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自有正義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女神踩過的地板 本章︰第119章 自有正義

    本來要換乘超遠距離星軌, 一看苗樂安發來的新消息,鐵訓蘭慢下腳步。

    機械手提醒她,車票即將超時打款, 鐵子思索數秒,點擊取消,查看普通慢車。從腳下中轉星到闕丘三, 快車四小時, 慢車大約要兩天。

    “虛擬宇宙, 我申請查詢苗樂安目前的無限流測試進度。”

    虛擬宇宙︰【收到申請】

    【苗樂安現處文豪本遺跡23層, 第二回合】

    鐵訓蘭立刻將車票換成慢車。

    虛擬宇宙︰【???】

    23層是個偏智斗的關卡,很適合苗樂安的三觀, 不會太沖撞。但一次過關也是沒可能的,以鐵訓蘭對她的了解, 至少要五次才能摸準全部竅門。

    從測試時間算,五趟練完, 得兩三天。

    小政委臉皮薄, 我得給她留時間。

    ……

    遠處宇宙, 一列寶藍色星軌隆隆駛來, 打頭是盤旋長蛇標志,一看便知是蛇夫座修建的列車。上頭乘客滿了大半,鐵訓蘭提著小包上車, 擠擠攘攘,車載全息播放著天火廣告, 細看,竟是之前徐寧天驕賣掉的罪案本。

    血腥場景一閃而過, 殺魚刀插在一個男人胸口, 車廂大伙目不轉楮看著。

    “謝謝。”鐵訓蘭謝過讓道大叔, 坐上自己鋪子。

    廣告又變了。

    男人胸口的凶器不翼而飛,隨即三個人臉切入,個個心懷鬼胎。

    “是他老婆殺得吧?伙同情夫謀財害命。”

    “不對,我覺得是管家,他暗戀這男的好多年,又嫉妒女主人,因愛生恨,栽贓嫁禍,完美。”

    “那廚子算咋回事?”

    乘客討論的熱火朝天。

    鐵訓蘭瞥一眼廣告,“偷刀和殺人是兩回事。”

    “現在線索只給到了誰偷凶器,還沒到揭秘殺人這一步。”

    幾個人看她。

    鐵子︰“我猜是廚子偷了刀,只有他身上的魚腥氣是帶血味的。”

    “凶器是殺魚刀嘛。”

    乘客們來勁了,“姑娘聰明啊。”

    不是我聰明,徐寧天驕寫本就愛把事件鏈拆成一環環的,來回做假象,鐵子道︰“沒有,我看罪案小說多而已。”

    說到罪案,乘客們來了新話題。

    “听說了嗎?騎士團買了個大罪案題材,游戲版到處撒廣告,還招免費內測呢!”

    “沒內測吧,我听說是本子還沒寫完,在測試精神強度啊。”

    “精神強度是啥?怕把咱嚇瘋了?”

    “是呀,我二姑她三大爺的女兒在騎士團實習,被逮去測試了,好家伙,半小時吐得腸子都快出來了。”

    四座一片嘖嘖。

    鐵訓蘭和虛擬宇宙對視一眼。

    “叔叔,不是罪案,那叫無限流。”

    乘客大叔不解,“啥無限?推這題材干啥?折騰玩家嗎?”

    鐵訓蘭咧嘴干笑。

    她沒法和普通玩家掰扯AI成癮、脫癮治療這些事的。

    誰知,聊天的幾位給出了意料之外的解釋︰

    “嘿,是不是騎士團布局大麥哲倫雲啊?這麼忙著買新題材?”

    “啥、啥雲?”

    “大麥哲倫雲!你不看八卦的嗎?生活版、娛樂版都在說,好些個工程師網上曝圖,說大麥哲倫雲移民工程騎士團有出資。”

    鐵訓蘭︰“……”

    人民群眾無孔不入,虛擬宇宙,你還當自己消息封鎖到位呢。

    她也加入八卦︰“什麼麥哲倫雲,沒看到虛擬宇宙發布啊?”

    讓座老叔一擺手︰“小丫頭沒見識,帝國領導層干活兒向來是‘能做的不要說,能說的做不成’,等他們公布時,麥哲倫雲早塵埃落定啦。”

    是這道理,鐵訓蘭不死心︰“可這和新題材有啥關系?”

