善,心里頭再不高興,他也沒明面上懟人,只是和氣地笑道,“這……可能是遇見合適的人了吧。孩子大了,我們當父母的也不好事事過……”

    榮惟善話還沒說完,只見那康夫人要笑不笑的,“老榮,應嵐,你們是不是覺得我閨女配不上你家兒子啊?我跟你們說,你們家條件是不錯。我女兒也不差的。我們家桐桐可是公|務|員,有編制的。鐵飯碗。比開公司穩定多了!”

    康夫人還炫耀地說了自己女兒的單位。

    這個世界上,就是存在這麼一類人。他們總是覺得自己的子女配得上全世界最好的優質對象,任何人跟他們成為親家都是高攀。

    榮惟善跟應嵐為人低調,每當有人打听他們夫妻兩人是做什麼的時候,兩人就說已經退休了閑賦在家,問及榮崢的職業,兩人也都說是開公司的,其余的沒提。

    在這個公園晨練的大部分都是附近住宅區的。他們這算是富人區,但是富人區住的也未必是都是富人。比如榮惟善、應嵐這樣住在別墅區的,里頭住的大都是有錢人。也有像是榮絨現在租房的小區,是個老小區,里頭的住戶大都是早年買的這里,就不全是有錢人了。

    這年頭,只是在寫字樓擁有一間套房的面積而已,也說自己是開公司的啦。這位康夫人顯然認為榮崢開的公司是那種只有幾個,十幾個員工的小公司。言語間很是有些瞧不上。

    她原先是覺得老榮家的大兒子確實長得不錯,孩子也孝順。現在開公司都挺有風險的,萬一哪天資金鏈斷了,輕則破產,好些個還會因此欠下一屁股債,也就是公|務|員跟事業編穩定。她家桐桐客可是公|務|員,比事業編還要高一級的!

    “媽——”

    康小姐顯然很難為情,她踫了踫母親的手臂,臉都紅了。

    應嵐神情比方才更淡了一些。他們夫妻兩人跟這位康夫人算不上多熟,只是對方的太極打得好,才走得近了一些。哪里想到這位康夫人是這樣的人品。

    應嵐面色平靜,“鐵飯碗是挺好的。”

    這位康小姐的工作確實不錯,不過戀愛、結婚,是跟人共度一生,又不是跟對方的職業。再說,就算是這位康小姐條件再好,有這麼一個親家,他們家還真“高攀”不上。

    公園里太極的音樂前奏響起,老頭老太太們開始排隊,應嵐也加入隊伍當中。

    康夫人被狠狠噎了一下。每回她只要提及桐桐的單位,誰不艷羨?這對夫妻是怎麼回事?噢,對了。可能人家是暴發戶,剛搬進的附近小區呢?要不她以前怎麼沒見過他們?那可就難怪了。

    康夫人愣是拉著女兒排到應嵐邊上,“那是。老榮,應嵐,你們是不知道,當初桐桐考公的時候,那可是好幾千人爭一個名額。我們桐桐是以筆試第一,面試第一的成……”

    “媽,求您了,您別說了!”

    康欣桐臉紅的阻止母親進一步說下去,康夫人沒理她,正打算繼續往下說,余光瞥見一道晨跑的身影。康夫人眼楮頓時一亮。她推了推女兒,“快,別在我這兒了。你也去晨跑。”

    康欣桐不明所以,她轉過頭,順著母親的視線,看見了林蔭道上奔跑的榮崢,樹梢斑駁的陽光落在男人輪廓分明的面龐上,像是一幅畫。

    康欣桐一時看得有點出神。

    “還楞在這里做什麼?快去啊!”康夫人又推了一下女兒。真是的,怎麼跟木頭一樣!

    康欣桐于是後知後覺地明白過來,在跑步的男人應該就是自己今天的相親對象了。她的臉頰也有些發燙。

    此時,只見在晨跑的人可能是累了,在原地停了下來。

    可能是受不了女兒的磨磨蹭蹭,康夫人干脆直接就從晨練的隊伍里出來,她拽著女兒的手,就朝榮崢方向走了過去。是打算越過榮惟善跟應嵐,單獨介紹女兒跟榮崢認識的意思了。

    榮惟善算是怕了這位康夫人了,他湊到妻子的身邊,有些擔心地問道︰“小嵐,我們要不要也一塊過去啊?”

