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變相催稿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女神踩過的地板 本章︰第117章 變相催稿

    接到視頻通訊時, 龐默默正窩在治療艙,給《大輪回遺跡》寫修改意見。

    騎士團很少因為片段就決定買下文豪本,無限流算破例了——要不是天火一直起哄架秧子, 《大輪回》至少要見到初版完稿才有買賣後續。

    朱日和︰計劃通ˇ

    光腦一亮, 龐默默疑惑看屏幕。里頭是徐衡和另一個姑娘。

    “四平,你終于換新女友了?。”

    兩人在飯桌上通訊,視角些微扭曲,饒是如此,也能看出姑娘面容冷艷, 很有氣質。

    徐衡︰“……”

    姑娘哈一聲︰“龐老師, 徐哥就算要成,也不是和我。”

    “我是政委苗樂安,輔助鐵訓蘭、海福盛等幾位文豪。”

    龐默默︰“???”

    “對不住,冒犯了,找我啥事?”

    徐衡簡要說明來意,龐默默放下筆, “問無限流的意義,怎麼不直接找鐵訓蘭?”

    “她是原創文豪, 說不出個一二三?”

    徐衡語氣說不出意味︰“鐵文豪近來心情不佳,我們都說不上話。”

    苗樂安賠笑。

    何止是心情不佳,簡直是失聯狀態,要不是回寢室還能見到人, 她要以為鐵子人間蒸發了。

    龐默默轉筆, 在[文豪心理失衡]上打個對號。

    “果然如此, 帶鐵訓蘭前, 我看遍了她的作品, 無限流文風大變, 問她怎麼回事她也不說,只說文途迷茫,你倆這搭檔有失職啊。”龐默默打趣。

    徐衡苦笑。

    誰不怕這種親密搭檔?你當你倆親密無間,出事了才發現,人家只是會扮演,讓你當自己走進了她心里,實際她的心比地獄還深。

    苗樂安卻一針見血︰“龐老師,不調查沒有發言權,您也沒對鐵子文途迷茫給出好回答不是嗎?自己都做不到,就別推鍋給別人吧。”

    龐默默︰“……”

    徐衡大笑起來。

    龐默默沒好氣,“成吧,你們問,不涉及騎士團機密,我就回答。”

    徐衡沖苗樂安比個“你請”的姿勢。

    “請問龐老師,玩過毫無修改的無限流,您產生過反社會念頭嗎?”

    苗樂安緊張地問。

    龐默默差點把營養液噴出來。

    “四平,你哪兒找來的寶貝疙瘩。”問話這麼直接?

    徐衡笑得不行︰“苗政委剛畢業沒兩年,帶的文豪也是學生,你別油滑了,有話直說。”

    這問題很難回答。

    龐默默回想起自己在地下遺跡的樣子,殺人如麻、視人如豬狗,都不寒而栗。

    “反社會指什麼?”他反問道。

    苗樂安一怔。

    “人不殺我我必殺人,世界黑暗不如毀滅……這些嗎?那我無時無刻都在想。”

    苗樂安臉色發白。她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但如果你是擔心,我把這些念頭帶回星際社會,”龐默默留意著苗樂安神色,姑娘五官緊繃,似乎在等一個重要判決︰“——那我可以明確回答,不至于。”

    苗樂安︰“……”

    龐默默將畫本反轉給苗政委看,上面是濃墨重彩的黑紅二色,沒規律的涂畫,看著很焦躁很折磨︰

    “看,這是我現在的心境,還在接受治療——但你感覺我說話有異樣嗎?”

    苗樂安仔細體會︰“沒有。”

    龐默默點頭︰“對,我心境暴躁,腦子還偶爾回味闖關宰人的感覺,恐怖又刺激——但我舉止無恙。”

    “苗政委,你似乎擔心玩了無限流就會變成犯罪分子——不是的,街上走得人多得是乍看普普通通但滿腦子黃暴的。”

    苗樂安驚訝看他。

    龐默默︰“你要分清楚,有想法和真的做之間的區別。”

    良久安靜。

    徐衡咳嗽一聲,給苗政委找補︰“默默,這事也得分短期效應和長期的,你現在看著挺好,但念頭一旦埋下,我們不能賭它能一生潛藏,只要爆發一次,影響了你的行為,那無限流就罪大惡極了。”

    龐默默嗤笑︰“因噎廢食。”

    “人人都會犯罪,為了防止犯罪就杜絕接觸黑惡丑?——那人人還只要出生就會死呢,要不干脆別出生?”

