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驚悚笑話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女神踩過的地板 本章︰第122章 驚悚笑話

    鮮血越積越多, 飛鶴反應過來時,已經漫上了他的鞋邊。

    “虛擬宇宙,這怎麼回事?”他克制住驚慌,小聲問。

    虛擬宇宙掃一眼50層故事梗概, 誠實回答︰【如您所見, 公開內測任選三層, 這是您抽中的第一關】

    【請逃離這間廁所】

    飛鶴︰“???”

    這還不簡單?我提褲子出去就行啊。

    虛擬宇宙淡漠看他。

    人類是不同個體間差異較小的物種, 但那麼點智商區別, 就能如此鮮明。

    ……

    當初第一個活體下文豪本的龐默默, 可是一把子就明白了“沖水”和“怪物殺人”之間的關系。

    一看表, 才三分鐘。

    小彩毛友情提醒︰【不如您仔細思考下, 目前所有听見的聲音與‘逃生’之間的關系】

    飛鶴有點摸不著頭腦, “什麼啊?”

    他肚痛如刀絞, 對這間廁所又實在預感不好,便想溜出去找個樹林大放情懷。誰知一拉門, 拉不動, 轉頭找鑰匙, 洗漱台老地方果然放著把鑰匙。

    這也太簡單了吧?飛鶴開鎖出去。

    外頭黑漆馬虎,群星如海,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血腥味。圈圈層層的廁所宛如巨型蚊香盤,圍繞著中央這塊窪地,窪地中間有個巨坑, 漆黑幽深, 洞口傳來嗚嗚風聲, 仿佛聯通地獄。

    洞穴旁豎著個破舊牌子︰

    【遺跡入口, 慎入】

    飛鶴臥槽一聲。

    虛擬宇宙︰【……】一看就是障眼法, 你傻嗎。

    對面陰影中, 飛鶴看不清的地方,坐著二三十名觀眾,他們穿著星際常服,興奮地嘀嘀咕咕,還小心避著不讓廁所里的玩家听見。

    苗樂安讀著胸前牌牌︰【政委苗樂安,0層,圍觀群眾】

    鐵訓蘭盯著遠處飛鶴,把她手拉下來︰“咱不是選的內測旁觀者嗎?這是標簽。”

    她自己胸前掛著︰【文豪鐵訓蘭,0層,圍觀群眾】

    倆人和好後,苗樂安盡職盡責看了鐵訓蘭所有草稿,發覺廁所這段有了些變化︰“這門是能隨便開的嗎?”

    鐵訓蘭︰“之前不能,但騎士團游戲師反饋,未必所有人都有腦子想通沖水關卡,所以延長了時間,給玩家一次機會,開門看看。”

    背後圍觀群眾議論紛紛︰

    “這啥啊?輕輕松松就跑出來了?”

    “不對吧,你看飛版主旁邊那間,有血呢。”

    “啥,他是游戲版飛鶴?”

    鐵訓蘭想了下,計上心來︰“呼叫小宙。”

    虛擬宇宙︰【……】

    【我就在你旁邊五十厘米遠,謝謝】

    鐵訓蘭嘻嘻笑︰“考慮到飛鶴版主的社會職業,如果他反饋好,將給文豪本帶來巨大聲望——”

    小彩毛︰【有屁放】

    鐵訓蘭摩拳擦掌︰“所以,飛鶴下的三層遺跡,請您好好選擇!”

    虛擬宇宙沒吭聲,瞟一眼嗚嗚渣渣的飛鶴。

    總覺得不像個很有腦子的。

    【收到申請】

    ……

    地方看著不大,但跑起來費勁,飛鶴剛走三步遠,肚子更痛了,拖拽著他返回廁所。旁邊隔間忽然冒出聲響,他一回頭,正好看到黑漆漆的怪物嗦著骨頭從廁所走出來。

    一見飛鶴,渾身上下幾百只眼盯住他。

    飛鶴︰“……”

    那骨頭是不是人的腿骨?!

    好大一張嘴,白森森的牙齒,血淋淋的舌頭,飛鶴腦袋還沒反應過來就听到自己嗷一聲慘叫,轟隆隆奔回廁所。

     當一聲關上門,他整個人喘出雞叫。

    那眼楮!

    分明和天窗上看的一模一樣!

    所以,剛才的偷窺狂是……

    飛鶴立刻想到了隔壁沖水後的骨頭咀嚼聲,寒意爬上背脊,洗手鏡中的自己,面如金紙。

    鐵訓蘭︰“他發現了。”

    苗樂安聳肩︰“可惜不會應對。”

    其他觀眾紛紛拍胸打嗝嚇得不輕︰

    “好大一只怪!我要吐了,眼楮好多,密集恐懼癥要發作了!”