    應嵐瞥了眼大兒子的方向,瞧見絨絨也在,她淡定地收回了視線,她的雙手跟著音樂緩緩地抬起,輕柔吐氣,“不用。等會兒她就知道什麼叫自取其辱了。”

    榮惟善一臉茫然,“啊?”

    …

    榮絨腳抽筋了,榮崢扶他在林蔭道上的長椅上坐下。

    榮絨手按在自己的大腿內側,對他哥道︰“哥你……你先,先跑……跑吧,我在這兒……坐,坐會兒。”

    簡逸昨天晚上給他發小甦文浩過生日去了,昨晚就發信息告訴榮絨,他今天可能晨練爬不起來。早上果然真沒爬起來,這個點還在床上呼呼大睡。榮絨一個人沒好意思往大爺大媽那兒鑽,就跟他哥一起晨跑。可能是太長時間沒跑步,他大腿那兒不知道怎麼就抽筋了。

    榮崢在他邊上的空位坐下,睨著他,“哪里抽筋了?”

    榮絨整個人癱在長凳上,氣息總算稍微穩定了一點,“就這我手摁的這里。”

    榮崢視線向下,順著他手摁著的地方,片刻之後,眸光微抬,眼神透著幾分訝色。

    榮絨自己先笑了,“是不是挺神奇?我以前都不知道這個地方還能抽筋。都服了我自己了。”

    榮崢沒說話,他把手摁在榮絨手摁著的地方揉捏了下,“這里?”

    “啊,疼——”

    有些猝不及防,榮絨沒來得及咬住下唇,喊出了聲。

    榮崢眸色陡然轉深。

    榮絨︰“!!!”

    榮崢抬眸看了他一眼,“我輕一點。”

    榮絨盯著他,“哥,我怎麼覺得我們兩個人的對話好像朝著越來越奇怪的方向去了。”

    榮崢雙手放柔了力道,給榮絨揉捏他的大腿,松緩他大腿內側的肌肉,陪著榮絨聊天,“怎麼奇怪?”

    榮絨沒有抽筋的那條腿輕踢了一下他哥的小腿肚,“哥你少揣著明白裝糊涂啊。”

    榮崢唇角勾起淺淺的笑意。

    “榮絨的腿怎麼啦?”

    听見一道頗為熟悉的聲音,榮崢跟榮絨兩人齊齊抬起頭。

    認出是經常同母親一起打太極的那位康夫人,榮崢站起身,禮貌地同對方打招呼,“您好。”

    榮絨因為腿不方便,就沒起身。他的目光似笑非笑地落在康夫人身邊的年輕女性身上。這位康夫人,有點意思啊。

    “榮絨你的腿怎麼了?這是抽筋了啊?”康夫人語氣听起來對榮絨還挺關心。實際上心里頭可高興。這當弟弟的腿抽筋了跑不了,那等會兒桐桐可不就能夠單獨跟榮崢一起晨跑了麼?!

    榮絨已經猜到這位康夫人大致的目的了,他覺得挺好笑,又有點煩,他哥是唐僧肉呢?怎麼會都想上來咬一口?

    他敷衍地“嗯”了一聲。

    康夫人對榮絨過于冷淡的態度挺不滿意,她眼底掠過一絲不悅,面上還是帶著過分熱情的笑容。

    “是這樣的,我女兒桐桐今天過來陪我一起晨練。這不是廣場那里全是我們這些老人家麼?我就想著,讓她跟著你們一塊晨跑,你們年輕人之間容易比較有話題麼。不知道方不方便一起?”

    榮絨彎起唇,“不好意思啊。我腿抽筋了,我哥得照顧我。我們可能沒辦法陪令千金一起晨跑。”

    榮崢沒出聲,自然是默認了的意思。

    康夫人先前還覺得榮絨這腿抽筋的正是時候呢,這個時候又覺得對方這個當弟弟的太不識趣了。

    “這沒關系,以後可以約起來一起跑步嘛。你們兩個人微信是多少啊?我加下你們呀。”

    康夫人自來熟地拿出手機,她認為以她一個長輩的身份加榮崢跟榮絨兩個晚輩的身份鐵釘不會遭到拒絕。康欣桐對母親的行為有點難為情,她好幾次踫了踫母親的手臂,康夫人都沒理她。

    榮絨︰“抱歉,我們手機沒帶出來。”

    出來晨跑,的確有可能是沒帶手機的,康夫人只覺得事情太不湊巧,倒是沒在意,“手機號碼呢?那我加下你們手機號碼好了。”

    榮絨唇邊的笑意徹底淡去,“康夫人,我們跟你好像也沒有很熟吧?您憑什麼覺得我們會把手機號碼這私人的信息給您呢?”

