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寶貝兒,繼續啊!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折吱 本章︰第175章 寶貝兒,繼續啊!

    孫綺嫌棄地把腿給挪了挪, 沒再讓凌子□□著他的腿。

    這要是在私底下,凌子超肯定一個白眼遞過去了。擱這嫌棄誰呢。

    孫綺嫌棄歸嫌棄,倒是沒打算丟著這一撥人不理。

    “現在讓騰包間, 那得折騰到幾點?我在這有個專屬的包間。就在二樓的A888, 你們去找經理, 報我名字就可以了。”

    凌子超奇怪地看著他,“我們去找經理?你不跟我們一起上去?”不是說小天的同學麼?阿綺待在這湊什麼熱鬧?

    孫綺沒好氣地道︰“我就是在這間酒吧投了點錢,怎麼的, 你們幾個過來玩,我還得出個人, 陪你們幾個爽一爽是吧?”

    凌子超當著外人的面, 沒吐髒話,他嫌棄地睨了眼孫綺,“就你?我還真瞧不上。”

    孫綺笑了罵了一聲,“操!”

    凌子超轉過頭, 征詢榮崢、榮絨他們幾個人的意見, “那我們先上去?”

    榮崢︰“嗯。”

    榮絨跟簡逸也都沒意見。至于凌子越,理所當然地被凌子超給略過了。

    “綺哥, 小天哥, 我們先上去了。”

    走之前,榮絨跟孫綺還有項天說了一聲, 簡逸也跟孫綺、項天兩個人知會了一聲, 還拽了拽的手, 要他好歹也稍微揮個手, 示意下。

    孫綺今兒晚上心情不錯, 他擺了擺手, “去吧。今天晚上我請客。”

    榮崢替大家伙道謝, “多謝。”

    這是擱這得了便宜還給他賣乖呢,孫綺給氣笑了,“滾蛋。沒說請你們兩個。”

    他口中的兩個人,指的自然是榮崢跟凌子超兩個人。

    卡座這邊實在有點擠,音樂也很吵,不是說話的地方,榮崢沒再跟孫綺斗嘴,他跟凌子超和孫綺還有項天兩人微點了下頭,就先帶榮絨、簡逸還有凌子越三個人上去了。

    …

    “項天,剛剛,剛剛那幾個人,都是你的朋友麼?”

    榮崢、凌子超他們一走,立即有人試探性地問道。

    項天點了點頭,“嗯。”

    項天一點也沒有多說的意思,更沒有說出榮崢的身份借以炫耀的意思。項天不是那種會借由朋友來達到炫耀目的的人,事實上,他連向人炫耀這樣的情緒也很少會有。

    問話的人還指望項天能夠多說一點呢,聞言訕訕地道︰“你朋友跟榮氏集團的榮崢長得還挺像的。”

    他們當中,誰也沒有見過榮崢本人,自然不會貿然地就開口問項天,剛剛跟他說話的人是不是就是榮崢。

    只有詹明惟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關于項天跟榮氏集團總裁榮崢還有四方海運的總裁凌子超以及崇綠島的孫家孫綺交好一事,圈子里多少有點傳聞。只是這傳聞,詹明惟一直也沒信過。主要是其他三個人或多或少在其他場合有過踫頭,听說交情確實不錯,可從來沒听說那三個人跟項天一起出席過什麼場合。加上詹明惟跟項天合作過,要是項天真的跟那三個人交好,怎麼從來也沒听他提過一嘴?要是換成是他,有那麼牛逼轟轟的朋友還能藏著掖著?

    人脈的重要性,只要是出了社會,沒有不清楚的吧?那個項天是怎麼回事?他怎麼一個字都沒跟他提過他認識榮崢,防著他呢?

    想到自己幾分鐘前在項天還有他的那個炮|友面前,吹噓自己的大伯跟榮崢私交不錯,張明惟就跟被人當中扇了一巴掌似的,臉上火辣辣的。

    榮崢、凌子超、孫綺……

    先前項天介紹他的那個炮|友,叫什麼來著?好像是姓孫,叫什麼名字他沒仔細听。

    孫……

    操!不會,那麼巧吧?

    詹明惟這邊正驚疑不定,只听孫綺慢悠悠地來了一句,“像麼?”

    眾人心底疑惑,難道是他們真的認錯人了?