    徐衡眯眼。

    老同學並非沒有變化。

    被無限流改造過,他現在思辨性很強,很杠精,通身彌漫著微弱的毀滅欲。

    苗樂安不說話,似乎在天人交戰。

    龐默默提議︰“我團最近在讓游戲師測試無限流——哦對,它現在叫《大輪回遺跡》——測試《大輪回》的合理範圍。”

    “你是文豪從業者,算擦邊,可以報名來試試。”

    徐衡追問︰“讓游戲師測?不讓普通玩家嗎?”

    龐默默哈一聲︰“怎麼敢上來就讓那幫傻蛋跳海?真搞瘋了怎麼辦?我們專業,我們先死,死出一個合理值,才敢賣啊伙計。”

    徐衡︰“……”

    他看苗政委發愣,推她一把︰“去吧,機會難得。”

    苗樂安張張嘴,說不出話來。

    通訊又拉呱一會。

    收線前,徐衡才問︰“默默,騎士團現役游戲師有姓上的嗎?”

    龐默默茫然︰“尚?有啊,我同組尚東來,給《大輪回》打輔助的。”

    徐衡︰“不是崇尚的尚,是上下的上。”

    龐默默︰“???”

    “哪有這麼煞筆的姓?是百家姓嗎?”

    “全團哪有——”他忽然消音。

    徐衡快笑死了︰“你繼續說呀,我等你說上青天指導呢。”

    “沒有,沒听說過。”龐默默沒好氣道,“行了,我先撤,機械手喊我打針了。”

    ……

    苗樂安沒掙扎片刻,就在騎士團官網報名了。

    此團給《大輪回》的介紹非常有趣。

    【題材危險不可預知,可能逆轉您的世界觀,請謹慎報名,優先開放給內部員工】

    她翻翻報名名單,名單糊名,只看到一串串id數字。

    “真厲害,三萬人了。”

    徐衡送她去星軌,“自然,獨立騎士團員工遍布銀河系,數十萬人還是有的。”

    “但各題材都有游戲師,分到驚悚題材的恐怕不多。”

    星軌轟隆隆駛來,苗樂安卻拒絕了登車,拉徐衡坐下。

    “徐哥,現在換我回答你了。”

    “鐵訓蘭的情感問題。”

    徐衡神色平靜︰“你說。”

    苗樂安端詳徐季平,這人眉宇中正氣質柔和堅定,說實話,很適合鐵訓蘭。

    “上次見數據體的事,鐵子和我說了。”

    “她描述語氣很溫和,直言想給你當媽了。”

    徐衡停了片刻︰“……啊?”

    苗樂安︰“希望徐哥有正常人80的智力,別把這句話直接翻譯成她想給你做媽。”

    徐衡︰“……”

    苗樂安︰“如果你確實這麼想了,那你錯過鐵子的情感轉折期真是不虧。”

    徐衡神情意外。

    他不喜示弱人前,無論是好面子還是自尊使然,很少的幾次就給鐵訓蘭參與了一次,更沒想到由此而來的雪崩效應。

    “我是否能理解為,你在暗示鐵訓蘭因為我的……脆弱產生了別的心理?”徐季平別扭地找了個修辭。

    苗樂安嘖嘖。

    也不知道這廝戀愛史是不是都談狗肚子里去了。

    “你比我倆大嘛,以往也很照顧,是個比較強勢的形象。”

    “有反差時,就會激起關懷——誰不會憐憫弱者?女性更會。”

    “這種憐愛加上喜歡,變質不是很正常嗎。”

    徐衡眉頭皺成疙瘩。

    苗樂安好笑的看他。

    徐衡很好,溫和體貼三觀正,但很明顯,他的情感世界里沒有假意示弱騙取女性憐愛心理這個選項,不太理解以退為進的邏輯。

    ……

    挺好,歪打正著。

    “這是她說的嗎?”徐衡問。

    “怎麼可能。”苗樂安答。

    徐衡肉眼可見地蔫了。

    苗樂安︰“但我是最了解她的人啊。”

    徐衡感覺自己又活了過來。

    苗樂安︰“別高興太早,徐哥,雖然鐵子沒說過,但她肯定有感覺。”

    “你沒發現,她這次

    心理瓶頸完全沒找咱倆嗎?和我是因為吵架,和你是因為什麼?”