    老叔嘿嘿一笑,掐了煙︰“啥關系?挑人才出來,搞帝國中心轉移啊。AI當咱們都沒感覺呢。”

    “八百年深耕銀河系,各大王座勢力盤根錯節,什麼都擠滿了——為什麼要麥哲倫雲新移民?因為現有的蛋糕切不好,就得把蛋糕做大啊。”

    鐵訓蘭驚訝看他。

    眼前幾個抽煙老叔是普通人模樣,說話也不文縐縐,但心思透亮,比她遇到的所有學院派都要強。

    “兄弟說的在理,人類真被養廢了……唉,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剛看殺人場面都難受。”

    “沒報廢吧,干啥這麼消極?麥哲倫雲是人類疆域拓展必經之路,不讓咱們核心王座移民,不是很正常嗎?”

    “正常個屁!我上月去天琴座出差,邊緣小星,看到了好多游戲師在那兒選人,要的就是性格野、不溫順的,你一口一個我善良嫉惡如仇,人家都看不上,天火騎士團巴臘拉蘭德……一把巨頭公司,都不要銀河系的老文豪了。”

    鐵訓蘭白一眼虛擬宇宙。

    小紫毛裝沒看見。

    有人在旁邊,不好直接交談,鐵訓蘭寫光腦︰

    【小宙,這人說的是真是假】

    光腦隨即冒字︰【抱歉,涉及機密,無可奉告】

    鐵訓蘭︰【你這跟默認有啥區別?】

    【為什麼不要銀河系正統培養出的老文豪?覺得我們寫不出新題材了?還是覺得老題材只會和精神癥惡性循環?】

    虛擬宇宙好半天崩出倆字︰【你不算】

    鐵訓蘭翻白眼。

    幾個老叔談天說地,順著文豪本治療說到了精神癥。

    “唉,什麼75%罹患率,假的不行,我估計文豪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弱感癥,瞧他們寫那蔫了吧唧的本子,惡心。”

    “老哥,你一棍打死一船人啊……不過也是,市面上的本子也就玩玩,真要騎士團用文豪本選人,這些題材,統統完蛋。”

    “久居鮑魚之肆,不聞其臭,文豪最容易受弱感癥影響,文豪協會年年說會員精神癥比例低于2%,媽呀,鬼才信!”

    鐵訓蘭心情復雜。

    她真不知道行外人對文豪業是這看法。

    幾個萬事通接著說,鐵訓蘭才知道大麥哲倫雲開拓已經是準備二十余年的工程了,一直有風聲,但沒有官方給確切消息。近五年來,各行各業都在擠出最精英稚嫩的一茬新芽,供給人類開拓新星雲。

    如此情狀,讓她想起了末法時代的巨城擴張。

    往往城市化發展中,如遇舊城結構矛盾深重、不好改造,市政府便傾向于挖掘一塊新地,做新區,什麼都用最好的,硬生生造出個新權力中心,給老城輸血,帶動龐然大城一起發展。

    ……

    這和大麥哲倫雲、銀河系,如出一轍。

    虛擬宇宙提醒道︰【注意,你的心跳超過靜息閾值了】

    鐵訓蘭︰“廢話,知道了物種未來的發展圖景,能不激動嗎?”

    虛擬宇宙聳肩︰【這信息並不難獲取】

    【你太沉浸校園環境了,眼光很窄】

    鐵訓蘭︰“???”

    她想把小紫毛一口吃了︰“第一次有人評價我眼光短視。”

    虛擬宇宙坐在她旁邊,【我不是人,所以不是第一次】

    【眼光窄不是短視,從以往數據看,你看事情很長遠,但視野不夠寬闊,這和你性格跳躍、喜歡游離世俗有關】

    【不被規則束縛的人類,能收獲隨心所欲的自由,卻也無法領略規則盡頭的星河燦爛——這叫有得有失】

    鐵訓蘭表面不語,心緒卻一片沸騰。

    AI的話很耳熟。

    “不學會適應社會規則,那就不叫入世。”

    前世鐵誡蘭曾嚴正警告過她,但鐵訓蘭沒听進心里去。

    不和群眾捆綁在一處,就不能看到集體的未來。

    虛擬宇宙摸摸她腦殼︰【你是個有意思的人類,特立獨行,好奇心旺盛,但有時太過自我,不能說服自由意志服從于陳腐世情】

    鐵訓蘭巍然不動,“要不是看臉,我簡直以為在和李物說話。”

    小紫毛微笑︰【我算法重校後,文庫邏輯佔比提高了,是不是更人性化了?】

    可太人性化了,說話簡直像耳光,照我臉上打。

    鐵訓蘭松口氣,猶豫地問︰

    “你說,如果我文途迷茫的事……不對,如果我確實分不清自己要正還是要負,能不能越過這一層,先想別的?”