    孫綺先是笑了一聲,後勾了勾唇,挑眉問道︰“難道不是一模一樣?雖然大榮那個家伙很討人厭,不過就他那張臉,想要長得像他,還是挺有難度的。”

    孫綺話落,其他人紛紛倒抽一口涼氣,他們下意識地看向榮崢還有凌子超他們一行人離去的方向。

    榮崢,剛剛過來跟項天打招呼的那幾個人當中的其中一個人,竟然真的是榮崢?!榮氏集團的總裁榮崢?

    等等,如果剛才過來跟項天還有孫先生打招呼的人真的是榮崢,那,那這位孫先生究竟是什麼身份?

    …

    詹明惟飛快地在手機上輸入孫綺兩個字。在搜索頁面上直接出現孫綺的照片時,他握著手機的手整個抖了一下。

    詹明惟下意識地抬頭,去看孫綺,發現就坐在他對面的孫綺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就連他項天也沒有坐在原來的位置上。

    詹明惟四下看了看,都沒看見兩人,他有點懵,“項天呢?”

    有女生回答道︰“好像是項天要去洗手間,他男朋友不放心,就陪著他一起去了。”

    “說真的,項天的男朋友看上去嗯……就長了一張很招桃花的臉,但是意外地好像對項天很好的樣子。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除了剛剛他跟項天的幾個朋友過來打招呼,他男朋友的視線幾乎沒有從項天身上移開過。”

    “對。我也注意到了。”

    “本來還擔心當年的那件事鬧得那麼大,項天會受到影響。沒想到,他現在反而是我們當中發展得最好的一個。可能這就是天才跟我們普通人之間的區別吧。人家就算是休學了一年,也比我們都要發展得好。”

    “是啊。可能這就是金子吧,縱然一時的蒙塵遮住了他的芒光,也不能改變金子的屬性,當覆在他身上的塵土被拂去,就再也掩藏不住他的光芒。我們這些普普通通的小石頭,就不要跟人家比了。”

    “不比,不比,小石頭也有小石頭的作用嘛。像是修路、造橋還有造房子,不都用得到小石頭嗎?這說明越不起眼的東西也有大用處。每個人都有他在這個社會上的價值,很多人生活的很多不幸就在于過分比較。只要我們不比較,就會發現我們已經比大多數都過得要好了。”

    “這話說得好。來,咱們走一個!”

    “走一個!”

    比起女生們都的關注點都在項天跟孫綺兩人的私人感情,以及對項天個人天賦的贊嘆上,男生們心情可就復雜多了。

    那可是榮氏集團的榮崢啊!項天竟然跟榮崢認識,不僅如此,看上去不僅是他,就連他男朋友也跟榮崢關系匪淺的樣子!

    詹明惟的手機界面亮在那里,他邊上的人不小心看見了,認出了手機上孫綺的照片,驚呼一聲,“操!項天的那個炮……項天的男朋友竟,竟然是孫綺?天!我太蠢了!之前項天介紹他男朋友的時候,我怎麼沒反應過來?”

    孫綺的名聲沒有榮崢那麼大,但是只要是混投行的,沒有不听說過他的。一個十七歲就拿了一筆錢,投了一家科技公司,之後那家科技公司迅速發展,融資、上市,孫綺在那家科技公司發展得如日中天的時候,果斷賣掉了公司的股份,套現將近千萬。

    一個十七歲的少年,就有那樣的眼光跟魄力,簡直就是商業上的傳奇。後來,房產大熱的時候,他又投了房產。再之後,就是酒店服務業,旅游業,以及近年來的視頻直播平台、電競、線上電影……總之,這個人好像就跟有預測未來的特意功能一樣,什麼會在將來大火,他就提前投資什麼。

    最具有傳奇的色彩的,還不是他開掛一樣的投資眼光,還因為他是一個人,就擁有一座海島的男人!

    不要說孫綺個人投資給他帶來的身價,就是崇綠島一個季度的旅游營業額都已經達到驚人的數字。要是單論個人身家,榮崢只怕都得屈于孫綺的後面。

    就是這麼傳聞中擁有一座海島的男人,對方剛剛在他們這里坐了這麼久,他們竟然一個人也沒有把人給認出來!要是他剛剛跟孫綺搞好關系,有朝一日讓對方幫著牽一個投資項目,可能就連下輩子的吃穿都不用愁了!

    別說是說話的男生這個時候後悔不迭,在場的其他男生也差不多是同樣的心情。

    榮崢、孫綺……那是他們平時連接觸都根本接觸不到的大佬啊!