    徐衡︰“……”

    苗樂安︰“多明顯,她對心防界限有明確劃分,有好感時你在五環,好像看到了很多內心世界,實際那只是她撿出來引狗的肉骨頭——”釣魚海王嘛,得先把魚引進來。

    “到你真踩進二環時,反而什麼都看不見了。”

    “鐵訓蘭很警惕別人窺探真實內心,防備心重,沒有安全感。”

    徐衡︰“……你果然了解她。”

    苗政委假笑︰“過獎,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分析你的心理,展示我思政系的高超素養。”

    徐衡額角冒汗︰“不必了,謝謝。”

    ……

    情感輔導的結果,就是苗政委哼著歌上車,拍屁股走人,徒留徐衡面對一地情感垃圾。

    回到寢室,人去樓空,桌上有張紙條︰

    【樂安,我去巨蛇聊新本了,一周內回來】

    苗樂安︰“???”

    好家伙,三個鐘頭沒看住,人家就奔向新桃花了。

    ……

    朱日和剛入職天火,發了工資財大氣粗,直言給鐵訓蘭報銷車票。鐵子毫不客氣,立刻選了超遠距離星軌——最貴最快的一班。

    于是,發完消息不到六小時,朱日和就在天火大樓下瞅見了東張西望的鐵某人︰“……”

    草,我錢包痛。

    徐寧天驕也在天火談本子,她現在孑然一身個體戶,和巨頭議價能力不足,鐵訓蘭親眼看著好好一罪案題材最後落錘1500萬。

    “虧死了。”鐵子捶胸頓足。“多好的本,我以為少說3000萬的。”

    徐寧天驕給她倒茶,“個體戶開頭是這樣,積累人脈後,才能和巨頭抬價。”

    鐵訓蘭撇嘴。

    常在文苑不覺得,現在和畢業的人呆一處,她愈發感到年輪砍在頭上的刀。

    “你獵頭現在還簽新人嗎?”徐寧天驕忽然問。

    鐵訓蘭︰“……”

    “簽簽簽!”她差點蹦起來,徐寧被逗笑了,摸摸學妹狗頭︰“看你高興的,我還沒說什麼呢。”

    “之前朱日和講,徐衡想簽他,他挺意動的,我琢磨著,確實是好人選。”

    這話沒頭沒尾,但不妨礙鐵訓蘭高興。

    她正要細說徐四平資源廣闊,忽然光腦發來提示︰

    【叮!您訂閱的游戲版發布獨立騎士團新通知!】

    倆人正在天火食堂,刷著朱日和的卡,好家伙,聲音一冒出來,引起周圍大片圍觀。

    鐵訓蘭︰“……”

    徐寧天驕擋住她,“見笑,見笑,對不住各位天火老師。”回頭低聲道︰“趕緊關了聲音!”

    點開看,竟是無限流的預告。

    【充滿未知的地底遺跡、生死未卜的競技決斗、卑賤高貴的孰是孰非】

    【體會人性之惡,全面超越自我】

    【一切盡在獨立騎士團最新文豪本——《大輪回遺跡》】

    介紹詞如此寫道。

    鐵訓蘭、徐寧天驕︰“這麼快!”

    “瘋了,咱不是還在寫嗎?”

    “這算不算變相催稿,他公告發出去了,咱肯定得日期前寫完……”

    “啊啊啊啊狗騎士狗騎士!催稿不帶這樣的!”

    介紹短片只有一分鐘,特別快,點進去是幾個糊了臉的玩家,正縮在石頭洞里,擠擠挨挨,好不狼狽。

    中央一口深井,滴滴答答淌水,仰拍視角能勉強看清頭頂的黑色蜘蛛。

    鐵訓蘭︰“哎這不是我寫的——”

    徐寧天驕︰“別吭氣,人動了!”

    短短一分鐘,糊臉玩家快速收割數條人命,身法靈活、刀刀命中,當視角擦過他臉龐時,糊臉馬賽克消融,露出一雙鋒利又冷酷的眼楮——

    寒氣順著背脊爬上,緊張氣氛瞬間拉滿。

    鐵訓蘭︰“……”

    龐默默是不是說他試玩了來著?

    那這人是?

    周圍聲音小了,剛才盤碟碗筷聲不絕,現在靜悄悄的,偶爾有吞咽食物聲。鐵訓蘭左右看看,發覺天火職員也都在專心致志看光腦。

    想來也是,兩大巨頭競爭關系,對家發預告片,自己不得看看?

    “這是個什麼題材?好血腥,物種文庫能給過了?”