    虛擬宇宙用紫色頭發搔她臉蛋︰【當然可以,如果分不清個位數怎麼計算,那就直接越過它,先算十位數】

    【厘清更高的人生目標後,文途不解也無妨】

    【你既覺得麥哲倫雲有意思,可以去參與啊】

    ……

    ……

    獨立騎士團,白雲試驗場。

    “呦,來得早啊。”龐默默丟給苗樂安個面包,隔著五米,小政委輕松接過,身手比兩日前強了許多。循環測試第三天了,苗樂安堅持不懈,黑眼圈碩大,死吊著23層遺跡不撒手,頗有解難題深扎根的好作風。

    “謝了,龐老師。”苗樂安三兩口啃完,“小上老師在嗎?”

    小上老師,龐默默微哂。

    “不在,好像接人去了,不知道誰。”

    “這兩天鐵訓蘭聯系你沒?催催她啊,我團公告都打出去了,讓她趕緊寫稿。”

    苗樂安看他一眼,不軟不硬道︰“文豪本沒寫完就敢往外發公告,貴團作風果然優良——逼買無限流這事又不是鐵子做的,你擠兌她做什麼?”

    龐默默︰“……”

    前頭正好擺台上人,龐默默趕緊喊苗樂安下去,臨走被苗政委懟了一頓︰

    “我下次見鐵訓蘭要檢查她光腦,看你倆怎麼交流的。”

    “龐老師,千萬別被我發現,您趁我不在偷偷罵她。”

    ……

    再睜眼,腥臭黑暗,正是熟悉的地下河邊。

    苗樂安左右看看,依舊是一局六七人,看表情,這次有兩個新人,她挪幾步過來,伸出友誼之手︰

    “是新人嗎?”

    其中一個完全不理她。

    另一個中年男人好奇地東張西望,“是啊,你也是嗎?”

    苗樂安︰“我不是。”

    “我只是想提醒你們,注意觀察周圍環境,不要輕信他人。”

    男人驚喜道︰“你是好人,願意帶我們飛嗎?”

    苗樂安︰“不願意。”

    男人︰“……”

    全息外,龐默默砸吧嘴。

    “她咋被殺這麼多次,還爛好心啊。”

    “之前不是被一個裝新人的老手給宰了嗎?”

    AI看法很客觀。【性格不同,就像原始邏輯差異,學不來的】盤古算法道。

    龐默默聳肩,時間差不多了,越來越多的同事打著哈欠走進試驗場,同組尚東來把新修的無限流文稿給他︰

    “給,昨晚和物種文庫吵架到三點的成果。”

    龐默默︰“文庫妥協了?”

    尚東來嘁一聲,“想屁吃,她只說這樣改,沒說過不過。”

    倆人吃著面包就咖啡,偶爾看一眼苗樂安闖遺跡。

    漆黑的地下水面,六七名玩家飛馳在巨型管道上,身形如電,其間爆發惡斗數次,苗樂安只擋不殺,來回變換軌跡,好似兩天下來六七場測試,她就只練了個跑得快,看的龐默默噴笑不已。

    “你別說,挺厲害的,”尚東來咬口面包,含糊說︰“這層我闖過,我都沒把握一個不殺走到最後。”

    龐默默不以為然︰“傻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裝什麼?”

    熟悉的沖水聲次第響起,從天而降五只怪物,苗樂安細听片刻,發覺是六道水聲,空缺的那道圓洞沒有排泄物降下,正源源不斷放出風來,像個連通密閉空間和外界的氣孔,呼嘯起整片地下水的暴風。

    苗政委認真盯了兩秒,身後怪物嘶吼沖來,她站定管上,假意跳下,引誘怪物往上沖,隨即一手抓住管道表皮的凹痕,猴子似的一蕩,借助慣性又把自己送回來——

    怪物卻撲上了水管,扎穿管壁,濃硫酸爆噴而出,澆了它一身。

    濃硫酸腐蝕性極強,怪物很快焦黑碳化,燒出嗤嗤白煙,慘叫不斷響起,一整個大個頭跌下管道,成了水上浮尸。

    苗樂安小聲嘆口氣。

    “干得漂亮!”尚東來激/情鼓掌,眼楮發光,“兩天罪沒白受,這段夠當23層的通關模板了!”