    人就是這麼奇怪。

    先前他們當中好多人都惡意揣測孫綺是項天的炮|友,在發現項天竟然跟榮氏都有項目上的合作後,也就不再一個炮|友,右一個炮|友的揣測項天了跟孫綺之間的關系了,畢竟他們要是有項天那個身價,想要找個听話花瓶男友肯定就是招招手的事情。

    現在在發現孫綺的身份不簡單之後,就更是直接改了口。就孫綺那身份,他能給誰當炮|友?

    他們當中,不少人都仰著脖子,巴巴地等著項天能帶著孫綺再回到他們的卡座來。

    祁臨一口一口地喝著口中的雞尾酒。

    他沒有跟其他人一樣,時不時地留意隔壁桌的冬天。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項天不可能再回到他們這一桌了。從上學的那個時候起,項天就他們大部分的人都不一樣。他的世界里沒有所謂的客套寒暄,也沒有曲意逢迎,活得直接又透明。

    他剛才會來跟他們打招呼,是因為明惟去請了他,他出于禮貌才會跟明惟一起過來,除此之外,他們這些人,包括他在內,在他心里,不再佔有任何位置。

    果然,一直到詹明惟這幫人就都相繼喝了好幾輪,項天跟孫綺兩人都沒有再回來。

    大家誰也不再好意思再讓詹明惟去喊項天過來,他們現在跟項天的差距太大了。要是上學期間跟項天有那麼幾分交情還好,但他們幾個壓根跟人家沒什麼交情,哪里有臉再貼上去。

    他們大部分的人心底的後悔多了一層。

    早知道,剛剛應該跟項天打好關系的!

    …

    項天跟孫綺兩人沒有再回卡座,是因為時間不早了,幾個男設計師擔心時間女生們太晚回去會不安全,打算提前送女生們回去。大家回樓上包間拿了東西,跟孫綺還有項天打過招呼之後就先回去了。

    項天今天喝了酒,加上第一次參加這麼多人的聚會,大家走的時候都過來跟他還有孫綺說一聲,他腦袋暈陶陶的,哪里還記得起詹明惟那幫人,孫綺就更不可能提醒項天那幫人的存在了。

    孫綺嘴里說著,他只是在酒吧里投了點錢,不負責陪玩,在眾宇建築的那幾個設計師們回去了之後,孫綺還是跟項天兩人去了榮崢跟榮絨還有凌子超他們在的A888包間。

    孫綺跟項天兩人進包間時,凌子超霸佔著話筒在唱K。

    榮絨跟簡逸兩個人都挺配合地晃著手,看起來還真像模像樣地在听歌,凌子越跟他哥BATTLE K歌之王的頭餃慘遭失敗,坐在位置上一個人氣成河豚——他哥把另一個話筒給藏起來了,行為相當令人發指

    榮崢在給榮絨剝瓜子。

    榮絨晃幾下手,榮崢就把剝好的幾顆瓜子仁味到他嘴里,好像榮絨晃那麼幾下,體能就消耗得厲害似的,所以得定時定量地補給。

    來酒吧大部分的人都是沖著夜場的熱鬧來的,怕只有這一屋子的人,把酒吧當成KTV,對樓下舞池的熱鬧全然沒有任何興致。

    簡逸在來酒吧之前,對酒吧還是很好奇的,但是自從他在舞池里被人摸了屁股之後,他對那個熱鬧的舞池就沒有任何想法了。當然,那個摸他屁股的王八蛋,已經被凌子越給“小小” 地教訓了一通,也沒設麼大礙,就是那只咸豬手沒個十天半個月好不了而已。

    “恨欲狂/長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鄉/何惜百死報家——吱——”

    凌子超的《精忠報國》沒能繼續,因為他手里的話筒被孫綺給奪走了,話筒發出刺耳的聲響。

    凌子超頓時用一種滅國之仇的眼神冷睨著孫綺,“把話筒還我!”