    “沒吧,昨天我去文庫,還看到AI和騎士團的人吵架呢。”

    “我前天也見了,狗騎士不會車輪戰天天吵吧。”

    天火同事議論紛紛。

    鐵訓蘭豎起耳朵听,專業人士的評價,很有價值。

    “你們不覺得場景很簡單嗎?就,隨便一個石頭洞啊。”

    “不是,結尾黑霧里有第二道門……連環迷宮嗎?”

    “偷懶耍滑頭,隨便造景也不寫世界觀,來騙錢呢?不過這廝殺動作真流暢,也不知是文豪寫得好還是玩家真會殺……怪事,狗騎士不會從銀河監獄提出個犯人,錄得視頻吧。”

    這猜測一出,四座頓時安靜。

    “不會不會,太過分了。”大伙又自發否認。

    鐵訓蘭眼神一轉。

    這些評論有重點。

    “看來無限流得主抓動作戲,再雕琢縱向世界觀。”徐寧天驕心有靈犀,她一說完,鐵訓蘭立刻伸爪,倆人默契擊掌。

    游戲版的玩家反應就沒那麼專業了。

    [啊啊啊啊啊啊殺人了殺人了!我等了多少年,終于看到連環殺人案本子了!]

    [狗屁殺人案,這——這玩家心理變態嗎?赤/裸裸的虐殺!我要舉報獨立騎士團,怎麼能放這些?]

    [樓上,你死了一燒,肯定冒舍利子。文豪本快三十年沒出過血腥暴力題材了吧,騎士團不愧是自由為王,啥都敢出!]

    [唉,騎士團怎麼不放文豪信息呢?我想去大佬賬號下蹲點,天天催稿ing]

    ……

    不到半小時,游戲版熱門詞就換了,#獨立騎士團##騎士團新題材##石頭洞殺人案#......各種關聯詞應有盡有。

    徐寧天驕偷瞄鐵訓蘭表情。

    巨蛇精英們私下討論過無限流新本,作為定基調的鐵訓蘭,她的思想問題引起了所有人重視。

    但此刻,她神色無恙,沒有高興也沒有緊張。

    “鐵子,問個事兒。”

    “你說。”

    “起名《大輪回遺跡》中的輪回——是什麼意思?”

    “沒啥意思,裝個逼。”

    徐寧天驕︰“……”

    她可不是朱日和朗圖騰那些偏好非現實題材的二流家伙,徐寧多年練筆,對借古諷今、借虛諷實這一套,太熟悉了。

    “那我說得再明白點,玩家A殺掉的審核者暗示高低等‘生物’沒有差別、瞳孔彈幕透露的信息……都和現實星際有微妙的相似感。”

    “我問你,你是不是在利用無限流題材,諷刺現今銀河帝國的精神癥現狀?”

    鐵訓蘭︰“……”

    徐寧天驕︰“那些彈幕對社會黑暗面畏之如虎,卻口稱正義自認高貴,被網絡AI操縱又自以為是的聰明——還有隱約的諷刺民粹之意。”

    “你思想傾斜有點厲害啊,苗政委不管嗎?”

    良久安靜,鐵訓蘭蔫蔫趴在桌子上︰“我和政委吵架了,她不要我。”

    “學姐,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徐寧天驕假笑︰“哦,你最好是真的不明白。”

    ……

    當天,苗樂安看完騎士團發的一分鐘宣傳片,愁的一夜沒睡。

    第二天,虛擬宇宙通知她入選無限流測試計劃,要求盡快趕往麒麟座闕丘三。

    苗樂安有點緊張︰“我、我我我,能行嗎?”

    她知道自己三觀很學生思維,搞不來假惡丑那套。

    怕不是進了地底遺跡,一小時都活不下來吧……

    虛擬宇宙︰【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您不必過度擔憂】

    兩天後,苗樂安坐慢車趕到闕丘三。

    龐默默打著吊瓶出來接她,臉色憔悴但精神頭很足,苗政委十分意外︰

    “不是,鐵子說換游戲師了啊,是個叫小上的老師……”

    怎麼還是你接人?

    龐默默嘖一聲,完全不想搭理這問題。

    正說著,前頭飄來一仙風道骨的禿瓢老頭,花白胡子一把抓,一見苗樂安就嘿嘿笑,仿佛看到了大把票子正長翅膀飛來。

    苗樂安不解︰“上青天指導?”

    龐默默不情願道︰“小上這不就來了?”

    苗樂安驚恐看他︰“???”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這個文豪來自地球》,方便以後閱讀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第117章 變相催稿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第117章 變相催稿並對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