    “這什麼邏輯?拉屎沖水就會被吃?文豪腦子進屎了?”

    “嘴巴干淨點,這是樂趣!”

    觀眾覺得是樂趣,玩家卻快被嚇瘋了。

    飛鶴蹲在坑上瑟瑟發抖,不過短短十分鐘,他听到了不下五次慘叫,都是在沖水後發生的,他拼命回想,發現自己開門只逃了三步便被逼退回來,根本無計可施。洗漱台冷冰冰站在一旁,剪報上尸體面孔和鏡子中的自己“交相輝映”。

    不斷有玩家歇斯底里的聲音隔牆傳來︰

    “人呢!有沒有人啊!我憋不住了!”

    “媽的,神經病啊!我拉屎干你屁事,怪物怎麼老偷窺?鐵訓蘭你瘋逼嗎?”

    “嗚嗚嗚我好怕!”

    同伴的恐懼最容易激發群體盲從,飛鶴有點六神無主,忽然有個崩潰聲音傳來︰“伙計們我忍不住了!是生是死下回見吧!”

    撲通撲通兩聲撇條兒下水聲,人類暢爽舒氣,飛鶴緊張听著。

    一下,沒有慘叫聲。

    兩下,沒有慘叫。

    飛鶴喜出望外,拉開廁所門就沖了出去。

    迎面正好看到怪物在門口蹲著,咬著顆半睜著眼的人頭,他瞳孔絕望地散大,嘴巴早已被撕爛吃掉,發不出聲音,只剩一口鮮紅牙床,脖子被嚼碎了塞進怪物肚子里。

    飛鶴︰“……”

    他跑出來太遠了。

    怪物敏捷撲來,吭哧一口,熱乎乎的大嘴咬上他的屁股,從翹臀開始快速吞沒腦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臀二頭肌——!!!”

    淒厲慘叫聲補上了剛才的空缺。

    圍觀觀眾眼睜睜看著大名鼎鼎飛版主被大卸八塊,現場慘不忍睹。

    血腥艷色沖擊視覺,極力挑戰星際人類承受底線。一時間,不斷有人注銷id脫離文豪本,不夠快的甚至還白著臉吐了幾口,詛咒罵聲不絕。

    鐵訓蘭跟沒听見似的。

    虛擬宇宙似乎輕輕嘆了口氣。

    苗樂安有些擔憂,“怎麼辦,第一波觀眾就被惡心跑了,游戲版評論肯定不能看了。”

    鐵訓蘭掐個表,計算飛鶴幾分鐘回來。

    “別在意,星際人就這尿性。”

    “初期宣傳只講究出圈,不管好壞,有名氣就好。”

    ……

    獨立騎士團,白雲實驗場。

    “來了來了!”龐默默放下咖啡,一把子撲上光腦,“游戲版出最新帖子了!”

    “小上老師你快來!”

    他鴨子呼扇翅膀似的招呼。

    上青天沒好氣咳嗽一聲,走過來。

    新帖子毀譽參半。

    “狗屎東西,這什麼?騎士團騙狗殺嗎?我買了精神保險的,告他丫的!”

    “有創意!場景血腥恐怖,設計充滿想象力,我猜到0層怎麼潛入地下了,不伺候了!誰愛做圍觀群眾,我要當玩家去闖關啦啦啦!”

    “騙人,騙人嗚嗚嗚,嚇死我了,我平時連姨媽血都不敢看。”

    龐默默︰“……”一口氣不上不下。

    背後,上青天輕輕嘆氣。

    早先騎士團猜出文苑連環賽有AI巨神“放水”時,內部還爆發過一波抗議,覺得AI不做人事,隨便就開閘解禁,共情力這麼巨大,以後怎麼干活兒?

    和天火那邊激情贊同截然相反。

    現在看來……星際人類的精神閾承受力比預料中還要差。

    上青天認真反省自己,年輕時太追求自由不顧及集體是不是錯了。

    龐默默︰“大指導,口碑沒起來,現在怎麼辦?”

    上青天白他一眼,現在知道叫我大指導了?

    “別急,驚悚闖關游戲,現在驚悚有了,就看誰能摸出通關竅門了。”

    老頭說完左右看看,大多數在場游戲師都在盯內測,“尚東來呢?”