    康夫人惱羞成怒,“你這孩子!到底有沒有禮貌啊?!再說了,你以為我是想要你的手機號碼啊?我是想要問你哥哥榮崢的聯系方式,想讓他以後多帶我們家桐桐晨跑。你的不給就不給了,你以為我稀罕呢?”

    榮絨索性,把那最後一層窗戶紙給徹底捅破,“您是不是想給我哥介紹令千金啊?不好意思啊,我哥有穩定交往的對象了。”

    他慢條斯理地補了一句,“這當小三不好吧?您說是不是?”

    殺人誅心,也不過如此了。

    果然康夫人听了之後臉色就極為難看,她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你,你胡說八道什麼呀!你,你少胡亂給人扣帽子啊!我們家女兒才不是小三!呸!誰稀罕啊!真拿自己當金疙瘩了呢?!”

    康夫人她的嗓門有點大,導致路過好幾個晨練的路人都往他們方向看了好幾眼。又听見說什麼小三不小三的,邊上就有人開始竊竊私語。

    那位康夫人氣得不行,“我們家桐桐不是小三!”

    她喊得大聲了一點,以至于周圍朝他們看得人更多了。那位康夫人快氣死了。

    康小姐也因為朝她們看過來的人越來越多,她終于听不下去,在拉不走母親的情況下,一個人漲紅著臉,低頭跑開了。

    “桐桐,你這個死丫頭,你去哪里?桐桐,桐桐!”康夫人沒把人給喊住,只氣急敗壞地追了上去。

    …

    “哥你怎麼天天有爛桃花?”

    榮絨抿起唇,不高興地在他哥小腿上踢了踢。

    榮崢重新在他身邊坐下,重新給他捏腿,“天天?”

    榮絨開始翻舊賬,“甦然、孫媛媛,剛才的那位康小姐。還不夠?”

    “甦然是舊同學,下屬和友人。孫媛媛是爸媽亂點鴛鴦譜。這位康小姐……”

    榮崢停頓了下,“我連對方的名字也不知道,連一句話都沒跟對方說過話。”

    “這樣才可恨呢,你一句話都沒跟對方說話,那位康小姐就相中你了。”

    榮絨埋在他哥肩上,報復性地咬了口他哥的肩膀,悶聲道︰“招蜂引蝶。”

    榮絨沒有真的下嘴咬,那力道都不比小貓輕咬那麼一下來得重。

    榮崢揉了揉榮絨的頭發,“我想應該跟我適婚年齡有關系。如果是你以後到了我這個年紀,喜歡你的女孩子只會更多。”

    榮絨腦袋抵在他哥的肩上,低聲道︰“我只要哥一個人的喜歡就夠了。”什麼女孩子,男孩子,他不關心。全世界,他只要他哥一個人的喜歡。

    聞言,榮崢眼神軟成了一片。

    …

    “絨絨腿怎麼了?”

    榮惟善在廣場那邊,心思完全沒在太極上,一直注意著榮崢。榮絨這邊的情況呢。見那位康夫人竟然真的如妻子所預料地那樣被氣跑了,就跟妻子應嵐一起過來了。

    榮絨的腿還橫在他哥的腿上呢,見到他爸媽過來,下意識地就想要把腿從他哥身上給拿下來,榮崢稍微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別動。”

    榮崢專注地給榮絨揉捏著,回答他爸的話,“大腿內側抽筋了。”

    “這抽筋要麼是缺乏鍛煉,要麼是缺鈣。你最近只要是有空就經常陪我跟你媽過來鍛煉,怎麼大腿還抽筋,是不是缺鈣了啊?回頭讓你哥牛奶買一箱,送你那兒去。那樣就不至于跑個步,就抽筋了。”

    榮崢︰“嗯。”

    榮惟善好奇地問道︰“哎,對了,剛剛你們是說什麼了,把那位康夫人給氣跑了?”