    孫綺不但沒把話筒給他,還用屁股把凌子超從點唱機的高腳凳上給擠下去了,“起來,我有話要說。”

    凌子超一本正經︰“你投資虧了?虧了很多錢?要賣島?我手里頭沒那麼多現金流,我得跟大榮商量一下。”

    榮絨怕他哥剝太久瓜子指甲會疼,不讓他哥剝了,拿紙巾在給榮崢擦手。這個季節,哪怕室內空調開得很足,手里拿著視鏡,還是有點冰手的。榮崢把濕巾從他手里抽出,他自己擦了擦,反手握住榮絨的手。一心二用地朝凌子超的方向點了點頭,“可以。崇綠島這幾年的旅游業發展得不錯。”植物園也一年的經濟效益也頗為客觀。不過就算是他跟子超都拿出各自的存款,應該現金流也是不夠的,他可以跟他爸媽還有絨絨借一點,湊一湊,再新辦法融資一部分,應該可以。

    孫綺罵了一句,“滾蛋。”這兩個糟心玩意兒。

    孫綺一只手握著話筒,另一只朝項天招了招手,“小天,來一下。”

    項天才在位置上坐下,听見孫綺喚他,困惑地抬起頭。

    “來一下麼。”

    凌子超被他撒嬌的語氣給惡寒了一下。

    “孫總,咱正常點?”

    孫綺磨了磨牙,“我,很,正常!”

    孫綺恨聲回了凌子超一句,他從高腳凳上站起身,項天此時也剛好走到他邊上。孫綺攬住他的腰身,N瑟地跟屋內的眾人宣布,“兄弟們,我宣布一下,從今天開始,我也是有主的人了。”

    項天沒想到孫綺會來這麼一下,愣了愣。

    孫綺自己在高腳凳上坐下,他趁著項天發呆的功夫,拉著他坐在自己的腿上。項天下意識地就要起身,孫綺扣著他的腰,不讓他動。項天只好紅著耳尖,繼續坐在孫綺的腿上。

    榮崢反應平靜,凌子超跟他差不多,神情都沒變過。

    榮絨十分給面子地鼓了鼓掌,“恭喜琦哥,小天哥。”

    簡逸微張著嘴,但是沒過多久就把嘴巴給閉上了。

    凌子越是除非有一天簡逸拉著別人,在他面前說他跟那人好上了,要不然,就甭指望他會有多余的表情。

    孫綺眯起眼,“我跟小天好上這件事,對你們就這麼沒沖擊力?”

    簡逸是個實誠孩子,他撓撓頭,“唔。大概是因為我哥跟絨絨兩個人憑他們兩個人之力,拔高了我們對出櫃這件事的閾值?”

    想當初,發現他哥跟榮絨在一起時,那才叫一個沖擊。就,完全大腦一片空白,目瞪口呆、嘆為觀止(bushi)。

    凌子超摸著下巴,“有道理。”

    自從大榮跟榮絨兩人在他們面前出櫃後,他發現,他對身邊的人出櫃這件事,已經完全看淡了!

    凌子超附和了一聲,轉過頭問榮崢,“距離上次三疊山露營,少說也快過了三個月了吧?他這是才搞清楚自己的心意,還是才把人追到手?”

    榮崢︰“都有。”

    凌子超旁若無人地跟榮崢兩人聊著天,“竟然用了兩三個月的時間才搞清楚他自己的感情?這麼遲鈍地麼?”

    語氣不要太鄙夷。

    榮崢贊同地點點頭,“是很遲鈍。”

    孫綺︰“!!!”

    這兩個混蛋!

    凌子超跟榮崢兩人埋汰完孫綺,又給項天支招道︰“小天,你不應該這麼快就答應這家伙的。你應該狠狠磨一磨他,吊著他,等到他徹底離不開你,你再勉勉強強地點頭答應。這樣他就被你拿捏住了,再也翻不出什麼花來。”

    孫綺環抱住項天,鼻尖在項天的耳朵蹭了蹭,“我現在就已經離不開小天了。”

    項天耳朵都是燙的。

    “嘔——”

    凌子超作嘔吐狀,他四下環顧,“酒瓶呢?我的酒瓶呢?”

    凌子越隨手把茶幾上的一個空酒瓶遞給他,“出戰吧,超超子。”

    凌子超︰“……”

    呵,想要把這酒瓶往親弟弟腦袋上砸呢,帶響的那一種!

    …

    凌晨剛過,“夜放”的午夜場才剛剛開始熱身。

    榮絨平時睡得早,他今天晚上又喝了一杯雞尾酒,十一點不到就有點困了,強撐著,過了十二點,實在熬不住了,一個勁地揉眼楮。

    榮崢把他揉眼楮的手拿下來,握在手里,“先回去睡覺?”

    孫綺在跟凌子超兩個人拼酒,聞言,他放下手中的酒瓶,“這麼早?這才哪兒到哪兒?今天可是我脫單的大喜日子,誰都不許走先!”