    龐默默費勁咽下面包︰“殺個怪而已,看你激動的。”

    屏幕中其他賞金獵人慘叫不絕,數名老手沒像苗樂安似的鑽研“自救之法”,只想著將別人推下去,拖延時間又擊殺怪物,然而,其他人也不是吃素的,兩相掙扎,時間一分一秒就過去了。

    “救我!”那中年男人沖苗樂安大吼。

    苗政委面無表情,“我不會救你,你得學會自救。”

    “現在,松開手,往怪物嘴里跳,引誘它往上,下落過程中揪緊管道外皮,蕩過去,你就能活。”

    “太難了,我做不到!”男人痛苦地大吼。

    苗樂安︰“是很難,可你不跳就會死。”

    男人︰“……”

    苗樂安不再停留,轉身朝第六道圓洞跑去。男人絕望看她遠去的身影,咬咬牙,跳了下去。

    迎接他的是怪物深不見底的嘴巴。

    ……

    “23層是風元素能力者,是吧。”龐默默問。

    “是,這層設計挺有意思,地下水道是封閉環境,隨著頭頂沖水才會有外界氣流流通的機會——但有一個洞是空著沖水,沒有墜落物,氣壓差作用下這個洞會吸納無窮風力,玩家誰先站到這下面,遺跡系統就賦予誰風元素能力者的資格。”尚東來解釋,盯著苗樂安的軌跡︰

    “應該是她了。”

    “但我不知道,她想怎麼保證雙手不染血。”

    龐默默︰“???”

    尚東來聳肩︰“你不明白嗎?從遺跡設定看,能稱之為能力者的風元素不是一二級微風,那是刀子般的風刃,普通人類要想掌握風能力,要麼天賦異稟,要麼——你將吸收不下的風能量,擴散給其他人。”

    “風一樣的刀子丟在別人臉上會如何?”

    龐默默︰“……會被削成無數片,必死無疑。”

    ……

    第六個。

    苗樂安遲疑看著上方圓洞,它聯通上下世界,瘋狂卷涌的風在其中盤成漩渦,一片混沌的白色,撕片衣服丟進去,眨眼就被風刃絞成粉末了。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大不了再死一次。

    她深吸一口氣,走進風刃里。

    空蕩地下水道傳來古怪回聲,隆隆作響︰“本層選定一名能力者,編號B35——!”

    還活著的賞金獵人立刻望過來。

    風刃快速無比,有個人影沐浴其中,無數紅色如榨汁般從她身體里擠榨而出,散成微小懸粒,又被風力快速蒸發,女人淒厲的慘叫回蕩四方,如鬼魂墮入地獄前的哀嚎。

    “她、她……”獵人們驚駭不已。

    她竟然忍住了,沒有將無法吸收的風能量推出來。

    人體如容器,荷載有限,如果你不想害其他人,那就只能刀刃向內,禍害自己。

    龐默默和尚東來同樣驚呆了。

    他們眼睜睜看著苗姑娘縴瘦的身體一點點被暴風剝掉皮肉,只剩雪白骨架。腳掌、雙腿、雙手……最後榨到了頸動脈,爆炸開來的血浪變成漫天紅花,遠遠看,只當透明風團里長了張白色人骨。

    “瘋了吧。”龐默默喃喃道。

    “殺人不就好了?這又不是真實世界。”

    尚東來︰“……”

    “這恐怕是三觀不同的後果。”

    有人嫉惡如仇是因為沒見識過丑惡,卻自以為是。

    有人心懷良善是艱難苦忍後,依然堅持底線。

    龐默默滿臉荒唐地看他︰“……”

    背後忽然冒出個聲音︰“這有什麼奇怪?”

    “我的政委是全銀河三觀最正的人,她不會變。”

    一回頭,鐵訓蘭面無表情站在草地邊,身後是笑眯眯的小上老師。

    良久,風刃終于停下,苗樂安撲通跪在管道上,看著漆黑水上自己半肉半骨的臉。半張臉血肉模糊,半張臉赤白干淨,只剩干枯頜骨,被刀子剮的連點血絲都沒了。

    細小的風旋盤桓在她指尖,渾身輕盈苦痛。

    無限流測試至今,遺跡23層第一名不殺生的能力者誕生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這個文豪來自地球》,方便以後閱讀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第119章 自有正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第119章 自有正義並對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