    龐默默︰“他下場了,啊不,他做托兒,給玩家引路去了。”

    ……

    慘叫聲連綿不絕,憋不住排泄的、嚇得半死的,亂七八糟喊聲攪成一鍋粥。

    就算有心想做什麼,就這恐懼成風的環境,也沒心情了。

    尚東來心急如焚,暗道沒成想玩家這麼不頂用。

    他抓起剪報。

    虛擬宇宙立刻提醒︰【注意,玩家尚東來,文豪本進程中嚴禁廣泛傳播通關竅門】

    尚東來︰“……”

    虛擬宇宙托腮︰【你偶爾說句小話,我不管,但你想大範圍作弊是當我死了嗎?】

    尚東來泄氣坐回馬桶。

    他知道怎麼通關,但他得想辦法把消息傳出去。

    不然,玩不會的游戲,就別指望這幫憨憨玩家給好評了。

    ……

    飛鶴坐在光腦前,淚流滿面。

    脫出兩分鐘了,被怪物口口撕碎的劇痛讓他渾身抽搐,淚水滴在桌面上,他連游戲版帖子都沒心思管了,滿心都是血盆大口和不服氣。

    那只是個廁所!

    他咬牙擦把眼淚,問道︰“虛擬宇宙,這算是個渲染場景恐怖的文豪本吧。”

    小彩毛歪頭看他。

    人類推脫責任的常見表現——將自己的應激失調歸因于外界。

    听起來軟弱,但確實能在短時間內,有效建立自信。

    【算,基本色調晦暗、音效控制忽高忽低、故事走向詭譎沉郁……《大輪回遺跡》是標準的驚悚題材路數】

    飛鶴吸吸鼻涕︰“那我,就得履行游戲版主探索新題材的責任。”

    他腿都發抖了,不打折扣的五感模擬讓大輪回活脫一出人間地獄,飛鶴不敢想,自己還要死多少回。

    虛擬宇宙︰【……】

    【不如總結經驗,爭取潛入遺跡】

    沉默片刻,飛鶴頑強道︰“我有思路了。”

    “請重新投放我,謝謝。”

    ……

    “回來了。”鐵訓蘭道,一道光跌入飛鶴所在廁所隔間,燈光亮起,故事開始倒帶,她再次看表︰“五分鐘,飛版主的精神應激能力相當不錯。”

    苗樂安還在發愁地看游戲版,“咋整啊,現在差評好多。”

    鐵訓蘭頓了下︰“是嗎?”

    “不急,騎士團敢買就不會不管的。”

    梳洗台還是冷冰冰豎在那里。

    不同的是,這次飛鶴學精了,他對外界慘叫充耳不聞,抓緊憋翔的幾分鐘,速讀剪報!

    鐵訓蘭不愛落閑筆,我早該想到的,場景中任何信息都該仔細檢查!

    飛鶴宛如靈氣灌頂,眼冒金光,剪報上的廁所惡魔故事快速進入腦海。

    讀完,飛鶴沉思片刻,思考逃出廁所的內在邏輯。

    門是可以打開,但它是個假象,我根本跑不贏怪物,除非——

    他眼神落在便池里。

    ……不會吧。

    數個隔間外,尚東來滿臉慷慨悲憤,準備為騎士團的預售英勇就義。

    “虛擬宇宙,我不傳播明確消息,我嚎兩聲行吧。”

    小彩毛憐憫看他︰【可以】

    尚東來深吸一口氣,肺活量飆升︰

    “鐵汁們!我猜到下潛的方法了!”

    一聲落,四面頓時響起模糊腳步聲,有人著急提褲子,有人激動踩屎滑倒,眾人拾柴火焰高,敲牆聲八方傳來︰

    “好兄弟,求不吝賜教!”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受不了了!”

    “我是騎士團死忠粉,這把子決不能丟人,活計,給點提示啊!”

    尚東來捏住鼻子,站進便池里,努力不往下看。

    “大家听好——”

    無數雙耳朵立刻豎起。

    尚東來聲若巨雷︰“我——去——了——!”說話間,他摁動沖水,轟隆一聲巨響,宛如瀑布降臨,將“了”字後半截掐斷,裊裊再無人聲。

    片刻安靜。

    眾玩家︰“……”

    啥?這是又捐軀了一個嗎?