    凌子超拉著孫綺喝酒,就沒法唱歌了,凌子越就拖著簡逸,兩個人坐到點唱機前,一首一首地唱。起初兩人唱得還挺帶勁,後面就有點累了,這會兒兩個人腦袋跟腦袋靠在一起,都有點喝醉了,也有點困。

    榮崢淡聲道︰“你要不問問小天困不困?”

    蛇打七寸。榮崢這一招,可比直接說他要帶著榮絨走人要強多了。

    孫綺立馬轉過頭,關心地看向項天,微帶著醉意地問道︰“寶貝兒你困了?”

    項天︰“……”

    項天在心底嘆了口氣,希望晚上阿綺不要醉得太厲害。他搖搖頭,“我沒關系。”

    項天回答的是他沒關系,而不是他不困。

    孫綺雖然喝了酒,但遠遠沒到喝高了的地步,他立馬听出了這兩者之間的區別。他孫綺把手中的酒杯一放,“不喝了,我們家小天困了。各回各家。”

    說著,摁鈴喊來服務員,買單結賬。

    凌子超︰“……”

    特麼每次聚會,都要忍受大榮跟絨絨兩個人膩歪不夠,現在還要再添阿綺跟小天這一對兒?

    操。

    這些個糟心玩意兒,特麼還是都給扔了吧。交什麼破兄弟,他要一個人獨美!

    …

    結了賬,一幫人往樓下走。

    一樓舞池全是人,人頭攢動,比他們上樓前還要熱鬧。

    他們人太多,集中著走實在不好走,榮崢跟孫綺、項天還有凌子超說一聲,他帶著榮絨先走。本來榮崢讓簡逸也跟他一塊走,架不住凌子越亦步亦趨地跟著簡逸,凌子超沒辦法,只好一拖二,把倆小孩給看住,一幫人分成三撥往外走。

    還沒到門口,孫綺臨時尿急,要去上洗手間。他也不放心留項天一個人在外面等他,就拽著項天陪他一起去了洗手間。

    項天听著外面洗手的水聲,也想上廁所。他瞥了眼已經在解開拉鏈的孫綺,跟孫綺隔了一個位置,解開褲子。

    察覺到有一道視線一直落在他的身上,項天遲疑地轉過頭,就瞧見孫綺眼楮都不帶轉的,一個勁地盯著他看。

    項天︰“……”

    孫綺吹了記口哨,“寶貝兒,繼續啊!”

    項天本來還能忍一忍,孫綺口哨這麼一吹,他就完全控制不住,淅淅瀝瀝……項天二十多個年頭里,就從來沒有這麼窘迫過。

    以最快的速度解決完,項天看似鎮靜地拉上褲子拉鏈,紅著耳尖,低聲對孫綺說了一句,“我去外面等你。”

    “哎,別啊,等我一起,小——”

    孫綺想要伸手把人拉住,這不是,沒拽住麼。

    只好老老實實地先解決一波內需問題。

    …

    項天快步從洗手間走出。

    站在盥洗台前,項天怔怔地看著鏡子里,面色酡紅的自己。鏡子里的他既熟悉,又微帶著點陌生。

    晚上發生的一切,對于他而言,都像是一場夢境。阿綺,喜歡他。是真的喜歡,而不是基于生理上的沖動。

    項天唇角噙著溫和的笑意,他擰開水龍頭,把自己的雙手放在溫水下。

    有人過來洗手,項天往邊上挪了挪。

    “他對你好麼?”

    項天微怔,他緩緩地抬起頭。

    祁臨注視著項天的眼楮,“我知道,我現在問這個問題,可能顯得很可笑,又或者,顯得很虛情假意。我還是想知道,他對你,好麼?還有,這些年,你過得,怎麼樣?”

    水流還在嘩嘩地流淌,流過項天的指尖。

    項天把水龍頭關上,他回望祁臨。

    忽地,他的腰間圈上一只手臂,只听耳畔想起一道慵懶又帶著嘲諷的聲音,“既然知道自己這問題問得可笑又假惺惺,做什麼還要問出來,髒我們家小天的耳朵?怎麼?沒欺負夠老實人,當年把人傷一通,現在又要跑到人面前,再唱這一出當初我拒絕你是我迫不得已,希望你別怪我,最好還原諒我的戲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方便以後閱讀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第175章 寶貝兒,繼續啊!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第175章 寶貝兒,繼續啊!並對炮灰男配手撕假少爺劇本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