    榮絨抬眼看著他爸,意思是他爸怎麼知道康夫人的事情的。

    榮惟善趕忙解釋道︰“這回可不是我跟你媽要牽媒啊。這次純粹是那位康夫人看中你了,擅自把她家閨女叫來,要介紹給你哥認識。你媽都告訴她,你哥有對象了,她還不死心,看見你哥就拽著她的千金過來了。”

    榮崢倏地抬眸,看向母親應嵐。

    應嵐眼神平靜。

    榮崢一時無法確定,母親到底是不是他心中所想的那個意思。

    …

    又過了幾天,那位康夫人不知道從哪里終于得知了榮惟善跟應嵐夫妻兩人的身份,心里頭認定對方是故意瞞的自己,怕自己知道他們兩個人的身家以後會貼上去!是越想心里頭越不是滋味。

    她又稍微一打听,也就打听出了榮絨跟簡逸抱錯,榮絨跟榮崢不是親兄弟的事。于是,那天榮崢給榮絨按摩大腿內側的親昵的畫面,在她腦海里就怎麼也趕不走了。

    那之後,那位康夫人就留意起了榮崢跟榮絨兄弟兩人的相處情況,是越看越不對勁。

    這年頭,同|性|戀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康夫人可還記恨著榮絨那天讓她下不來台的事,她偷偷私家偵探,跟蹤偷拍兩人。

    這一跟蹤、偷拍,還真被她給發現了了不得的事情!

    康夫人看著從私家偵探手里頭拿到的榮崢跟榮絨來人親昵的照片,是越看越惡心。

    這康夫人也缺德,她自己偷偷地雇人偷拍已經涉及違法,竟然把榮崢跟榮絨兩人接吻的照片,趁著天還沒亮,就一個人偷偷地來到公園,貼在了榮惟善跟應嵐他們經常鍛煉的那個公園里!

    周末,榮絨跟往常一樣,起了個大早,來到公園。只是今天他一到公園,就發現大家看他的眼神不大對勁。

    “是他吧?他是不是就是照片里的那個?”

    “是他。就是他,榮家的那個小兒子嘛。哎呀,這段時間經常來咱們公園的呀,你沒印象呀?只要是周末,就經常會陪惟善、應嵐兩口子過來鍛煉的呀!”

    “哎呀。真是他啊!他跟榮崢,他們兩個人不是兄弟嗎?怎麼……這是亂lun啊!”

    “別胡說。兩個人沒有血緣關系的,只是小的那個從小被抱錯了,一直在榮家長大而已。”

    “那,那也是同|性|戀啊!這養子太不像話了,人家榮家把他養這麼大,他怎麼長大以後反而勾引他的哥哥!所以說啊,這年頭好人不能做。誰知道會不會就把白羊狼給放進來了。”

    “這樣一說,還真是。哎,也不知道惟善跟應嵐知道了沒。要是他們夫妻兩個人知道了,肯定要氣出病來。”

    “哎呀,那些個照片貼得到處都是,惟善跟應嵐兩個人肯定要看見的咯。這下可怎麼才好。我們要不要幫忙撕掉一些呀?”

    “那麼多,你撕得完啊?還是別管閑事了。”

    那些自以為足夠小聲的議論聲傳入榮絨的耳中,榮絨瞳孔微縮。

    照片?什麼照片?

    榮絨的唇瓣發白,他的大腦在空了一會兒之後,忽然反應過來。他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好幾棵的樹下都圍了好些個人。榮絨跑到最近的一棵樹下。他擠進人群。

    在看見他跟他哥兩個人親密的照片時,榮絨想也不想地把印成宣傳單形式的照片給撕了下來。

    “哎?他怎麼把它給撕了啊。”

    “就是他吧?”

    “就是他呀。”

    “是他,他就是照片里的那個人。”

    榮絨對周遭的議論充耳不聞,他冷著一張臉,一心想的都是他必須要趕在爸媽過來之前,把這些傳單全部都撕掉。有些傳單被膠水粘得太撈,他又撕得太過用力,指甲刮過樹皮,傳來鑽心的疼痛。榮絨卻像是感覺不到疼一樣。

    終于把附近的幾棵樹上貼著的傳單給清理干淨,榮絨又跑到另一棵樹下。

    不一會兒,他的手里就滿滿當當,全是傳單。

    榮絨把從樹上撕下來的的傳單給用力的扔在了垃圾桶,他轉過身,就瞧見爸媽,還有他哥,站在他的面前。

    榮絨瞳孔倏地一縮。

    在這一瞬間,榮絨整個人就像是被抽走了靈魂,他的臉色煞白,有汗從他的臉頰滴下,他也不知道去擦。

    下一秒,他的身體被結實地擁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榮絨的大腦空了空。

    倏地,他像是終于反應過來,他大力地把他哥給推開。

    榮崢用力地把他給扣在懷里,他親吻他的耳根,“沒事的,寶寶。沒事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方便以後閱讀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第132章 戀情被曝光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第132章 戀情被曝光並對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