    飛鶴絕望閉眼,他听懂了。

    這人通關的法子和他猜測的一模一樣。

    ……

    小小便孔連通著無窮地下世界。

    沒給廁紙,剪報便排上了用場,飛鶴思來想去,準備撕了反面應急,誰知一反過來,“廁所惡魔”的背面竟不是空白,而是個新故事。

    “都市驚悚笑話一則???”他小聲念叨,遠處又傳來慘叫,混雜著微弱歡呼,似乎有人闖關成功了。

    飛鶴猶豫片刻,還是讀了下去。

    故事講的沒頭沒尾,開頭像所有短篇笑話那樣,兩三個簡單的意象,一個簡陋意圖,敘事便開始了。

    “從前有群人,辛苦勞作中意外挖到了寶藏,足夠數百年吃喝不愁,他們頓時斗志停歇,原地建村,享受生活。”

    ——開頭好簡潔,飛鶴心道。

    “……一代又一代,村里部分‘精英’逐漸發現,同胞開始變得滑稽可笑,他們不再理解先祖背負過的求生使命,也對村子里偷雞摸狗之事失去了判斷力,對善惡不再敏感。”

    “他們沉迷于寶藏生活,自娛自樂,沒了統一評價情感的標準,分不出悲喜,看不出好惡。”

    飛鶴嘴巴有點干,耳畔聲響不斷,他漸漸不再留意。

    “直到有一天,村里張三說自己不需要親人朋友了,靠寶藏就能滿足精神。沒多久,他餓死在了寶藏旁。村長這才意識到,有地方出了問題。”

    飛鶴︰“……”

    “但問題發現的太晚了,寶藏用了多年馴化村民,再獨立出來就要花同樣的時間。”

    “村長想了個殘酷辦法,他用自己的寶藏造出了一個地下洞穴,里面有許多層,深不見底,又將村里那些沒被寶藏污染過的年輕人流放進地洞,騙他們說,他們犯了罪,急需用錢,只有打通所有洞穴,才能過上豐富的寶藏生活。”

    “于是年輕人在地穴里拼命奮戰,壓抑著滿心仇恨,和祖先如出一轍的狼性在心底瘋狂復活。”

    ……

    讀到這里,飛鶴有點喘不上氣了。

    他說不來自己想到了什麼,也許是大輪回遺跡系統,也許是——星際中的某些似曾相識的“歷史”和“現實”。

    “洞穴外呢?村長告訴久病無醫的村民們,地穴里都是罪犯囚徒,是自相殘殺的角斗場,地穴外是高等人類,有資格觀看點評這些廝殺,盡情玩樂。”

    “結局究竟是少部分狂化的村民殺出地穴,改變整個村子,還是繼續靡靡作樂,大部分村民醉生夢死,意淫著高低等人的美夢,我們不得而知。”

    ……

    不知不覺,有淚水從飛鶴眼角滑下來。

    故事到這里沒了後續,飛版主使勁兒抖摟剪報,終于在“訃告”的位置發現了一小片序文。

    “(接上文)某一天,當第一個打通地穴的人爬出來時,他以為自己會看到美麗和平的新世界,再也沒有廝殺背叛,誰知,地穴出口遠沒有地下王國那麼氣派,它矮小又破舊,外頭圍著一圈奇怪畸形的人。”

    “他們渾身惡臭,眼楮奇大無比,互相黏連畸變地長在一起,腦袋臃腫肥大,身體卻很小,不會走路。一排排眼楮脹滿血絲,直勾勾盯著地穴決斗,像一堆蠕動翻涌的蛆。”

    “村里早沒有了碧綠麥浪、金黃油菜,只剩殘磚爛瓦,滿地廢墟,還有一群沉浸在幻想世界分不清真實和虛假的可憐蟲。”

    ……

    ……

    良久,等到0層玩家都快走光了時,飛鶴還坐在馬桶上,入定了一般。

    虛擬宇宙咳嗽一聲︰【玩家飛鶴,請注意時間】

    底下人抬頭,小彩毛發現他滿臉淚水。

    【你怎麼了?】

    飛鶴難以置信地望著她,不敢說到底從這個一點都不可笑的笑話里想到了什麼。

    他當然明白了遺跡系統設定,還有——

    “我、我——”

    劇烈嘔吐感從胃部涌上來,飛鶴忍不住趴在馬桶上吐起來,渾身抽搐,一不小心摁到了沖水鍵。

    虛擬宇宙︰【啊——這】

    【友情提醒,小心動作幅度過大】

    飛鶴吐的太厲害,完全听不見,他頭暈目眩,劇烈情感沖擊的腦仁像漿糊一般,眼看著便池污穢物越來越大,越來越近,他聞不見氣味看不清東西,水浪嘩啦啦響起——

    然後,飛版主大頭朝下,一臉扎進了馬桶污物里。

    轟隆一聲!

    遺跡傳送裝置啟動,浩大地下王國準時敞開大門。

    【玩家飛鶴成功進入輪回遺跡第1層】

    虛擬宇宙︰【……】

    Emmm,我還是裝沒看見好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這個文豪來自地球》,方便以後閱讀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第122章 驚悚笑話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第122章 驚悚笑話並對這個文豪來自地球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